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四十章 规矩
    功德殿,凌霄剑阁四大殿宇之一。

    剑阁弟子的霄云令,想要提升品级,只有一个途径那就是功德点数。

    功德点数可以用灵玉兑换,但也有限制存在,比如人榜弟子,就算拥有再多的灵玉,所兑换的功德只能将霄云令提升至三品。

    三品之后,再多的灵玉,都没法兑换功德。

    唯一办法,就是完成功德殿发布的任务,任务所奖励的功德不会有任何限制存在。

    对于绝大多数宗门弟子来说,完成宗门任务,是提升霄云令的最主要途径。

    毕竟,用灵玉来提升霄云令,性价比实在不高。

    而完成宗门任务,则不一样了。

    既可以获得功德点数,还可以获得各种丰厚奖励,丹药、灵玉、玄兵、秘宝,应有尽有。

    宗门修炼所得资源,大都来源于此。

    因此,每当功德殿发布任务的日子,都会聚集数量庞大的宗门弟子。

    珞珈山与功德殿,相距不远。

    林云二人,走上约莫两盏茶的功夫,便来到了功德殿中。

    气势恢宏的大殿内,此刻,聚集了好几百的外门弟子,人数还在不断增加中。

    踏入其中,林云抬眼看去,接近上千人的大殿,一点都不显得拥挤。

    殿内,竖立着四尊古老的石墙,墙壁上悬吊着一枚枚手掌大小的木牌。

    木牌就是任务牌了,将木牌摘下来,便表示接取了任务。

    宗门内,对任务有严格的要求,奖励丰厚的同时。一旦失败,同样会受到不小的惩罚。

    特别是某些宗门长老发布的任务,失败的后果,最为可怕。

    凌霄剑阁,源远流长,传承久远。

    宗门内,有不少老古董存在,若是接取了这些老古董的任务,却没有完成。

    一怒之下,会受到十分恐怖的惩罚。

    这种老古董生气,就连四大护法,都没法拦住。

    四尊墙壁,分别对应甲乙丙丁,四个不同等级的任务。

    甲等任务,报酬最高,完成后至少都是上千的功德点,还会有诸如灵玉、丹药和玄兵这些额外奖励,诱人无比。

    可难度系数,同样是对等的。

    甲等墙壁,几乎没有多少人驻足,反倒次一级的乙等墙壁,人气颇高。

    驻足者颇多,将任务墙壁,挤得水泄不通。

    “甲等任务,有这么艰难吗?”

    林云看甲等墙壁前,几乎无人驻足,略显惊讶。

    “很难,任务一旦失败,惩罚也很可怕。再者这些任务十分稀少,宗门内也有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

    “什么规则?”

    “甲等任务,乃是人榜前十的禁脔,如果你不是人榜前十。贸然去接,就会惹上不该惹的麻烦,等于是向人榜前十所有人宣战!”

    皇甫靖轩脸色凝重,小心翼翼的说道。

    林云奇道:“这规则谁定的?”

    “没有谁定,就是大家默认的,几百年上千年都是这样。甲等任务虽然威胁,可奖励也是异常丰厚,再加上其稀少性,使其成为了一种另类的资源。”

    皇甫靖轩解释道:“人榜前十之间,都有默契,早就将这种资源给垄断。不入前十,绝对禁止去接甲等任务,一旦接了,就是对人榜前十的不敬!”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林云的表情,见对方似乎并未太过在意。

    不由叮嘱道:“人榜前十,各个都恐怖无比,修为至少都有玄武四重,且都掌握着一门玄级超品武技。”

    “能够霸占前十者,不会有一个弱者,更麻烦的是。一旦真的去接了,很可能,会惹的人榜前十同时对你出手。到时候,宗门也未必会帮你,这条规矩就是宗门默许的!”

    林云笑笑:“没事,我就去看看。”

    皇甫靖轩心中苦笑,你要是真的只是去看看,那才有鬼了。

    既然接任务,自然要接最适合自己的,若甲等墙壁的任务,确实有能力完成,没有理由不去接。

    规矩?

    王琰连宗门明文定制的规矩,都可以不去遵守,这种私下默许的规矩,就更不用多说了。

    规矩,就是用来去打破的。

    武道修炼,求得就是一个快意恩仇,就是不要不断打破种种束缚,求得大自在,求得大逍遥!

    若明明有一身实力,却还受各种限制,墨守成规。

    不仅是迂腐,更是有些愚笨了。

    林云大步上前,朝着甲等任务墙走去。

    “他这是要做什么?”

    “没记错的话,他虽然斩杀了叶流云,但也只是人榜三十六的排名吧。并未正式打榜,成为人榜前十,这有点不符规矩吧。”

    “难不成,林云觉得他有直面所有人榜前十的实力?”

