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三十四章 迎风追剑 策马狂奔!
    第两百三十四章

    血旗峰巅,已成为一片废墟的生死台上,杀声四起!

    凌霄剑阁两大同盟,君子盟与珞珈山,毫无征兆,就此厮杀乱战起来。

    主持大局的血旗峰裁判,膛目结舌,有些傻眼。

    眼前这一幕,显然是他没法料到了。

    先是林云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仅以龙虎拳,就击败了人榜三十六叶流云。

    又是王琰,不顾生死战的规矩,强行救下叶流云。

    然后欣妍一怒之下,带着珞珈山的人,直接与君子盟大战。

    上千人的大战,他一人,已不足以威慑住场面。

    “找死,居然敢对我动手!”

    被林云一脚踹飞的王琰,大怒不已,翻身而起,当即就将武魂祭出。

    黄级九品武魂魔纹虎,当场显现,如山般的身躯,滚滚魔威,席卷八方。

    王琰神色阴沉,林云这小子,居然将他踹飞了。

    简直奇耻大辱!

    他目光一扫,片刻就看到了,浑身气息狂暴如龙似虎的林云。一双铁拳,在君子盟人群中,狂冲猛|撞。

    眼中怒火,瞬间暴涨。

    “王琰,你的对手是我!”

    可他刚要出手,一道身影,持剑而来,劈飞两人,落在他面前。

    就见欣妍,粉色素衣外,裹着一件烈焰红裙。精致的容颜,如鲜血染红盛开的玫瑰,娇艳之中,带着熊熊烈火的杀意。

    那一滴太阴真水武魂,在她四周,上下环绕,快如追电。卷起茫茫大风,吹得她衣衫如火一般摇曳多姿,世间纵有万种风情,也不敌她眉间那一缕英姿。

    “太阴真水!”

    王琰瞧得那一滴如追电般,上下飞舞的水滴,脸色为之一怔。

    眼中闪过丝忌惮,浑身杀气内敛,冷声道:“欣妍,你竟然为了一个刚入宗的新人,就不惜与我为敌,有必要吗?我现在只是带走叶流云而已!”

    欣妍横眉一挑,寒声道:“王琰你有够无耻的!今日一切,都是你作茧自缚,咎由自取罢了。别把自己说的那般委屈,像个娘们似的,当日你将林云逼到那般绝境,就该想想今日的后果。”

    王琰脸色一沉:“好!你既一意孤行,也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落下,他手中多出一柄修长的剑,拔剑出鞘,毫不犹豫杀了过去。

    “怕你不成!”

    欣妍冷喝一声,丝毫不惧,一剑挥出,直接迎了上去。

    锵!

    两大同盟,君子盟与珞珈山的实际首领,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欣妍、王琰两人都是地榜高手,这一出手,乱战氛围立刻升级!

    “闪开。”

    林云体内三十六片紫鸢花,早已尽数绽放,混合岁月之力的真元,激荡不休,疯狂散发出去。

    伏魔印加持下,一手龙虎拳,所向披靡。

    人榜弟子,在他面前,就没有谁能撑过三招。碰见难缠的地榜高手,硬抗对方攻击,不予对方多做交缠。

    他的眼中,只有逃窜的叶流云!

    叶流云神色难看之极,没想到林云,竟然如此疯狂,为杀他敢跟整个君子盟对拼。

    “可恶,这家伙真是个疯子!”

    咬着牙,不顾浑身伤痛,他拼命狂奔。既然王琰说了保他,那只要离开此地,他就死不了。

    呼呼!

    伴随着沉重的呼吸声,身后突然传来几声惨叫,叶流云回头看去。

    一张杀意滔天,冷峻如刀锋般的脸,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吓得他,当场半死。

    完全没有想到,林云这么快,就追了上来。

    嘭!

    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林云暴躁的拳芒,当着他的脸就砸了下去。

    噗呲!

