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四百一十章 奉陪到底
    第四百一十章

    霄云剑!

    雪花乱溅,剑身上飘渺隽永的云纹,在璀璨剑光下,灵动出尘,清晰无比。

    所有人,一眼就认出了这七柄剑的来历。

    正是凌霄剑阁,声震大秦,威名显赫的霄云剑!

    霄云剑本身已经足够可怕,寻常情况下,出现一柄就足有震慑四方。今日七柄霄云剑,同时现身,落在林云面前实在让人大吃一惊,心中震撼,无以言表。

    如此一幕,在大秦帝国的历史上,从未出现过。

    七柄霄云剑同时出鞘,只在剑阁风雨飘摇之时,才会同时现身组成霄云剑阵守护宗门。

    今时今日,于此风雪之中,却为了一个少年。

    七柄霄云剑,同时动了!

    剑身颤鸣不止,剑音嘹亮高坑,剑意震慑八方。

    “剑阁终究还是出手了……”

    “大秦帝国怕是要变天了!”

    四方阁楼中,有许多老者看到这一幕,脸色微变,轻声长叹。

    霄云剑的出现,昭示了剑阁的态度。

    林云不能死!

    半空中蔚然成型的玄光大阵上,乃是凌霄剑阁特有的阵法,流光星陨阵。

    只要当剑阁阁主催动阵牌,便可以让弟子身上的霄云令破碎组成此阵。

    宗门高手,不管弟子深处何方,当此阵成型的瞬间,剑阁高手便可如流星飞落而至。

    轰!

    可就在此时,方圆十里无端震动起来,一幢幢坚固的阁楼和殿宇。在这震动中,出现丝丝裂缝,许多修为不高的武者,被震的吐血而飞。

    是柳龙飞!

    他在七柄霄云剑强大的剑意面前,硬生生被阻住去路。

    可他柳龙飞,终究是柳龙飞,神策营大统领御赐飞龙将军,站在大秦帝国金字塔最高层的强者!

    丝毫没有退后和住手的意思,反而将自身恐怖的实力,彻底展现出来。

    他身上的气势,仿佛无底洞般,狂飙不止。

    太可怕了!

    许多人脸色狂变,眼中闪过骇然之色,匆忙中狂退不止。

    “辱我皇室尊严者,杀无赦!”

    柳龙飞一身银色战甲,声音冰寒入骨,手中长枪猛的朝前一桶。

    嘭!

    七柄立在林云面前的霄云剑,疯狂颤动起来,剑势与枪芒的对拼。一枪之下,七柄霄云剑,隐然间,居然无法立稳。

    “可我凌霄剑阁弟子,轮不到皇室来定生死!”

    天地间响起针锋相对的爆喝,七道流光化作火焰,从天而落。

    落在地上的瞬间,形成七道笔直站立的身影,赫然是凌霄剑阁,七大执剑长老。

    锵!

    七名执剑长老,一把抓住剑柄,同时将霄云剑从雪地中拔了出来。

    铮鸣的剑吟,犹如云霄仙音,震的人耳膜发震。

    “结阵!”

    七人深知柳龙飞实力的恐怖,单打独斗没人会是他的对手,甚至难在他手中坚持十招。

    唯有布阵,布霄云剑阵,方可与他一战。

    银色头盔下,看不清柳龙飞的表情,唯有一双眼,冷漠冰寒,睥睨八方。

    其手中长枪像是怒吼的狂龙,桀骜不驯,在霄云剑阵中搅动风云。

    蹭蹭蹭!

    七名执剑长老握剑的掌心,皆是剧痛无比,脸色略显吃力。眼眸深处皆闪过抹诧异,霄云剑阵居然无法震住柳龙飞,实在大出所料。

    八人乱战,实在太过惊人。

    仅仅是余波,就足以震伤,甚至震死玄武境的强者。

    之前对峙的灰衣老者和神秘面具男,早已各自退下,带着无脸面具的青年,走前则将林云也一并带退。

    “好强!”

    “这柳龙飞当真强的可怕,他就是条龙,这霄云剑阵怕是困不了他太久。”

    “凌霄剑阁,这是彻底和皇室闹翻了啊……”

    场面上的战斗震撼人心,可两股势力背后的角力,同样让人大惊失色。

    四大宗门超然于帝国之上,可不管哪一宗,都没有与帝国翻脸的本钱。

    但四大宗门到底传承久远,底蕴深厚,帝国想要轻易挫败,也绝非易事。

    一旦真的打起来,大秦帝国,就算是胜也是惨胜。

    谁都没有想到,一场无关痛痒的闹剧,一个少年的倔强,会引发如此巨变。

    咔擦!

    恰在此时,场中异变突生,却是柳龙飞手中的长枪。在七柄霄云剑的连番对轰下,承受不住打击,轰然碎裂。

    七名执剑长老,眼中顿时闪过抹喜色。

    “柳龙飞,接枪!”

    可马成上的大皇子神色丝毫微变,伸手一拍,便扔出一柄火光闪耀的血色长枪。

    长枪在半空中,化为一抹惊鸿,散发着惊人的煞气。

    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只看一眼,就让人心惊胆颤。

    “血狱魔枪!”

    退向远处的人群,响起阵阵惊呼,认出了此枪的来历。

    正是神策营历代传承,在战场上经过千年血炼,沾染无数亡魂和鲜血,铸就而成的血狱魔枪。

    此枪,魔性太足。

    神策营甚少动用,可一旦动用,必定会石破惊天。

    “血凤燎原!”

    柳龙飞握住此枪的刹那,身上恐怖的气息再度飙升,杀招祭出。

    七名执剑长老在这鲜血魔威之下,浑身剑势大乱,各自吐出口鲜血,完美无瑕的霄云剑阵出现一丝丝裂缝。

    “破!”

