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把八十一章 剑云丹
    此处高台,削平了小半截山峰才建造而成,面积辽阔无边。容纳数万人,都不会显得太过拥挤。

    随着盟战临近,人流越聚越多,黑压压一片,看过去全是人头。

    位置最好的观云台上,梅护法居中,依次坐着执剑长老、四殿殿主、长老和天榜弟子,以及受邀前来的宾客。

    宾客中有皇亲国戚、世家贵族、以及其他超然宗门的翘楚。

    林云放眼瞧去,居然发现了一个颇为意外的身影,丹药殿柳月。

    想了想,恐怕是因为她神策营统领爱女的身份,才有资格坐上观云台的。

    看看观礼台上的一个个位高权重的宗门大佬,便可知道,此届盟战确实非同一般。

    林云随意坐在高台的边缘的石椅上,目光朝着下方,茂密的丛林看去。隐约间,能够听见蕴含着暴戾的妖兽嘶吼,低沉吓人。

    对于这些埋剑峰外围的妖兽,林云略有耳闻,据说这里的妖兽想要凝聚成妖丹十分困难。

    可一旦凝结成妖丹,实力便极为可怕,妖丹中蕴含着恐怖的剑意。

    此类妖丹,又被称作为剑云丹,炼化后可以增强剑意。效果比之万剑图,都要强上许多,十分抢手。

    怕是许多人参加盟战,打的就是这剑云丹的主意。

    哪怕成不了内门弟子,弄上几枚剑云丹,也算是大赚一笔。而后躲在暗处,哪也不去,安全也能有所保障。

    轰!

    高台上众人正议论不休之时,两道身影,乘着剑雕稳稳落下。

    属于紫府境的强大气息,在两人身上弥漫,偌大的高台顿时为之安静起来。

    林云侧目一瞥,发现是和他有过许多交集的洛锋长老,关系匪浅。

    瞧见另外名老者,眉头不由微微皱了起来,是白霆!

    这老家伙,从他进入凌霄剑阁开始,就一直与他作对。九星争霸中,为王琰站台,几次欲置他与死地。

    “洛锋!”

    “白霆!”

    “拜见梅护法,诸位执剑长老和四大殿主,请梅护法宣布盟战开始!”

    两人在剑雕上,像观云台上的梅护法等人行礼,恭敬无比。

    梅护法微微点头,沉声道:“今日盟战,乃是我凌霄剑阁盛事,感谢诸位宾客赏脸光临。盟战的规矩,我就不多讲了,此次盟战又洛锋长老和白霆长老共同主持。所谓盟战,既分胜负,也定生死。一旦决定参加,便等同签了生死契,不得反悔。既是历练也是厮杀,宝器之外一切手段,都可施展。”

    说完,梅护法便缓缓坐下,伸手给洛锋和白霆做了个手势。示意二人,盟战可以开始了。

    嗖!

    两只剑雕在空中转身,目光落在各大同盟的身上,白霆沉声喝道:“各盟负责人,请将紫晶玉佩,发给欲要参加此次盟战的盟中弟子。”

    声音洪亮,浩荡不止。

    “小师弟,无忧,玉佩拿去吧。”

    欣妍看了林云和李无忧一眼,见两人点头后,取出两枚紫色玉佩递给二人。

    玉佩上雕刻珞珈山的盟徽,繁复的花纹和古老的图案,莹光剔透,内里闪烁着一点星芒。

    除两人之外,珞珈山外并无其他人参加此次盟战。

    原因无他,都害怕其他人榜前十因为林云,而迁怒他们。埋剑峰诱惑虽多,可也比不得性命重要。

    也有些弟子,不惧怕这些,可却被欣妍给劝退了。

    珞珈山众人神情都有些复杂的看向两人,尤其是落在林云身上的目光,珞珈山因为他而声名暴涨。可也被推到风口浪尖,盟战这一关,若是过不了的话,打击会很重。

    在两人带好玉佩,滴血认主后,王琰阴冷的目光颇为不善的看了过来。

    既分胜负,也定生死。

    这次你将人榜前十尽数得罪,埋剑峰中我看你怎么死!

    王宁之死,三刀六洞,新仇旧恨,也到了该还账的时候。

    林云淡淡一笑,没有在意。

    众人带好玉佩,来到高台中央,参与盟战的外门弟子。数量比大家想象的,还要多上许多,粗略看去接近五千多人了。

    相当于外门,六分之一的人,全部都来了。

    谁也不知道,除了人榜前十以外,这里面还有没有深藏不露的高手。

    洛锋摆摆手道:“去吧,落地之后,盟战便开始了。”

    “怎么去?”

    众人脑中纳闷,还未反应过来,脚下石台光芒涌动。一道道复杂灵纹,勾勒而成的阵法,瞬间成型。

    华光涌动,光芒将所有人掩盖,伴随着沉重的呼啸声,阵法疯狂运转起来。

    林云深处其中,只觉得头晕目眩,天旋地转。

    等到睁开双目时,已经深处在埋剑峰茂密的丛林当中,撑天古树,蔚然成林,茂盛的枝叶遮蔽住阳光。

    四方阴冷而昏暗,涌动着冰冷的气息。

    透过头顶树枝的缝隙,林云回头看去,之前所处的高台,连模糊的轮廓都没法看清。

    盟战,就这么触不及防的开始了。

    所有人,应该都是随机传送的,不然这会我应该和无忧站在一起。

    第一轮的规则,是让紫晶玉佩中的星光,积累到三十枚。也就是说,要击败三十名参战者,获取他们的紫晶玉佩才行。

    对林云来说,并不难做到。

    打量四方,林云不着急猎取紫晶玉佩,准备先熟悉一番环境。

    没走多远,他便看到远方有不少人影闪动,几道警惕的目光在他身上扫了一遍后。便迅速撤回去,小心翼翼的潜藏起来,不在露出任何动静。

    看来这些人,也知道林云不好惹,不敢对他动手。

    “剑冢!”

