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三十三章 以剑伏魔!
    第两百三十三章

    何人敢笑?

    没有人!

    血旗峰上,生死台下,数千外门弟子齐聚。皆陷入深深的震撼的当中,台上那少年,竟然仅以双拳就轰得叶流云,狼狈不堪。

    哪怕是之前,有个别弟子,想象过林云会侥幸取胜。

    也没有料到,他以龙虎拳,就将叶流云逼到这番田地。

    “这真的是龙虎拳吗?为何强的如此可怕……与我所见,似有不同。”

    欣妍神色凝重,她与玄天宗的翘楚,也并非没有打过交道。

    就算是流觞公子,她也见过对方出手,可与林云所展现出来的龙虎拳,像是完全不同的武技。

    “以玄武二重的修为,压制住了玄武三重巅峰的叶流云,真不知道这小家伙,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生死台上,林云一袭长衫,碎成千百布条,略显狼狈。可张扬乱舞的长发之下,那一张清秀俊朗的面孔,却写满了不羁与狂傲。

    欣妍内心震撼无比,眼波流转,露出一丝明媚的笑意。

    四方众人,瞧见被林云一拳轰退,脸色惨白的叶流云,同样震撼不已。

    “好可怕的一拳,如龙似虎,却比龙虎更强,更狂!看似拳芒震天,实则剑破云霄,他的拳就是他的剑!”

    有凌霄剑阁弟子,轻声感叹道。

    “的确很恐怖,叶流云说他是半吊子的龙虎拳,真的是小瞧了。我曾见玄天宗翘楚,施展这龙飞虎跳,也不及他十分之一啊!”

    “叶流云该不会要输了吧?我看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这一拳,可是伤的他不轻。”

    “对哦,这叶流云好像真的要输了……”

    数千凌霄剑阁弟子,先是震惊于林云破空印的强悍和可怕,后来预料到一个更可怕的事实。

    叶流云,要输了?

    顿时间,四方哗然,惊起轩然大波。如此结果,可实在让人有些所料不及。

    之前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君子盟成员。

    全都黑着一张脸,大气都不敢踹,八大金刚脸色也显得十分之难看。

    “输?”

    王琰冷哼一声:“叶流云,绝不可能输!”

    众人大惊失色,纷纷看去,难不成,这叶流云还有底牌未出?

    残破不堪的生死台上,叶流云惨白的脸上,嗤笑道:“凭你也想杀我?剑走偏锋,拳剑合一,你这龙虎拳的确打了我一个戳手不及。可就凭这一手龙虎拳,你林云可还赢不了我!”

    “我很好奇,你现在哪里来的自信,在我面前说此话?”

    林云神色冷漠,淡淡的说道。

    “呵呵,我只跟你说一句,永远都不要小瞧四大宗族的底蕴。剑斩王宁起,便注定你已经是一个死人。”

    话音落下,叶流云眼中闪过一抹狠戾之色,五根手指陡然插进胸前。

    胸前顿时就出现五道血孔,鲜血溢出,凝结成一个恐怖的血印。

    悚然间,他遭受重创的身躯,一股恐怖的气息弥漫而出,像是有恶魔在体内释放出来一半。

    只一瞬,其原本跌落谷底的气势,便轰然而起。

    不仅达到巅峰,而且更胜一筹,超越了玄武三重的桎梏。爆发出,完全媲美甚至超越玄武四重的气息,可怕的气息像是洪水猛兽,升腾不熄。

    “嗜血印?”

    “这不是王家的禁术嗜血印嘛,传闻中可以让人在短暂间,突破巅峰,爆发出惊人的战力。”

    “这嗜血印可是王家不传之秘,好些嫡系都没法掌握,只有族老才够格修炼。”

    众人心中,狠狠一颤,都被这叶流云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给震撼到了。

    “王琰!”

    欣妍瞧得此幕,顿感不妙,目光看向王琰,冷若冰霜。

    王琰神色冷漠,淡淡的道:“这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可别以为叶流云的实力,就仅仅如此而已?我说过,今日林云必死,谁也没法阻止!”

    “剑!”

    生死台上,叶流云猛的长啸一声,伴随着身上恐怖的气息。他的剑意,轰然凝聚,不然攀升。

    “不对劲……”

    林云微微皱眉,神色凝重,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只见叶流云手中之剑,如煌煌大日,耀眼夺目。一剑出,光芒炸裂,似有星辰破碎,衍化出星爆一般的恐怖景象。

    嘭嘭嘭!

    生死台上,林云立足之地,连番爆炸。恐怖的剑意,混合在无尽的尘埃中,犹如星爆,连绵不止。

    饶是林云,提前警觉,仍未完全避开。

    等他落地之后,喉咙一甜,当即吐出口鲜血。

    “星光如日……这碎星剑法,大成的标志!”

    “这叶流云的碎星剑法,原来已经大成了,这可是玄级超品剑法!”

    “应该是最近突破的,否则,他以大成的碎星剑法,早就可以冲击人榜前十了。”

    突然间威力暴涨的碎星剑法,让众人惊叹不已,叶流云的天赋,真是强悍不已。

    一般人,是不会选择修炼超品武技,天赋悟性要求太高。

    能够将超品炼至小成,就已殊为不易,能够大成,那就不仅仅是天赋异禀能够形容的了。

    “滋味如何?”

    瞧见吐出一口鲜血的林云,叶流云痛快无比的笑道:“若非大意,我何须施展这禁术。能够我逼到这份上,林云,你也足以自傲了。杀你之后,我就去冲击地榜,今日,你注定是我叶流云的踏脚石!”

