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可敢与我一战!
    第三百三十三章

    十招未到,大败唐通!

    之前名不见经传的陈岩,可谓是一匹黑马,难怪如此自信,敢来打头阵。

    如今再度挑战欣妍,不管欣妍出战与否,凌霄剑阁的局势的都变得相当糟糕起来。

    出战,堂堂第三序列的四大高手,竟被一个后起之秀逼的出手。无疑佐证了陈岩的话,凌霄剑阁确实没人了,连个混元门的后起之秀都挡不住。

    不出战?

    若是丁岩和王争再败与他手中,那这陈岩就真的一飞冲天,将凌霄剑阁的脸,彻彻底底得给打了个遍。

    混元门长老文彦博,脸上露出欣慰的笑意,没想到之前未太重视的陈岩。居然帮混元门,开了如此好的一个头,真是意外之喜。

    “如你所愿!”

    凌霄剑阁中,欣妍沉着脸,腾飞而起,稳稳落在大殿中央。

    陈岩看着十步之外,身材火辣的欣妍,舔了舔嘴唇。这女人可是个尤物,大秦帝国内,不知道多少男人,想将她压在身下。

    可惜……几乎没有多少例外,都死在了她的剑下。

    血玫瑰之名,由此而来。

    玫瑰有刺,刺上沾着鲜血,花虽娇艳,可远观却不可亵玩。

    “欣妍出战了!”

    “没想到啊,凌霄剑阁竟被一个无名之辈,逼到如此境地,真是凄惨。”

    “啧啧,有点惨……”

    “不说了,好好欣赏一番吧。不管如何,欣妍的实力,还是有目共睹,可非浪得虚名之辈。”

    血玫瑰欣妍,不仅凌霄剑阁,在大秦帝国内也是声名显赫。登场之后,瞬间就成了全场的焦点,让人颇为期待。

    陈岩眼中闪过抹火热,笑道:“血玫瑰的威名,再下仰慕已久,今日能与你对战,颇感荣幸。今日若是输了,也算是不枉此行,若能侥幸获胜,在下也算了了个心愿。”

    他倒是颇有心机,先给欣妍来了顶大帽子,自己就算输了。也是后辈挑战前辈,不丢人!

    可要是赢了,相当于是将欣妍当成踏脚石了,连个后辈胜不了,传出去声名肯定会受损。

    “出手吧,别废话。”

    欣妍微微皱眉,冷声喝道。

    “好勒,还请欣妍小姐手下留情!”

    炎云全,怒焰狂烧!

    陈岩嘿嘿一笑,古老的龙象之力弥漫全身之时,浑身真元同时激荡起来。当真元和气力糅合的刹那,他脚掌在地面重重一点,腾空一拳轰了过来。

    哗!

    腾空的刹那,他的身后便腾起一抹火焰,火焰凝聚成一片云海。炎云笼罩,茫茫拳势,像是愤怒而狂暴的火焰,燃烧不止,沸腾不熄。

    最让人惊骇的是,他出拳之后,腾空而来的身躯,看上去竟像是头远古龙马。

    有龙马奔腾之势,十分可怕。

    “好家伙!”

    四方观战的众人,倒吸了口冷气,脸色都为之一惊。

    这陈岩口口声声说什么手下留情,自己出起手来,却是一招便可致命。

    摆明了速战速决,不给欣妍多少活路,想要一招就打乱欣妍的节奏。

    众人仔细想想,此人确实聪明,若比战斗经验,他肯定不如欣妍。唯有速战速决,利用自己肉身优势,打乱局势,然后乱中取胜。

    欣妍眼中神色冷漠之极,丝毫未因对方的话语,扰乱思绪。

    一股寒意,从她身上骤然而起,化为冷风,刮在身上,渗透进骨髓中,让人冷的打了个哆嗦。

    电光火石间,她连出三剑,一剑比一剑凶狠。剑身上燃烧着冰冷的血炎,那血如冰,熠熠生辉。

    蹭蹭蹭!

    爆响声中,拳芒还未靠近欣妍,便被刺的千疮百孔,仅仅三剑,这看上去盛世骇人的一拳,便在欣妍手中轻松化解。

    “可恶!”

    陈岩眼中闪过抹诧异,他虽未指望,一拳就打乱欣妍的节奏。可也没想到,这精心准备的一拳,在欣妍眼中竟有如此多的破绽。

    不过这样才有趣,若不然轻松获胜,又有何意思。

    嘴角勾起抹狞笑,陈岩落地后就是一步踏出,从一个颇为刁钻的角度,攻向欣妍的侧身。

    轰隆隆!

    其爆发的速度十分可怕,奔走之间,体内爆骨之音,响彻不停。浑身气势不断蓄积,龙象之力和真元凝聚紫色华光,留下一道道,虚幻的残影。

    可以想象,若被这一拳轰中,哪怕欣妍修为深厚也不会好受。

    咻!

    可谁知道,欣妍的速度比他更快,只在半个呼吸间,便调整好姿势。一剑刺出,剑尖血光耀眼,寒芒如星。

    铿锵!

