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四百四十五章 胜负已分
    第四百三十五章

    武魂?

    就见吴莫寒淡淡一笑,眼眸中爆发出冰冷的寒意,掌心出有暗红色的血光浮现。

    血光凝聚,愈发炽烈,而后以雷霆之速闪电般扩大。衍化成一柄通体猩红,造型可怖异常狰狞的长枪,缠绕着一缕妖艳的玄光。

    随着此枪的出现,吴莫寒身上的气息,几乎是在瞬间就变得暴戾与可怕起来。

    在其眼眸深处,隐隐约约,亦有红色的光芒涌动,宛如妖兽一般,显得十分诡异。

    “玄级武魂!”

    看到那血色长枪上缠绕的妖艳玄光,龙门广场四方观战之人,脸色却是大变,爆发出阵阵惊呼。

    武魂等阶,由高到低分为天地玄黄,每一等价又都有九品。

    黄级武魂最明显的特征,便是武魂祭出之时,会有黄色光芒绽放。

    眼前这杆长枪,即便没有明显的特征,但看其可怕的气息就知道不是黄级武魂了。

    “通常来讲,就算是紫府境的强者,也难以将武魂提升到玄阶的。武魂的提升太难了,不入紫府基本没人修炼武魂。”

    “此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他天生就是玄级武魂?如果真是如此……未免太强了一点!”

    凌霄剑阁众人,脸色都有些凝重起来,眉头紧皱。

    想来,谁都没有料到,这看似不起眼的吴莫寒,竟然会如此强悍。

    不仅有着半步紫府的境界,甚至还拥有玄级武魂,如此一来,这吴莫寒完全有媲美紫府的实力了。

    恐怕这一战,林云将会十分危险了……

    哧!

    猩红色的长枪,散发着血光如同粘稠的鲜血,一股刺鼻的腥气在第八战台蔓延开来。

    “这是在下的武魂,血狱魔枪,请多指教!”

    吴莫寒双眼微眯,嘴角勾起抹笑意,冷冰冰的看向对方。

    林云脸色,在对方祭出武魂后哦,少有的凝重起来。

    梅护法与他说过,以后想要晋升天魄境,就将要确保武魂不可受到本源性的创伤。

    其他宗门的翘楚,想来也明白此理。

    不到万不得已,甚至宁愿输,也不会祭出武魂。

    输了三年后还能再来,武魂受损,那此生都没有晋升天魄的机会了。

    对方敢祭出武魂,说明有绝对的信心,能够击杀自己!

    这柄血狱魔枪,绝对另有玄机。

    “这血狱魔枪,我本来是打算迎战公子之时,当做底牌用的。能够让我祭出武魂,你就算是死,也应该满足了!”

    吴莫寒手握血狱魔枪,眼眸中,血光涌动。他每一句话都似乎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那种渗人的威慑力,似乎能渗透人心,给人带来莫大的恐惧。

    轰!

    没有给林云太多思索的时间,其手中血狱魔枪,爆发出阵阵嗡鸣之声。在地板上重重一跺,旋即枪尖一挑,在龙象之力的灌注下,爆发出诡异的血色声波。

    声波如涟漪一般,悄然荡开,席卷而至,

    林云脸色微沉,在这血狱魔枪的嗡鸣之下,自己魂魄似乎跳出来一般。

    脑海中嗡嗡作响,这种感觉十分可怕。

    魔枪之名,名副其实!

    咻!

    下一刻,吴莫寒龙象之力激荡,化为一抹血光暴掠而至。手腕一抖,便闪电般刺出一道道凌厉而森寒的枪花,直刺林云心、口、眼、眉心等处处要害。

    “诸天印!”

    林云冷哼一声,双手结印,以剑化天。三十三柄剑光,撑起一片磅礴厚重的剑意,抵御住对方诡异的音波攻击。

    而后拳出如剑,双拳舞动中,狠狠轰击在那一道道凌厉的枪花上。

    铛铛铛!

    凌厉的金属碰撞声,响彻在龙门战台,两道身影鬼魅般交错起来。闪动之间,各自疯狂的出手,每一次对轰,都会带起异常狂暴的余波。

    轰!

    半空中,两道身影再度重重撞在一起,余波激荡,惊天巨响声中,一道身影被狠狠的甩了下来。

    落地之后,脸色苍白,划出了上百米。

    是林云!

    瞧得此般结果,凌霄剑阁众人的神色,都显得异常凝重起来。

    在吴莫寒祭出武魂后,众人都能想象出他的强势,可没想到能如此强势。

    不过交手十多招,就牢牢占据了上风。

    眼下这一击,更是伤到林云,直接将他轰退。

    血狱魔枪之威,可见一斑。

    “血狱魔笼!”

    半空中吴莫寒得势不饶人,他凝结出玄妙的手印,缠绕在魔枪上的妖艳玄光不停旋转起来。眨眼之间,竟然直接烟花车,一道沾染着鲜血的诡异牢笼。

    去!

    这牢笼一出现,吴莫寒身上的龙象之力,在瞬间灌注了了进去。让这牢笼宛如实质一般,朝着林云,狠狠镇压了下去。

    牢笼落下的瞬间,四周空气仿佛变得沉重扭曲起来,一切身法,都变得极为缓慢起来。

    血狱魔笼,在林云瞳孔中不断放大,让他修道了一丝极为危险的味道。

    可恶,身法被限制了!

