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十招未到
    第三百三十二章

    殿内走出的青年,一头乌丝如瀑的黑发,一双碧空如洗的眼眸,一张无可挑剔的俊脸,一身孤高狂傲的气质,目中带着淡淡的笑意,睥睨四方,给人带来强大的压迫感。

    就连某些宗门紫府境的长老,在这青年的目光下,都感到一丝深深的忌惮。

    “见过大皇子!”

    “拜见大皇子!”

    惊愕之后,诸多势力的弟子和长老,同时起身抱拳行礼。四大宗族的人,所行之礼,则更要笼罩一些。

    这青年正是当今皇室大皇子秦羽,八公子中的飞羽公子,不仅地位尊贵,而且还有着公子级的实力。其他公子不在,年轻辈中无人能够压的住他,在他面前都得黯然失色。

    刚一出现,便成了宴会中的绝对主角,享受着四方瞩目的尊荣。

    “好强……明明还未突破紫府境,可给人的感觉,比之紫府境初期的人都要强上不少。”

    “还别说,这秦羽的确有过斩杀紫府境的记录,而且只用了不到十招。”

    “皇室底蕴,在他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比起其他公子优势太大了。”

    诞生紫府后,再去面对玄武境的武者,将会有着碾压一般的优势。紫府境与玄武境之间的差距,比之鸿沟还要大上数倍,能够以玄武境斩杀紫府境的高手,这强的有些令人心颤了。

    寻常皇子,四大宗门的长老,根本不会有如此恭敬。可这秦羽,却让人不敢小瞧,礼数也不可少。

    林云微微皱眉,注意到大皇子出现后,欣妍和欣绝脸色都有些不对劲,似乎在忍耐些什么。

    “不必多礼,诸位请落座。”

    平静的话语,却让人感到有种不容置疑的压迫感,其身上蕴含的威严,在举手抬足间尽显无疑。

    “今天是舍妹的生日,五年没办生日宴,难得诸位还能如此赏脸,不辞辛苦感到这公主府,当真是蓬荜生辉。”

    秦羽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话语看似说的没啥毛病,可语气给人感觉怪怪的。

    林云若有所思,这秦羽怕是与凤华公主有些不合,话里分明含着一丝冷笑。

    想想也对,一个公主每年举办生日宴,召集各大宗门翘楚参加。甚至形成了一年一度的传统盛会,只怕并非生日宴这般简单,也有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的意思。

    大皇子作为皇位的竞争者,内心深处,难保没有一丝怨念。

    五年没办生日宴,他突然现身与此,只怕也是想探探自己这妹妹的虚实,顺便威慑一番?

    将四方宗门脸上的敬畏,看在眼里,秦羽颇为满意。五年时间,自己的威望,早已在大秦帝国登顶,没有人能与自己相争。

    姑且随意看看,这次生日宴上,各宗门都有哪些翘楚值得拉拢。

    “宴会正式开始,舍妹马上就来。”

    秦羽笑了笑,悄然退后。

    没多久,殿内的大门再度打开,款款走出一道倩影。

    似有无形之力,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女子的身上。

    来人一身白色长裙,身姿曼妙,芊芊玉手,白皙如雪,肤如凝脂,玉骨冰肌。只可惜,当所有人将目光,恋恋不舍从那双手上挪开,移到起脸上时都露出失望的神色。

    与传言中一样,面纱遮住了凤华公主的半张脸,只露出一双让人惊心动魄的双目。

    在其身后,一左一右还有两人,左手边是玄天宗的流觞公子,右手则是名懒洋洋的灰衣老者。

    “五年未见,感谢诸位参加本公主生日宴,不甚感激。”

    凤华公主微微弯腰,等她落座之后,宴会正式开始。

    待酒过三巡后,有歌舞表演开始,琴瑟齐鸣,鼓乐激昂,箫音不绝。配合着,场中表演的舞姬,现在气氛渐渐活跃起来。

    舞姬皆有不俗的修为,轻柔的身姿,踏着灵动的舞步。伴着乐曲,五颜六色的绸缎,时而化作波浪,起起伏伏,时而凌空旋转,犹如彩练横飞,让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公主府养的艺人,自然各个非凡,表演的项目,一个比一个精彩。

    可各宗弟子,屏气凝神,越到最后,心却渐渐静了下来。

    大家心中清楚,眼前这些表演,华而不实,不过开胃小菜罢了。真正的重头戏,乃是压轴的保留节目,各宗弟子间的相互切磋。

    有人已经在心里盘算,待会向谁发起挑战,好让自己一举成名。

    混元门文彦博,拿起酒杯,对着洛锋远远的敬了一杯,脸上笑意,略显狰狞。

    欣绝瞥了眼,淡淡的道:“保留节目,怕是马上就要开始了。”

    洛锋叹了口气道:“待会,各自小心点,不要大意。”

    几人神色显得凝重,点了点头,欣妍突然道:“小师弟,打你主意的貌似不少……那秦天学府的曹杰、神策营的岳青、混元门的左云、玄天宗的白榆,就连司雪衣都有意无意看了你几眼。”

    林云平静的道:“无妨。”

    相比林云的平静,洛锋长老心中则是显得有些焦虑,适才,柳月那一席话,让各宗门嗤笑不已,道他凌霄剑阁无人,连个剑奴都带了过来。

    眼下,诸多宗门都将目光放到了凌霄剑阁身上,打的什么主意他一清二楚。

    局面对凌霄剑阁,十分不利。

    本来对林云还是有些期待的,可他偏偏修炼的是水月剑法,好在还有一手龙虎拳。即便是输,只怕也不会输的很难看。

    想到这里,洛锋长老心中又叹了口气,这次凤华公主的生日宴,还是有些准备不足。

    正午时分,昊日当空,洒落在洁白如玉的琼台宝殿上,闪耀起片片金光。

    首席上的凤华公主,放下酒杯,轻声道:“生日宴的保留节目,一向是各宗相互交流切磋的盛会,五年未办,只怕大家对本次的宴会早已期待多时。”

    “终于到了!”