    瞧见林云,驻足甲等任务墙前,功德殿内响起了一片哗然之音。

    宗门任务,千奇百怪,种种都有。

    有的是地方豪强势力,委托宗门,帮忙解决遇到的麻烦。有的是宗门内部发布的任务,其中又以丹药殿发放的任务,奖励最为丰厚。

    四等任务,每一等都有相对应的难度,一星最低,五星最高。

    甲等任务,确实稀少。

    林云一眼少去,稀稀疏疏,只有不到二十枚任务牌。

    随意翻看着任务牌,一个个甲等任务,因种种原因被他放弃。

    有的是确实太难,一人没法完成,有的则是耗时太长,还有的则是时间要求太紧。

    甲等任务,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诱惑力。

    突然,林云眼前一亮,仔细观看其一枚木牌上的内容来。

    任务:收集五十枚血精。

    具体内容:血狼玄武三重妖兽,凶猛残暴,聚集在魔云山脉深处。其头顶眉骨,颜色鲜艳,蕴含浑厚无比的精气,妙用无穷。可会直接打磨作为饰品,也是炼制丹药、玄兵的上等材料。

    难度:五星。

    奖励:三千功德点,一百枚大玄丹,两百枚二品灵玉。

    “二品灵玉?”

    林云若有所思,灵玉分为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品级越高,炼制难度越大,寻常途径很难获得二品灵玉。

    他又翻看了其他的五星任务,果不其然,只有甲等五星任务,才会奖励二品灵玉。

    而且,数量都不多。

    “我现在既然选择不用丹药,那这二品灵玉,对我来说,就显得十分迫切了。”

    就是它了,蹭蹭蹭!

    林云一伸手,将剩下的三份甲等五星任务,全部取了下来。

    甲等墙壁上,任务本就不多,林云一下接走四份,显得更为稀少起来。

    没有理会,其他人目瞪口呆的神色,林云径直朝功德殿的执事走去。

    那执事打量林云一眼,颇为惊愕,劝阻几声。

    可他既然选了,又岂会有再放回去的道理。

    “五星任务呢?怎么一个五星任务,都没有了!”

    刚刚办理完毕,正准备同皇甫靖轩,一同离去的林云,陡然听到一声爆吼。

    “哪个混账东西,不守规矩,将五星任务全部给接走了!”

    恐怖的气息,在功德殿内弥漫,一名灰衣青年,站在甲等墙壁前脸色阴沉无比。

    人榜前十的存在,互相之间,都有默契存在。

    绝不会,一下子将所有甲等五星任务,全部领走。

    唯一可能,就是有其他人不守规矩,将这奖励最丰厚的五星任务,给全部领走了。

    大殿内其他外门弟子,顿时静若寒蝉,不敢出声。

    同时心中大惊不已,原来林云,挑走的全部都是甲等五星任务。

    这胃口,真的有点太大了。

    乙等墙壁前的皇甫靖轩,面色微变,心中暗道一声,糟糕。

    是人榜前十,张烈!

    这家伙的性格,出了名的残暴,下起手来十分之狠。

    一手碧焱剑法,狂暴无匹,早已达到大成之境。

    在他身边,还有两名同伴,脸色同样十分难看。

    “说!这甲等五星任务,被谁取走了!”

    张烈怒火中烧,伸手就抓起一人,寒声问道。

    那人衣领被死死拽住,呼吸急促,额前汗水直流,吓得不敢吱声。

    “说不说!”

    “张师兄饶了我吧……我不知道……”

    那人哪里敢说,无论是林云,还是张烈都是他得罪不起的存在。

    若是林云不在还好,直接说了就是。

    可林云根本就未离去,他若是直接说了,就等于直接开罪林云。

    想想人榜三十六的叶流云,都被林云一剑给斩了,他哪里有这份胆量。

    “找死!”

    张烈阴沉着脸,浑身杀气散逸出来,不给点教训看来是不行了。

    大殿内的执事,对此一脸漠然,并未理会。

    对他们来说,太正常不过了,早已见怪不怪。只要未杀人,没有闹到不可收拾,弟子间的矛盾,执事和长老都不会轻易出手。

    弱肉强食,本就是宗门特色。

    宗门禁止杀戮,到了外界,只会更加残酷。

    “把人放了,这任务是我接的。”

    林云微微皱眉,上前一步,平静的说道。

    张烈目光一瞥,将手中拽着的人,直接扔了出去。

    “林云?”

    “是我。”

    “莫非你觉得,斩杀了叶流云,就真将我们人榜前十不放在眼里了?”

    张烈冷若冰霜,盯着林云,冷冷的说道。

    林云淡淡的道:“随你怎么想,宗门既为禁止,我就可以接取甲等任务。这事你冲着我来便好,用不着波及旁人。”

    “狂妄!”

    张烈冷哼道:“宗门是没有禁止,可我告诉你,人榜有人榜的规矩,地榜有地榜的规矩。你的名字,既然挂在人榜上面,就由不得你不遵守。别将人榜前十,比作叶流云那样的废物,在我面前你根本就没有祭出霸剑的机会。”

    “可规矩,总得有人去打破的。甲等任务既然存在,就不应该只是少数人的特权,我既然有信心接取,就用不劳阁下来操心了。”

    林云回应一句,不想在于此人多费口舌,转身离去。

    “我最后警告你一遍,将私自接取的任务都给我吐出来,否则,后果自负!”

    张烈冰寒透骨的声音,一字一顿,传了出来。

    “貌似道理讲不通呢?”

    背对着几人的林云,嘴角微微上翘,扯出一缕笑容。

    晃荡!

    双臂猛的一震,沉重的剑匣,轰然落地。偌大的功德殿,顿时为之抖动起来,像是有座山峰落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