    拳芒与剑尖就这样碰撞在一起,陈岩闷哼一声,被震的狂退不止。

    同样一幕在之前也发生过,不过退的人是唐通,眼下不过调转了过来。欣妍的剑芒,看似内敛,声威不及陈岩,可威力之大真正接触后才能感觉到。

    陈岩心中的震惊,无法言表,自己修炼龙象战体诀。肉身如蛮兽,真元与气力融合后,同境界对拼可是罕有敌手,很少败的如此之快。

    血炎之光!

    一剑震开对方的拳芒,欣妍浑身上下,迸发出如丝一般的血光,她看上去就像是玫瑰绽放,鲜血如瀑。

    陈岩脸色阴沉,再无半点笑意,一道道拳芒疯狂出手,将那如丝般蔓延过来的血光,尽是轰碎。

    可每轰一拳,便退上一步,显然并不轻松。

    林云若有所思,这就是血炎剑法嘛,他当初未选此剑法。就是因为太过暴戾,杀气太重,可修炼起来并不轻松,很有可能陷入魔障之中。

    如今看来,缺点虽然很明显,可这剑法的威力也确实可怕。

    以龙象战体的强悍肉身,在这剑势面前,竟然都显得有些不够看。

    “想败我,可没这简单!”

    气势完全被打压的陈岩,无法继续隐忍下去,只得将底牌提前施展出来。

    话音落下,就见陈岩身上燃起浓浓火焰,众目睽睽之下,完全化身火人,滔滔热浪,席卷八方。

    “龙象之火!”

    他爆闪而去,一拳拳轰出去,每一拳都蕴含着火山爆发般的威势。拳芒燃烧不惜,像是从天而降的火球,威力大的吓人。

    林云心中暗道,龙象之力,居然还能燃烧。

    看来我手中的龙象战体诀,也并非我完整的全本,在混元门中还有诸多与之相关的秘术。

    “这陈岩,还真是惊人,竟然连龙象之火的秘术都修炼成功。虽只是小成,可也有模有样了……”

    混元门文彦博瞧得此幕,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气定神闲,颇为自在。

    无论陈岩胜败与否,他都是赢家,宇文博和左云可都还没出手呢。

    在其秘术施展后,欣妍的剑势,便被压制了下来。

    唐通等人脸上不由面带担心,这陈岩的实力,实在有些出人意料。

    “没必要担心,这等秘术,看似吓人。可这陈岩的龙象之力,燃烧不了多久,最多十招,就会支撑不下去,师姐在等机会呢。”

    林云修炼过龙象战体诀,看的颇为透彻,轻声说道。

    “这剑奴,再说什么呢?”

    不少人听到林云的话,面露不满之色,眼下局势。明明是陈岩,逆势崛起,将欣妍逼的毫无反手之力。观陈岩的气势,丝毫没有力竭的迹象,简直一派胡言。

    “不用管他,小小剑奴,懂得了什么。我看这欣妍,十有**,得阴沟里翻船了。”

    “明显是欣妍预料不足,没想到陈岩还有此等秘术,所以才有了现在这般局面。”

    “还是太自信了,之前若是压制陈岩时,不给他发动秘术的机会,就没现在的难题了。”

    大殿上里里外外观战的弟子,小声议论起来。

    “败吧。”

    可忽然之间,谁都没有料到的情况下,大殿中央凌乱如絮的血色丝线。陡然凝聚,束拢在欣妍的剑身上,剑身之上顿时绽放其耀眼的血光,血焰仿佛火了过来一般。

    冲天杀气,疯狂暴起。

    也几乎在同时,陈岩身上的龙象之火,明显黯淡了一分。

    噗呲!

    剑芒如秋风扫落叶,狠狠刺在其身上,发出铿锵巨响。陈岩吐出口鲜血,身上的龙象之火,瞬间被浇灭,倒地之后,脸色苍白了好几分。

    “陈岩,回来吧。”

    文彦博淡淡一笑,轻声道:“堂堂第三序列的无名之辈,竟被我混元门无名之辈,逼到这般境地,徒有其名,不过尔尔。”

    “要不,你让宇文博下来,与我来战便是。”

    欣妍争锋相对,冷眼喝道。

    “好了,这场切磋到此为止,凌霄剑阁获胜。文长老,你家弟子伤的不轻,好好照看一番吧。”

    文彦博心中冷笑一声,刚要答应,首席上却飘来凤华公主的声音,让其不得不作罢。

    可惜……若是不给她恢复的时间,以宇文博的实力三招就能败她。

    不得不说,这场战斗,还让颇为精彩的。比起之前一场,让人眼前大亮,有诸多可取之处。

    只是有些没料到,结局竟然真如林云所说,被他一语中的。

    秦天学府的人群中,曹杰眼中闪烁着寒光,目光落在林云身上,犹豫着要不要对林云发出挑战。

    可想到自己修为玄武八重,高他整整两重,只怕会被人耻笑。

    “公主殿下,再下想与剑阁林云一战。”

    就在此时,玄天宗的新晋崛起的妖孽翘楚白榆,陡然起身,抱拳说道。

    凤华公主眼中闪过抹异芒,轻声道:“你两虽然年龄接近,可你修为高他一重,主动挑战,不合规矩。不过他若是答应的话,倒也无妨,你自己问他吧。”

    白榆扬眉一挑,视线落在林云身上,沉声道:“剑奴林云,可敢与我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