    鲜血飞溅,好几颗碎叶吐了出去,鼻梁骨当场就断了。

    “叶流云,当日你杀入万剑图,追的我满宗门逃窜,就该想到有今日的下场!”

    林云心中狂怒不已,既上了生死台,就要守这台上的规矩。

    一战定生死,一战了恩怨!

    他若战死,定然无悔。

    叶流云唱这么一出,算什么?

    他玄武殿中的那一跪,葬剑林中的日夜苦修,答应欣妍师姐的承诺,又算什么!

    不等叶流云反应过来,林云又是一脚,狠狠踹在其胸口。

    将其震的吐血狂飞,只剩下半条命,还在吊着。

    君子盟的众人,吓了一跳,皆没有想到容颜清秀的林云,会有如此狂暴的一面。

    不仅是他们,生死台外,早已远远退去的剑阁弟子,都为之一怔。

    正与欣妍交手的王琰,目光一瞥,瞧得此幕,脸色大变,当场喝道:“八大金刚何在,拦下他!”

    轰隆隆!

    乱战当中,顿时暴起八股强悍的气息,君子盟中流砥柱,八大金刚同时祭出武魂。

    恐怖的气息,从他们身上散逸出来,腾跃而起,破空而至。

    嘭!

    八人落下,像是一堵墙,横旦在林云面前。强悍的气势,轰然一震,将暴怒中的林云震退。

    噗呲!

    触不及防的林云,嘴角溢出一丝鲜血,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

    “那边有剑雕,赶紧上去,回君子盟。”

    八人中的为首者,淡淡的说了一句。

    捡回一条命的叶流云,顿时眼前大亮,朝着千米外的剑雕大步走了过去。

    嘭嘭嘭!

    林云一怒而起,想要强闯过去,可狂暴的龙虎拳在八名地榜高手联手之下,硬是无法撼动分毫。

    “不自量力。”

    “赶紧滚回去,有我八人在此,你休想再进一步!”

    八大金刚面露不屑之色,冷眼看向林云。

    就如一座高山,拦在林云面前,不给他丝毫机会。

    只能眼睁睁看着叶流云,嘴角带着一丝得意,朝剑雕奔去。

    “八大金刚惧在,林云想要冲过去,太难了。”

    “这叶流云,终究还是跑了啊……”

    如此一幕,让众人都面带可惜之色。

    林云看着眼前八人,脸色凝重,正欲拔剑之时。地面陡然间,轰隆巨响起来,就见一道血色流光,犹如闪电般飞窜而来。

    “好快的速度!”

    “什么东西?”

    八大金刚脸色微变,可还未反应过来,暴躁无匹的血龙马,狠狠撞在了八人中间。

    嘭!

    滔天巨响中,中间四人,当场便被装的吐血狂飞。血龙马席卷而至的风暴,余波激荡,其余四人无一避免,同样被震退上百米。

    铁桶般密不透风的防御,在血龙马不要命的狂冲下,瞬间崩溃。

    林云脚尖在地面重重一点,腾空而起,落在血龙马上,高声道:“追!”

    哒哒哒!

    血龙马双眼布满血丝,四蹄燃烧着烈焰,每一蹄落下,都有数万钧之力,震的山头都在颤抖起来。

    起身的八大金刚,脸色阴沉,刚要去追,却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

    刚刚爬上剑雕的叶流云,瞧得追来的林云,吓得差点腿软。

    不过,随即便镇定下来,冷笑道:“林云,今日之辱,我早晚会报!想杀我,你就做梦去吧,飞!”

    呼哧!

    庞大的剑雕,张开如剑般的锋利的宽大羽翼,猛的一震。

    飓风起,载着叶流云腾空而起,直入云霄。

    紧张了半响,命悬一线的叶流云,再也支撑不住。瘫倒在剑雕背上,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

    “师姐,剑雕飞了!”

