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六十三章 如梦一场
    第两百六十二章

    鲜血将洒满山谷,百花只剩一色。日落之前,帝国大盗榜上,再无血峰之名。

    略带肃杀之意的话语,从林云口中,一字一句,清晰的传到每个人耳中。

    现场,顿时一片寂静,死一般的沉默。

    步尘和萧然,都张大了口,目瞪口呆。

    血龙马上,白秋水忐忑不安的心,在林云此话说出之后,暮然沉静了下来。

    他淡漠的语气,娓娓道来,让那些觉得他之前在说笑话的人。

    无端端,产生一种错觉,似乎他真的能做到,他所说的话。

    可是!

    他要杀之人,乃是大盗血峰,大盗榜上前一百的散修。

    原本是凌霄剑阁人榜第一楚皓宇与其他人榜前十,联手之下,才能去诛杀的大盗。

    靠他一拳一剑,如何让人去信?

    林云摔下打破沉默,平静的吩咐道:“高瑜,上血龙马带白小姐离开。”

    能上大盗榜,即便排名只有九十六,血峰的实力也足够恐怖吓人。

    两人交手,必然都不会留有余力,大战的余波肯定无法控制。

    高家护送队眼下的状况,想要完全避开,不可能办到。

    只要交手,必然会被余波伤到,甚至死在余波之下。

    虽与这帮人,没多少感情,可林云不是散修终究有些顾忌。

    但这血峰不肯走,那他也没办法。

    血龙马只能带走两人,肯定是带信得过的高瑜,和必须保其命的白秋水。

    其余人,只能自求多福了。

    “林公子,交给我吧。”

    高瑜郑重的点了点头,翻身上马,缰绳一拉,便带着血龙马狂奔而去。

    “林云!”

    它化作一道闪电,眨眼间,就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白秋水留下的那声呼唤,同样渐渐不闻,在山谷中扯出悠长的回响。

    剩余的人,跪在地上,脑海中天人交战。

    想走又不敢走,唯恐惹怒血峰,被当众斩杀。

    “某自出道以来,不知道见过多少如你这般狂傲的人,之前也有两人如此叫嚣。可眼下,如狗一般跪在地上,生死在我一念之间。”

    血峰冷冷的盯着林云,话语不带丝毫感**彩。

    跪在地上的步尘和萧然,闻听此言,脸上尽是羞愧之色,不敢抬头。

    “鲜血会洒满山谷,百花只剩一色。你说的很对,可这血,不会是我的血。”

    话音落下,血峰身上弥漫着红光的阴寒煞气,迥然溢出。

    左手把玩的鬼脸面具,化为一抹幽光,爆闪而出。

    凝气成剑,弹指伤人。

    林云抬手间,弹出一缕实质般的紫色剑芒,破空而去,瞬间击中面具。

    铛!

    金属般的剧烈碰撞声,如雷一般,在两人中间爆响。

    鬼脸面具翻滚一圈,却并未破碎,晃晃悠悠,缓缓朝着地面落去。

    轰!

    两人身上的气势,伴随着面具的落下,轰然而起,不断飙升。

    血峰身上玄武六重的威压,与那血色煞气混合在一起,他所立之处像是片尸山血海,望而生畏。

    林云浑身剑意,与眉间王者妖煞糅合,凌厉无匹。

    体内龙吟虎啸之声响起,在龙虎生威的加持下,面对血峰恐怖的威压,丝毫不惧。

    恐怖的对峙中,可怕的气息弥漫出去,跪在地上的高家弟子和宗门翘楚,心中惊惧,瑟瑟发抖。

    晃荡!

    鬼脸面具完全落在地上之时,林云和血峰的身影,同时消失在原地。

    嘭!

    快到连肉眼都无法捕捉的速度,两人闪电般对轰一拳。

    嘭嘭嘭!

    而后拳芒爆响,惊雷般的声响,在这山谷中,回荡不止。

    地面上残影模糊,林云以拳剑合一,配合紫鸢剑诀,施展龙虎拳,死战血峰。

    “破空印,龙飞虎跳!”

    破空印,破我心中之龙虎,破心之力,飞龙在天,虎跃山河。

    血魔斩,血刀如峰!

