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四百一十四章 风波暂了
    第四百一十三章

    噗呲!

    大皇子秦羽吐出来的鲜血,在雪地上,鲜红一片,十分醒目。

    可这一口鲜血吐出,也让他脸色稍稍好看一些,只是当目光再度落在林云的背影上时。

    眨眼间,又变得无比难看起来,阴晴不定。

    风雪之中,林云抱着欣妍,朝梅护法等人一步步走去。

    所有人看着如此一幕,心中皆是感慨万千,一场几乎要捅破天的闹剧,以一个童话般完美的结局收尾。

    当那少年人,骑着血龙马与风雪中现身时,没人能想到他会活着离去。

    他眼下,他不仅活了,还将欣妍给带走。

    而且是当着大皇子的面,堂堂正正抱走的,何等霸气。

    “这林云当真了不得,本以为废人一个,没想到居然还闹出如此大的动静。”

    “他是抱着必死之心来的吧,如此结局,也算是他对他这必死之心有个交代了。”

    “回头想想,还是让人热血沸腾,这少年身上真的有股气,让人钦佩。”

    “呵呵,你们看见没有,大皇子都气的吐血了。堂堂八公子之一,大秦皇位继承人,居然被人当众抱走了自己的新娘。”

    “也算他心境过人了,换做是我,就真不止吐血这么简单了。”

    “不过话说回来,还有一个月就会开幕的龙门大比,只怕会相当精彩了。我有预感,林云和白黎轩的恩怨,不会这么轻易结束。”

    少年单薄的身影,在众人眼中,显得高大无比。

    四方议论声起,今日之后,林云的名字必然会在大秦帝国流传下去。

    他的热血,他的向剑之心,一样会伴随着自己的名字流传下去,,

    一怒为红颜,拔剑不回头。

    谁无年少轻狂之时,当他抱走欣妍之时,多少人心中都暗自叫好,激动不已。

    至于龙门大比,无需多言。

    以林云今日展现的实力,肯定有参加的资格,甚至未必没有争夺八公子的资格。

    毕竟,流觞公子退出本届龙门大比,这空出来的名额,肯定会引发各方激战。

    “大皇子,你还有何话好说?”

    待林云走来后,梅护法将欣妍体内的禁制解除,众人算是完全松了口气。

    嗖!

    秦羽神色恢复常态,跳下马车,在雪地上先将白黎轩扶了起来,沉声道:“无需自责。”

    “多谢。”

    白黎轩略显颓废的应道。

    此次落败,对他打击太大,他倒不是在意颜面。

    只是以同样的方式,再度败在对方手中,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自己或许过于自信了一些,若是刚才不用剑,只需一掌,怕是就能灭了林云吧。

    可惜,世间没有后悔药。

    他必须要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圣体并非无敌,只是代表着无限的可能罢了。

    秦羽点了点头,擦干嘴角的血渍,看向梅护法道:“我无话可说,输了就是输了,既然是我承若过的事,自然不会再羽翼追究。”

    到底是大皇子,即便已落到如此狼狈局面。

    片刻,就重新恢复到常态,让人感觉风轻云淡,仿佛从未输过一般。

    “不过今日之事,本皇子会牢记在心,龙门大比中我很期待你们凌霄剑阁派出林云来战。”

    秦羽嘴角微微上翘,俊朗不凡的脸上,露出一抹邪笑。

    颇有深意的看了林云眼,挥手道:“我们走。”

    大皇子的队伍和神策营的护卫,在雪地中撤去,一场风波,算是就此告下一段落。

    可人群却是未散,众人的目光,都远远的落在林云身上。

    今日一战,算是让他们见识到了林云的韧性和热血,即便他自绝一道玄脉。依旧实力出众,让人不敢小瞧。

    秦羽临走前的那一笑,也让人深知。

    这场风波,怕是并未真正结束,龙门大比上怕是会迎来真正的爆发。

    林云不参加则已,一旦参加,大比中秦羽肯定会将他置于死地。

    以飞羽公子的名义,名正言顺,堂堂正正,当着凌霄剑阁众人的面,斩杀林云,一雪今日之耻。

    白黎轩对梅护法拱手行了一礼,没有多言,悄然告退。

    雪地上,站在林云身旁的神秘人,也准备离去。

    林云连忙出声道:“敢问阁下是谁,今日出手之恩,他日必报。”

    带着白色无脸面具的神秘人,回头一笑,冲着他眨了眨眼睛,笑道:“林云,你觉得我会是谁呢。”

    流觞!

