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六十一章 杀你们的人!
    “破空印,龙飞虎跳!”

    步尘却是充耳不闻,没有丝毫留手,抬手间便凝聚出四印之一的破空印。然后以破空印加持,打出龙飞虎跳,这龙虎拳中威力刚猛霸道,杀伤力极强的一式。

    右手衍化飞龙在天之势,当头落下,左手蓄势待发,欲给其致命一击。

    鬼脸散修,朝后一闪,左右二人上前怒道:“不知死活,竟敢对大哥出手!”

    两人分别出手,挡下步尘这龙飞虎跳两拳,各自退后好几步。

    蹭!

    步尘一拳将两人轰退,脸色却显得格外凝重起来,自己这破空印加持的龙虎拳。

    似乎只对这两名散修,造成了些许轻伤。

    “一起上,萧兄你与我对付那鬼脸散修,其余人对付剩下两人。”

    “好!”

    有步尘和萧然的带头,其他人鼓起勇气,联手朝着枯廋散修和独眼散修杀了过去。

    轰!

    大战顺势展开,只是比所有人想象中的,都要残酷许多。

    刚一交手,就有名高家弟子,被独眼散修一爪掏心。双手一撕,好端端一人,当场四分五裂,残缺内脏伴随着鲜血四溢而出。

    众人平日,哪里见过如此凶狠的场面,当场楞了片刻。

    “这点实力,也敢闯血骨森林吗?”

    枯廋散修森然一笑,趁此机会,闪电般出手。一拳轰出,当场就一名发愣的宗门翘楚,脑袋轰碎。

    这宗门翘楚,玄武五重的修为,竟连一成都未施展出来,就这么死了。

    两名黑衣散修,简直狼入羊圈,玄武五重巅峰修为。

    配合着浑身煞气,出手狠毒,招招致命,场面血腥而残忍。

    白秋水面色凝重,这步尘和萧然太鲁莽了,两人根本就不知道血骨散修有多可怕。

    能在这血骨森林活着的散修,就没有弱者存在。

    惨叫声,此起彼伏,两名散修出手之间,非死及残。不过十多招,就有数人,以极为血腥的方式,横死山谷。

    另外一边,步尘与萧然配合之下,对那鬼脸散修同样半点优势都没有讨到。

    鬼脸散修跟玩一笑,闲庭信步,随意抵挡着二人的杀招。

    甚至还以肉身,直接两人的拳芒和剑刃。

    铛!

    萧然一剑刺中鬼脸散修的心口,来不及欣喜,一股反震之力弹出。

    将他震的吐血狂飞,凝目细看,才讶异的发现。这鬼脸散修身上,竟然穿着一件,闪烁着幽光的玄甲。

    “伪宝甲!”

    萧然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绝望,那玄甲上面闪烁的幽光,分明是一道不完整的灵纹。

    这已经是,超越玄甲的伪宝器了。

    “可恶,修为比我们高,居然还穿着一件伪宝器。”

    步尘瞧得此幕,不由气急败坏。

    鬼脸散修淡然的道:“神兵利器,也只有在强者手中,才能发挥出作用。就算给你们两个废物宝器,我要捏死也跟蚂蚁一样简单。”

    “你们说什么?”

    步尘听的那鬼脸散修,叫他废物,顿时大怒不已。

    “说你们两个都是废物。”

    鬼脸散修冷笑一声,丝毫不给情面。

    “找死,画龙点睛!”

    步尘怒吼一声,以手为笔,浑身狂龙之势为墨,双手在空中乱舞,仿佛作画一般。

    浑身气势,陡然大变。

    鬼脸散修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嗤笑起来:“这也算,画龙点睛?”

    话音落下,细长发亮的眼中,幽光一闪。

    嘭!

    浑身真元与煞气融合,犹如血雾般散开,一拳迎了上去。

    咔擦!

    步尘引以为傲的画龙点睛,刚刚成型,便轰然破碎。直觉五脏六腑,当场炸裂,倒地之后,发出痛苦的嚎叫。

    “水月流光,秋雨如雷!”

    萧然轻喝一声,身上弥漫出如湖水般的月光,散落而出,像是连绵秋月。

    可这漫天秋雨中,他的剑,却如雷光一般,暴闪而至。

    “血杀天下!”

    鬼脸散修冷哼一声,浑身血光凝聚,而后轰然爆炸。

    那月光衍化的秋雨,当场弥散,萧然如雷般的一剑,还未杀到,便声威爆减。

    “滚。”

    闪电般一脚踹出,直接将萧然,踹回了步尘身边。

    沙沙!

    鬼脸散修慢步,朝着二人,缓缓走来。恐怖的煞气,犹如尸山血海,随着他的脚步逼近。

    步尘与萧然,吓得失魂落魄,人在地上不断后退。

    死亡的阴影,步步逼近。

    扑通!

    眼见着难逃一死,步尘突然跪了下来,哀求道:“前辈高抬贵手,我两都是四大超然宗门的翘楚,你杀了我们绝无半点好处,只会引来滔天大祸。”

    如此一幕,引得其余两名散修,狂笑不止。

    剩余高家弟子和宗门翘楚,不敢置信,完全想不到之前狂傲无比的步尘,竟然会跪地求饶!

    “呵呵!四大宗门的翘楚,我不知道杀了有多少,为何要放过你?”

    鬼脸散修笑了一声,猛然将面具取了下来,一张苍白而狰狞的面孔,出现在所有人眼中。

    “血峰!大盗榜排名九十八的血峰!”

    萧然眼中闪过一股极度惊恐的神色,浑身颤栗,瑟瑟发抖。

    “都给老子跪下,谁在反坑,我让他生不如死!”

    大盗血峰摘下面具,一声狂吼。

    扑通!

    其余人吓破了胆,又见得步尘,早已跪地求饶。在这蕴含着煞气的狂吼,吓得当初失神,扑通就跪了下去。

    “大哥,还有个小娘皮没跪,细皮嫩肉,长的居然还不错!”

    枯廋散修瞧得咬紧牙关的白秋水,眼中淫光一闪。

    “嘿嘿!这血骨森林中,女人可真是难得一见,尤其还长的这么水灵。”

    独眼散修咧嘴一笑,与枯廋散修一道,朝着白秋水逼了过来。

    步尘和萧然跪在地上,神色憋屈,心中有万千念头闪过,却不敢有丝毫动作。

    他们很清楚,白秋水若是落在两人手中,会是何种下场。

    可却连张口,说出半个字来,都不敢。

    “混蛋,别动白小姐!”

    跪在地上的高瑜,眼见两人不断逼近,眼中冒出一团怒火。

    大喝一声,朝着两名散修,狂冲了过来。

    “滚一边去。”

    枯廋散修看也看未看,瘦骨嶙峋的手掌,化为枯廋锋利的爪子,朝其心口抓了过去。

    这一爪若是抓中,本就受伤的高瑜,肯定非死不可。

    咻!

    可这一爪,将要击中之时,一抹紫色剑芒,如电芒般破空而至。

    枯廋散修神色一惊,迅雷般收回手掌,闪身避开这道可怕的剑芒。

    “什么人?”

    独眼散修眼中寒芒一闪,冷声问道。

    “杀你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