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七十章 说道说道
    第两百六十九章

    “画龙点睛!”

    痛苦倒地的张烈,脸色泛白,眼中神色又惊又惧。

    龙虎拳第五式画龙点睛,即便是玄天宗弟子,能够修炼成功者也没有多少。

    能够大成者,更是渺渺无几。

    可林云,一个凌霄剑阁的弟子,手中龙虎拳威力竟然比玄天宗的弟子还要强大。

    “可恶,我不信,今日非灭你不可!”

    张烈怒吼一声,手掌握紧成拳,在地面上重重一拍。

    轰!

    巨响声中,腾起一圈厚重的尘埃,功德殿前的辽阔广场。在他这一拳之下,都微微颤动起来,站在上面的人,身体为之左右摇晃起来。

    其深厚的修为,在这一拳之下,让人心中大惊。

    趁着这一拳之力,张烈咆哮着,抓着手中长剑,再度腾飞而起。

    已大成的玄阶上品功法炎阳诀,在他体内疯狂运转,浑身上下,绽放出灼热无比的气息。

    双目中,甚至升腾起,浓浓的焰火。

    长发乱舞间,一身气势,再度暴涨到巅峰。

    没完没了!

    林云眼中原本消逝的怒意,再度涌了出来,宛若星辰,难以磨灭。

    只要不是笨蛋,刚才一拳一剑,对方就应该知道和自己的差距。

    可众目睽睽之下,这张烈居然还敢胡搅蛮缠,一而在再而三,不知进退。

    真当他林云脾气吗?

    泥人也有三分火!

    不等对方杀来,林云冷着脸,右脚缓缓抬起。紫鸢剑诀和岁月之力,相互融合,朝着缓缓抬起的右脚灌注进去。

    等到这脚,抬到半尺之时,闪电般落了下去。

    嘭!

    刹那之间,地面上就出现了丝丝裂缝,浑身剑势。随着这惊天巨响,席卷而出,狂暴无匹。

    咔咔咔!

    辽阔的广场上,顿时尘土飞扬,站在上面的外门弟子。再也无法,稳住身形,脸色吃力,左摇右晃起来。

    刚刚靠着一拳之力,腾飞而起的张烈,还未来不及真正起身。

    便被林云这一脚,重重的震了下去,落地后,再吐一口鲜血。

    “师兄!”

    和张烈同盟的弟子,脸色轰然大变,想要过去将他扶起来。

    可刚刚挪步,就感到一道冰寒透骨的视线,扫在了自己身上。

    抬眼看去,却是林云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然后将目光落在了挣扎着起身的张烈身上。

    可恶,动不了了。

    几人心惊胆寒,脸色一片苍白,在林云的视线注视下。竟然有些动弹不能,那种浑身难受的感觉,比被散修的煞气笼罩都要可怕。

    “林云,你别得意!甲等五星任务失败,后果根本就不是你能承受的,就算是欣妍也没法罩着你。”

    张烈看着林云淡漠的神色,眼神中的怒意,半点未消。

    “和你有关系吗?”

    林云负手而立,不喜不悲,淡淡的道。

    张烈满腔怒火,在这轻飘飘的一句话面前,竟然有些说不上来。

    “有关系吗?”

    不等他答话,林云再度问道,神色依旧未变。

    “有吗?”

    意简言骇的两个字,张烈不知为何,心中莫名感到一阵恐惧。

    噗呲!

    话音落下,林云弹指间,三缕剑芒,激荡而出。

    刚刚挣扎着起身的张烈,惨叫一声,被死死的钉在了回去。

    凝气成剑!

    紫色剑芒,犹如实质,将张烈钉在地面上。整整四个呼吸之后,才渐渐消散,比张烈那眨眼就消失的剑芒,强上四倍之多。

    尘埃慢慢的广场上,众人惊呼一声,神色全都有些惊恐的看向了林云。

    “没关系,和我没关系。”

    伤势叠加之下,痛的死去活来的张烈,再也不敢嘴硬。挣扎着爬起来后,惊恐交加的说道。

    “那我要跟你交代什么?”

