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二十七章 时间紧迫
    第两百二十七章

    林云和流觞公子,都显得有些错愕,这柳月脾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四万灵玉买的极品大玄丹,说扔就扔了。

    主殿中的其他人,却是静若寒蝉,不敢发声。谁都知道,这柳月今天被林云和李无忧,联手之下给坑惨了。

    聪明人都已猜到,大玄丹最后拍出来的天价,就是两人联手做上去的。

    柳月面色一寒,看了眼林云,冷着脸迅速离去。

    “嘿嘿,看来这丹药,她是真的不要了。哥,给你!”

    李无忧握着玉瓶,笑嘻嘻的说道。

    他修炼大衍星诀,不破玄关,是不会服用丹药的,本身用不着。

    林云摇摇头道:“我不要,送流觞公子吧,上次给了我破空印,这次又帮我大忙。”

    流觞微微一愣,讶异道:“你不用?”

    林云点点头:“不用,已有了如此多的灵玉,没必要在贪心服用丹药。”

    “你是个聪明人,那这大玄丹,我就却之不恭了。”

    倒是没有怎么矫情,流觞直接答应了下来。

    就算他本身用不着,玄天宗内,也有很多弟子都可以用到。

    李无忧握着丹药,笑道:“秃大哥,那柳月,可是说拿去喂狗的。”

    “童言无忌。”

    流觞不以为意,淡淡一笑,伸手看向李无忧。

    “给你。”

    看着对方笑眯眯的模样,李无忧心中不岔,这和尚还真难对付。

    怎么说他,都没啥反应。

    没有理会李无忧肉痛的模样,流觞一把就将玉瓶接了过来,把玩一番,才收起来。

    “咦,美酒了。”

    空荡荡的酒坛,让流觞眉头皱了起来。

    “这个好说,流觞公子喜欢,我送你十坛。”

    储物袋中,还有上千坛猴儿酒,林云当下就取出十坛。

    流觞眼前一亮,露出比得到极品大玄丹,要开心多的笑容,洒脱的道:“林兄弟,可真是大气。”

    主殿中的人,已走的七七八八,三人却在喝酒畅聊。

    “我也要告辞了!”

    流觞醉醺醺站起身来,笑道:“今天见了一场大戏,这酒喝的也算痛快,只是……林兄弟,送我玄丹又送我美酒,实在没有什么好赠的,这枚玉简我就留下了。”

    “秃大哥这酒品可不怎么好,喝醉了就大笑,哪有什么出家人的样子。嘿嘿,我看看,留的是啥东西……”

    李无忧双眼放光,将流觞公子留下的玉简,嗖的一下就抓了过来。

    林云看着对方,放肆大笑而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总觉得这流觞公子,狂放不羁的外表下,似有千杯难解的心事。

    “这玉简!”

    查看玉简的李无忧脸色微变,递给林云道:“哥,你看看,他不会是真的喝醉了吧……”

    林云心中一动,将玉简接过来,贴在眉心。

    一股信息,顿时涌入脑海之中。

    “龙虎拳,全本!”

    放下玉简,林云回头看去,哪里还有流觞公子的身影。

    龙虎拳乃是玄天宗镇派拳法,威震大秦,非本宗弟子不可练习。

    任何泄露本门功法,都是大罪,何况是镇派拳法。

    “小师傅,既然是流觞公子,送给你的,就不用那么多顾虑。玄天宗,其实管不了他,估计他也相信小师傅的人品,不会外泄这龙虎拳。”

    枯云大师走过来,轻声说道。

    “管不到他?”

    李赟捏着玉简,疑惑的道。

    “嗯,他背景很神秘,具体内情我也不知道,但想来那柳月肯定是清楚的。”枯云大师释疑的。

    林云想想还真是,柳月似乎,真不敢对流觞发火。

    包括那扶光,都不敢多言。

    如此想着,林云便将玉简收好,看向李无忧道:“无忧,你是跟我一同去葬剑林,还是陪大师留在这里。”

    “上次临走前,我顺走了好几条雪龙鱼,这要回去,十三爷不得剥了我的皮才怪。我就留在这里,给大师打打下手,顺便等你回来。”

    他天不怕地不怕,但对十三爷,确实畏惧的紧。

    林云心中了然,也不强求他,看枯云面有难色,笑道:“没有信心?”

