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四百一十八章 仗剑直言
    第四百一十七章

    论剑论剑,总得有人败在我的剑下,才论的出来!

    洛余航的话,刺耳又狂妄,让凌霄剑阁的弟子听着很不不舒服。

    可这家伙到底是夜公子的师弟,一身修为,又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霄云广场上,议论声多,却并没有人盲目上前。

    毕竟,此人说要败一人后,再来论剑。

    到时候若是不敌,不仅落败这般简单,还要被对方当着众人的面品头论足。

    想想,就羞辱之极。

    一旦落败,丢的不是自己的脸,也是凌霄剑阁的脸,怕是很难抬起头来了。

    高台上洛余航嘴角闪过抹不屑,突然站起身来,目光傲视下方众人。

    “新秀榜能将我排在第五,自然是有他们的道理,叶师兄没入榜是因为低调。怎么,你们也觉得自己是因为低调,而没有入榜吗?”

    其面露嘲讽,继续说道:“有实力的人没上榜那叫低调,没实力的人未入榜,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自己废物。我并非针对谁,我是说在场,对,我是说你们所有坐着的凌霄剑阁弟子,都不是我的对手。”

    哗!

    这一番言论,当即就引起轩然大波,简直狂妄到没边了。

    可还没完,其继续说道:“怎么觉得我洛余航的话很刺耳?可我只是实话是活,新秀榜上白黎轩排名第一,他是你们剑阁中人,我服!可他现在在闭关,人不在此。至于凌霄剑阁另外一人。貌似声名很响,可自断玄脉,止步玄武八重,注定上限不高,龙门大比中走不了多远。”

    “叶师兄让我论剑,我还是那句话,我一个外人。若是手中之剑没有败掉一人,就在这大放厥词,你们会服吗?反正,如果是我,我肯定不服的。”

    可恶!

    现场众多剑阁弟子,顿时义愤难平,这家伙确实目中无人,指名道姓的羞辱他们。

    可仔细想想,说的也并无道理,让人无法反驳。

    唯一能反驳的,就是上台,堂堂正正将这家伙击败。

    可眼下,没有十足的把握,没人不敢上台。

    一旦败了,影响太大。

    林云眉头微皱,这洛余航的话真不是一般的刺耳,云霄剑阁的弟子过来,果然是来砸场子的。

    “在坐诸位,就真无一人敢与我对招吗?”

    洛余航神色平静,朝着下方,淡淡的笑容。

    只是这笑容,在剑阁弟子看来,多少有些讽刺。下方议论声小了起来,这洛余航本身是叶公子的师弟,在云霄剑阁中,怕是名副其实的第二人。

    虽说云霄剑阁如今底蕴不足凌霄剑阁,可到底是货真价实的第二人,能在新秀榜上排名第五。

    将其他四宗和秦天学府的许多人,都压在榜下,肯定有其过人之处。

    “洛兄既然要论剑,陈某不才,姑且试试。”

    就在林云有些安奈不住,准备起身之时,一道身影站了起来。

    是陈玄钧,天榜第九的陈玄钧,当初与他一同进入魔莲秘境的陈师兄。

    场上,顿时许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陈玄钧身上,让他压力颇大。

    “陈师兄晋升玄武十重了?”

    感受到陈玄钧身上的气息,林云出言道。

    “他从魔莲秘境回来后,半月之内,就突破了玄武九重的瓶颈。如今三月过去,修为倒是一日千里,直冲玄武十重的巅峰了。”

    欣妍从旁给林云解释道。

    魔莲秘境的际遇,确实让陈玄钧收获不小。

    否则,他断然不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

    嗖!

    陈玄钧飞身落在高台上,站在洛余航的对面,拔剑出鞘,铮鸣声中,剑身透着幽深冷冽的寒芒。

    “凌霄剑阁的人,倒也不全是缩头乌龟!”

    洛余航没有废话,一步踏出,浑身剑势轰然而起,却是玄武十重巅峰的境界!

    台下顿时响起阵阵惊呼声,脸色微变,这洛余航确实有张狂的本事。

    光是这一身修为,就足以碾压,在场众多剑阁弟子了。

    陈玄钧嘴角抽搐了一下,有些后悔贸然登台,可事已至此,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放心,我不会仗着修为的优势碾压你,我只用玄武九重的修为,便足以败你。”

    洛余航神色平淡,微微一笑,恐怖的剑势一点点收敛起来。

    如其所言,眨眼间,降到了玄武九重巅峰。

    陈玄钧脸色顿时通红无比,对方这一手,触不及防让他有些没有料到。

    就是当面羞辱他。

    “狂妄!”

    盛怒之下,陈玄钧冷喝一声,剑意嗡鸣,如妖兽咆哮。只见他,一剑刺出,剑芒凌冽,犹如惊鸿,朝着洛余航飞刺而去。

    “来的好。”

    洛余航剑不出鞘,一步踏出,浑身上下的剑势陡然凝重起来。宛如山岳般,猛的一沉,剑不出鞘,就势劈了下来。

    哗!

