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四百三十章 画碎人亡
    第四百三十章

    首战就会登场,让洛余航显得十分意外,而且对手还是林云。

    龙门大比,三年一度,此等舞台,荣光万丈。

    万众瞩目下,能够在首战登场,无疑是莫大的殊荣。

    若是能绽放异彩,立马就能一战成名,让自己的声名传遍整个大秦帝国的疆土。

    最关键的是,他的对手还是处于风暴焦点中的林云。

    这一战的瞩目程度,怕是其他战台,都无法与之媲美的。

    “运气倒是不错,想什么就来什么。”

    得知自己和林云分在同一组,洛余航本身就一直期待着,能与林云交手。

    将其狠狠踩在脚下,一雪自己在凌霄剑阁的耻辱。

    当这大秦帝国光芒最耀眼的后起之秀,在首战之中,就对自己跪下求饶。

    怕是一幅相当有趣的画面,凌霄剑阁,也会颜面无光吧。

    此刻,龙门广场的观众席,也是议论纷纷,都显得十分惊奇。

    大部分人都猜到,第八战台,林云可能会首战登场了。

    可没猜到的是,他的对手,会是洛余航!

    此人新秀榜上排名第五,更为人广知的原因是,他是夜公子的师弟,云霄剑阁第二人。

    与其他七组相比,那些登场的公子,包括白黎轩的对手,都是籍籍无名之辈。

    几乎没有悬念,可定是这些成名已久的选手可以获胜,局势必然会一边倒。

    可这第八战台,林云的对手却是如此强盛,甚至是强到有机会争夺公子名号的新秀!

    “不妙,这林云眼下修为虽然恢复了,可底牌近乎全部暴露。旧伤也未必完全恢复了,对上洛余航,胜算怕是不高。”

    “才刚刚开始,就如此凶险,莫非是皇室中人故意弄得?”

    “谁知道呢?若是林云第一战就被淘汰了,这脸丢的可就太大了。”

    “对啊,万众瞩目中前来报名,然后第一个惨败出局,反差确实有些大。”

    场上裁判,或多少都有些皇室背景,肯定得看一些大皇子的脸色行事。而大皇子的脸,又几乎被林云给扇肿了,说奇耻大辱都不为过。

    规则容许内,这些人未必不会动手脚。

    林云握着身份牌,目光落在第八战台,上前走去。

    “小师弟。”

    欣妍突然出声道。

    林云脚步微顿,没有转身。

    “好好活下去,听到没有!”

    欣妍沉声说道。

    “我会的。”

    林云稍稍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丝笑意。

    第八战战台上,洛余航早已恭候多时。

    与此同时,其他战台上的首战登场选手,也一一现身。

    龙门大比,正式开始!

    欣妍、李无忧、洛锋、陈玄钧……众多人目光,全都落在林云的身影上。

    不乏有人眼中闪过担忧,林云能赢得了洛余航吗?

    “等你很久了。磨磨蹭蹭,是害怕与我交手吗?”

    洛余航的脸上浮现出冷酷的笑意,他等这一刻很久了,一个堂堂正正以巅峰修为碾压对手的机会。

    “我其实很意外,没想到你真的会来。如果换做是我,真不会这么做,毕竟首战就被人淘汰,未免太过丢脸了一些。”

    洛余航神色冷漠,淡淡的说道。

    要开始了吗?

    没有理会洛余航,林云回头看来眼欣妍师姐,又看了看紫青王座旁的凤华公主,视线最后落在自己的小指上。

    那里有一缕青丝缠绕,缠绕成环。

    脑海中,闪过许多画面,往事历历在目。

    少年自天水国而来,背负剑奴之名。

    一步步走到现在,历经生死,受尽冷眼和嘲弄,可终究是站在了龙门大比的舞台上。

    承欣绝大哥之剑,应战四方翘楚,为欣妍师姐正名。

    嘭!

