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三百三十三十七章 必死之局?
    第三百三十七章

    “好强的刀意!”

    “这一刀真快……我都有点没看清。“

    惊呼声中,林岚眼中闪过抹错愕,他才刚刚看到左云拔刀,眼中就不见了对方的身影。

    等到惊醒之时,一抹刀光在其面前凭空出现,顿时惊慌失措,连忙举枪来铛。

    蹭!蹭!蹭!

    泛着江水寒芒的气流,化为连绵不断的刀光,围着林岚不断劈砍出去。

    茫茫刀光中,只见江水激荡,只听刀吟四起,却无法看清左云的身影。

    他一手寒江刀法,出神入化,配合着自身狂暴的刀意,竟将林岚逼的毫无反手之力。

    狂蟒枪法的威力,完全没有发挥出来,只能被动挨打防守。

    咻!

    十招刚过,激荡的气流,左云收刀归鞘,落到座位下。

    将宝刀放在桌上,端起一杯酒,目光悠然的看向场中林岚。

    众人正惊疑不定之际,林岚体内爆出,一道道都寒光,连吐十口鲜血。

    “林岚输了!”

    “这林岚好歹也算是秦天学府中的精英弟子,本身又是林家嫡系,居然败的如此之快。”

    “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有些丢人现眼了。”

    四方议论声起,众人暗自摇头,眼中多少有些鄙夷的神色。

    败的如此之快,固然有左云太强的缘故,可这林岚也确实有些差劲了。

    混元门文彦博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眼中闪过抹得色,左云这手算是帮他混元门争了口气。

    在他看来,风采之胜,比林云都要强上许多。

    秦天学府中曹杰心中冷笑,废物一个,竟连一刀都挡不住。

    难怪,要怂恿我对林云出手,如此实力,确实丢人现眼。

    不过无所谓,没有人能阻我进入林家,林云也不行。

    适才,林云大战白榆,风采无边。

    他看的清切,林焉的眼睛就从未从林云身上离开过……这林岚虽然废物一个,可说过的话也有几分道理。

    林云或许对林焉没兴趣,可若是林焉愿意倒贴呢?

    心中升起一抹杀意,曹杰起身道:“风华公主五年未办生日宴,倒是涌出了不少后起之秀,让曹某感慨不已。我观林云兄弟的剑法,就叹为观止,惊为天人,不知道可否赐教一番。”

    洛锋长老眉头微皱,欣妍等人,眼中同样闪过抹诧异。

    这曹杰在第三序列中,也是颇有声名,比欣妍等人弱不了多少,半年前便已晋升玄武八重。

    早就放眼,公主宴上,会以欣妍为目标。

    咋突然间,就冲着林云来了,况且他修为高上林云两重,明显有些不合规矩。

    “这曹杰怎么回事?”

    唐通面露不解之色,有些疑惑的道。

    王争看了秦天学府的人,轻声道:“怕是问题出在林焉那丫头身上了,我听说林家有意让曹杰入赘,已经着手准备婚约了。”

    欣妍双眼微眯,有些慵懒的笑道:“嘻嘻,咱家小师弟魅力可真大,无端端吹来一场桃花劫。要不师姐出手,替你教训教训这曹杰。”

    “无需师姐出手。”

    林云抬头看向曹杰,平静的道:“你若要战,我随你便是。”

    嗖!

    话音落下,林云身背剑匣,腾空一跃,稳稳落在大殿中央。

    欣妍等人脸色为之一变,全都没有料到,林云真的会应战。

    这曹杰修为高他两重,此番对战,明显有些不太公平。

    王争等人,都是准备出手,帮他挡住曹杰的。

    洛锋长老眉头微皱,轻声道:“这林云,有些冲动了。”

    “未必。”

    欣妍眼中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轻声道:“林云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不出手则已,出手则必胜。这曹杰想给小师弟一个下马威,可是找错了对象。”

    她还有话未说,在场几人,就欣妍知道林云炼化了血炎果。

    其虽是玄武六重巅峰的修为,可论真元浑厚和质量,不会比玄武八重的人差上多少。

    琼台大殿,各宗门长老,瞧得林云现身。脸色都为之一怔,眼中闪过抹错愕,明显出乎意料。

    神策营中岳青冷笑道:“大小姐,这小子看似和和气气,到没想到性子如此狂傲。明知是坑,还往里跳,没有一点退缩的意思。”

    柳月神色复杂,没有接话。

    她对林云了解颇深,知道此人,并无外表看上那般内敛。不怒则已,一怒惊天,连王琰的亲弟弟都敢当着长老的面亲手斩杀。

    半响,才咬牙道:“他若是知道进退,当初也不会在草木堂对我出手了。”

    想起剑阁草木堂中,林云抽她的几鞭子,柳月眼中涌起浓浓的恨意。

    大殿中央。

    曹娇嘴角微翘,心中冷笑连连,到底是年轻气盛。难道真以为,修为差距两重的情况下,还能胜我曹杰?