    茂密的丛林中,阳光无法渗透进来,不能辨认方向。

    可丛林深处,剑冢中潜藏的恐怖剑意,却给每个人都清晰无比的指明了方向。

    盟战最终胜负,要在剑冢中决出,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得赶往剑冢。

    “希望去剑冢之前,能找到李无忧吧。”

    山林虽广,可只要有心,总有办法找到。

    本就不算太平的山林,在数千多外门弟子涌入后,越发不平静起来。一路行进,时不时就能听到各种恐怖的妖兽嘶吼,隐隐约约还有尖锐的惨叫声。

    只怕是某些弟子实力不济,运气不佳,成了妖兽的食物。

    就如武者,对妖丹的渴求一般。人类的血肉,同样是妖兽最爱的口粮,有着致命的诱惑。

    林云脚步丝毫未停,一路向前,朝着剑冢出发的同时,寻找着李无忧的踪影。

    李无忧修炼大衍星诀,功法武技施展,星光熠熠。在这昏暗的山林间,特征鲜明,很好寻找。

    嗖!嗖!嗖!

    风声呼啸中,三道身影,出现在林云前方,挡住他的去路。

    几人刚欲开口说话,瞧见林云容貌,脸色大变。

    “是林云!”

    “真是晦气,第一次打劫就遇到这种狠人,分头跑!”

    来去匆匆,林云甚至连这几人长什么模样,都没法看清。三人就跑的不见了踪影,弄得他有些哭笑不得。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总得有些不长眼的人,练练手才行。”

    林云摸了摸鼻子,拍了拍储物袋,取出杀死大盗血峰的战利品,一张鬼脸面具。

    带上面具后,林云浑身气质顿时大变,浑身气息收敛。

    “这样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认出来了。”

    至于背后的剑匣,倒是没必要太过担心,凌霄剑阁人人练剑。和他一样,身背剑匣的人,并不算太过少见。

    半柱香后,林云腰间的紫晶玉佩,有一点星辰变成八点。

    带上面具找他麻烦的人,果然变得多了起来,先后七人被他淘汰取走玉佩。

    突然间,一阵狂风呼啸而过,林云猛的伸手。与风中,夹住一片落叶,落叶铮鸣不止,在其指尖,嗡嗡作响。

    咻!

    屈指一弹,落叶化作流光,嵌进百米外的古树中。撑天古树咔擦一声,断成半截。

    “好强的剑意。”

    林云若有所思,透过风声,隐约能听到些妖兽搏斗厮杀的声音。

    看来某些人要走运了,如此凌厉的剑意,这妖兽十之**凝练出了剑云丹。

    一路走来,听见好些人与妖兽搏斗的声音,他都不为所动。可若剑云丹出现,定然另当别论。

    嗖!

    林云双臂一展,落在树杈上,树枝纹丝未动。脚尖轻点,在林中不停的跳跃起来,半刻钟后,稍稍一顿稳住身形。

    居高临下看去,五百米外,五名与他同龄的外门弟子,正在搏杀一头浑身燃烧着火焰的妖兽。

    火云豹!

    玄武四重妖兽,外界稀疏平常的妖兽,此地却要五名宗门翘楚才能与它一战。

    若非为首的蓝衣青年,实力了得,修为深厚,只怕还未必能占得了上风。

    此刻,火云豹已深受重伤,一群人获胜只是迟早之事。。

    没多久,浑身燃烧火焰,凶猛无比的火云豹哀鸣一声,倒地不起。

    “总算杀死了!”

    “一头玄武四重的妖兽,竟然这么难搞定,若非王师兄在这,恐怕还收拾不了他。”

    “它身上弥漫的剑意这么可怕,体内肯定有剑云丹!”

    几人顾不得身上的伤势,脸上难掩兴奋之色,为首的蓝衣青年同样如此。

    就在几人动手,准备切开火云豹肚皮之时,蓝衣青年脸色微变,沉吟道:“等一下!”

    话音落下,猛的转过身来,目光嗖的一下,就落在了树杈上站着的林云身上。

    “什么人!”

    其他人瞧见不知何时出现的林云,都吓了一跳,剑锋同时指向林云。

    “在下陈凌,不知道阁下藏头露尾,什么意思?”

    蓝衣青年神色冷漠,眉宇间有藏着一丝杀意,死死盯着林云。

    “入宗两年,传言一手雷云剑法使得出神入化,早已大成,人榜四十八的陈凌?”

    扫过一眼人榜排名,林云过目不忘,对前一百的人都有些印象。

    “既然知我名号,为何不滚?”

    眉间闪过一丝傲气,陈凌气沉丹田,狂喝一声,震起漫天狂风。

    五千人外门弟子的盟战,人榜四十八,确实可以高高在上,碾压绝大多数的参战者。

    “因为林某不杀无名之辈。”

    鬼脸面具下,林云微微一笑,脚掌在树上重重一点。

    下一刻,他便出现在陈凌身前,五指紧握,一拳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