    稍稍挪动一下,林云感到十分困难,外人眼中他像是困在水中被身躯都变形了。

    “死吧!”

    看着挣扎的对手,吴莫寒的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

    千机印,掌碎山河图!

    林云不敢再有什么什么保留,剑意嗡鸣中,伴随着一声惊天虎啸。半空中陡然落下一只庞大的虎掌,以雷霆万钧之势,迅猛落下。

    “这是?”

    吴莫寒眼中顿时闪过抹惊讶,这是大皇子婚礼风波中,那一只落下的虎掌。

    当虎掌落下的一瞬,半空中落下的血狱魔笼,当即四个分五裂。等到虎掌落地,这古老的战台剧烈的摇晃起来,坚硬的地板出现一丝丝裂缝,连绵巨响,轰鸣不止。

    一掌之下,仿佛天地都在颤栗!

    “可恶,这是婚礼风波中的那只虎掌,该死,这不是你用秘宝祭出的吗?”

    吴莫寒身体微震,声音中蕴含着浓浓的惊诧之意。

    “这就不是你需要操心的事了!”

    余波震荡中,弥漫在战台中的重力粘稠消失,林云腾空暴起,出现在吴莫寒的身前。

    三印合一!

    旋即金刚印、破空印和伏魔印,三印重叠在他身上爆发出烈日般的光芒。这一刻。林云肉身如剑,浑身上下都被刺眼的光芒笼罩,一股股恐怖的气息散发出去。

    他能以四印合一,拦住通元的三印合一,可不代表其他人也能挡住。

    此般攻势骇人无比,林云身上三印重叠的光芒,已长达百丈。可光芒不止,仍在疯狂吞噬炼化着体内的紫鸢真元,如此一幕,看的外人惊愕不已。

    尤其是玄天宗的众人,此番三印合一,明显比通元强上许多。

    而且,更加从容,几乎随心所欲。

    要知道,此等惊人的力量,哪怕是紫府境,也未必能做到掌控自如。

    砰砰砰!

    三印叠加的力量引动阵阵狂风,狂风在呼啸中,引起剧烈的爆炸声声。眼下林云,将上古黄金盛世的功法,催发到极限灌注在三印之中,让他此刻的气息,丝毫不比对方逊色。

    “你也接我一击!”

    林云沉声冷喝,将这三印叠加的磅礴之力,朝着对方重重砸了下去。

    “找死!”

    眼见这林云的三印合一就要落下,吴莫寒眼中神色一冷,古老的龙象之力灌注在魔枪中陡然燃烧起来。

    在燃烧的瞬间,他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像是付出了什么代价。

    顿时间,血狱魔枪上血光如赤焰,熊熊燃烧起来。

    “血狱魔魂!”

    等到那魔枪上的血焰,燃烧到最为炽烈之时,魔枪中像是有什么封印被解开。一尊巨大而朦胧的血色虚影,笼罩在吴莫寒的身上。

    当这血影笼罩对方之时,林云三印叠加的恐怖力量,也狠狠砸了下来。

    “破!”

    吴莫寒爆喝一声,带着滔天般的血腥之气,将手中魔枪狠狠刺了出去。

    破!

    笼罩他身上的血色模糊虚影,似乎同样爆喝一声,提着一杆魔枪的虚影,狠狠刺了出去。

    两道身影重叠的刹那,种种一挥,迎上那落下的三道印记。

    几乎是在瞬间,震天撼地的巨响声,在这古老的战台上轰然响彻起来,整个大地都在此刻颤栗起来。

    此等情况,让人心中震撼无比,实在没有想到。

    仅仅是小组赛,就会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对抗,之前林云对战通元都达不到如此骇然的地步。

    呼哧!

    余波滚滚中,林云身影被狠狠震退。

    他稍显狼狈,脸色苍白,嘴角有鲜血溢出。身上的龙象战铠已被震碎,浑身伤痕累累,目光死死盯着在尘埃中对方的身影。

    不得不说,这吴莫寒的实力,的确了得。可在掌碎山河图已经伤到对方的情况下,三印合一应该足以镇杀对方才是,可没想到还是低估了对手。

    幸好……他没有孤注一掷,将死因叠加扔出去。

    要不然伤不到对方,他自己反倒会因为真元消耗太多,必败无疑了。

    “你还真是难缠,我这魔枪封印都解了,居然还是没能杀你。”

    余波消散,吴莫寒的身影渐渐清晰起来,笼罩着一层血色魔魂的他看起来格外可怕。

    “这魔魂,才是你真正的武魂!”

    林云死死盯着,那道虚幻而又巨大的魔魂,这魔魂让人很不舒服。

    “嘿嘿,猜的没错,不过胜负已分,给我安心的去死吧!”

    笼罩着吴莫寒的魔魂,随风一飘,模糊的面孔狰狞一笑,朝着林云狠狠的扑杀了过去。

    巨大的魔魂,血影如山,铺天盖地落下。覆盖整个龙门战台,没有一丝一毫,可以避开的地方。

    这一幕,太可怕了,像是一尊魔神幽魂,张开巨口要将林云整个吞噬。

    “的确胜负已分,不过输的是你而已。”

    就在此时,林云身上陡然有黄色光芒凝聚,一道黄芒暴起,紧接着又是一道黄芒,光芒耀眼,璀璨如金。

    紧接着,一声狂啸,风云并起,天地失色。

    似有绝世凶魂,破体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