    半空中闪烁起一道炫目的剑光,凌厉森寒,明明后发而至的一剑。却如同闪电般耀眼,直取陈玄钧眉心,凌厉的剑势让人感到阵阵阴寒。

    此剑,大巧不工,却蕴含致命杀机。

    “这家伙的剑术有些门道……”

    林云若有所思,小声说道。

    眨眼之间,高台上两人,就对上数招。陈玄钧的剑招,招招凌厉,如惊鸿如流星,锋芒无匹,攻势骇人无比。

    可洛余航却连剑都不出鞘,每次都是后发而至,逼的陈玄钧被破弃招。

    如此十多次后,陈玄钧的气势,明显衰竭起来。

    不好!

    林云心中暗道一声。

    “该我出手了。”

    高台上洛余航阴冷一笑,右手突然,握在剑柄之上。

    轰!

    其修为未变,仍是玄武九重巅峰,可当五指紧紧握在剑柄上时。身上剑势,却疯狂暴涨,完全判若两人。握住剑柄的刹那,其衣衫和满头长发,同时朝后飘扬起来。

    锵!

    扬剑出鞘,有璀璨剑光轰然绽放,宛如太阳耀眼,刺的人无法睁开双目。

    众多弟子在这剑光之下,刺的生疼无比,被迫眯起双眼。

    不待陈玄钧凝目细看,台上光芒陡然一暗,昏暗中连同着洛余航的身影也一并消失在其视野中。

    “怎么回事?”

    陈玄钧脸色顿时哗然大变,可铮鸣声起,台上昏暗的空间陡然间璀璨如日。

    猝不及防,睁大双目寻找着洛余航身影的陈玄钧,当场被刺的双目剧痛无比。

    哗!

    来不及细想,他身形猛的朝后一窜,避开一道致命的剑光。

    蹭蹭蹭!

    光暗变幻中,陈玄钧狼狈无比,不停的躲闪。

    铛!

    数招之后,一声巨响中,陈玄钧手中之剑飞了出去。伴随着长剑飞落的,还有陈玄钧,额前几缕长发。比起晃荡一声就落在地上的长剑,缓缓飘落的长发,尤为醒目。

    若是洛余航有意杀他,空中飘落的,可就不是几缕长发了。

    “我败了。”

    陈玄钧不甘的说道,脸色火辣辣一片,倍感羞辱。

    被人挑落长剑不说,还斩断了几缕长发,这败的实在一塌糊涂。

    霄云广场外,几名长老瞧得此幕,脸色也是一片阴沉,十分难看。

    “技不如人,何必逞强,丢人现眼,还不给我下去。”

    端坐在高台上的叶枫,神色淡漠,以长辈的身份的冷声呵斥道。

    叶枫这句话,实在诛心。

    弄得陈玄钧尴尬不已,有苦难言,他甚至看见了好几名长老的颜色,都充满责难。

    怪他逞强,丢了剑阁的脸面。

    就连台下的弟子,也因为夜风这句话,觉得是他陈玄钧在逞强了。

    “弟子学艺不精,给剑阁丢脸了。”

    陈玄钧咬着牙拱手说了句,一刻也不想继续待在上面。

    “论剑可还没结束,我还没说你败在何处,等我说完之后,你再下去。”

    洛余航收剑归鞘,神色平静,轻描淡写的道。

    陈玄钧眼中顿时闪过抹愤怒,对方这是,完全不打算放过他了。

    败他也就算了,还将他踩在脚下,继续羞辱一遍。

    早知如此……

    陈玄钧脸色憋屈,咬牙道:“愿闻其详,还请洛兄指教。”

    “指教谈不上,你这剑法怕是品级不低,造诣也不浅。可惜循规蹈矩,墨守成规,不知变阵。在这剑法中,完全没有想过,是否要改变一下平日的风格。所以,我哪怕只用玄武九重的修为,也能轻松败你,因为我的剑,变化多端。”

    洛余航微微一顿,继续道:“以你这微末剑术,若是在龙门大比上,只会输的更惨。我劝你最好别去,否则,凌霄剑阁的脸就真的丢大了。”

    转身坐下,洛余航端起茶杯,悠悠道:“下去吧,我并非单独针对你。我说的是,台下坐着的所有凌霄剑阁弟子,都不过如此罢了。若是不知进取,皆如你这般固步自封,迟早会被人打成废物,当然现在也不比废物好上多少。”

    “如今,凌霄剑阁还有三两人撑着场面。可长此下去,大秦第一剑宗的称号,早晚得拱手让出去。”

    台下顿时炸开了锅!

    之前洛余航说话,还是绵里藏针,只是有些刺耳。现在则是毫无掩饰,直言台下坐的全是废物。

    “阁下这话,未免太过分一点。”

    陈玄钧被训的面红耳刺,总觉得对方话有些问题,可败军之将,说起话来总显得底气不足。

    洛余航放下茶杯,嗤笑道:“既是论剑,自然畅所欲言,有话直说。吾辈剑客,以剑论道,自然仗剑直言,无需顾忌。何来过分之说?若有谁觉得过分,尽管上台来战便是!”

    台下炸开锅的众弟子,脸色顿时憋屈无比,场面渐渐安静了下来。

    上台论剑?

    陈玄钧的下场已经摆在眼前,任谁上台,都得三思而行了。

    欣妍身旁,林云心中叹道,龙门大比将至,当真是群魔乱舞,什么妖魔鬼怪都冒出来了。

    下一刻,他眼中闪过抹锋芒,豁然起身。

    “林某不才,想与阁下讨教讨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