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四十三章 血狼王
    第两百四十三章

    辽阔的山林间,起伏的山丘中,那些鲜红色的狼影,忽隐忽现,奔跑不停。

    藏在树梢的林云,并未轻举妄动。

    “好像有些不对劲……”

    前方开阔的山丘之中,奔跑有序,进退有度的狼群,突然出现了些许波动。

    轰!

    来不及查看清楚,昏暗的山林间,传出一道震天狼啸。

    那狼箫之声,震耳欲聋,蕴含莫大的怒意。一股恐怖的气息,在林间迷荡,狂风呼啸,惊起无数妖兽。

    林云浑身气血震荡,耳膜发痛,风声鹤唳,卷起无边尘埃。

    “血狼王?”

    林云面色微惊,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血狼王乃是玄武四重巅峰妖兽,在魔云山脉魔性的滋长下,远比外界妖兽要来的可怕。

    之前,他原本估摸着,就算再强也只是妖兽。

    不会武技,不懂身法,定然比不上人类翘楚。

    可这一声狂啸,令他心中暗自吃惊,血狼王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可怕的多。

    真元灌目!

    体内两条玄脉链接的窍穴,尽数被打开,浑厚的真元在玄脉中激荡。他以岁月之力凝练后的真元,不断刺激着与眼窍有关的窍穴,视野在这昏暗的空间内,不断延伸。

    片刻后,他看到七八里外,一头长达近十米的血色巨狼,眉心有白色的毛发。

    像是一轮弯月,刻在其中,蕴含着淡淡的王者之威。

    狼群霸主,血狼王!

    这血狼王,比起寻常的血狼,光是块头就大上了好几圈。眉心处的白月印记,让其妖煞之气,多出一缕王威。

    嘶吼之间,恐怖的气息,震慑着方圆二十里的山林。

    数不清的妖兽,在这王者妖煞面前,瑟瑟发抖,颤栗不止。

    “我不信,你能有命活着回来!”

    玄武殿中,人榜前十张烈,冰冷无情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回忆起来。

    甲等五星任务,确实不简单。

    可笑……我之前居然还想着,十招击败这血狼王。

    若真这样想,只怕凶多吉少,生死难料。

    光凭这一丝王者妖煞,残暴的嗜血魔猿,在这血狼王面前,就完全不够看。

    “可恶,赶紧跑!这血狼王竟然掌握着王者妖煞,已经能媲美玄武五重了!”

    七八个武道三重到四重之间的少年,身上带伤,神色紧张,仓皇而逃。

    “不要慌!我断后,你们千万不要分散。”

    仓促间,一名身材高大,面色冷峻,身背长刀,带着黑色拳套的少年,站了出来。

    在那血狼王扑来之际,他狂啸一声,宗门服饰轰然碎裂。露出黄铜般的身躯,古老的龙象图案,在他背后浮现。

    龙象之威轰然暴涨,五指紧握,爆发出连绵炸响。

    嘭!

    来势汹汹,妖煞弥漫的血色巨狼,在他这一拳之下,竟然被轰了回去。

    炸雷般的声音,在平地间暴起,腾起无尽气浪。

    “好强,这是龙象战体诀,混元门缎体功法!”

    七里之外,树梢上的林云,眼中闪过一抹诧异。看来这帮人,都是混元门的弟子……

    大秦帝国,凌霄剑阁、玄天宗、魔月山庄和混元门,四大超然宗门并列,不分高低。

    宗门彼此之间,多少有些摩擦,明争暗斗不少。

    但大都保持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表面上还算和谐,不过据剑阁的老弟子说,凌霄剑阁与混元门颇不对付。

    具体原因,林云不得而知。

    混云门算是他当初,未踏入大秦帝国前的一个选项,但了解也不算多。

    前方恶斗,并未结束。

    冷峻少年实力虽强,可与这血狼王差距还是有些明显,他那些师弟师妹都带着伤。

    眼下,只能由他断后,没法帮忙。

    “滚!”

    苦战一番,效果不佳,冷峻少年,狂怒之下,将背后的长刀拔了出来。

    刀光凛冽,弥漫着浑厚而磅礴的刀意。

    哗!

    一股刀芒,冲天而起,像是万里寒江中窜出来的铁索,直冲血狼王。

    咔擦!

    电光火石间,刀芒轰中血狼王腹部,冷峻少年眼中不由露出一丝喜色。

    “左云师兄,小心!”

    后方逃窜的几名混元门弟子,惊呼声暴起。

    嗯?

    冷峻少年略显诧异,等那血狼王起身后,才惊愕的发现。原本以为,可以洞穿血狼王的一刀,居然只拉开了一道可怖的伤痕。

    远远没有达到,重创血狼王的目标。

    “王者妖煞,竟然凝为了实质……”

    树梢上的林云,看的清切,那一刀像是铁索寒江,豪情万丈,浑厚而澎湃。

    若是真能命中,即便是林云,也得受伤不轻。

    可那血狼王在要中刀之际,于腹部凝聚出粘稠般的黑色魔气,抵消绝大部分的刀意。

    暴怒中的血狼王,展开疯狂反击,对天长啸。狼口张开,凝聚血色光芒,其体内妖元不断汇聚压缩,宛如一轮血日,照亮八方。

    呼哧!

    名为左云的冷峻少年,还未反应,便被那血日爆射出来的光柱轰中。

    噗呲。

    左云吐出一口鲜血,重重落地,脸色微微泛白。

    蹭蹭蹭!

