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八十四章 尽力而为
    第两百八十四章

    林秋杉,大秦帝国四大宗族之一,林家嫡系。人榜三十九,不仅家世显赫,天资出众,同样貌美无比,在宗门内人气颇高。

    她与顾北玄,并肩而至,两人心情都不错。适才联手斩杀了一头玄武六重的妖兽,得到枚二品剑云丹,收获颇丰。

    当看到眼前一幕时,脸色都发生了些微的变化。

    尤其是顾北玄,林云一脚将田飞整个脑袋踩进了土中,虽说玄武境武者,不至于就此死掉,可也未免太狠了些。

    “姐,这混蛋扇了我一耳光!”

    林焉瞧见林秋杉到来,立刻上前哭诉起来,目光怨毒无比的看向林云。

    之前用手遮着,林秋杉还未看清,可看清之后,黛眉微蹙,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了。

    活脱脱一个小美人,半张脸硬生生给扇肿了,跟猪头似的。

    陈凌瞧得这两位到来,心中暗暗叫苦,事情闹大了。

    连忙上前,低声哀求道:“钟兄,先放了田飞吧。这两位是林秋杉和顾北玄,炎月盟和鬼月盟在盟战中的领头人。”

    林云依言松开脚,没有说话。

    陈凌松了口气,硬着头皮,朝顾北玄和林秋杉走了过去。

    “陈凌,是你破军盟的人?”

    顾北玄微微皱眉,声音略显冰冷,适才若非陈凌在此,他肯定会直接选择出手,不留任何情面。

    可即便如此,陈凌若拿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这笔账也不会轻易就这么算了。

    林秋杉安慰了番林焉,未说话,可目光看向陈凌。

    显然,也在等他一个解释。

    现场气氛顿时有些诡异起来,鬼火盟和炎月盟的人,悄然间将散了开来。目光不善的盯过来,破军盟其余四人,顿时都有些紧张起来。

    唯有林云,鬼脸面具下,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陈凌咬咬牙,有些不知如何去说:“是我朋友,现在暂时被我拉入破军盟了,不过事情解释起来,有些麻烦,不是你们看到的这样。”

    “我还是亲自问问你这位朋友吧。”

    林秋杉瞥了陈凌一眼,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径直朝林云走了过来。

    顾北玄推开陈凌,一道上前。

    两人目光上下打量着林云,似乎想从看出些端倪来,可半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瞧出来。

    林秋杉沉声道:“阁下怎么称呼?”

    “钟云霄。”

    “钟云霄?”

    林秋杉和顾北玄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一丝疑惑,这个名字,从未听说过。

    “不解释一下吗?”

    林秋杉盯着鬼脸面具上,露出来的深邃双目,沉声说道。

    “没必要。”

    面具之下,林云神色平静,意简言骇的答道。

    “你!”

    林秋杉顿时为之一堵,还从未有人如此跟她说话过,半点颜面都未给。

    “扇了林焉的脸,踩了我炎月盟的人,钟兄看来是不打算善了了。”顾北玄不怒反笑,双眼微眯,只是眼眸深处的寒光,令人心悸。

    气氛在刹那间,变得紧张起来,陈凌赶紧上前想要说些什么。

    林云伸手制止他,看向林秋杉道:“想要知道真相,为什么不去问问当事人?你一幅拿我是问的语气,是想表达什么?至于你……”

    话锋一转,林云看向顾北玄,面具下那张清秀俊朗的脸,同样笑了起来。

    只是笑的有些让人不寒而栗,冷冷的道:“很期待我不想善了吗?我劝你最好不要期待,否则,这将会是你最后一次期待了。”

    林云话语平静,可有一股强大压迫力,席卷而至。

    顾北玄和林秋杉站在他面前,同时感受到了这股压力,心中都不由暗自震惊。

    这人到底是谁,同时面对他俩,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

    反而给他俩,带来如此恐怖的压力。

    林秋杉目光一扫,冷着脸看向林焉,沉声道:“一五一十告诉我,你到底做了什么?”

    面对亲姐姐,如此可怕的目光,林焉心中不由一阵慌乱,低头小声道:“我只是……我只是想让他摘下面具,没有做什么……。”

    “她拔剑了。”

    陈凌的声音,悠悠传了过来。

    林秋杉脸色当即就变了,如果一人率先拔剑,那事情就闹大了。对方,是完全有理由,出手杀人的。

    至于摘面具,别人既然选择了戴面具,肯定有其理由。

    岂能随便去摘,说到底,这林焉完全就是自找的。

    “不是这样,姐,是这人太可恶了。一个来历不明的阿猫阿狗,我让他摘下面具,居然还顶撞我,说我没资格。”林焉见状连忙说道。

    “够了!”