    突然间,第五战台上,爆发出惊天巨响。

    是大皇子秦羽,他只出一掌,似有无尽火海喷涌。对手,完全来不及反应,便被轰得五脏碎裂,直接被震飞战台。

    浑身上下,里里外外,都在遭受着烈焰的灼烧。

    倒地之后,那人都在地上翻滚不停,痛的浑身痉挛。脸上五官扭曲,怕是经脉都被烧毁了。

    凄惨无比的一战,看的人心惊肉跳。

    战台上,大皇子秦羽傲然而立,神色冷漠之极。

    显然,自从婚礼风波后,他便压抑许久。一直想找个宣泄口,很不幸,他的对手连开口认输的机会都没有。

    这强横的一掌,也是秦羽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告诉在场的所有人,流觞退赛,这龙门大比中,他秦羽才是真正的主角。

    “放心,你不会有机会和他交手的。”

    见林云有些分神,洛余航以为他是在关注,第五战台上的秦羽。

    话音落下,其身上散发出霸道无比的气息,强横的剑势在他身上疯狂怒吼起来。

    轰!

    横剑在身,洛余航五指将剑柄紧紧握住,眼神陡然变得凌厉无比。狂暴的剑势,不断飙升,一股股狂风呼啸不止。

    声音刺耳而尖锐,他的气势,几乎在瞬间攀升到顶峰。

    “好强!”

    隔着很远的观战者,都能清晰感受到,这股剑势的凌厉和锋锐,心颤动不止。

    紧紧是握住剑柄,洛余航的气势,就达到如此惊人的地步。

    许多人心中都是为之一紧,这洛余航怕是要打算速战速决,以自身修为碾压林云,不给他任何机会了。

    “再我拔剑之前,你都有认输的机会。否则,待我出鞘,神仙也救不了你,”

    洛余航神色冷漠,突然怒吼一声,眼中迸射出冰冷的杀意。

    战台上的气息,骤然一冷。

    速战速决吗?

    正合我意……

    林云神色平静,心念微动,丹田处冰晶般的紫鸢花悄然绽放。真元激荡,九道玄脉中同时本涌出磅礴浑厚的力量,像是沉睡的蛮兽在渐渐属性。

    他身上的气势,同样沸腾起来。

    “出手吧,好好珍惜,你在这世间最后的一次拔剑的机会。”

    林云神色平静,淡淡的回应道。

    声音不大,可却有股不容置疑的味道,如此强大的自信,让好多人都吃了一惊。

    面对洛余航,林云为何也能如此淡然?

    他可是底牌全都暴露了,玄脉刚刚恢复,境界也不如对方。

    其他战台胜负很快决断出来,如众人预料的一般。公子级的存在都如秦羽这般,要么轻松碾压对手,要么就是登台直接认输。

    眨眼间,几乎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第八战台上。

    八组对战中,没有哪一组比的上此组有吸引力。

    “倒是本性不改,一如既往的狂妄!”

    洛余航脸上露出抹冷笑,拔剑出鞘。

    轰!

    剑出半寸,一抹剑光从他脚底迸发出来,恍然间,似乎他整个人都化作了一抹剑光。

    战台上陡然一暗,除了笼罩在他身上的剑光以外,其余空间包括林云,在他这一剑的光芒下,全都黯淡下来。

    一剑出,光芒璀璨,刺眼夺目。

    没有华丽的异象,没有绚丽多姿的剑舞,只有一抹纯粹的剑光。

    当剑身完全出鞘的瞬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战台上突然一片漆黑。之前,还刺眼夺目,让人无法直视的剑光,突然就消失了。

    “怎么回事?”

    “这应该是云霄剑阁的极光剑法,光暗之间,神出鬼没,让人难以防备。”

    “能将极光剑法的意境,施展的如此精妙,这洛余航确实不简单。”

    “听说这剑法极难修炼,能有所小成,都极为罕见。云霄剑阁中,好多紫府长老,都掌握不了其中奥妙。”

    洛余航一出手,便让这龙门广场中的许多人,为林云捏了一把汗。

    能排在新秀榜第五,这洛余航确实并非浪得虚名。

    哗!

