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四百四十章 境界突破
    第四百四十章

    剑断人亡,人亡剑断?

    端坐在古老石台上的林云,心中正疑惑之际,天地间陡然响起轰隆隆的雷鸣巨响。

    呼哧!

    下一刻,一道剑意凝聚的银色闪电,撕裂滚滚雷云。然后以惊人的速度,迅猛而狂暴的落下,朝着林云狠狠轰了下去。

    “考验吗?”

    呼啸而来的闪电,在林云瞳孔中不断放大,既像是一道闪电,又像是一柄剑。

    没有多想,林云催动真元,护住肉身。

    嘭!

    当雷霆落在肉身上时,其身体猛的一震,五脏六腑都为之抖动起来。锋锐的剑意与狂暴的雷霆,在身体表面肆掠不停,电芒在跳跃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浑身上下弥漫的电光,就像是一柄柄利剑,在不停的轰击。

    一股股钻心般的刺痛传来,却是蕴含着雷霆中的剑意,涌入体内横冲直撞。

    “这是!”

    林云心中巨震,旋即醒悟过来,这是蕴含着狂暴剑意的纯粹灵气。此地,一切皆是有剑意衍化而成,天地灵气也不例外。

    承受雷霆的轰击,既是考验,也是机遇。

    当下,运转起紫鸢剑诀来,寒芒凌冽的紫色真元,在浑身经脉中奔涌不停。将这些在体内横冲直撞的剑意,吞噬炼化融合,而后化为己用。

    随着这些剑意灵元的涌入,丹田处的紫鸢花微微颤动起来,显得颇为兴奋。

    上次遇到此等景象,还是他在剑冢中,炼化剑云丹才碰到的。

    “十三爷说的没错,这地方对我而言,确实是处机遇。不过,有够痛的。”林云心中苦笑一声,葬剑之名,果然如其名字一般凶悍。

    连续承受多次轰击后,林云心神渐渐安定下来,这地方的剑意灵气确实对紫鸢剑诀有大用。

    他的紫鸢剑诀卡在第八重巅峰,已经不知道多久。

    甚至炼化两枚紫府妖丹,都没有丝毫波动,瓶颈就像是鸿沟一般不知道得要吞噬多少资源才行。

    可在此地,却出现微妙的波动。

    不过还是太过微小了,有些杯水车薪的感觉,不太解渴。

    先将此转换为修为吧!

    眼下他玄武九重巅峰的修为,如果能在此突破玄武十重,战力无疑将会大增。

    如果紫鸢剑诀注定是杯水车薪,难以突破,倒不如将孤注一掷,让修为晋升到玄武十重。

    一念及此,林云将雷霆中蕴含的剑意灵气,尽数催动,炼化在自身九道玄脉中。

    轰隆隆!

    顿时间体内横冲直闯的剑意灵气,在他的催动下,以惊人的速度化为滚滚热流如江河般轰鸣起来。

    磅礴而狂暴的灵气,潮水般顺着九道玄脉,势如破竹,滚滚推进。可这些灵气,实在太过锋锐和狂暴,简直就和暴走的上古凶兽一般,难以控制。

    除此之外,他还要以真元护体,一心二用之下,就像是行走在钢丝上,随时都有丢入刀山火海的危险。

    感受着狂暴的剑意,林云深吸一口气,继续催动坐下的葬剑台。

    轰!

    古老而厚重的葬剑台,光芒大盛,引动天穹间滚滚雷云,不停的变幻起来。紧接着,又是十多道萧狰狞怒莽兽般的闪电,撕裂苍穹,以灼眼的光芒,轰击下来。

    剑意与雷霆之音,在空中同时爆炸,与这暗沉的世界绽放出可怕的异象。

    电光在林云身体表面炸开,蕴含着剑意真元的灵力,同时源源不断涌入其体内。

    林云咬着牙,忍着剧痛,努力控制着这些横冲直撞,肆无忌惮的恐怖灵力。同时以自身真元,不停的将其炼化,冲击着玄武九重巅峰的瓶颈。

    “还不够……”

    他能顺利突破玄武九重,是因为他本身就是玄武九重,底蕴深厚。

    可玄武境后期,一重玄脉,就是一重天。

    想要从玄武九重晋升到玄武十重,不会比他的紫鸢剑诀突破,容易多少。

    “拼了!”

    林云心中闪过抹决断,在天穹雷霆闪电破开乌云,将要再次落下之时。陡然散开了护体真元,单纯以肉身,硬接了这狂暴的雷霆。

    古老的石台顿时雷光宝山,电芒肆掠,完全将林云湮没在其中,狂暴无匹的一幕,若有人看到定会感到骇然无比。

    咔擦咔擦!

    葬剑林中,正在煮鱼的十三爷,眉头微皱。就见林中,一根根剑竹,轰然碎裂。

    炸裂的瞬间,有点点剑芒,犹如星光遁入天穹。

    “这小子在做什么?”

