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三百八一章 五宗乱斗
    第三百彦博眼珠转了一圈,心中冷笑不止,如果光是他混元门一家发难。今日还真奈何不了这凌霄剑阁,可这小子得罪的人太多,反而给了他机会。

    当即阴测测的笑道:“各位,何必与这老鬼废话,这小子在剑阁的宝物。肯定都在其身上,直接将他带走就好了。凌霄剑阁若是不尊,我四宗联手,就地灭了他们!”

    “想带走我凌霄剑阁的人,就怕你们没有这个本事。”

    营地中执剑长老脸上闪过抹怒意,手持霄云剑,大步走了出来。

    “难道底气这么足,原来有执剑长老在这,可执剑长老的威名是七人联手打出来的。只你一人在场,老夫可不惧你!”

    七绝堡的大长老冷哼一声,五指猛的张开,一股磅礴吸力汹涌而至。

    空中飘扬的大雪,在他这真元凝聚的吸力面前,瞬间疯狂卷动起来,想要连带着林云一起抓过来。

    林云早就有所警惕,对方五指刚刚张开的刹那,他浑身凝聚的剑意便爆发出来。

    龙吟虎啸中,抬手一拳,将对方磅礴的吸力尽数轰碎。

    就算这老者修为高深,可想隔着十多米的距离,将林云给扯过去,未免太小瞧他了。

    “这小子警惕性真高。”

    七绝堡大长老眼中闪过丝恼怒,真元激荡,想以你更狂暴的手段制住的林云。

    “找死!”

    执剑长老扬眉一挑,几乎没法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便有一道剑芒朝着七绝堡的大长老激射而去。

    “霄云剑!”

    七绝堡的大长老脸色微变,不得不闪避开来。

    嘭!

    他闪的够快,可身后七绝堡的其他长老和弟子,在这一剑之下却是死伤好几人。

    “一起上!”

    文彦博见状,心知机会来了。

    狂喝声中,浑身上下弥漫起古老的龙象之力,带着一群长老摔下杀了过去。

    “炎云拳,烈火焚天!”

    龙象之力熊熊燃烧,同样是炎云拳,可在文彦博的手中。威力却比章炎,要大了数倍都不止,十多名长老与他同时出手,同样都是炎云拳。

    顿时间,熊熊烈火连成一片,漫天火焰凝聚为一尊狰狞而恐怖的庞大凶兽,以焚天之势,朝着执剑长老落了下去。

    无尽的烈火,仿佛从天而降,这一幕极为骇人。

    显然,文彦博早有准备,若不然与其他长老的配合,断然达不到如此完美的地步。

    凌霄剑法,剑碎凌云!

    可磅礴的剑势,从火光中冲天而起,璀璨的剑光,像是一轮朝阳,以摧枯拉朽之势,将燃烧的龙象之力,尽数捏碎。

    “雕虫小技!”

    执剑长老手持霄云剑,傲然而立,剑身颤鸣不止。

    霄云剑的可怕威力,让在场的四宗长老,脸色都为之一变。

    一剑之威,就破了十名长老的联手一击。

    “霄云剑,倒是名不虚传,没必要和这老家伙废话了。诸位一起上吧,活捉林云!”

    眼尖霄云剑威力不凡,这七绝堡的大长老,却没有丝毫要退缩的意思。

    游离在帝国疆土外的宗门,本就与土匪无异,平日行事几近邪修。

    不将林云储物袋抢过来,这帮人绝不会善罢甘休。

    “动手!”

    魔焰宗和血骨门的人早就安奈不住,见到有七绝堡带头,不再有丝毫犹豫。

    “出剑!”

    洛锋长老冷哼一声,带头拔剑,一时间,大雪纷飞的寂灭荒原上,尽是长剑出鞘之音,铮鸣不止。

    剑阁上下,无论长老和弟子,皆没有多少畏惧之色。

    “终究还是战起来了。”

    “凌霄剑阁若是肯妥协,也就不是凌霄剑阁了,只怕全部战死,都不会将退让半步。”

    “这混元门也是过分,那些邪修没什么脸皮也就罢了,一个帝国宗门居然也如此不要脸。”

    “难怪这些年来始终斗不过凌霄剑阁,看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不过凌霄剑阁还是有些够呛,四宗联手之下,实力对比差距太大。只能怪林云,风头太盛,眼红的人太多了。”

    “是啊,以往秘境结束虽然也有争斗,但五大宗门乱斗,肯定是头一次。”

    寂灭荒原上,其余宗门长老,神色皆有些愤愤不平,可也没有多少意外。

    重宝之下,武者会大大出后,宗门又何尝不是。

    更何况,林云登顶十层,创造传说。他所获之丰,只怕远超众人所想,难免不令人心动。

    这次凌霄剑阁,一共来了十八名紫府长老,四十八名半步紫府境的执事,还有欣绝率领的一百名地榜精英。

    实力阵容,不可谓不强盛,但与联手的四宗相比,就明显不够看。

    若非有执剑长老在此,力量对比,将会更为悬殊。

    可剑阁上下,都有一股气,在这绝境中竟无一人退缩。无论平日里,相互间有什么矛盾,此时此刻,上下一心,同仇敌忾。

    “剑阁弟子,何在?结阵!”