    两道杀招,轰然硬拼,半空中的二人再对一招。

    拳芒炸裂,余波激荡,砰砰砰,当场便有数人,触不及防,被直接炸飞。

    步尘、萧然等人脸色大变,再也顾不得许多,纷纷起身狂退。

    “他怎么会这般强大?”

    步尘心中惊骇莫名。

    林云不过玄武三重,哪怕现在晋升玄武四重了,修为与他相比仍然差距不小。可这拳芒爆发出来的威力,却让他望尘莫及,心生绝望。

    同样是龙虎拳,在林云手中,逼的血峰完全没法再管他们。

    他的龙虎拳,却只能给对方挠痒痒,甚至最为得意的画龙点睛,都成了莫大的笑话。

    咚!

    又是一声巨响。

    血峰身上弥漫的鲜红煞气,被凌冽的拳芒,炸成粉末。可这拳芒,同样化作点点光华,蕴含着莫大的剑意,四散而出。

    两人交手的余波,顿时如海啸般散去,百花摇曳,于风中颤栗。

    “怎么回事?我这修为高他两重,明明占着莫大的优势。却讨不到丝毫便宜。”

    大盗血峰,心中一片震撼。

    可他却不知,林云在同时修炼两种奇功,紫鸢剑诀和岁月心经。在玄武三重之时,便可力敌玄武五重,如今开辟出四条玄脉,自然更加强悍。

    若非两大奇功,以他九品灵体的资质,光是三枚玄武六重的霸主级妖丹。

    便足以,让他冲击玄武五重。

    看似只有玄武四重,可每一重都耗尽无数资源,厚积薄发之下,岂会让他讨到多少便宜。

    两大奇功,传承上古黄金盛世,怎会浪得虚名。

    说他必死,落日之前,就绝对会死!

    “血杀天下!”

    血峰缓过一口气,抽出柄长刀,划出百米刀芒。刹那间,血光布满长空,声威骇人,隐然间有席卷天下之势。

    “大哥,我们助你!”

    独眼散修和枯廋散修,恢复半响,忍着剧痛。各自祭出杀招,凝聚着浑厚的真元,分别砸向林云。

    顿时,血色刀光,伴随着独眼散修的火焰拳芒,枯瘦散修的黑色魔爪,铺天盖地袭来。

    “还不死吗?”

    三大杀招齐至,血峰脸上闪过抹阴冷的笑容。

    他料定,林云即便真元能与他抗衡,修为终究是劣势。两人以对拼百招以上,他自己的真元都耗尽了一半,林云只会更惨。

    真元很可能只剩五分之一,甚至更少。

    三大杀招之下,想不死都难。

    步尘与萧然,瞳孔猛的一缩,两人都是宗门翘楚,或是实力稍逊,可眼光还是有的。

    无论是血峰的血杀天下,还是独眼散修和枯廋散修咬牙祭出的杀招,都非他们所能抵挡的。

    三招联手,林云就算侥幸不死,也得残废。

    让你逞能,看你如何作死!

    两人心中皆没有丝毫同情,冷笑不止,同时暗中琢磨着,可以伺机逃走。

    “来得好!”

    可林云冷然一喝,神色并未有所变幻。

    体内澎湃浩瀚的真元,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全部涌现出来。浑身肌肤,绽放出紫色光芒,宛如一朵紫鸢花当空盛放。

    “以剑伏魔!”

    我有一剑,历经生死,千锤百炼,刚正不阿。如朝阳,如大日,如滔滔烈焰,如我之心,一往无前,生死无畏。

    面对三大三招,林云心中热血激荡,悍然无畏。

    祭出一印,以自身莽莽剑意,以这热血激荡之心,祭出这伏魔之印。

    哗!

    一印祭出,顿时金光璀璨,无尽的剑意,凝聚这光芒璀璨的百米巨剑。我非佛,可我有一剑,不畏生死,不惧群魔,我以我剑,伏魔荡药!

    剑出,伏魔印成。

    此印如洪水决堤,浩荡不息,摧枯拉朽。独眼散修的火焰拳芒,首当其冲,被璀璨剑光淹没湮灭。紧接着,那枯廋散修凝聚的恐怖魔爪,轰然而碎。

    唯有血峰斩出的百米刀芒,犹如匹练,对上这伏魔印凝聚而成的剑光。

    咔擦咔擦!