    爆喝声如龙怒吼,本就镇压不住他的霄云剑阵,在柳龙飞接过血狱魔枪后,瞬间被破。

    就见回身一转,银色披风猎猎作响,手腕猛的一抖。血狱魔枪,一分为七,横扫而出。

    嘭嘭嘭嘭!

    爆响声中,七名执剑长老,各中一枪纷纷被震退出去。

    柳龙飞傲然而立,尽显无敌之势。

    目光一扫,再度落在林云身上,眼中杀意猛的凝聚起来。

    “谁能挡我?”

    柳龙飞冷哼一声,脚掌在地面上重重一踏,眼见他,就要腾空而起。以无可匹敌之势,一枪灭杀林云。

    所有人的心,在这一刻,都提到嗓子眼上。

    太强了……

    谁都知道柳龙飞很强,可谁都想不到,柳龙飞能到强横到如此地步!

    但他这一步,终究没有踏出去,因为半空中,出现一抹微光。

    一抹不起眼的微光,可当这抹微光乍起,天地间陡然阴暗了起来,白昼一瞬间变成了深夜。

    除了这抹微光之外,天地间,一片漆黑。

    嘭!

    半空中强横无比的柳龙飞,被这抹微光,硬生生逼退。等到微光落在地上,轰隆隆巨响不停,方圆十里的建筑,除却一些古老的殿宇外,尽数坍塌。

    微光不存,天地间重回光明,人群看清其庐山真面目。

    那是一柄剑,却是一柄少有人认识的剑。

    “含光剑!”

    挡在马车身前的柳龙飞,眼中闪过抹异色,这是他的神情,第一次出现波动。

    含光剑?

    大皇子听到这三个字,脸色微变,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他看向前方,视野的尽头,风雪中有四道模糊的身影,正在一点点接近。

    为首者身上的气势,丝毫不弱于柳龙飞,其余三人也就稍稍逊色而已。

    “四护法!”

    “梅、兰、竹、菊,凌霄剑阁四大护卫全都来了!”

    “四大护法,七大执剑长老,除却阁主以外,这凌霄剑阁的顶尖高手,真的是倾巢而出。”

    “那柄剑,很有可能就是当年剑阁祖师剑无名,横扫大秦所用的佩剑!”

    “含光剑!”

    “我的天,这可是超越了宝器的存在,大秦帝国最强之剑!”

    四大护法的现身,以及最强宝剑寒光的出现,所有人心跳都忍不住加速起来。

    难怪……

    难怪一抹微光,就挡住了不可一世的柳龙飞,如果是那名剑玄光,则一切都说得通了。

    “含光剑都出动了,凌霄剑阁确定是要与本皇子作对,与大秦帝国为敌嘛?”

    大皇子秦雨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可却笑得让人倍感心惊。

    “不敢。可凌霄剑阁以剑立宗,以剑为人,若连本宗弟子都保不住,何以执剑?林云,不能死!”

    梅护法的声音,从风雪中掷地有声的传来,话语中没有热血激昂,只有一股平静。

    一股看淡生死,生死无畏的平静。

    “可他阻我婚礼,伤我宾客,杀我神策营精锐。我不杀他,本皇子颜面何在,皇室尊严何在!”

    秦羽一字一顿,抑扬顿挫,话语强势之极。

    “欣妍既然答应嫁给殿下,这事剑阁管不了,可林云是我剑阁弟子。他就算犯了天大的错,也该带回剑阁定罪,不该有皇室来杀他!”

    梅护法的声音再度飘出,言下之意,已十分清晰。

    林云,剑阁保定了!

    大皇子心中出现一丝波动,若仅仅只是如此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让剑阁带走林云。

    林云虽然可恨,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欣妍。

    只要能与欣妍完婚,龙门大比之后,有的是机会对付这小子。

    “我不走,我要欣妍姐亲口对我说,她是真心嫁给秦羽的,否则,我死也不走!”

    可一道倔强而固执的声音,从林云口中传了起来,瞬间让秦羽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好!好!好!”

    大皇子秦羽不怒反笑,沉声道:“哼,那就一个都别走了,柳龙飞传令神策营全军出动,围剿凌霄剑阁所有叛逆之徒!”

    柳龙飞眼中闪过一抹犹疑,可还是扬手一挥。

    一道烟火,从天而起,在天空中轰然绽放,化为一只血色玄鸟,玄鸟长鸣,尖锐刺耳,偌大的帝都尽数被震动起来。

    轰隆隆!

    地面再度颤动起来,似有千军万马,从帝都皇城的各个方向不断涌来。

    马车上大皇子秦羽的脸色,阴冷无比,死死盯着那风雪中模糊而朦胧的身影。

    这是最后的机会,神策营大军未到前,对方若是知难而退带走林云。

    他还可以给勉强原谅对方……

    可他失望了,风雪中梅护法伸手一招,插在地面上的含光剑,化为一抹微光,遁入其手中。

    当其五指握住剑柄的瞬间,璀璨剑光,在他身上犹如烈日般绽放。

    本来模糊朦胧的身影,在这光芒之下,清晰无比。

    这一刻,所有人都看到了梅护法的容貌,其混浊的双目没有丝毫犹豫。

    双目之中写满两个字,不悔。

    风雪中,他一人一剑,撑起这片名为剑阁的天。抬头直视秦羽,沉声喝道:“凌霄剑阁,奉!陪!到!底!”

    【最近更新确实有些对不住大家,明天我在微信公众号给大家发个五百的红包补偿一下,顺便也祝大家节日快乐。公众号搜索:月如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