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四瓣魔莲妖丹
    第三百五十九章

    灯光摇曳的大殿内,见到林云握住葬花剑,封野嘴角露出抹笑意。

    好整以暇的看着对方,显得颇为随意。

    “区区玄武七重的剑客,居然还真敢对我出手。”

    封野眼中闪过抹淡淡的不屑,轻声道:“也别怪我欺负你,能接我三拳不死,我便放你一马。要是接不住我三拳,就算你跪在地上双手送上身上的宝贝,我也会让你知道什么事生不如死!”

    杀!

    狂喝声中,封野身上懒洋洋的气质,陡然大变。浑身气血如海,剧烈不停的翻腾起来,魁梧高大的身材,看上去就像是一头狂怒的猛兽。

    双脚在地面狠狠一蹬,大殿在轻微颤动中,裂开道道裂缝。

    别看他身材粗犷,可动作却是迅捷无比,闪电般扑来的速度,不比林云的七玄步慢上多少。

    嘭!

    几乎是话音落下,硕大的拳芒,带着沉重的力道,迎面轰向了林云。

    别看这拳,普普通通,似乎威力不大。可寻常玄武九重的弟子,都不可能轻易接下这一拳,稍有不慎便会重创。

    拳风呼啸而至,林云青丝如瀑,随着衣衫同时朝后吹去。

    在雷霆般的拳风下,他像是一株幼小的树苗,随时都是会连根拔起一般。

    咻!

    可他强风吹得微眯的双眼,陡然睁开,目中锋芒,锐利无比,拔剑出鞘。

    铿锵!

    沉重的剑吟声中,流光四溢的剑身,在空中刺出一道华丽的剑光,犹如水中之月,升腾而起。头顶天花板上,七彩宝珠绽放的光芒,在这一剑之下,黯然失色。

    蹭蹭蹭蹭!

    剑尖刺在拳芒上,剧烈的爆响声,犹如噼里啪啦的电光,眨眼之间,响彻一百多声。如果说封野的拳芒,就如一座横压过来的巍峨高山,那林云的剑芒,就是天穹间落下的雷霆闪电。

    此山再高,我自一剑而破。

    嗖!

    惊雷乍响中,两人各自退后数步,目光对视中,眼中都闪过抹谨慎和诧异。

    林云握剑的右手,微微颤抖,掌心隐隐间似要炸裂一般。稍稍用力,便会痛的龇牙咧嘴,可他心中一横,偏偏以更大的力紧紧握住手中的剑。

    这家伙,一拳之力竟然达到了四鼎,若是全力爆发,说不定能达到恐怖的五鼎之力。

    林云自身有修炼龙象战体诀,深知五鼎之力,有多可怕。

    他不好受,这封野同样不好过。

    其出拳的右手,鲜血横流,看上去颇为吓人。那是林云锋芒锐利的半步先天剑意,破开了他的拳芒,在其手掌留下的伤痕。

    看着吓人,实际上以他的肉身,不过小伤罢了。

    可心中的震撼,却有些难以言尽,对方仅仅只是玄武七重的修为罢了。他本身,可是有着玄武九重的修为……

    而且,他还不是一般的玄武九重,他是天才妖孽。

    普通的玄武九重在他面前,十拳之内,非死即伤。

    “你这小子不能留,留下去肯定是个祸害。”

    封野眼中寒芒一闪,咆哮道:“再接我一拳,狂野之怒!”

    其双臂肌肉鼓胀起来,浑身上下散发出妖兽般狂野的戾气,咆哮中,狂风吹得嗡嗡作响,像是鬼哭狼嚎般吓人。

    叶落满天声似雨,湖中云月入剑来!

    面对这骇人的一拳,林云丝毫未惧,剑身颤鸣中,一道磅礴浩瀚的剑芒,凝聚出惊天寒芒,朝着封野扩大一倍的身躯横扫了过去。

    所过之处,摧枯拉朽,将其身上散逸出来的狂野妖煞,尽数碾灭。

    这一剑,像是湖中倒影的白云和皓月,携带着惊天海般的气势,滚滚而至,蛮横霸气,蕴含着外人难以想象的爆发力。

    一剑出,挡者披靡,所向无敌。

    嘭嘭嘭!