    枯云有些没底气的道:“我绘制的水云纹,虽然已能达到七成药性,可之前都有小师傅从旁指导。我单独一人,实在是……”

    “大师你可以的,你在此磨练,回到丹药殿后,应该就能正式学习二星灵纹,到时候我两在讨教一番。“

    对枯云大师,林云倒是充满信心。

    “这是今日拍卖所得,与万宝阁对半分之后,还有三万灵玉。”

    枯云敌过来一个储物袋,里面全部装着灵玉,数额庞大之极。

    随意看了看,林云心道,这里面的灵玉柳月那一笔算是斩了大头。

    “走啦。”

    “我们送你。”

    在两人的目送下,林云骑着血龙马,朝葬剑林奔行而去。

    一月之期,只剩二十天。

    对手叶流云,也没可能止步不前,他现在有着庞大的紧迫感。

    答应了欣妍师姐必杀叶流云的他,一定得要做到!

    凌霄界本是独立的小世界,可其中禁地葬剑林,却介于小世界和现实之中。

    除了剑阁分舵的入口外,另有一处隐秘的入口。

    入口乃是一片笼罩着迷雾的湖泊,外人若是无意中靠近,只会迷失其中。

    永远都没法,真正进入葬剑林。

    林云自然没有此限制,他与十三爷交情不浅,只要去了那片湖可轻松入林。

    ……

    帝都皇城,王氏宗府。

    宗府辽阔的演武场中,叶流云正在独自演练着剑法。

    剑光挥舞,一招一式,都充满爆炸性的力量。

    他的剑,霸气无双,有一种逼人的压迫力。挥洒之间,似有万钧之力,沉重无比。

    嘭嘭嘭!

    沉重的剑势,弥漫在演武场上,发出惊天巨响。

    每一剑,都仿佛熔浆喷发一般,那股逼人的剑势,压迫的人踹不过气来。

    其手中之剑,越来越快,狂暴的剑势,不断蓄积。

    到的最后,那弥漫的剑威,隐隐间,竟有着直逼玄武境四重的气势!

    剑尖寒芒凝聚,而后轰然爆炸,爆发出惊天声威。

    一剑刺出,似有星辰碎裂,势不可挡。

    “流云,你这碎星剑法,只怕离大成不远矣!”

    演武场外,王琰面带笑意,领着君子盟的众人出现。

    叶流云收剑归鞘,面露自得之色,淡淡的道:“玄级超品剑法,想要大成,何其之难。不过,我已经摸到一些门路,王师兄怎么有兴致过来了?”

    王琰脸上笑容收敛,沉声道:“告诉你两个笑意。”

    “哪两个?”

    “第一个嘛,就让冷漠来跟你说吧。”

    冷漠上前,将自己在玄武殿所见,告之叶流云。

    当然,省去了自己被林云,一脚踏在地上的羞辱过程。

    叶流云不屑道:“守阁长老,能让他进四层就有鬼了。人榜弟子要将霄云令提升到四品可不容易,无法用灵玉兑换,我可是差点死了好几次,完成诸多宗门任务,才有资格踏上玄武殿四层的。”

    冷漠笑道:“不上四层,他最多只能选到玄级上品剑法,在碎星剑法面前完全不够看!”

    “那是自然。”

    叶流云露出理所应当的表情,继续道:“第二个消息是什么?”

    王琰皱眉道:“第二个消息有些麻烦,他跟枯云搭上了线,会捞到一笔巨额资源。月底之时,很有可能,会晋升到玄武二重的境界!”

    叶流云嗤笑道:“那又如何,你觉得他会有胜算?这十天来,我在你王家得到的资源,可同样不少。”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月底生死台上,他必须死,我不容许有任何意外!我得再给你一张底牌……”

    待王琰说完之后,叶流云瞳孔猛的一缩,目光看向王琰。

    对方眼中,没有任何感**彩,只有冷若冰霜的杀意。

    “你如何考虑?”

    叶流云心中犹豫,王琰给他的这张底牌,实在有些太过凶狠。

    可想了想,其眼中闪过一抹狠辣,沉吟道:“我答应你!”

    “很好,只能能杀林云,王氏宗族便欠你一个人情,你可以随时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