    十三爷感到有些头疼,他再想,那枚鱼龙妖丹到底能不能救得了林云。

    按理来讲,是足以让他全身而退。

    可若这小子,不知进退,怕也难说。

    “不过他要是真的知进退,怕也走不了今天这一步吧。”

    十三爷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不在多言。

    秘境中。

    古老的石台中,林云在众多雷霆的轰击下,几乎昏死过去。可终究,还是靠着强悍的肉身,硬生生挺了过来。

    没有真元护体,涌进体内的剑意灵气,当即如江河激荡,四面八方,滔滔不断的涌来。

    如此一来,吸收的灵气,比之刚才多了十倍不止。

    “就这么办,若不然,突破玄武十重,完全没有机会!”

    林云心中下定决心,当即全力催动紫鸢剑诀,将这股磅礴浩瀚的真元,不断炼化引致九道玄脉。

    轰隆隆!

    玄武九重的瓶颈,在这狂暴不停的冲击下,出现丝丝裂缝。

    随着这雄浑灵气不断关注,其肉身也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准备迎接下一波剑意雷霆的轰击。

    只要挺过最艰难的第一波,后续的冲击,都会容易许多。

    两天之后,石台上的林云,浑身上下沐浴在一层淡淡的紫光。

    紫色光芒犹如实质,将他完整的笼罩其中,让双目紧闭的少年看起来颇为肃穆。

    隐隐看去,这一层紫光,弥漫着锋锐的剑意。

    紫光并非天上的雷芒,而是体内剑意灵气太过充盈,而外溢出来的。

    初始,还不算明显。

    两天后,便犹如蚕茧一般,将他全身包裹。即便如此,伴随着天上落下的雷霆,依旧有真元在源源不断的涌入。

    看上去宛如雕塑,一动不动的他,实际上体内的真元已达到随时都要爆炸的地步了。

    突然见,林云的睫毛微颤,身体表面紫光出现一丝丝裂缝。进而如火焰一般,摇曳不停,愈烧愈旺。

    “该突破了。”

    体内剑意灵气,已经到了龙象战体,都无法压制的地步。

    不管成败,此刻,都到了必须做出决断的时刻。

    林云睁开双目,瞳孔中闪烁着丝丝电芒,弥漫着浓郁的剑意,仿佛一眼刺破了虚空。

    他看了依旧乌云密布,翻滚不停的天穹。

    眼下,这最初能让他感到恐惧的天穹,已不在那么可怕。一眼之后,少年缓缓闭上双目。

    丹田处出光芒涌动,磅礴的真元汇聚成滔天大浪,爆发出惊天剑吟。以锐不可当之势,朝着九道玄脉,轰隆隆爆冲了过去。

    在冲击玄脉中的过程中,势如破竹,一路破关斩将。

    很快,就来到了九重玄脉,最后的关卡。

    破!

    七十一片紫鸢花片片绽放,爆发出璀璨光芒,盘膝而坐的林云。就像是插在古老石台上的宝剑,伴随着紫鸢花的绽放,骤然鸣动起来,在这空旷的天地间,发出属于自己的咆哮。

    咔擦一声,玄武九重最后的瓶颈,应声而碎。

    紧接着九道玄脉,一道接着一道爆射出道道光芒,而后浑身四肢百骸中。涌出一股股精纯至极的能量,在体内一点一点,凝聚出第十条玄脉。

    面对着四面八方汹涌而至的精纯能量,崭新的第十道玄脉,贪婪的吸收吞噬。

    大半个时辰后,新生的第十道玄脉,彻底稳固。

    体内汹涌而暴戾的剑意灵气,随之消散,一切光芒,骤然不存。

    丹田处冰晶般的紫鸢花,一片一片花瓣,也与此刻悄然闭合。

    浑身上下,外溢的紫光宛如琉璃般附在林云身上,许久,林云闭上的双目,终于再度睁开。

    少年深邃的眼眸中,犹如星空般璀璨,犹如利剑般锋芒。

    轰!

    随着他睁开双目,一股强悍至极的波动,席卷全身,令他浑身颤栗不止。

    林云张口,吐出一道长长的浊气,浊气中隐然有剑意嗡鸣。他能清晰感受到,体内如洪水般滔滔不绝奔涌的真元,这种强横程度,比之突破前,强了双倍有余。

    玄武十重!

    终于,玄武十重,最后一道玄脉在这葬剑图中,被他给完成了。

    龙门大比中,继续走下去的底气,又一次足上了许多。

    嘴角微微上翘,少年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意。总算是拼成了,倒也不算盲目,而是因为他造就龙象战体,对自己的肉身颇有信心。

    换做常人,即便有他这般勇气。

    也会在散掉真元的刹那,被轰得四分五裂,灰灰湮灭。

    林云目光再度盯向天穹,眼中露出颇为玩味的神色,这葬剑图的第四层也不过如此。

    似乎,可以再闯一层。

    可就在此时,他突然感觉到,丹田处的紫鸢花传出一道道奇异的波动。

    是紫鸢剑诀要突破了?

    还是,第五层中有什么东西在诱惑着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