    剑芒与拳芒,重重撞击在一起,巨响声,顿时间不绝于耳。

    两人一处即退,神色凝重,各自掌心再度裂开,刺痛无比。余波激荡中,林云一袭青衫,手持脏幻剑,任由这不散的狂风吹打在自己身上。

    长发飞扬间,衣衫猎猎作响。

    “有点意思。”

    封野吃通之下,不怒反笑,笑的狰狞而可怕。

    呼……呼……

    可就在他将要出第三拳时,大殿中无端刮起一抹冷风,这是一抹冰寒入骨,深入灵魂般的寒意。

    两人同时打了个寒颤,脸色微变,眼中闪过抹讶异之色。

    哗!

    狂暴魔气突然暴起,将大殿中明亮的灯光,尽数湮没,入眼所及,一片漆黑。

    毫无征兆,就陷入未知的黑暗。

    突如其来的异变,将林云和封野,都吓了一跳。

    还有人?

    可以二人的实力,很难想象的出,谁有如此高明的手段藏的住一身气息。

    “是谁……是谁……弄断了我的剑!”

    黑暗中响起沙哑而狂躁的声音,声音像是从地狱中出来的一般,让人浑身颤栗不止。

    剑!

    无尽的恐惧中,林云眼中明光闪过,心中轻喝一声。

    半步先天剑意,硬生生撕破这笼罩大殿的魔气,黑暗中,泛起一抹光。一抹黎明之光,瞬息之间,铺展开来。

    犹如朝阳,给这世间重新带来光明,大殿中再次亮了起来。

    封野有些感激的看了眼林云,这小子有些本事,被魔气完全压制的情况,还能将自身剑意释放出来。

    光明笼罩,两人看清大殿中的情况,脸色却显得更为警惕。

    大殿中确实多了一人,一个本该死去的人。

    蒲团上盘膝而坐的老者,低垂的头颅看了起来,枯草般的长发劈散开来,低头找寻着什么。

    “魔僵?”

    林云眉头微皱,眼前这老者,和他最开始在河床里碰到的尸体类似。都是被魔气侵染后,重新“活”过来的怪物,可似乎又有些不同。

    会断断续续说话,可能还残留着些许生前的记忆,如此就有些恐怖了。

    咻!

    魔僵老者突然抬手,双眼中魔光四溢,露出两道黑色的光柱。魔光中蕴含着杀意、暴戾和残酷,将林云整个笼罩。

    “是你!”

    认定林云后,他便如猴子一般,双手在地面一拍,扑杀了过来。

    “剑!”

    林云心中涌起浩荡的剑意,将笼罩在身上的负面情绪,尽数斩掉。

    他的眼中一片坚韧,那是属于剑客,绝不退缩,生死无畏的勇气和豪情。

    哧!

    待那魔僵扑杀过来时,挥手便是一剑,斩在对方身上。

    剑刃像是劈砍这金属身上一般,碰撞刺耳的巨响,划开一道斜长的痕迹。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水月剑势在林云身上,一波一波展开,他不与这魔僵硬拼。连绵剑势,像是细雨春风,点点滴滴,落在魔僵的身上,无声无息中,将自己的剑势灌注在对方体内。

    其势如云,飘忽无常,其势如水,灵变顺通。任凭这魔僵,如何发狂,都奈何不了林云。

    “灭!”

    数十剑后,林云回身落地,一声轻喝。留在魔僵体内的剑劲,像是涓涓细水,百川合流,于一念间汇聚在一起。

    魔僵可怕的身躯内,顿时由内到外,破开一道碗口大的剑光。

    哀嚎声中,被剑光震飞的魔僵,倒地后身躯不断干瘪下去。

    “还没死吗?”

    林云眉头微皱,适才出手,看似轻松,可他未留丝毫余地,几乎是毫无保留。

    却没想到,这魔僵如此顽强,隐隐间还有一战之力。

    呜!

    魔僵老者嘶吼一般,目光落在封野身上,眼中凶光宝山。化为一抹黑光,五指弹出锋利的指甲,朝着封野飞扑而去。

    瞧得林云应付的这般轻松,封野眼见这魔僵扑来,眼中闪过抹嘲弄之色,冷声喝道:“滚!”

    嘭!

    拳芒爆响中,魔僵被他硬生生轰出个窟窿,可魔僵老者被震飞之前,五指也刺进了其胸口。

    只要慢上半分,就会当场被挖出心脏。

    鲜血从胸前溢出,封野脸色惨白,吓得冷汗直流。

    差点,差点他就死在了这里。

    进入这魔莲秘境,他所向披靡,横行无忌,只有他杀人,没有人和妖兽能动得了他。

    这是他,从未料过的事。

    目光落在林云身上时,眼中闪过抹古怪之色,这小子的为何应付的如此轻松?

