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三十二章 杀你,还不需要用剑!
    话音落下,引起一片哗然,下方众人暗自摇头,这林云莫非是吃错药了?

    唯有欣妍,眼中流光婉转,一丝忧虑反倒渐渐消散。

    她清楚林云的性子,若是不动声色,反倒让人捉摸不透,无法笃定。可一旦露了锋芒,就表示他,确有必胜之声把握。

    “找死!”

    叶流云大怒,扬手一挥。就见的光芒一闪,铿锵之音响起,长剑出鞘。

    轰隆隆!

    一剑在手,生死台上,顿时扬起无边大风。风如利刃,滔滔不绝,朝着林云迅猛的刮了过去。

    “碎!”

    林云冷喝一声,五指紧握,抬手就是一记龙虎拳轰了出去。

    拳剑合一,伴随着着龙吟虎啸之音,朝他刮来的剑风,轰然粉碎。

    “龙虎拳?”

    叶流云嗤笑一声:“就你这半吊子的龙虎拳,也敢在我面前张扬,不知天高地厚。今日一战,我叶流云,必取你向上人头!”

    星辰之光!

    狂喝一声,叶流云飞天而起,手中四尺长剑,寒芒凛冽。剑尖之处,一点华光,竟在瞬息之间,绽放出星辰般的光芒。

    哗!

    光芒一闪,生死台上陷入一片黑暗当中,唯有那一点剑芒,如星辰闪耀。

    不愧是玄级超品剑法,一出手,就让众人震撼不已。

    这一战,怕是没多少悬念了。

    玄级功法,下品、中品、上品、超品,四大品级,一品一重天,碎星剑法就算是在超品武技中,也属顶尖!

    惊呼声中,这一点剑芒,如星辰朝着林云狠狠落去。

    “这也算星辰之光吗?”

    黑暗中,陡然亮起两缕血光,那是林云的双目,他的肉身顿如绝世美玉一般,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不知道,完美雷炎战体,配合我这经过岁月之力洗礼的真元。施展出真正的龙虎拳,会有多强呢?

    林云,可是期待的很!

    龙虎生威!

    三十六片花瓣,光华绽放,真元涌动,龙吟虎啸之音,声声若雷。

    林云身上气势,狂飙猛进,那叶流云笼罩的剑势,不断被逼退,最后轰然崩溃。

    其云浑身颤栗,额前汗水淋漓,结印的双手不停抖动。他浑身真元,正在疯狂压缩,犹如火山,将欲喷发,将他**撑破。

    可还不够!

    林云怒吼一声,完美雷炎战体表面,炸裂开来,鲜血渗透而出。

    “不灭金刚印!”

    双手间,陡然光芒大方,将这笼罩生死台的黑暗,轰然驱散。

    狂暴的力量,倾斜而出,与剑尖,一点星芒,狠狠|碰撞在一起。

    嘭!

    伴随这响彻天地的剑吟,林云四方地板,轰然炸裂,腾空而起。

    气浪翻滚间,无数尘埃,如烟一般弥漫。

    “好强的余波!”

    “视野都看不见了,到底如何了?”

    “林云在这一剑之下,应该已经败了才对……”

    没想到大战开始,才仅仅一招,就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威势,所有人都心惊不已。

    可关键时候,笼罩的尘埃,却将众人视野阻隔,让人郁闷无比。

    等到尘埃散尽,众人凝目细看,神色惊愕,大吃一惊。

    只见林云衣衫褴褛,浑身上下,皆是剑芒炸裂的伤痕,可气势如虹,眼中精光爆闪,分明未受重创。

    叶流云单手撑地,剑插在地面上,脸色微白,竟然同样受创不轻。

    不分高低?

    凌霄剑阁玄级超品武技,竟然与林云半吊子的龙虎拳,来了个不分高低。

    这结果,可实在让人有些没法接收。

    “怎么会这样?”

    王琰身旁的冷漠,吓了一跳,有些不明所以。

    君子盟八大金刚,同样是眉头紧蹙,有些略微看不懂。

    “叶流云,滋味如何?”

    林云大笑一声:“再来!”

    狂笑声中,林云双拳紧握,在不灭金刚印余威的加持下。浑身真元激荡,出人意料般的,朝着叶流云,反杀了过去。

    “不自量力!”

    将嘴角血渍擦干净,叶流云怒喝一声,提着长剑迎了过去。

    拳芒爆闪中,林云浑身剑意,犹如江河激荡,大浪不止,大浪不绝。说是拳芒,可比剑更猛!更烈!更狂!

    拳出如剑,剑出如拳,这莽莽剑意,可比江河日月,可比山川大湖。

    叶流云媲美玄武四重的深厚修为,在凌冽的攻势下,竟无法发挥出修为的优势。

    剑光闪烁中,星光点点,却始终没法压制林云。

    铛铛铛!

