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二十八章 苦修
    第两百二十八章

    大秦帝都,内城与外城交接处,一片弥散着蒙蒙水雾的湖泊旁。

    “好冷!”

    湖面上飘来的寒气,让林云缩了缩寒气,从血龙马上跳了下来。

    林云身背剑匣,来到湖边,高声道:“十三爷,晚辈如约而至。”

    音波带着强大的穿透力,在迷雾中震荡,而后不停的回响。

    轰!

    待得声音完全落下,一艘渔船,乘风破浪,激荡而至。

    船中无人,林云并未奇怪。

    他和李无忧上次离开之时,船便是顺水而出,十三爷也不在船上。

    一人一马,鱼贯而入。

    渔船掉头而行,在湖面上破开如剑一般的水纹,眨眼间,就消失在茫茫水雾中。

    船头上,林云不慌不忙,盘膝闭目。

    紫鸢剑诀与体内,疯狂运转,体内浑厚的真元。犹如江河一般,激荡不休,他身上散发出莽莽剑势。

    呼吸吐纳,丹田处三十六片花瓣的紫鸢花,光芒闪耀。

    浑厚而磅礴的真元,在体内疯狂冲击,第二条玄脉,若隐若现。

    可每次,将要真正开辟之时,便有另一股玄妙的力量显现。

    如江河般粗壮的真元,运转一个大周天后,便只剩下三分之一。

    那岁月心经,衍化而成的岁月之力!

    紫鸢剑诀和岁月心经,充满矛盾,前者增加修为,韵养真元,让真元如江河流水不断壮大。后者,则凝练修为,每修炼出一缕岁月之力,便会让修为降低三分之一。

    这,便是他迟迟没法开辟出第二条玄脉的原因。

    不过也林云并未着急,蕴含着岁月之力,凝练之后的真元,明显比之前强大许多。

    他体内流淌的真元,已经绽放出微光,像是千锤百炼后的精钢一般。

    如今,岁月之力,将其紫苑真元凝练了八成,等凝练完十成。

    再去突破至玄武二重,别说叶流云只有玄武三重,就算是玄武四重,林云也不会再有丝毫畏惧。

    唯一麻烦,就是需要庞大至极的资源。

    索性,他现在手头上,正好有一大笔数目庞大的灵玉。

    渔船靠岸,林云睁开双目,熟悉的竹楼,出现在视野中。

    葬剑林,到了!

    上岸,林云在主楼中,见到了石台上盘膝而坐的十三爷。

    其两鬓微白,满脸风霜,双目紧闭,有一种可怕的威严散发出去,让人不敢开进。

    咻!

    十三爷陡然睁开双目,眼中精芒一闪,仿佛间,林云似乎听到了一声沧桑的剑吟。

    似有锋利无匹的剑芒,刺透胸膛,直击灵魂。

    好可怕的剑意!

    林云心中巨惊,若十三爷想要他的命,只怕一个眼神就能斩了他。

    这剑意,到底达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林云拱手道:“见过十三爷。”

    “不错。”

    十三爷起身打量着林云,点头道:“我还以为你吞噬了此地五成的阴煞之力,现在修为至少也得有二重巅峰,没想到如此沉得住气。”

    “入宗一月,晚辈基本都在稳固修为,甚至连武技修炼都落了下来。一手雷音剑法,在剑阁内已经有些不够瞧了。”

    十三爷饱经风霜的脸,犹如磐石一般,面不改色,淡淡的道:“修为永远是武者的根本,根基不稳,在强的剑法也发挥不真正的威力。以你的悟性,再修任何玄级剑法,不到两月,皆可大成,何必着急。”

    “可晚辈现在遇到麻烦了。”

    将他如何与王琰结怨,而后被破和叶流云决斗的原委,林云简单讲了一遍。

    十三爷看向林云,沉吟道:“只剩二十天了吗?倒还真有些麻烦……不过老夫怕是没法帮你。”

    林云平静道:“不敢,晚辈只需要借葬剑林一用。”

    他来此,并非为了得到十三爷的帮助,对于叶流云,他也只想靠自己的力量斩杀。

    十三爷已帮他一次,岂会在要求对方帮自己?

    再者,也没人帮得了他,真正能救的他,也只有他自己。

    除了变强,别无他选!

    “去吧。”

    十三爷面无表情,指了一条路,而后重新闭上双眼。

    仿佛林云,从未来过一般。

    “多谢前辈。”

    林云拱手道谢,留下血龙马在此,独自踏上了葬剑林。

    嗡嗡嗡!