    林云却未理睬他,见到这魔僵被其轰出个窟窿。

    电光火石间,飞身上前。将七玄步施展到极致,残影重重中,一道道剑光,未等魔僵落地便尽数刺了出去。

    蹭蹭蹭!

    一息之间,连走九步,一步九道残影,每道残影各出一剑,九九八十一道剑芒无情的将魔僵贯穿。

    嘭!

    在狂风暴雨般的剑芒之下,魔僵老者轰然爆炸,化为一朵魔莲妖丹。

    “四瓣?”

    林云眼前一亮,伸手一招,将其握在了掌心。

    的确是十分少有,极为罕见的四瓣魔莲妖丹,蕴含的天地灵气之浓郁,让林云心动不止。

    “给我!”

    封野眼中露出浓浓的贪婪之色,飞扑上前,就想抢过来。

    呼哧!

    林云往身后一藏,七玄步悄然施展,微微一荡,便与对方拉开了距离。

    封野扑了一空,不由恼羞成怒,杀心大起。其见到这四瓣魔莲妖丹,仿佛失去理智一般,显得急不可耐。

    “等一下。”

    差点被魔僵挖走心脏的封野,眼下完全跟没事人一样。

    林云眉头微皱,实在不想与这家伙恶斗,沉声道:“击杀魔僵,有你一份功劳,我也不占你便宜。此地还有一宝,你尽管取走便是,没必要纠缠。”

    “什么宝贝?”

    封野一听到宝贝二字,立刻来了兴趣。

    “蒲团。”

    林云伸手一指,指向那莫将老者,之前盘膝而坐的蒲团上。

    “你这小子当我傻吗?这破玩意,能比得上你手中的四瓣魔莲妖丹?”

    封野瞥了一眼,便出言咒骂起来。

    林云顿时无语,这种上古时期的修炼蒲团,虽说时间流逝,效果不比当初,可怎么也不至于是块破玩意。

    只要能有一成效果,细水长流下,便肯定比他手中的魔莲妖丹有价值。

    看来这封野实力虽强,脑子并不怎么好使。

    若光是脑子不好使也就罢了,一剑杀了便是,偏偏这家伙强横无比。

    麻烦……

    林云若有所思,平静道:“既如此,那这妖丹给你,蒲团我拿走?你若是两样都要想拿,那也没必要谈下去了……”

    晋升玄武八重,还缺少许多资源,他是很需要这枚四瓣魔莲妖丹的。

    不过,道理讲不通,那也没办法。取走蒲团,他也不亏就是了。

    封野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若可以,自然两样都取走最好。

    可想到林云锋芒凌厉的剑势,心中不由闪过抹忌惮,这小子似乎是他的克星一般。

    凌厉的剑势,刺在身上,比和公子级的高手对战都还要难受。

    想要杀他,怕是得付出沉重的代价。

    “好,我答应你。不过妖丹我就不要了,蒲团归我。”

    封野收敛气息,径直朝着蒲团走去,扬手一挥,便将蒲团抓在了手中。

    还没来得及打量,大殿前方的墙壁前,突然出现一条暗道。

    林云很快就猜到,应该是挪动蒲团引起的,倒也不是很意外。

    许多地宫、墓穴中,都有类似的设计。

    两人没多想,连忙闪身末入暗道中,一言不语朝着前方走去。

    不过很快,就出现两条岔道,在二人面前。

    “你先选吧。”

    林云看了眼封野,让他先选。

    毫无疑问,暗道中通往的未知之地,异宝可能会比前面的宫殿多上许多。

    如此地方,自然独享最好。

    一起走,遇到至宝,又得再起纷争。

    很巧,封野心中也是这般想的,不过面对林云的好意,他没理会,淡淡的道:“你先选。”

    林云也未多想,左右看了眼,便随意朝着右边的通道走去。

    封野眼中顿时闪过抹狡黠的目光,沉声道:“滚一边去,这条路是我的。”

    林云心中哑然失笑,他之前看到,封野选择蒲团。

    还以为对方开窍了,现在才明白,对方是真的没脑子。

    单纯觉得,只要是林云选的肯定好东西,那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抢过来便是。

    眼下,林云随便选了一条路,他也要自作聪明的抢过来。

    “随意。”

    林云也不与他争,身形一闪,便末没左边的通道,眨眼间消失在其中。

    瞧着其消失的身影,封野眼中闪过抹得色,“和我斗还嫩了,想骗我走危险的路,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