    漆黑一片的战台,突然光芒大作。

    一闪之间,众人惊讶无比的发现,洛余航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林云身前。

    一剑,直刺其眉心。

    其速如光,剑如惊鸿,像是一道霹雳闪电。许多人心中惊骇不已,如此近的距离下,直面这一剑光芒,怕是双眼当场就要刺瞎。

    可剑至身前,林云依旧未动,甚至连双眼都没有睁开。

    “这林云是要做什么?”

    许多人,对林云闭眼不动,感到不解。

    这一剑如此之快,就算全力闪避,都未必能躲得开。闭眼不动,在众人眼中,几乎就是等死的举动。

    找死吗?

    那就成全你!

    洛余航脸色一沉,眼中杀意爆闪,浑身真元灌注在剑身中。莽莽剑势,凝聚在剑尖一点,那一点剑光,顿时如星辰般闪耀夺目。

    可突然间,林云身上散发出一股奇妙的剑势,他如水一般飘忽不定起来。

    水月剑势!

    一波一波的剑势,从他身上散发出去,明明未动,可林云却像是流动的水一般,水雾朦胧,模糊而虚幻。

    “故弄玄虚!”

    洛余航冷哼一声,不信林云,真的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虚妄,皆是无畏的抵抗。

    蹭蹭蹭蹭!

    光暗转换之间,洛余航一连刺出十多剑,每一剑都快若惊鸿,有雷霆万钧般的气势。

    可当洛余航踏入水月剑势中的瞬间,无论的他剑多快,即便林云闭着双目,都能感受到每一剑在空中划过的轨迹。

    他动了!

    一步之间,身体犹如漆黑的水墨,悄然散开。在快若惊鸿的剑光下,飘渺灵动,留下一道道残影。

    与狂风暴雨般的剑势下,闲庭信步,随意后撤。

    “看你能退到什么时候!”

    洛余航神色狰狞,剑芒挥动之间,仗着自身修为优势,将林云的水月剑势不断绞碎。

    任凭林云身法如何巧妙,光暗之间,始终牢牢占据着主动。

    可这主动的代价,却是真元的疯狂消耗,与林云的随意相比,略显吃力。

    不能和他耗下去了,这家伙的身法太古怪了。

    大日之光!

    战台上洛余航突然爆喝一声,祭出杀招,他的剑,在一息之间,光芒万丈,爆发出惊天般的气势。

    犹如一轮昊日悬在半空,煌煌剑威,似有毁灭万物,灼烧一切的威能。

    大日之光下,剑光笼罩半个战台,已然无处可退。

    洛余航眼中闪过抹寒光,脸色冷漠到极致,冷声道:“三年后再来吧,给我滚下去!”

    好多人告诫过林云,让他三年之后,再来参加龙门大比。

    可三年,真的太久了……

    退无可退,那边无需再退,谁说七玄步,只能退,不能进?

    紧闭双眼的林云,豁然睁开双目,眸中锋芒凌厉,若星辰宝石般明亮,清澈透亮,空明澄净。

    哗!

    刹那间,随着林云睁开的双目,他身上,爆发出惊人的气势。

    没有丝毫犹豫,迎着那如昊日般煌煌的剑威,一步踏了出去。

    等到他转身之时,看到了一幅画。

    画中洛余航的光芒如日的剑威,磅礴剑威下,身背剑匣的青衣少年,在这大日之光下,显得渺小无比。

    “不对!”

    嘴角勾起冷笑,觉得林云必死无疑的洛余航,脸色微变。

    突然感到莫大的危机,浑身寒颤,如坠冰窟。

    他连忙回头看去,只看到一抹如皓月般的紫色剑芒,瞬息间斩了过来。

    咔擦!

    血溅飞虹,画碎人亡。

    半空中,伴随着画卷的破碎,爆飞出去的洛余航,心口连同着肋骨,被剑芒同时斩断。

    三年真的太久了……

    这一剑,只争朝夕。

    这一剑,只争第一!

    葬花归鞘,第八战台,唯有青衣少年傲然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