    又或者,觉得我曹杰,是和林岚一般的废物。

    不知道待会,见识我的真正实力,你会如何惊讶。

    蹭!

    两人相隔十步,双目对视,眼中锋芒尽显。

    “林兄弟,虽说是切磋,可我曹某做人做事,一向认真。待会出手,绝对不会有半点留情,你若是不敌,还望提前告知。”

    曹杰微微一笑,眼眸深处,闪动着杀意。先将丑话说在前头,待会错杀了林云,也可将责任退给对方。

    就算凌霄剑阁追究起来,也拿自己没办法。

    林云打量对方一眼,沉吟道:“放心出手吧,以你的实力,若不全力而为,很难赢我。”

    “口气倒是挺大!”

    曹杰不怒反笑,眼中闪过抹不屑,笑道:“不过败了一个白榆而已,谁给你这么大的信心了。”

    轰!

    话音落下,曹杰身体陡然间暴涨一圈,将身上的衣衫尽数挣破。露出来的肌肤,却是一片猩红,流动着黑色的纹路,宛如妖兽般狰狞而可怕。

    他的脸上,同样攀其一丝丝黑色的纹路,原本还算俊朗的脸,这一刻丑陋无比。

    身上同时散逸出,淡淡的妖煞之气,宛如实质一般。

    “妖兽?”

    “这曹杰看来有些奇遇啊,竟然得到了一门妖族炼体功法,怕是不比龙象战体诀逊色多少。”

    “难怪林家会看上他一个寒门子弟,要将他入赘,光是这门妖族功法就够了。”

    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中,曹杰双目血红,看向林云冷声道:“林云,你若现在求饶还来得及,否则……我这魔猿战体一旦动怒,连我自己都没法控制,到时候你若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只能对你们凌霄剑阁的人说声抱歉了。”

    洛锋眉头紧皱,冷哼道:“曹杰,你别太过分,切磋而已,你若真敢杀林云,别怪老夫不客气。”

    “啧啧,你想怎么不客气法?”

    混元门文彦博冷笑道:“洛老鬼,别人说的很清楚,若是不敌,现在就跪地求饶。妖族功法,谁都知晓,一怒难收。你凌霄剑阁的弟子,自不量力,能怪得了谁?”

    “说得好!你林云之前废我弟子,可是威风的很。这位曹杰晚辈,有理有据,若是不敌跪地求饶就是了。你堂堂长老,威胁个后辈,算什么本事,老夫必须说上两句。”

    玄天宗光头长老,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敏锐的感觉到,曹杰似乎颇有杀意。

    先后出言两次暗示,分明是想动起手,就将林云置于死地。

    当然不会错过如此机会,文彦博一张口,他马上就将话接了过去。

    “嘿嘿,一个剑奴罢了,又不是没跪过,再跪一次又能咋样。”

    文彦博咧嘴一笑,尖酸无比的说道。

    两人一唱一和,现场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古怪起来。诸多长老,突然间就感到后背发凉,这几人是想联手坐局,将林云逼上死路。

    悄然之间,变成了林云得跪地求饶,才可退出切磋。

    完全是在将林云,往绝路上逼,不给他退出去的机会。

    可各宗各门的势力,眼中却都露出颇为玩味的神色,并未有人给凌霄剑阁说话。

    如此妖孽,成长起来,对其他宗门都不是什么好事。

    若真的死在这琼台大殿,只怕没人会不高兴。

    “聒噪!”

    首席之上,凤华公主寒声道:“林云,你若要走,没人拦得住你。下跪求饶?哼,见本公主都不用下跪,一个曹杰罢了,难道比本公主还要大了不成。”

    公主的声音,含着一丝怒意,让文彦博和那光头长老,都不敢再多言。

    文彦博瞥了眼凤华公主,心中暗道,这小子,似乎颇得公主看重?

    必死之局,竟然就这么破了,有公主保他,再想逼他基本没什么可能。

    可惜了……

    “多谢公主好意。”

    林云眉头一挑,轻声道:“不过在下从未说过要走,他若不出全力,我也没什么兴趣与他交手。”

    话音刚落,便让众人诧异不已,谁都没有想到。在曹杰暴怒出妖族炼体功法,林云居然还敢来战。

    文彦博和光头长老,原本失落的眼神,一下亮了起来,狂喜不已。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要求死,就别怪本少不客气了。”

    曹杰狞笑一声,妖化的面孔,不由变得更为丑陋。

    唯恐再生变数,话音未落,他便一步踏了出去。右手朝着林云,狠狠拍了下去,半空之中这只手臂不断膨胀,将要落下之时已如魔猿一般庞大的吓人。

    一时间,林云本就有些单薄的身躯,在曹杰面前显得颇为渺小起来。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此等手段,堪称诡异。

    这要是落下去,肉身稍差者,只怕当场就得被拍成一堆肉泥。

    等待着林云的,似乎是一个必死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