    惊雷爆闪中,欣绝长发张扬,大雪纷飞中,一剑怒指苍穹。

    剑芒凝聚为一道闪电般的惊鸿,璀璨夺目,光芒刺眼。

    “在!”

    顿时间,一个个地榜精英弟子,纷纷涌向欣绝。

    五宗开战,近百名紫府境的高手厮杀。真元怒吼,剑芒激荡,各种杀招,在半空中对撞,场面震撼无比。

    林云深处其中,热血沸腾,不由自主就想到了八层中看到一幕。

    咻!

    不待他出手,一抹冰冷的嗜血之风袭来,就见慕修寒手持一剑,神色冷漠的看着他:“今日不仅你会死,凌霄剑阁的长老和弟子,也都会为你陪葬,去地狱中忏悔吧。”

    话音落下,其面色狰狞,飞扑而至。

    嘭!

    其人未落地,血色剑芒,在半空中化为一道道惊鸿落下。在纷飞凌乱的雪花中,惊鸿般的剑芒,宛如实质。

    我剑,荣耀永存。

    握住葬花剑的瞬间,林云无端想起了这句话,扬眉一挑,拔剑出鞘。

    破!

    水月剑势一**从他身上散发出去,在半步先天剑意的加持下,一剑,将半空中落下的血色剑芒尽数斩碎。

    “长进不少嘛?不过,还是得死!”

    慕修寒咧嘴一笑,人在半空中,一连刺出九九八十一剑。每一剑,都蕴含着鲜红的煞气,腥气弥漫中,缠绕着许许多多的怨念,十分可怕。

    “大浪滔天!”

    葬花剑古朴纤细的剑身,在真元的灌注下,寒芒四溢,幽光闪烁,如梦如幻。林云手腕一抖,漫天剑势,便在平地之间,凝聚成一道道浪花,冲霄而起。

    一抹抹锋锐无匹的剑光,笔直而去,搅动着满天风雪。等到剑光凝聚,最后汇成一道滔天骇浪,将无数雪花卷入其中,迎上那半空中铺天盖地落下的剑影。

    轰!

    雪花碎裂,剑影消散,半空中的慕修寒眼中闪过抹诧异之色。他全盛状态下的杀招,在对方手中,竟然如此轻描淡写就给破了。

    手持葬花剑,林云身上的剑意锋芒,在这大雪中像是一朵傲然而立的红梅。

    脚尖在地面轻点,他如红梅起舞,又如青烟升腾。看似轻盈的身姿,却暗藏着,谁都没法忽视的锋芒与傲气。

    噗呲!

    半空中,已经狂退的慕修寒,还是没有完全避开这一剑。右肩被刺中,鲜血飞溅。

    “你也不过如此。”

    林云落地,平静的说道。

    “将死之人,也敢如此狂妄!”

    嗖!

    两道身影,化作疾风狂吹而至,落在慕修寒的身边,却是摆脱了剑阁执事的荆绝和白岳。

    两人在黑莲宝殿中,都败在了林云手中,可眼下都晋升了玄武十重。

    对林云,却是丝毫不惧,杀心甚重,只想洗刷黑莲宝殿中的耻辱。

    “别轻敌,这人的剑意有些古怪。”

    慕修寒看了眼,右肩的伤口,冷声说道。还好他闪的够快,若不然,这一剑就将会直接洞穿了。

    “一起上吧,他的储物袋,我们三人平分。”

    荆绝淡淡的道,五宗乱斗,他只在意林云储物袋中,本该属于他的那柄宝刀。

    与谁联手,并无关系。

    “正合我意。”

    白岳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脸上露出颇为狰狞的笑意。

    “平分嘛?也不错。”

    慕修寒想了想,点头同意,眼中闪过抹贪婪之色。

    他没进宝殿,一无所得,若能平分林云的储物袋,无疑是一笔巨大的收获。

    “希望你们都别后悔。”

    林云眼中神色,一片冰冷,手中紧握的葬花剑。似乎感受到了他心中的杀意,铮鸣颤动,寒芒凌冽。

    不等三人出手。

    风雪中,少年一袭青衫,手持长剑,朝着三人率先奔袭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