    原本觉着叶流云,定然会大占优势的局面,并未出现。两人拳来剑往,竟然斗了个互有来回,若仔细去看,隐隐间,居然是林云占据着那么一丝微弱的优势。

    让人惊诧不已的是,林云的真元,为何如此浑厚?

    嘭!

    二十招后,林云拳芒与叶流云的剑锋,再度碰撞在一起。

    刹那间,尘土飞扬,连绵爆炸,响彻不停。

    惊天巨响中,叶流云手中长剑,颤鸣不止,爆退数百米。反观林云,其咧嘴一笑,仅仅退却十步。

    这个时候,众人便发现,林云的肉身优势,彻彻底底展现出来了。

    “给我去死,剑斩星辰!”

    叶流云眼中闪过一抹狠戾之色,手中在地上狠狠一拍,他如疾风一般。呼啸而起,竟以退为进,带着更为凶猛的剑势,反杀了过来。

    “龙行虎步!”

    不等对方杀来,林云狂冲而去,主动朝着叶流云迎了过去。

    只见奔行而至的林云,步履间,龙隐则虎啸,龙吟则虎退、

    一会变幻为虎步,一会又变幻为龙步,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每走一步,都有万钧之力,沉淀激烈,几步走来,气势磅礴,声威莫测。

    以往这龙行虎步,林云施展起来,还略显吃力。

    可今时今日,这龙行虎步,他信手拈来,说是九步。可看上去,就像是一步跨到了叶流云身前,等到落下之时,一龙一虎,两尊虚影,同时出现在林云身上。

    一时间,龙盘虎踞,有气吞山河之势,从其身上冲天而起。

    巅峰气势吓,林云手中拳芒,携带着不灭金刚印的余威,尽数倾泻|出去。

    吼!

    一龙一虎,两尊虚影宛如实质,各自凝聚为一道红光。缠着林云的手臂,相互交汇,不断旋转。

    到的最后,龙虎相会,疯狂涌入林云拳芒当中。

    呼啸而来,以退为进的剑势,在这拳芒之下,轰然碎裂。

    可斩星辰的一剑,却硬是无法破开,林云拳芒所凝聚的威压。

    这后发先至的一拳,反倒将叶流云,再次震飞。

    “这……他的真元,比我还浑厚?”

    叶流云眼中闪过一丝惊骇,心中震撼无比,他一身修为,竟然不仅没有优势,反而还比林云弱上一筹。

    嘭嘭嘭!

    气荡山河的一拳,迎上这似乎能斩灭星辰的一剑,将偌大的生死台,震的爆响连连。地面陡然炸裂,无数地板,碾成碎屑,漫天飞舞。

    生死台中,顿时乱成一锅粥。

    在混乱无比的场面中,林云豁然起身,长发乱舞间,狂喝一声。

    眼见不是空,心空才是空,破空印,破我心中之龙虎,破心之力!

    一拳出,飞龙在天!

    漫天碎屑乱舞,庞大的生死台,陡然间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可疯狂迷荡的碎屑,却伴随着林云一拳之力下,如时光减速般,变得无比缓慢起来。

    “破空印!”

    叶流云大惊失色,这是破空印,玄天宗不传之秘,怎么会在林云手中出现?他像是身在泥潭,无法展开身法,浑身上下,都倍感吃力。

    破!

    林云爆喝一声,又是一拳轰出,虎跃山河!

    蓄势待发的左拳,破空而至,似有一头猛虎虚影,威凌天下,跨越山河,,横贯南北。

    咔咔咔!

    在破空印的加持下,龙虎交相辉映,风云变色中,无数滞空的尘埃与碎裂,尽数碎掉。

    威震大秦,号称强无敌的龙虎拳,在林云手中,以更为凌厉凶猛的声势,展现在众人面前。

    四方纤尘不染,素洁纯净,偌大的生死台,像是被雨水冲刷一般干净。

    叶流云被轰得吐出口鲜血,那鲜艳浓烈之血,在这一尘不染的生死台上,显得触目惊心。

    四方惧惊,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番场面。

    当日九星争霸,一人一剑,杀的本届新人抬不起头的林云,竟然藏着一手如此恐怖的拳法。

    震撼人心,不可思议!

    生死台下,柳月脸色惨白,这可不是她想要看的画面。倒在地上,吐血重伤的,该是林云才对。

    “这狗东西……怎么如此厉害,难道他将柳月的灵玉,全部都给炼化了不成?数万枚灵玉,得修炼什么样的功法,才可消耗的掉……”

    扶光老脸木然,颤颤巍巍的说道,声音哆嗦不止。

    一旁柳月,听到此话,气的几乎快吐血了。

    难不成林云,真靠她的灵玉,才有如此恐怖的修为?

    “破空印……就算是破空印,也不至于如此可怕,林云!!”

    叶流云挣扎着爬起来,喃喃自语。他披头散发,状若疯狂,眼中神色,一片阴霾。

    林云淡淡的道:“叶流云,我说过,杀你并不需要让我出剑!”

    半刻钟前,林云此话,众人只笑他是吃错药了。

    可如今再说此话,何人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