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三百五十二章 无姓之人
    第三百五十二章

    “见过梅护法,见到七位执剑长老!”

    不管是四方观战的弟子,还是珞珈山的人,见到如此大的阵仗显得有些惊讶。

    护法大人和七位执剑长老,竟为了一场对战,居然同时现身了。

    惊愕之后,连拱手低头行礼。

    梅护法微微点头,目光现在林云身上看了眼,而后很快落在跪地难起的凌燕身上。

    瞧见他胸口拳头大的窟窿,伤口上萦绕的剑意,无论凌燕如何运转真元,始终没法驱散。

    凌乱的剑意,就像是插在胸口肉上的一根根钉子,不仅让他无法起身,痛的甚至连说话都困难无比。

    眉头微皱,梅护法长袖一挥,一抹真元凝聚的豪光,遁入凌燕体内。

    呼哧!

    剑意顿时消散,凌燕松了口气,连忙起身道:“多谢护法大人出手。”

    不过想到什么,脸上闪过抹羞愧之色,不敢抬头。

    “凌燕,宗门已决定将名额许给你,为何还要来找林云麻烦?光是贸然打扰内门弟子修炼一条,便足以将你治罪!”

    梅护法冷漠的声音,蕴含着莫大的威严,让凌燕压力如山。

    “这名额我不要了,请宗门惩罚。”

    一剑,就败在了林云手中,这名额他哪里还有脸敢要。

    气势汹汹的杀来,却落得如此下场,羞辱到几乎想死,凌燕此刻只想赶紧离开此地。

    “带下去。”

    梅护法也没跟他废话,挥手间,就让执法长老将他带了下去。

    此行的重点,本来就不是他。

    目光重新落在林云身上,梅护法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轻声道:“凌燕既然已经自愿退出了,那这魔莲秘境的最后名额,本护法还是许诺给你,林云,你可愿代表凌霄剑阁,进入魔莲秘境为宗门出力?”

    魔莲秘境中,除了魔莲妖丹外,还有许多天材地宝,甚至零落的传承功法。

    随便带出几件,都能让宗门底蕴大增,剑阁对此自然也是有需求的。

    林云没有说话,扭头看向了欣妍师姐,后者点了点头。

    “弟子林云,定然不会辱没剑阁威名。”

    拱手,行礼,林云沉声应道。

    环顾四方,梅护法微微一笑:“诸位执剑长老,可有异议?”

    “谨遵护法之命。”

    “此事就这么定了,任何人,不得再有异议。”

    嗖!

    梅护法和七位执剑长老,来去匆匆,眨眼间,又消失在众人视野中。

    林云心中若有所思,怕是这梅护法,早就注意到了凌燕的举动。

    只是,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没有阻止。

    不过想想也对,作为四大护法之首,剑阁内岂有什么事能瞒的过他。

    “你们还要呆多久?这里,可是我珞珈山的地方。”

    欣妍冷着脸,扫了眼之前看热闹,跟过来的宗门弟子。

    这些人打了个寒颤,吓了一跳,连忙道歉散去。

    而后有珞珈山的弟子上前,在欣妍旁小声说了几句,将之前的事大致讲解了一番。

    当讲到林云一剑,就洞穿凌燕的剑势,旁边唐通、丁岩等人眼中都闪过抹浓浓的诧异。

    虽然知道林云的实力惊人,很有可能会赢,可实在想不到一招就败了他手下。

    “我和小师弟说几句话,你们先去忙吧。”

    欣妍脸色未变,轻声吩咐。

    “那我们就先告退了。”

    几人倒是没有耽搁,转身离去,很快,残破的小院内就只剩下林云和欣妍二人。

    气氛有些古怪,林云心中略显忐忑,毕竟他答应了欣妍师姐。

    可最终,还是没忍住出剑了。

    “师姐……”

    “别说话。”

    林云刚要开口,欣妍款款走过来,伸出一根手指。落在他的脸颊的伤痕,一股温柔丝润的感觉划过,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连疤痕都未留下。

    这是欣妍武魂,太阴之水的能力。

    “脸要是花了,以后可就不好找女孩子啦。”

    瞧见林云脸上伤口恢复,欣妍露出口笑意,林云瞧见此幕,心中松了口气。

    不过这口气刚松,就见欣妍板着脸道:“你这家伙,一剑就能败他,干嘛不还手,真被他伤到了怎么办。”

    “因为答应过师姐。”

    “笨,答应我又怎么样,答应我也不能让人骑在脸上来。哼,若非看这凌燕已经够惨了,否则,我真得教训一番。”

    欣妍在林云脑袋上敲了瞧,脸上闪过抹怒意,想起凌燕的举动,仍是气难消。

    不过想到自己这傻师弟,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林云笑了笑,没接话。

    但凡师姐敲他的头,肯定就是不会生气了,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你现在的实力,怕是不比我弱了,差点害的你没有去成魔莲秘境。还好,梅护法又把名额还给你了,有七位执剑长老同意,怕是没人再有异议了。”

    欣妍如玫瑰般娇艳俏丽的面孔上,闪过抹笑意,眼波流转,笑道:“要是你真去不成魔莲秘境,小师弟会恨我吗?”

