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水月剑法
    第三百二十三章

      

          凌霄剑阁后方,有一座浩荡连绵的山脉,名为寂灭山脉。?网?  

      

          此山脉在秦天郡内赫赫有名,不仅是凌霄剑阁,其余三大宗门同样建立在这山脉的边缘,只是方位不同。

      

          这寂灭山脉妖兽纵横,连绵广阔,一路延伸,甚至还贯通了周边几个帝国。

      

          平日里,会有许多宗门弟子,在此历练。搏杀妖兽,修炼武技,积攒嗜血之气。

      

          只是大都会选择边缘地带,这山脉深处危险重重,核心之处,更是连各宗门紫府境长老都不敢轻易踏足。

      

          蒙蒙灰雾,终年不散,形成毒瘴,时不时会有气力的兽吼传出,令人心悸。

      

          烈日高悬,猛烈的阳光落在灰色毒瘴中,折射出斑斓色彩。一眼看去,鲜艳欲滴的七彩迷光,笼罩在毒瘴之外,诡异无比。

      

          恐怖的毒瘴,乃是宗门弟子,不敢深入的重要原因之一。

      

          若是修为不济,甚至无法久待,瘴气积累下会在体内形成致命的毒素。

      

          毒雾弥漫中,一座枯寂的小山上,林云身背剑匣,负手而立。

      

          与欣妍兄妹辞别后,他没有休息,领着血龙马便出门了。

      

          七天后,就是凤华公主的生日宴,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水月剑法有所精进。

      

          自然不可依循常理了,得找一处凶险之地,以实战来演练剑法。

      

          寂灭山脉,便是他所选定的地方。

      

          不知不觉,就在山脉中呆了三天时间,林云不眠不休几乎都在修炼这水月剑法。

      

          灵级品剑法的威力,确实强悍,仅仅初成便展现出惊人威力。

      

          但也与唐通说的一样,确实忽强忽弱,难以捉摸,十分古怪。

      

          若是常人碰到此等麻烦,肯定是破口大骂,赶紧想办法另选一门剑法才是正道。

      

          可林云却未如此,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在这莽莽大山中另有一番领悟。

      

          “风无相,云无常;山有势,水无形。”

      

          隐约之间,林云感觉到,所谓水月剑法忽强忽弱。不仅不是它的缺点,反而是它的优点之一。群山有势,巍峨厚重,可水无形,却变幻万千,包容万物,容纳百川。

      

          有形之山,只容得下山中青草树木,无形止水,却容的下天下万物。

      

          孰高孰低,暂且不谈,这水月剑法肯定是另有门道,绝非唐通所言的那般。

      

          他将这水月剑法,修炼到大成,威力稳定无法变通,与其他品剑法相比,相去甚远,肯定是他练错了方向。

      

          山丘之上,林云目光,落在千米之外的灰色毒雾中。雾中,两团狰狞而庞大的黑色阴影,缠斗在一起,爆出刺耳的嘶吼。

      

          偶有剧烈的对碰,爆出惊天巨响,可怕的咆哮声,蕴含着恐怖的煞气。

      

          呼哧!

      

          一道妖兽身影破开毒雾,撞断数十颗撑天古树,出现在林云的视野中。

      

          妖兽浑身弥漫着漆黑的皮毛,黑色皮毛布满血色斑点,看上去十分丑陋。其身躯庞大,足足有十丈多高,血孔獠牙,紫色的瞳孔犹如水晶般璀璨。

      

          “黑血魔狼,玄武六重顶尖妖兽。”

      

          清风吹过,撩起林云额前长,一袭长衫,猎猎作响。

      

          轰隆隆!

      

          地面陡然间震荡起来,一头比黑血魔狼,还要大上好几倍的蛮兽。外形如豹,浑身上下,燃烧着熊熊烈火,缓缓走来,目光死死的盯着黑血魔狼。

      

          咻!

      

          它的目光,在数百米外的林云身上扫过一眼,目中隐含轻蔑。毫无征兆咆哮一声,空气中弥漫的火焰能量,在它咆哮之下,朝着林云不断汇聚。

      

          等将要临近之时,凝聚成一团流星般耀眼的火球,轰然落下。

      

          呼哧!

      

          庞大的压力蕴含着热浪,还未落下,便在山丘上荡起无边狂风。

      

          林云眼中闪过一抹异芒,倒是一头罕见的变异魔纹豹,对火属性的操纵十分精妙。

      

          难怪,黑血魔狼在它面前,也不太够看。

      

          “不过这火球,是在威胁我吗?”

      

          林云摇摇头,轻声道:“我可不是来坐收渔翁之的。”

      

          魔纹豹以为他是来捡便宜的,提前威慑一番,想让他不要打扰其进食。

      

          他要练剑,要在实战之中,检验自己这三天来对水月剑法的感悟。

      

          破!

      

          真元激荡,龙吟虎啸,不高的山顶中,陡然爆出惊天大势,冲霄而去。

      

          林云五指紧握,抬手间,一拳轰出,将这火球轰然击碎。

      

          咔擦!

      

          漫天火星,犹如烟花凋零,在半空中落下,只是还未落地,便燃烧殆尽。

      

          正准备厮杀的两头妖兽,吃了一惊,连忙扭头看了过去。

      

          只见那山顶之上,青衣少年收拳而立,面如冠玉,目若流星,眉宇之间,锋芒肆意。

      

          呜呜!