    可不过支撑片刻,这百米血光凝聚的刀芒,便寸寸碎裂,无法阻止伏魔印的狂暴。

    紫鸢花凝聚的真元,狂震而出,血峰手掌震出丝丝裂缝,硬生生退了好几步。

    一印之威,恐怖如斯!

    众人脸色齐刷刷大变,尤其是步尘,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

    龙虎拳四印,金刚印、破空印、伏魔印、诸天印。

    只需修的两印,便可正式修炼拳法招式对战杀敌,玄天宗内会修习三印者少之又少。

    甚至有的人,只修一印,便去修炼拳法。

    原因无他,四印太难修炼,悟性要求之高,苛刻之极。

    连他,也只会金刚印和破空印。

    伏魔印,看都有些看不懂,何谈去修炼。

    可就算是伏魔印,威力也不该如此恐怖才对,他在宗门内也见过师兄施展。

    “他对龙虎拳的掌握,怎会比我还深?”

    一时间,步尘心中痛苦无比,完全没法接受这个结果。

    可林云却未管如此多,伏魔印余威未散,剑光仍在。

    趁得三人,被一印之威击退,大喝一声,追了过去。

    “以剑伏魔,斩!”

    七玄步,人过留影,留下一窜残影,林云携伏魔之威,一拳轰中独眼散修。

    嘭!

    恐怖的拳芒蕴含着浩瀚的剑意,当场将这独眼散修,轰得尸骨无存,化为漫天血雨,洒落山谷。

    “不……”

    枯廋散修见林云朝他看来,吓得脸色惨白,腿脚发麻。

    “再斩!”

    林云长啸如歌,浑身剑意铮鸣,又是一拳轰在这枯廋散修身上。

    砰!

    洒落山谷的漫天血雨,还未消散,又迎来一轮更为猛烈的血雨。

    山谷之中,百花盛放,姹紫嫣红,争相斗艳。

    此刻,百花破败,尽被鲜血染红,只剩下这一种颜色。

    “血魔斩,群魔之怒!”

    落地站稳的血峰,趁着林云击杀两名散修的功夫,披头散发,状若疯狂。

    提着寒芒凛冽的长刀,不等林云踹口气,便大步而至,挥刀落了下来。

    其双目血红,刀芒落下间,浑身煞气凝聚成一尊尊可怖的魔影,同样挥刀落下。

    一时间,漫天倒是魔光和刀影在怒啸,欲将林云吞没进去。

    “旁门左道!”

    林云冷哼一声,伸手一招,握住从古剑匣中飞出的葬花剑。

    五指紧握剑柄的瞬间,一股血脉相连生死与共的感觉,滔滔不绝涌至心间。

    哗!

    林云拔剑而出,铮鸣悦耳之音,响彻山谷。

    剑身华光璀璨,剑意铮鸣不休,无数血色蔷薇滑板男,如梦似幻,飘逸而出,漫天乱舞。

    花非花,雾非雾。

    群花缭绕之下,林云身影模糊,生出朦胧之感,真假难辨。

    奔袭而至的血峰,细长的双目,幽光一闪。群魔之怒,居然无法断出林云的准确身影,透支修为拼死祭出的血色煞气,犹疑不定起来。

    浮云九天,八荒**!

    他犹豫,林云却没有半分犹豫,剑如惊鸿出鞘,霸剑就顺手祭出。

    无尽霸气让剑身颤鸣,光华如日,耀眼刺目。

    脚尖重重一点,七玄步施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玄影无踪,大日在天。

    “好快!这一剑避不了,不过我有伪宝器,倒是可以将计就计……”

    噗呲!

    血峰还在想着将计就计,等对方惊愕发现剑芒被宝甲挡住时,再来绝地反杀。

    可那剑芒一闪,毫无阻碍,便将他连人待甲,一起斩成两半。

    “我说过落日之前,你必死!”

    最后一缕夕阳的余晖,落在林云侧脸上,收剑,归鞘。满天飞舞的花瓣,荡然无存,顷刻间消失不见。

    花非花,雾非雾。

    来如春梦不多时,去如朝云无觅处。

    残阳下那葬花剑留下的风采,当真如梦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