    青翠晶莹的剑竹,在林云踏上去的一刻,随风摇曳,散发出风铃般的响声。

    浓浓剑意,弥漫四方,无处不在。

    林云置身其中,犹如身处剑意汪洋,浑身上下毛孔张开,无比舒适。

    闭眼,深吸一口气,神情无比惬意。

    “果然,我没有来错地方。”

    睁开双目,林云眼中精芒一闪,在这葬剑林中,感觉像是归家一般温暖。

    下一刻,他摊开手,取出三枚玉简。

    第一枚玉简是龙虎拳完本,第二枚是大风劲,第三枚则是霸剑。

    大风劲乃是他从通天祭坛所获,传承那黄金盛世上古宗门所留的掌法,玄级武技。

    黄金盛世的功法武技,皆不可按照当世品级来论,没有可比性。

    此掌法威力,哪怕是比起灵级武技,都只强不弱。

    还在先天境时,林云观看过一番,发现根本看不懂,无法修炼。

    等破了玄关后,又一直在稳定修为,无暇顾及。

    如今想要在二十天内,真正掌握这门掌法,林云没有太大的把握。

    “这大风劲日后将会是我的杀手锏,眼下,还暂时用不上。”

    轻声自语一番,林云将此玉简收好,目光落在龙虎拳玉简上,苦笑不止。

    若是十天之前,他能获得龙虎拳全本,也不至于去苦苦相求霸剑了。

    龙虎拳的威力,流觞公子在他面前,亲自展现过。

    而他修炼此拳法的时间,若从猛虎拳算起,算是已有两三年的基础。

    不需二十天,林云自问,最多十天,他便可以将此拳法修炼到大成之境。

    剩余十天,刚好用来参悟霸剑。

    有龙虎拳傍身,与叶流云对战,便丝毫无惧。若霸剑再有精进,毫无疑问,多出一张绝杀底牌!

    将龙虎拳玉简,贴在额头,磅礴的信息不断涌入其脑海中。

    此拳,原来有四道印记,只有将四印全部修炼,才可真正发挥出这龙虎拳的威力。

    四印分别是,不灭金刚印、破空印、伏魔印、诸天印!

    “这龙虎拳还真是不简单,以前所悟,不过冰山一角。四印不全,永远都没法真正发挥出龙虎拳杀伤力,佛门武技,确实博大精深。不灭金刚印我已习得,先修破空印,这印配合龙飞虎跳,有莫大威能!”

    林云轻声自语,随即一拳一拳,在这葬剑林中,不断轰出。

    嘭嘭嘭!

    竹林中,顿时响起,一声声惊天巨响,龙吟虎啸之音,不绝于耳。

    “破空,破空,何为破空?”

    林云心中不停的琢磨,脑海中,不断涌现当日流觞公子,轰出龙飞虎跳的画面。

    “空本是空,如何去破?我应该漏了些东西……”

    几经尝试,林云的破空印,总算入门,可始终不得要领,无法掌握真意。

    可他并未放弃,在这葬剑林中,不厌其烦的演练。

    同时还承受着,林中无处不在的剑意压力。

    咔!

    不知道挥出了多少拳,空气中似有爆响一瞬即逝,让林云若有所思。

    “眼见为实,见空不是空,心空才是空。所谓破空,破的是心中猛虎和真龙,连心中虚妄都可打破,还有什么不可去破?”

    林云眼前大亮,沉吟半响,而后一声长啸。双手不停的结印,而后一拳轰出。

    这一次,当他的印记轰出去后,整个人瞬间清明,心神宁静,仿佛进入某种虚无的状态。

    “对,就是如此。破空破空,破心中之龙虎,说是破空印,实则是破心之力!由此印加持,龙飞虎跳,蓄势待发的左拳,才能真正衍化出出虎跳山河的爆发力,破空而至!”

    林云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总算是掌握破空印的要领,这龙虎拳离大成,算是迈出最重要一步。

    片刻后,林云双手结印,破空印在顷刻结成。

    狂暴的气息在他身上奔涌,可其眼中,竟然涌动出淡淡的禅意,宁静致远,一片清明。

    龙飞,虎跳!

    可当他在破空印的加持下,龙飞虎跳施展而出时,恐怖的拳芒蕴含着剑劲。一拳轰出,浑身骨骼竟然随之爆响,迸发出江河决裂般的恐怖巨音。

    偌大的葬剑林,在这一拳之力的带动下,尘埃与落叶,尽数漂浮起来。

    可在林云厚重的威压下,腾起的尘埃碎叶,竟出现了短暂的滞空。

    外人看来,时间流逝,仿佛变慢了一般。

    林外一双眼,盯着这一切,古今不波,脸色少有变化的十三爷摸着胡须笑道:“这小猫小蛇拳,倒是耍的有些架势,还能与剑劲融合的如此完美。不知道玄天宗的老东西看到,有何感想。”

    威震大秦,号称强无敌的龙虎拳,也就十三爷敢称它为猫蛇拳了。

    破!

    林云爆喝一声,蓄势待发的左拳,破空而至。

    似有一头猛虎虚影,威凌天下,跨越山河,横贯南北。

    咔咔咔!

    风云变色中,无数滞空的尘埃与落叶,尽数碎掉。

    等到林云收拳而立,葬剑林犹如狂风暴雨冲刷了许多遍,纤尘不染,素洁纯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