    对方不在掩饰自己的声线后,林云一下就认了出来。

    那满头长发,想来是假发了。

    也能解释他为何带着面具了,其虽离开了玄天宗,可到底是不想给宗门给添麻烦。

    与大皇子作对,总得有些顾忌。

    或许,他早就该从那如龙似虎的一拳中,将他身份猜出来。

    “公主殿下,多谢刚才出手之恩了。”

    至于凤华公主,那就得梅护法出面,代表剑阁感谢对方了。

    “没必要,以后我也肯定有需要凌霄剑阁的地方。再说,我与欣妍,也算旧识。”

    凤华公主话语平静,蒙着面纱的脸,让人猜不透在想什么。

    她的目光一转,落在林云身上,眼神复杂,有关切之意,可凝视许久之后,却又是一缕淡淡的失望。

    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说。

    “回去。”

    数千人的仪仗队,簇拥着玉轿,在风雪中渐行渐远。

    “看来公主殿下,对你确实是印象颇深。”

    欣妍轻声道。

    林云在凤华公主的眼中,好像捕捉到一些什么,却又无法把握。

    惊醒过来,看向欣妍道:“姐,以后无论做什么决定,都和我商量一声好嘛?不仅是我,还有好多好多人,都很关心你担心你。”

    “欣妍师姐!”

    话音未落,就见人群中珞珈山的弟子,李无忧、墨城等人,一脸喜色快步走了过来。

    看着珞珈山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欣妍眼眶湿润,可终究咬唇忍住。

    梅护法笑了笑:“走吧,我们也回去了。”

    而后,他也将目光落到了林云神上,笑容收敛,狠狠数落道:“你这小子,回去后,好好跟我说说,让你诛杀大盗怎么跑到帝都了。”

    林云只能装作无辜一笑,没有接话。

    与此同时。

    帝都皇城,守卫森严,蕴含着浩荡龙威的皇宫附近。

    一座高楼屋檐上,两道身影,将目光收了回来,重新了落在了深不可测的皇宫里面。

    如果林云在此,对这两道身影,一定不会陌生。

    同时也会十分惊奇,这两人,怎么会走到了一起。

    左侧是思过崖中见过的剑阁阁主剑玄河,右侧,则是葬剑林中的十三爷。

    “十三,当年你可是说过,永远不出葬剑林的。”

    剑玄河看着十三爷,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十三爷冷哼道:“老头子既然答应了林云护着他,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去死,怎么……不然你觉得,凭你一人,能挡得住大秦皇宫的血衣禁卫?”

    “谁知道呢?”

    身形微胖的剑玄河,摸着胡须,既未肯定也为否定。“不过这老皇帝,终究是聪明人,并没有任由自己的儿子胡来。十年前那一剑,看来还是给他一些教训。”

    他话语中也透着一股失落,若是十年前,梅护法也能如今日这般果断。

    他也不至于,在此帝国,继续待上十年。

    十三爷皱眉凝视:“看来这十年光景,你收获不小……”

    “你也不差,葬剑林中的无名祖师留下的剑道奥义,你也参透的差不多了吧。”

    两人话语平静,可却暗含锋芒,话里有刺。

    呼哧!

    又有两道身影飘然落下,是玄天宗的宗主和魔月山庄的阁主,两人看见剑玄河和十三爷待在一起,眼中皆闪过抹诧异。

    这两人在一起居然没打起来,可真是意外。

    “十三爷!”

    落下之后,这两大超然宗门的宗主,各自向十三爷拱手行了一礼。

    十三爷微微点头,神色没有波动。

    剑玄河神色平静,对这两人的出现,没有丝毫意外。

    如此大的事,这两人不现身,才叫做奇怪了。

    同为超然宗门,除了剑阁和混元门互为血仇外,与其他宗门都有一些默契。

    门下弟子竞争归竞争,可彼此间,在关键底线上还是颇为一致的。

    “这大皇子仗着有玄阳殿撑腰,为人处事可谓是霸道之极,青玄会这几年的渗透也是事无忌惮,也该给点教训了。”

    玄天宗宗主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玄阳殿!

    南华古域九大霸主级势力之一,可以轻易,就能荡平大秦帝国的存在。凌驾于诸多帝国之上。

    若是林云等人知道大皇子背后的依仗,定然会吓上一跳。

    不过这几人,却都显得波澜不惊,神色淡漠。

    “玄阳殿支持他不意外,不过……这凤华公主背后到底什么来头,你们谁知道?”

    剑玄河看着二人,出言问道。

    “看不透。”

    玄天宗宗主摇了摇头,并不知晓。

    魔月山庄庄主沉吟许久,看向几人道:“我倒是知道一些,但是不能说,只能说若我猜测属实。这位公主的来头,将会大的超过我们所有人的想象。”

    几人脸色为之一变,玄阳殿已经足够恐怖。

    难道公主背后的存在,比这南华古域的霸主,还要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