      

          黑血魔狼紫晶般的双目中,闪过一抹忌惮,直觉告诉它。眼前这少年,只怕比魔纹豹还要可怕,稍有不慎,就会被其杀死。

      

          事前,明显不屑的魔纹豹,眼中神色分明变得谨慎起来。

      

          两头妖兽对视一眼,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

      

          呼哧!

      

          魔纹豹浑身火焰轰然暴涨,带着灼热而狂暴的气息,在地面上飞窜而起。它庞大的身躯,丝毫没有影响其度,就如一道火焰流光,直扑而去。

      

          蹭!

      

          黑血魔狼同样没有闲着,咆哮几声,四肢狂奔,闪电般杀了过去。

      

          “来得好。”

      

          伸手一招,葬花剑从匣中跃出,林云一把抓出。剑出鞘,寒芒四溢,其势如云,飘忽无常,其势如水,灵变顺通,一下,便撞击在魔纹豹庞大的身躯上。

      

          魔纹豹浑身烈焰在寒芒肆掠下,嗤嗤作响,腾起阵阵水气,庞大的身躯,在这一剑之下,硬生生震了回去。

      

          轰隆!

      

          在这一击的震荡下,脚底山峰炸裂,黑血魔狼闪过狰狞的神色,数十道爪刃犹如风暴破空而至。

      

          林云微微一荡,踏着半空中的碎石,像是虚空漫步。身姿轻盈,灵动如风,一道道剑气,犹如江湖中激起的惊天巨浪,将那爪刃风暴,尽数斩碎。

      

          杀!

      

          风暴碎裂的瞬间,七玄步的加持下,他犹如闪电笔直落下。

      

          抬手便是一剑,像是暴起的海啸,怒劈下来。黑血魔狼,完全未料到,林云剑法如此厉害,慌忙退后。

      

          噗呲!

      

          未中要害,可这一剑,仍在黑血魔狼身上拉出一道狰狞的伤口,鲜血在半空中如花绽放。

      

          唰唰唰!

      

          等到林云落地,林中树叶散落,随风乱舞,起起伏伏。

      

          轰!

      

          磅礴的热浪腾起,魔纹豹带着滔天努力,风驰电掣,再度杀了过来。炙热的温度,似将空气都焚烧殆尽,令人窒息。

      

          长袖如云,林云回身一剑,带起赫赫风声,不过将要刺出之时。这凌厉的一剑,气息陡变,如果说劈飞黑血魔狼的那一剑是滔天大浪,这一剑便是涓涓细流,不可同日而语。

      

          来了吗?

      

          林云处变不惊,这几日身上的伤势,皆是这水月剑法忽强忽弱,才在战斗被抓住破绽所受。

      

          三天苦修,早已习惯,眼下,正好来尝试其心中所想。

      

          嘭!

      

          这一剑落在那魔纹豹身上,一触之下,林云便被狠狠撞飞。

      

          魔纹豹眼中神色惊疑不定,这一剑之威,比刚才明显有天差地别,疑是有诈。

      

          既是涓涓细流,那边顺其本意

      

          蹭蹭蹭!

      

          不等魔纹豹反应过来,林云回身又杀了回来。身如小溪,细水长流,剑如落花,随波起伏。

      

          剑威虽小,可他飘忽不定,上下起舞间,一道道剑芒,不着痕迹落在其身上。

      

          初始不绝,可数十招后,留在其体内的剑劲,像是百川合流,汇聚在一起的瞬间,在它庞大的身躯中有内到外破开一道碗口道的剑光。

      

          魔纹豹哀嚎一声,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痛的死去活来。

      

          吼!

      

          暴戾的气息袭来,却是不死心的黑血魔狼,蓄势良久,暴起而至。

      

          “叶落满天声似雨,水中云月入剑来!”

      

          剑身颤动,林云挥出一道骇人的剑气,寒芒凝聚,所到之处,摧枯拉朽,一往无前。

      

          这一剑,像是湖中倒映的云和月,携惊天骇浪,滚滚而至。比起那涓涓细流,异常霸气,堪称蛮横,蕴含着恐怖的爆力。

      

          嘭嘭嘭!

      

          剑气和黑血魔狼双爪扯出的爪刃风暴,狠狠撞击在一起,巨响声,顿时不绝于耳。

      

          宛如实质的黑色爪刃,尽数被破,林云剑势却不减锋芒,直劈下去。

      

          鲜血横飞中,魔狼庞大的身躯,被生生斩成两半。

      

          挣扎着从地面上爬起来的魔纹豹,看了眼地上魔狼的尸体,神色骇然,头也不回的狂奔而去。

      

          它防御惊人,强横无比,寻常剑气根本无法对其伤筋动骨。可林云那古怪的剑气,却像春雨绵绵,润物无声,等到惊觉之时,在其体内已累积到无法挽回的伤势。

      

          这种古怪剑法,闻所未闻,眼下又见得黑血魔狼惨死,哪里还敢恋战。

      

          “我可没说让你走,水漫山河!”

      

          蹭蹭蹭!

      

          平地之间,林云持剑狂奔,疾跑之中地面颤动不止。剑势如连绵无尽的大水,重重叠叠,不断袭来,所过之处,四周撑天古树尽数碾碎。

      

          一剑刺出,回身,收剑归鞘。

      

          锵!

      

          葬花入鞘的瞬间,身后脑门暴起冲霄血柱的变异魔纹豹,来不及惨叫便被洪水滔天般的剑意湮没。

      

          【之前看评论很多书友都在质疑,主角用拳太多,确实有点。拳拳到肉,虽然热血,可非我写此书的本意,此章之后,将会尽可能的多用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