    “等的就是这一刻,以往公主生日宴每年都有新的妖孽诞生,一举成名,今年不知道是谁。”

    “有赢家便会有输家,今年的赢家不知道是谁,可凌霄剑阁却是已经输了一半。”

    “嘿嘿,谁能想到,这凌霄剑阁的翘楚,竟然会是一名剑奴呢?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竟然带着剑奴来参加,若非公主大气,追究起来也是不小的过错了。”

    “少说点少说点,这凌霄剑阁毕竟是大宗门,你我惹不起。”

    四方想起许多声音,翘首以盼中,也有诸多不和谐的声音。

    凤华公主目光一扫,四方安静起来,轻声道:“即是切磋,则切记点到为止,不可故意伤人。除此之外,也不可动用宝器,言尽于此,开始吧。”

    嗖!

    话音刚落,混元门中便跃出一道身影,正是之前放眼,想要对战欣妍师姐的紫衣青年。

    他目光一扫,便朝着凌霄剑阁方向看去,笑道:“在下混元门陈岩,不知道凌霄剑阁欣妍,可敢与我一战。”

    开始了……

    混元门果然急不可耐,刚刚开始,便第一个拿凌霄剑阁开刀了。

    “对付你,还用不着师姐出手。”

    蹭!

    一道人影飞身而起,却是剑阁弟子唐通,欣妍乃是第三序列中的四大高手之一。自然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让人挑战,唐通和丁岩几人,便是来给她分担压力的。

    陈岩眼中闪过抹失望,不过也没有太过意外,嗤笑道:“欣妍不敢上,派你来当炮灰吗?”

    “先胜过我再说吧。”

    对方如此嚣张,让唐通脸上闪过抹怒气,冷声哼道。

    “时招之内,我必败你!”

    陈岩眼中涌动自信的神色,轻声笑道。

    唐通面色一僵,沉声道:“我倒要看看,十招之内,你如何败我?”

    蹭!

    话音落下,唐通拔剑出鞘,水月剑势悄然展开,瞬间杀向对方。他的水月剑法,早已大成,不至于忽强忽弱,一眼看去,剑势倒也颇为凌厉。

    一剑刺出,真元激荡,冷冽的剑芒,弥漫着道道寒芒。

    陈岩笑而不语,浑身骨骼突然爆响,古老的龙象之力弥漫,爆发出骇人的声威,气势陡然攀升,一拳轰出。

    嘭!

    圣音乍响,犹如平地惊雷,让人耳膜微震。剑势还未靠近陈岩,便被拳芒碾碎,空气中泛起淡淡的涟漪,像是水波消散一般。

    “不好!”

    洛锋长老瞧得此幕,心中暗道一声,要遭。这陈岩的龙象战体诀,竟如此可怕,一拳轰出,竟有圣音乍响,至少修炼到了第三重。

    “嘿嘿,再接我一拳!”

    狂喝声中,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陈岩不顾唐通重新凝聚的茫茫剑势。犹如蛮兽一般,狂冲猛|撞,拳芒暴起,直接轰在那剑尖之上。

    锵!

    顿时,响起金属般的碰撞,唐通心中大惊,手中长剑差点震飞了出去。

    太猛了……对方这拳法,简直完克他的水月剑法。一身实力,在对方仗着肉身强悍,不断逼近下,竟然五成都没法发挥出来。

    “再来。”

    陈岩狞笑一声,浑身上下弥漫的龙象之力,宛如紫色光芒,宛如实质一般。

    嘭嘭嘭!

    拳芒爆响,陈岩不断欺近,恐怖的肉身硬扛那激荡的剑芒,竟只受了些许皮外伤。

    林云心中略显无奈,知道唐通师兄落败,只是时间问题了。

    恐怕,还要不了十招。

    若是他能掌握水月剑法的真意,以柔克刚,能在无声无息中,就破掉对方这乌龟壳一般的防御。

    可惜……好好的剑法,完全被他练岔了。

    噗呲!

    八招之后,欺身上前的陈岩,一拳轰在唐通胸口,将他震的吐血而飞。

    落地之后脸色发白,提着长剑,刚欲再战。

    首席位置上的凤华公主,淡淡的道:“点到为止,你已经输了,在战下去也改变不了什么。”

    “唐通回来吧。”

    洛锋长老脸色显得有些难看,不仅败了,败的还居然如此之快。凤华公主这番话,更是让他有些无地自容,其话里的意思,分明是在战下去,也不过是自取其辱。

    “十招都未用到,水月剑法不过尔尔,凌霄剑阁号称大秦帝国剑道第一,我看是徒有虚名。”

    陈岩眉头一挑,冷声喝道:“血玫瑰欣妍,你再不出手,我就当凌霄剑阁真的没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