    碎星剑!

    叶流云身上的气势,在嗜血印的加持下,越来越强。

    剑光挥舞,一招一式,都充满爆炸性的力量。

    他的剑,霸气无双,挥洒之间,似有万钧之力,沉重无比。

    沉重的剑势,弥漫在残破的生死台上,发出惊天巨响。

    每一剑,都仿佛熔浆喷发一般,那骇人的剑势,压迫的人有些踹不过气来。

    林云神色凝重,应付着对方剑招的同时,目光死死盯着其胸前的嗜血印。

    在嗜血印的加持下,对方一身修为,玄武四重在他面前也有些不够看了。

    到底是有些低估了对方……

    可你若不强,那我胜你,又有何意义?

    林云面无表情,看似有些狼狈的应付对方的剑招,身上甚至又添了些伤痕。

    体内真元,却激荡不休,疯狂涌动,犹如江河般沸腾起来。

    轰隆隆,巨响不止,紫鸢花三十六片花瓣,一片、一片,悄然绽放。

    “到此为止吧!”

    叶流云狞笑一声,不在打算周旋下去,胸前嗜血印红光爆闪,血光沐浴其全身。

    不……

    珞珈山中人还有李无忧,脸色大变,心中都为之一紧。

    可眼看着其身上弥漫的剑威,越发恐怖,将至巅峰之时。

    林云眼中精芒一闪,就是现在!

    我有一剑,历经生死,千锤百炼,刚正不阿。如朝阳,如大日,如滔滔烈焰,如我之心,一往无前,生死无畏。

    面对对方恐怖嗜血剑威,林云心中热血激荡,悍然无畏,腾空而起,率先杀了过去。

    祭出一印,以自身莽莽剑意,祭出这佛魔之印。

    哗!

    其身后金光璀璨,无尽剑意,凝聚成一柄光芒万丈的长剑。

    我非佛,可我有一剑,不畏生死,不惧群魔,我以我剑,伏魔灭妖!

    剑出,伏魔印成。

    “以剑伏魔?我的天,这什么武技……”

    “别告诉我,这是伏魔印?”

    “这林云,到底是怎样的妖孽!”

    万众瞩目之下,林云身后那光芒万丈的伏魔之剑,吓坏了生死台外数千剑阁弟子,甚至不少长老都显得错愕不已。

    他一拳轰出,如利剑般光芒,长啸不止。浑身尽是狂暴的真元,衍化成伏魔剑为,狠狠镇压了下去。

    拳芒如山,伏魔诛邪,一往无前,舍我其谁!

    咔咔咔!

    叶流云巅峰剑势,在这伏魔剑威镇压,寸寸断裂,分崩离析。随着林云,如狂风暴雨落下,其不断退后,每退一步便吐出口鲜血。

    “给我败!”

    等到林云完全落下之时,他身上的伏魔剑威,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

    狠狠一拳,轰击在叶流云胸前,将其当场震飞。

    浑身血光,当场消散,嗜血印在这一拳之下,荡然无存。

    “死!”

    不待其起身,林云冷峻的面孔,杀机一闪。

    蹭蹭蹭!

    他如猛虎一般,在千疮百孔的生死台上,狂奔而去。每走一步,这生死台都似乎在他脚下颤抖起来,嘭嘭嘭,随着他一路狂奔,卷起漫天尘埃。

    今日,他必杀叶流云!

    无论是为了一雪前耻,还是为了答应了欣妍师姐的承诺,都一定都得做到。

    奔跑之下,林云浑身杀意,同样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地上的叶流云,抬头的一瞬间,吓得脸色当场一白。

    恐惧在他心间,不断弥漫。

    “滚开!”

    可就在林云这一拳,将要落在其身上时,一道人影突然出现。挡在叶流云的身前,一掌拍出,迎上了林云这一拳。

    砰!

    拳掌交接,林云脸色一沉,退了三步。

    看向眼前之人,面色微惊,是王琰!

    王琰神色倨傲,淡淡的道:“生死之战,你已经赢了,可以滚了。”

    当日王宁亲眼死在他面前,让他到现在都抬不起头来。今日叶流云在死,就真的声名败尽了,无论如何,他都得保住叶流云。

    欣妍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怒道:“王琰,生死之战,你凭什么插手!”

    “哼!我君子盟的精英,岂是这他这条贱命能够比的,叶流云赶紧走。今日有我王琰在此,谁也动不了你一根头发!”

    王琰冷冷的说了一声,君子盟众人,顿时领命,纷纷朝生死台冲了上去。

    密密麻麻,欲组成人墙,将叶流云拦在身后。

    “可我今日,非杀他不可!”

    林云眉间一缕怒气闪过,八道黄芒爆闪中,太古凶魂,烛龙出世!

    人面龙身,长达十丈的烛龙武魂,一经祭出,一股荒古凶威,顿时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怔。

    “滚!”

    就是短暂的刹那,林云怒吼一声,一脚踹飞失神的王琰。

    以伏魔印加持龙虎拳,闯进君子盟人群中,拳芒滔滔不止,当场轰飞几人,朝着叶流云狂冲而去。

    “珞珈山弟子何在?跟我一起,杀过去!”

    欣妍一声娇喝,数百人高声回应,浩浩荡荡,落在生死台上,与惊醒过来的君子盟翘楚一触即发,战在一起。

    本已千疮百孔的生死台,两大同盟大战之下,呼吸之间,就彻底崩塌。

    血旗之巅,顿时乱成一团,一场谁也没想到的大战,就这么轰轰烈烈的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