    林秋杉神色一沉,怒斥一声,然后实现看向林云。平复了一番情绪,才道:“这次的确是舍妹做的不对,适才多有不敬了,得罪了。”

    “没事。”林云语气平静,不喜不悲。

    另外一边,顾北玄也从灰头土脸的田飞口中,得知了事情经过。

    脸色当即就黑了,你说你英雄救美,打得过人家也就罢了。结果一招,一招就被人踩在了脚下,炎月盟的脸真的快被丢尽了。

    弄到现在半点理都不占,他还得跟林云去道歉。

    “田师弟鲁莽出手,是在下管教无方了,还好钟兄没受伤,不然罪过就大了。”

    顾北玄上前拱手,略带歉意得笑道。

    陈凌心中憋着笑,田飞这种货色,还想伤到钟云霄。

    林云淡淡的道:“多虑了,他伤不到我。”

    噗呲!

    陈凌再也忍不住,连忙捂住嘴,差点就笑出了声。顾北玄想说点场面话,却没想到钟云霄如此实诚,这脸打的简直不留任何情面。

    顾北玄尴尬的拱了拱手,有些不知如何接话,只好干笑几声。

    “这枚剑云丹,就当是赔罪了。”

    林秋杉倒是颇有气度,知道妹妹闯了祸,二话没说取出一枚剑云丹递了过来。

    顾北玄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这枚剑云丹,就是刚才两人联手斩杀妖兽,辛苦所获,得来并不容易。

    不过若是一枚剑云丹,就能化解眼前的纠纷,倒也值得。

    林云看了对方一眼,没有说话,将剑云丹直接取走。

    一场纷争,算是就此落幕。

    破军盟四人,看向林云的眼神,却是不知不觉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内心深处,震动无比。

    之前只知道林云很强,可没想到竟如此霸气。无论是林秋杉还是顾北玄,在外门内都算是颇有声名,陈凌在二人面前都要矮上一截。三盟联手,破军盟总有种凑数的嫌疑。

    可没想到,对方最强的两人,在林云面前居然都讨不到半点便宜。

    扇了林焉,踩了田飞,却反过来让对方赔了一枚剑云丹。

    还有比这更霸气的?

    黑夜降临,一行人就地休整,陈凌拉着林云,脸色不太好看的道:“钟兄,刚才我两人说了你加入此次狩猎剑皇草的行动,林秋杉和顾北玄都未表态,我怕是有点悬。”

    “睡个好觉吧,这两人一定会答应的。”

    林云十分笃定,不容置疑的道。

    “为什么?”

    陈凌十分不解,林云不愿摘下面具,又打伤了林焉和田飞。白天,甚至让顾北玄和林秋杉,掉了不少颜面。

    这两人就算心胸再大,也不至于,还让林云继续跟着他们吧?

    林云看了陈凌一眼,然后闭上双目,不在多言。

    和蠢人聊天,真的很累。

    营地另外一处篝火,围坐着四人,林秋杉、顾北玄、林焉和田飞都在。

    “顾师兄,你怎么看?”

    篝火映照着林秋杉柔美的容颜,她眉目轻抬,视线落在顾北玄身上。

    顾北玄沉吟道:“这人很强,不用武技,一拳就败了田飞。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修炼的功法,已接近或者达到了巅峰圆满之境。真元品质,远超寻常弟子……”

    “我是大意才败的。”田飞小声嘀咕道,但却没人理会他。

    林秋杉点点头道:“能够做到这点,要么是内门弟子,他们修炼灵级功法,真元肯定比我们强。外门弟子中,我所知道的人,只有一人能够做到。”

    顾北玄神色凝重,沉声道:“人榜第三,江风!”

    一年前,江风便将玄级超品功法修炼到大成之境,接近巅峰圆满。

    曾经一掌,就击败了向他挑战的弟子,轰动外门。

    田飞和林焉脸色大变,失声道:“这……不可能吧。”

    “自然不可能是江风,他离人榜前十肯定还有段距离的,再怎么样修为也只有玄武四重。但不可否认,此人实力很强,只是太过神秘。钟云霄,这名字我真的是闻所未闻,从未听过。”

    顾北玄摇摇头,眼神中透着浓浓的不解。

    林秋杉正色道:“我也没听说过,不过外门数万弟子,确实有些人不在乎人榜排名。都是修炼狂人,要么在外进行生死历练,要么回宗在万剑图和云剑阁苦修,他们只在意自身实力。顾师兄,你觉得我们要接纳此人吗?”

    顾北玄失笑道:“从你给他那枚剑云丹时,我就知道你的答案了,你决定的事我向来不会反对。再者……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火盟的肖峰和逆水盟的魏寒松,这两人排名都比我们高,一路上也没少让我们吃苦头。”

    翌日清晨,陈凌睡眼朦胧,吃力无比的睁开双目,感觉有两人朝他走了过来。

    却是顾北玄和林秋杉,不等他说话,林秋杉看向他旁边的林云,沉吟道:“钟兄,如若不介意昨天的恩怨,这剑皇草的争夺,到时候就拜托了。”

    还真答应了!

    陈凌睡意顿消,惊奇无比,一觉醒来,两人竟然联手相邀。

    “尽力而为。”

    林云睁开双目,鬼脸面具下,神情波澜不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