    李无忧瞧得起飞的剑雕,顿时大急,高声喊道。

    欣妍抬头一看,剑雕载着叶流云,悠悠而去,顿时脸色大变。

    不在与王琰纠缠,想要退出来,将她自己的剑雕唤来。

    “欣妍,你就老老实实给我留下吧。我说过,今日无论是谁,都动不了叶流云一根头发!”

    王琰冷笑一声,身后魔纹虎爆喝之下,死死缠住对方。

    “可恶!”

    欣妍心中着急,可对放死死咬住,想不出办法来帮林云。

    咚!咚!咚!

    可响彻在这血旗之巅,如雷贯耳的马蹄重音,却并未停歇。

    更为响亮,它似乎明白主人的愤怒,不仅没停,反而以更加猛烈的方式,奔腾在这血旗之巅。沉重的马蹄声,像是滔滔战鼓,鼓声震天,将两大同盟的打斗之声都给掩盖了下去。

    “怎么回事?”

    欣妍和王琰脸色都为之一愣,同时收手,回头看了过去。

    两大同盟的弟子,都显得惊讶无比,有些失神的看了过去。

    就见那一人一马,不顾如刀子般猛烈的狂风,奔行在山巅之上,朝着那腾飞的剑雕,紧紧追去。

    迎风追剑,策马狂奔!

    “疯了吗?”

    “剑雕都腾飞了,还追什么……”

    “白痴!真觉得自己,能飞起来了不成!”

    震撼之后,柳月眼中闪过一抹寒芒,咬牙说道。

    一旁扶光冷笑道:“这狗东西,最好从血旗峰上掉下去,摔死他!”

    嘶!

    眨眼之间,如火如光,风驰电掣的血龙马,一个顿足,猛的停了下来。

    前肢高高抬起,血龙马发出一声悲壮的嘶吼,恨不能飞!

    它是陆地雄鹰,它是觉醒了远古血脉的龙马,它桀骜不驯,快如追电,有着远比剑雕迅猛的速度。电光火石间,甚至只差一点,就能真的追上了剑雕。

    朝阳破晓,将茫茫云海,照的金光闪耀,光芒之下,它一身皮毛,如血焰升腾,可却更显无奈。

    “这马真是神了!”

    “若能得此骏马,当真是值了!”

    “可惜,毕竟不是真正的龙马,叶流云终究还是跑了……”

    众人心中惊叹不已,血龙马撞飞八大金刚,仍有数万钧之力。狂奔而去,血旗峰都在他马蹄下颤栗,真的是只差一点,就追上那腾飞的剑雕了。

    可就在所有人,叹息之时。

    无尽的霸气,从血龙马身上,轰然而起。不对,不是血龙马,是血龙马背上的那少年。

    少年背上剑匣,轰然打开,蔷薇花瓣,迎风乱舞。

    茫茫云海,金光闪烁,一望无际,波澜壮阔;在海之边,在山之崖,青衫少年,一怒拔剑!

    漫天花瓣乱舞,犹如飓风,少年随风而起。

    迎着那腾飞的大雕,只出一剑!

    一剑扫**!一剑荡八荒!一剑凌九天!一剑斩浮云!

    剑雕背上闭着双目,脑中正幻想着,日后卷土重来,将林云踩在脚下的叶流云。

    感到有些不对劲,睁开双目,顿觉刺眼无比。

    不是阳光,是一剑,是比朝阳更为刺眼的一剑。

    光芒中,似有一张清秀而冷峻的面孔,待他看清之后,吓得他惊声道:“林云!”

    嘭!

    无尽霸道的一剑落下,连人带雕,当空爆成一团血雾。

    紧接着,阳光照下,化为闪耀着的血雨,倾盆落下。

    “这是霸剑啊!”

    血旗峰上的裁判老者,失声惊呼,声音颤抖,满眼皆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漫长的一剑,这霸道的一剑……

    八荒**,浮云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