    “不会。”

    林云平静的道:“欣妍姐的话,还是要听的。”

    “可是师姐会恨自己的……走,姐带你去个地方。”

    欣妍双眼微眯,笑的格外开心,拉着林云的手朝前跑去。

    起初,经过的地方还好,只是僻静了些许。秋意之下,幽静的小道两旁,树叶微黄,略显萧瑟。

    可渐渐,走着走着,便越发荒僻起来。

    到的最后,入目所及,都是乱石林立,草木不生,半点生机都瞧不到的样子。

    不仅如此,甚至连空气中,弥漫的灵气都稀薄了许多。

    以凌霄剑阁所占据的风水宝地,很让人意外,还会有如此荒芜之地。

    正疑惑间,一座孤零零的坟墓,出现在林云视野中。

    墓碑上苍劲有力,刻着大秦帝国夜雨寒将军之墓。

    “这是?”

    “这是我父亲的坟墓。”

    欣妍眼中闪过抹温柔,笑道:“但凡我有开心或不开心的事,都会来这里,跟我父亲说一说。”

    “可这墓上之人,似乎姓夜。”林云奇怪的道。

    “不奇怪,师姐以前也姓叶,现在只是个无姓之人了。”

    欣妍提起此事,眼中无喜无悲,似乎只在讲述间很寻常的事情。

    无姓之人?

    林云眼中闪过抹错愕,随即恍然……这世上,好像真没有欣这个姓。

    那师姐本名就是夜欣妍,可人的姓,怎么会无端端就被拿去了?

    按照他所知,这是某种惩罚,某种犯下滔天大罪后所得到的惩罚。

    一时间,林云心中略显错愕。

    他从未想过,脸上总是着挂着温柔笑意,娇艳如花,有着曼妙身材的欣妍师姐,会有这样一段过去。

    “不过没关系啦,年底大哥要是拿到了龙门大比的第一,便可以跟圣使将姓要回来了。”

    欣妍忙活完之后,看向墓碑柔和的笑道:“爹,小时候你最疼爱我和三弟了,可三弟走的早了点。姐姐还没和他玩够,就走了……可妍儿今天很开心,妍儿又多了位弟弟。不过这弟弟有点傻,女儿一句话,差点害的他被人给伤着了。”

    “和三弟还傻,我明明让他先走的,明明让他先走的……”

    突然间,欣妍声音有些哽咽起来,美眸中泛起一丝丝水雾,让人心疼不已。

    擦了擦眼睛,欣妍看向林云笑道:“小师弟,你不会怪我唐突了吧,不等你答应,就收了你这个弟弟。”

    “不会,欣妍姐能够开心就好。”

    林云轻声说道。

    话音落下,他走上前去,取出一坛猴儿酒放在碑前,沉声道:“我虽未见过伯父,可伯父也请放心,欣妍姐现在在凌霄剑阁挺好的。珞珈山的弟子都喜欢她尊敬她,以后,也会一直好下去的。”

    “小师弟,起来啦,咱们回去吧。”

    欣妍双眼微眯,轻声笑道,娇媚的容颜上露出温暖人心的笑意。

    嗖!

    两人没待多久,荒山孤坟中,悄然走出一人。

    瞧着两人的背影,欣绝嘴角微翘,露出抹笑意。还以为这傻丫头,又要哭哭啼啼了。

    ……

    时间流逝,因为魔莲秘境将要开启之事,大秦帝国各大宗门都开始动了起来。

    混元门,宗门主殿。

    首座上混元门副门主萧冷崖,眉头紧皱,思索良久,才道:“文长老,你确定凌霄剑阁的十个名额中,有林云的存在。”

    “千真万确。”

    文彦博神色阴沉,脸色微白,冷声道:“此等大事,我还能传假消息不成。”

    他狙击林云失败后,受了洛锋长老一掌,到现在都还未完全好。

    “这凌霄剑阁真是疯了,竟然宗门最有前途的后起之秀,送进魔莲秘境。再说……这小子再如何妖孽,也只有玄武七重的境界吧?”

    “哼,如此修为,去了魔莲秘境,肯定死路一条,那地方可不能施展宝器威能。”

    “可要是他活着出来了呢?”

    主殿中几名长老,为之一愣,脸色都显得有些凝重起来。

    为首的萧冷崖脸色未变,只是眼神有些阴寒起来,他看了文彦博一眼道:“文长老将名额重新定一下,若有机会,在魔莲秘境中直接斩杀了此子,免留祸患。”

    “遵令。”

    文彦博冷然一笑,欣然领命。

    与此同时,当玄天宗得知此消息时,名额也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不过各大宗门的主要目的,还是魔莲秘境中的宝物,以及魔莲妖丹。对于宗门来说,二十年难得一次的奇遇之地,当务之急,自然是要趁此机会,加强宗门底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