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四百一十五章 陈年旧事
    第四百一十四章

    凌霄剑阁。

    当林云等人回宗之后,梅护法让其他人先行散去,将林云单独留下,神色不善。

    欣妍心中一紧,出言道:“梅护法,您别责怪小师弟,这次事情因我而起,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此次风波闹得如此之大,差点就让剑阁与帝国展开了血战。

    若当真开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因此死去,剑阁甚至有可能覆灭。

    后果,不堪设想。

    林云不尊师命,贸然动手,若真要追究起来,怕是难逃责罚。

    “梅护法,您可千万别责怪林云,这次事要怪就怪那大皇子,他太欺人太甚了。”

    “对,若是处罚林云师兄,我等不服!”

    一群珞珈山的弟子,眼见林云又要受罚,纷纷求情起来。

    “这次弟子确实犯了大错,不过一人做事一人担,不关师姐的事。”

    林云倒是没有争辩,事情就是他做的,没有什么好回避的。

    宗门若是要惩戒于他,一个字,认。

    梅护法冷声道:“闭嘴!本护法如何处置林云,都是我的决定,轮得到你们插嘴吗?”

    一声怒喝,众人的声音顿时被压了下来。

    目光一扫,梅护法看向欣妍,神色和善许多:“欣妍你先退下,这段时间委屈你了,好好调养调养。”

    “林云,你跟我来!”

    当看向林云时,则显得不客气了许多。

    也未给他说话的机会,转身便走。

    “诸位,好好照顾欣妍师姐,我先去了。”

    话音落下,林云看了眼梅护法的背影,跟了过去。

    一路跟着梅护法,天地间的灵气,渐渐浓郁起来。到得最后,灵气之浓郁,几乎凝为实质,化为阵阵灵雾萦绕不散。

    林云越发眼熟,若有所思,片刻后醒悟过来。

    这是要去那座梅庄!

    就是半年前那场盟战,自己醒来后的地方,梅护法的修炼之地。

    果不其然,半响之后,他眼前就出现一片梅庄。

    地面青草悠悠,栽种着修剪过后的梅花树,空中弥漫着一股寒气,梅花点罪其中,赏心悦目,令人神清气爽。

    天地灵气,日月精华,凝聚成淡淡的薄雾。

    在这梅庄中若隐若现,冷秀隽永。

    林云想起来,自己在这地方悔过不少梅树,有些心虚不敢说话。

    曲径通幽,回廊静逸,一路跟在梅护法身后。路过许多假山池沼,亭台楼阁,最终梅护法在停在一片流水不停的池塘边。

    池中飘荡着散落的花瓣,池水清澈见底,不染一丝污垢,犹如明镜。

    池水外还有很大一片空地,地面上残留着功法武技爆发后的痕迹。

    林云当初,就是在此修行三日,倒是记得很清楚。

    池水清凉,透着丝丝薄雾,灵气散逸,乃是一处货真价实的灵池。

    “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来嘛?”

    梅护法背对着林云,看向灵池,轻声问道。

    “弟子不知。”

    林云心中感觉,梅护法并非要惩罚他,但一时间又猜不透他的意思。

    “要听一个故事吗?”

    “愿闻其详。”

    “从哪里开始讲呢……”

    梅护法看着清澈的灵池,悠悠叹道:“许多年前,到底多少年呢?二十年?三十年?不记得了,那会有剑阁也出了天纵绝伦之辈,风采无边,不比现在的你和白黎轩逊色多少。”

    林云心中一顿,这人,莫非就是欣妍的父亲?

    “他本可以离开这个帝国的,可他祖辈都是帝**人,离开剑阁后也去了军中。他用兵如神,实力超群,如今帝国百郡,有十个郡是他打下来的。他军工一直在涨,很快,他就成为了神策营的统领。但十年前一场风波骤起,皇室开始清洗有四大宗门背景的军中将领,他首当其冲,被污蔑成叛逆,何等讽刺。”

    梅护法嗤笑一声,嘲讽道:“以他的实力,若是要走何其容易,可他拒不认罪,临死前都还想跟那狗皇帝解释。他有着过命交情的朋友,凌霄剑阁的实际掌舵者,在这风波中始终犹豫,心存顾忌,一直没有出手。等到醒悟之时,他已经被皇室高手,围杀而死。”

    林云心中没有太多的意外,如此隐情,与他的猜测相差不远。

    “从那以后,那个人就心存魔障,境界始终无法精进,卡在紫府巅峰,无法突破。”

    梅护法转过身来,看向林云道:“你应该猜到,那个人就是我了吧。”

    林云无声的点了点头,表示明了。

    “所以我将你带来,是想谢谢你,十年魔障,今朝总算是破了。”

    梅护法轻声叹道:“我总是想着,若是动手定会死伤惨重,可现在想通了,你就算不动手……别人就真的会不咬你吗?凌霄剑阁,以剑立宗,以剑为人,祖师爷的遗训早已明了,剑者就得有随时奉献出生命的勇气。”

    林云若有所思,他在梅护法身上,感到同以往不一样的气质。

    对方修为未变,可冥冥中,似乎达到了某种可怕的境界。

    “护法,您突破了?”