    面对明显服软的张烈,林云神色冷漠,却没有丝毫罢手的意思。

    张烈心中恐惧,无法言表,腿脚都有些打颤起来。明显感觉到,林云是真正动了怒意,哭丧着脸,不知如何作答。

    瞧着步步逼近的林云,哆哆嗦嗦的道:“不用交代什么,林师弟误会了……”

    林云面不改色,再度上前,声音却比之前,提高了整整三个调:“给我好好说道说道,你要我给你交代什么?”

    嘶!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人敢张口说出半个字来,耳边尽是林云的喝问在回荡。

    给我好好说道说道,你要我给你交代什么!

    之前,张烈不可一世,众目睽睽之下。明显是想要让林云,下跪求饶,趁他任务失败,狠狠踩上一脚让他永远都翻不了身。

    以解其心头之恨!

    可现在发现,明显不是那么一回事。

    短短三月,林云的实力,今非昔比。人榜前十,在他面前,居然完全不够看。

    一股霸气,在他身上席卷四方方。那些之前,嘲笑着他的人,都忍不住瑟瑟发抖起来。

    心中惶恐不安,害怕林云,找上他们的麻烦。

    面对林云三声质问的张烈,欲哭无泪,看着逼近的林云。他所面对的压力,是外人,完全无法想象到的恐怖。

    每一步落下,都像是万斤巨石,砸落进其心坎,沉重无比。

    “说道!说道!你要我林某人跪下来,给你交代什么?”

    林云上前一步,气沉丹田,舌抵上腭,沉声爆喝。

    嗡!

    爆喝声犹如平地惊雷,震耳欲聋,众人浑身上下,猛的打了个寒颤。

    说道说道,你要我林某人跪下来,给你交代什么!

    这一问,原本是之前,张烈气势汹汹所说,他让林云下跪给他一个交代。

    可如今,在林云的三声质问下,却让张烈语无伦次,瑟瑟发抖,欲哭无泪,频临崩溃。

    死一般的沉寂中,没有任何人,敢开口为他说出半个字来。

    扑通!

    沉静当中,谁也想不到的一幕,突然发生。

    张烈跪倒在地,膝盖重重落在地上,发出脆响,激荡着众人的心灵。

    人榜前十!

    人榜前十张烈,在林云三声质问之下,竟然跪在了林云面前。

    如此一幕,任凭是谁,都绝对没法想到。

    许多人张大了嘴,满脸惊愕,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来。

    人榜前十,霸凌外门两年之久。剑阁外门,他们是天,他们是王,他们无法无天,无所畏惧!

    他们的话,就是规矩,没人敢不听。

    甲等任务,他们说不准接,就没人敢接。

    惹到他们,不仅得下跪求饶,还得主动认错,交代问题。

    可这一跪,是天塌了!是王道没了!是规矩破了!是一个名为林云的少年,在这剑阁外门,一飞冲天,声震云霄!

    “林师弟,恕在下之前狂妄,口出狂言,多有得罪了。”

    张烈跪倒在地,心中苦涩,沉声道歉。

    “这凌霄剑阁通往功德殿的路,我能走吗?”

    林云神色平静,依旧看不出任何波澜,眼眸中的深邃,冷静的令人发指。

    “能走!”

    “甲等五星任务,在下能接吗?”

    “能接!”

    张烈心在滴血,咬着牙,重重的答道。

    “这人榜前十的规矩,我能破吗?”

    “能破!”

    能走,能接,能破,在林云的强大面前,张烈已没有丝毫脾气,只求对方放过自己,不要在折磨他。

    那种恐怖的压力下,一声声质问的煎熬,,再也不想体验。

    林云身背剑匣,清秀俊朗的脸上,直视前方,沉声道:“你为何跪着?”

    “林师弟不说话,在下不敢起来。”

    此话一出,不知多少人,怦然心碎。与张烈在同一盟的弟子,脸色发苦,心在滴血。

    “那你就继续跪着吧,以前你让多少人跪了,今天你就在功德殿前跪上多少时辰。”

    林云看也未看张烈,径直朝功德殿走去,头也未回。

    烈日之下,林云落在广场上的背影,越拉越长。多少人,暗中看着跪地的张烈,叹息不止。

    更多的人,看着林云的背影,神色复杂。

    良久无言,他们心中知道,凌霄剑阁,又一尊妖孽,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