    倒地的左云,手掌在地面猛的一拍,竟然站起来,狂奔不止。

    如此肉身,当真惊人。

    换做常人受此一击,不死也得残废,哪里还能跑的飞快。

    左云颇有担当,即便受伤不轻,却未将血狼王引向自己师弟师妹那边,展开身法,竟然朝林云所在的方向奔了过来。

    “发现我了?”

    应该不是,隔着七八里的距离,他不可能感应到我。

    更何况,他与血狼王激战,绝不敢分心。

    那可是随时都会丢了小命的事,只能说是巧合了。

    林云脑海中,思绪如电,片刻后有了决断。与树梢上,缓缓闭上双目,丹田处三十六片紫鸢花,一片一片,不停的绽放。

    浑厚而浩瀚的真元,与体内激荡不休,紫鸢剑诀疯狂运转。

    “畜生!去救师兄!”

    那原本已经安全的混元门众人,瞧见左云独自将血狼王引走,双眼顿时通红一片。

    顾不得身上的伤势,一群人愤慨不已,追了过去。

    茂密的山林间,在血狼王的狂追之下,惊起漫天狂风,飞沙走石,落叶如雪。

    可怕的气息,让林中回荡,让人心惊肉跳。

    七八里的距离,对于狂奔中的左云和血狼王,都不算太远。

    一盏茶时间过去,狂风吹拂,撩起林云额前长发。露出他清秀俊朗,菱角分明的面孔,眼睫毛微微一颤,深邃的双目陡然睁开。

    轰!

    漆黑的双眸中,一股锋芒,犹如出鞘的宝剑,闪烁着星辰般光辉。

    “死!”

    看也未看,他从树梢上,一跃而下。

    体内疯狂迷荡的浑厚真元,彻底激发,三十六片花瓣,轰然绽放。

    生死间领悟的磅礴剑意,一闪而逝,浩荡剑势凝聚在拳芒之中,朝着地面血狼王狠狠轰去。

    那追着左云的血狼王,完全没料到,树梢上突然会冒出一人。

    如我之心,如我之剑,拳出如剑,剑出如拳,拳剑合一!

    在那王者妖煞,还来不及凝聚为实质之时,林云这巅峰一拳,轰在之前左云扯开的伤口中。

    嘭!

    拳芒与剑劲凝聚的恐怖力道,瞬间洞穿血狼王,胸口出现碗口大的血洞。

    轰得一声,那身长近十米的血狼王,爆飞出去。

    刚好落在,追来的一群混元门弟子面前,却是当场陨落,全无生机。

    六七名混元门的少年,看着腾起一片尘埃的血狼王,吓了一跳。

    “死了?”

    等到惊醒过来之时,目光唰唰唰,全都落在了林云身上。

    看清其青色长衫上的剑阁标志,几名少年,脸色都为之一变。

    “凌霄剑阁的人?”

    “果然,剑阁的人都是这般无耻,只会捡人便宜,我们师兄呢?”其中一名较为暴戾的少年,冲着林云不怀好意的喝问道。

    捡便宜吗?

    林云摸了摸鼻子,你硬要说捡便宜,他也没话好说。

    血狼王受伤虽然不重,可它的破绽,终究是左云与其大战,才被林云发现的。

    巅峰一拳,看似简单。

    实际上,林云在电光火石间,提前将血狼王的王者妖煞震散,才将其洞穿。

    到底只是玄武四重的妖兽,那一缕王者妖煞,谈不上有多浑厚。

    不过这也就是林云,换做眼前这六人,就算知晓了破绽,也没法一拳杀死血狼王。

    对此,林云不愿多争。

    只是你家师兄,和我有毛线关系。

    “应该还活着吧。”

    林云轻声回应道,他一直闭目蓄势,并未看见左云。

    只能感应到对方从他脚下离去,虽然状况不太好,但应该不至于死掉。

    “你什么意思?”

    暴戾少年,听的林云漫不经心的语气,眉宇间一缕怒气闪过,“区区玄武二重,也是不知死活!”

    “章平师弟,不要冲动……”

    有混元门的女弟子,出言劝道。

    “哼!有什么好说的,这家伙肯定是见有便宜捡,想将师兄杀掉,然后独吞这血狼王的尸体。只是没想到,我们会跟过来,这才做贼心虚,不敢回答。”

    章平神色冰冷,脑补出看似“逻辑严密”的推理。

    话音落下后,其他混元门的弟子,脸色也都沉了下来,看向林云,明显面带不善。

    “可是……”那女弟子,觉得哪里不对,还想解释一番。

    但章平却已朝林云冲杀了过来,冷声道:“是真是假,教训一番,便知道了。”

    嘭!

    只是他还未真正靠近,就见一道黑影如电光,带着恐怖的力道扫了过来。

    却是林云,看也不看,直接将他一脚踹飞。

    噗呲!

    本就有伤在身的章平,被林云这一脚,踢断数跟肋骨。吐出一口鲜血,哀嚎声中,倒地不起。

    其余人大惊失色,玄武三重的章平,竟被林云一脚就踹的起不来了。

    “好痛……我肋骨断了,伤到了心肺。”

    地上章平看向林云,眼中闪过浓浓的恨意,脸色痛苦不已。

    “章师弟!”

    几人顿时大怒,没想到林云下手如此之狠,纷纷上前准备一起动手。

    “都给我住手!”

    但就在此时,一声冷喝传来,却是左云赶了回来。

    【今天拉肚子,一整天都不舒服,但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状态和灵感居然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