    林云试探性的问道。

    “还远,不过心魔已去,天魄境与我而言,也是迟早之事。”

    梅护法的眼中多出些平淡,仿佛就像是说着,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可林云,却心中巨震。

    天魄!

    一如天魄,便可一剑敌一国。

    紫府境虽说同样难以达成,可只要稍有天赋,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慢慢磨下去,总会晋升。

    但天魄不一样,其所需要的资源乃是天量,悟性更是极高。

    对绝大多数的武者来说,穷其一生,都不可能踏入天魄境,这是一道巨坎。

    “你知道天魄境,最关键的点是什么吗?”

    梅护法看向林云问道。

    “不知。”

    “是武魂!”梅护法看向林云道:“对现在的你来说,甚至对紫府境来说,武魂都只能在危急关头当做最后的底牌祭出。可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武魂会是你最大的杀招,甚至修的神通……”

    “天魄是一扇门,只有真正晋升到天魄境,才能见识到武道世界的精彩。所以你要好好保护好自己的武魂,将来它会是你最强的手段,容不得半点受损。”

    梅护法的教导,乃是他一生修炼心得,林云认真聆听。

    他现在也隐约明白,为何其他宗门翘楚,几乎都不怎么动用武魂了。

    想来,都有长辈给过类似的警告。

    “除了谢你之外,叫你来,我还有一事不解。”

    梅护法看向林云,皱眉道:“你是如何弄断白黎轩的剑?”

    这……

    林云心中苦笑,不知如何作答。

    他对自己的断剑之躯,也是一头雾水,不明其意。

    甚至,他能感觉,这一次断裂白黎轩的剑。比上次在青阳界中,要困难许多,那一次对方来一柄他便轻松断一柄。

    可这一次在雪地中,白黎轩差点就在剑断之前,挣脱了他的手指。

    说明断剑之躯,并非无敌。

    其中玄妙,他也不知如何与梅护法讲解。

    “无妨,若真是你的秘密,那就谁也不要说。”

    梅护法颇有深意的看了林云一眼,显然,他察觉到了一些什么。

    以他的境界,当时自然能轻易判断出林云的状态,他是接不住那一剑的。

    即便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

    “多谢梅护法,我也有一事想问,白黎轩真的是您带进宗门来的。”

    林云十分认真的看向梅护法,对他而言,这很重要。

    “是我带进来的,我对他原本寄予厚望,可惜……他最终还是加入了青玄会,怕是青玄会许诺了他无法拒绝的条件。不过,他到底还记得自己的身份,这场风波,看上去给大皇子一个台阶下,也给剑阁一个台阶。”

    梅护法倒也坦荡,平静的说道。

    “明白了。”

    林云轻声应道,护法说的不错,若没有白黎轩一席话。

    他想让大皇子,心服口服的放走欣妍,怕也没那么原因。

    “但你与你之间的恩怨,我不会过问,我只求你一件事。他若败在你的剑下,留他一命。”

    梅护法犹豫许久,终究还是开了口。

    林云诧异的看了梅护法一眼,半响,点了点头。

    只是心中苦笑,他能留白黎轩一命,白黎轩能留他一命吗?

    不过梅护法对他有恩,而且是天大的恩情。只要不是让他主动死在白黎轩的剑下,无论什么要求,他都可以答应。

    无关对错,只是恩义两字罢了。

    梅护法如释重负的点了点头,沉吟道:“还有一月时间就是龙门大比,你哪也不要去,就在这我这梅庄待着吧。”

    “不能离开?难道剑阁也不安全?”

    “死了一个王琰,谁知道还有没有第二个?你若真被人暗杀了,我就算将大秦帝国杀个天翻地覆,于事无补。只剩一月的时间,大意不得。”

    梅护法神色凝重,剑阁中肯定还有大皇子渗透的暗子,没有办法不小心。

    “好,那我这一月时间,就待在梅庄哪也不去。不过,梅护法,真觉得我有机会冲击八公子的名额吗?”

    林云不是很自信,非他妄自菲薄。

    只是修为是他的硬伤,自断玄脉,以玄武八重的修为在龙门大比中肯定走不远。

    他最强战力,在这场风波中,已经暴露的所剩无几。

    别说站在巅峰的八公子,就说其他半步紫府和玄武十重的顶尖高手,有了防备之后。不与其硬拼,与其死耗,胜负也未必难说。

    “还记得我度给你的三缕本源修为?没有你想的那般简单,你若能参透,一切皆有可能。”

    梅护法深深的看了眼林云,不在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