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二十六章 完美玄丹
    第两百二十六章

    流觞公子略显诧异,不知林云,怒从何来,极品大玄丹和他有关系。

    李无忧却心知肚明,别看大哥,平日里脾气还好。

    可他秉性率真,最容不得就是他人污蔑,这扶光算是触碰到了大哥的逆鳞。

    极品大玄丹,可是林云亲手炼制的。

    老家伙,连丹药的影子都没见过,就说是假的,怎么可能忍得了!

    “大师说这极品大玄丹是假的?”

    林云看向扶光,出言问道。

    扶光见不仅是林云目光不善,万宝阁中诸多护卫,同样冷冷的看着他。

    感觉事情,闹的是不是有些大了。

    却并未有多少慌乱,面不改色,冷声笑道:“老夫可没说是假的,只是质疑一番。以我的地位,质疑一番都不行吗?你这小辈,有资格在我面前废话?”

    “你看都没看,就说是用了旁门左道的手段,这也算质疑?可真有意思,到底是你害怕,被人抢了饭碗混不下去,还是胡搅蛮缠,故意血口喷人,你心知肚明!”

    林云盯着扶光,心有不平,冷冷的说道。

    陡然被人揭穿心中所想,扶光脸色一黑,狡辩道:“这极品大玄丹,十有**用了旁门左道的方式,或者添加了催化药材,服用后肯定会有副作用。老夫鉴定一番,自会有结果!”

    “若是没有呢?”林云反问道。

    扶光冷笑道:“没有就没有呗,老夫合理质疑,还要向你自杀谢罪不成?若是没有问题,刚好还了万宝阁清白,魏堂主还得谢上老夫一番。”

    我谢你祖宗!

    魏岳心中狠狠的骂了一声,这主殿中数万人,你张口就说万宝阁卖假药。

    一张嘴里,句句都是诛心的阴毒话,在场宾客之前明显有些将信将疑。

    若不是林云站出来,任由他说下去,后果还不知道会怎样。

    流觞公子一口酒差点喷了出来,忍住没笑,他也是服了这扶光大师。

    可你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没什么问题。

    说你坏话,阴损着你,这是合理质疑。

    没有问题,那是还你清白,堂主还得跪下来谢他。

    扶光抬头看向高台上的魏堂主,笑道:“魏兄,不介意我当场鉴定一番吧,刚好帝都豪门显贵的翘楚,也大都在场。几万人众目睽睽之下,我想你也不会拒绝吧。”

    魏岳浑身微颤,他是生意场上的人精,知道这扶光一旦真的鉴定了。

    哪怕没有麻烦,也会找出破绽。

    只要有丁点瑕疵被他抓到,就会立刻大做文章,到时候万宝阁有理都说不清。

    这段时间,万宝阁风头正盛,眼红的商会,可不止一家两家。

    一旦落下口舌,麻烦就大了。

    可魏岳没法拒绝,一旦拒绝了,就说明心里有鬼,这扶光只会更加得意!

    “还请大师帮忙鉴定!”

    魏岳几乎是心在滴血,咬着牙说道。

    扶光心中冷笑,他和大玄丹打了几十年的交道,甚至不用去鉴定,就知道会有哪些少有人知的瑕疵。

    无论如何,都不会挑不出麻烦。

    更重要的是,他了解大玄丹,除非添加一些催化药材。大玄丹的药性,是没法超过七成的,谁来也不行!

    对此,他很有自信。

    眉头一挑,刚好看到愤愤不平的林云,还站在他面前。

    眼中闪过丝厌恶,冷声道:“魏堂主都答应我了,你小子还站我面前做什么。再敢废话,我一掌劈死你,都没人帮你说话!”

    老夫过的桥,比你走得路都还多,还跟我斗!

    今天教你做人,让你知道什么是老谋深算,光靠一腔热血,在老夫面前屁都不算。

    “你敢动我哥试试?”

    李无忧听到扶光威胁,当即怒道,这老家伙真的太不要脸。

    流觞看着杯中之酒,笑道:“大师,我劝你最好也别试,林兄弟的酒,我流觞可还没喝够。”

    酒杯落下,发出一声脆响。

    轰!

    紧接着龙吟虎啸之音,从流觞体内,轰然而起。一声龙吟,笑傲苍天,一声呼啸,震破山河,龙吟虎啸,震天撼地。

    偌大的主殿,灯火摇曳,音波不止,让人心中惊讶无比。

    他是流觞公子!

    别看他眉清目秀,待人随和,总是挂着一张笑脸。可他到底是流觞公子,帝都八公子之一,一手龙虎拳,强无敌,威震大秦!

    惶惶大势之下,那杯中溅起的酒水,像是一条荡起江河,激荡不休。

    等它在落下之时,流觞身上可怕的气势,才荡然无存。

    其抿嘴一笑,举杯饮尽。

    “大师,你敢在万宝阁动林云半根汗毛,我保你走不出这大殿,凌霄剑阁全部来了也没用!”

    高台上魏岳冷着脸,沉声喝道。

    林云心中只觉得有些好笑,剑阁丹药殿的大师要杀他,帮他得除了自家兄弟,反而都是外人。

    碰上扶光这种恬不知耻的厚脸皮,骂他千遍万变,都没有什么用。

    反而洋洋自得,就跟现在一样,竟冷着脸教训起了自己。

    最好的办法,是一剑宰了他,等他知道痛了,才会乖乖求饶!

    可这一切需要实力,林云现在迫切无比,想要再去一趟葬剑林。

    扶光见到魏岳和流觞发火,知道自己有些洋洋自得过了头,当即收敛些许,轻声笑道:“两位何必紧张,我只是说要劈死他而已,又没有真正动手,林兄弟不是好端端站着嘛?”

    林云不怒反笑:“照这么说,我还得好好谢你了?就像魏堂主,因为丹药没问题,照样得谢你一样,我谢你全家祖宗!”

    噗呲!

    主殿当中,顿时哄堂大笑。

    还别说,要不是林云骂上这一句,扶光还真有可能让林云去谢他。

    按照他的逻辑,林云没死,就得谢他不出手之恩。

    可眼下的情况是,有流觞和魏岳在后面撑着。林云就算扇他扶光一个耳光,在这万宝阁中,扶光也得忍着!

    扶光脸色顿时变幻不停,可谓精彩至极,被气得哆哆嗦嗦,说不上话来。

    柳月在一旁看的心急如焚,连忙道:“师傅,别跟他一般见识,赶紧鉴定。极品大玄丹若是真的有问题,我看他们怎么收场!”

    林云没好气的道:“尽管鉴定吧,我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这丹药若是有什么问题,我拿头给你当球踢。”

    扶光冷声道:“狂妄无知,你不过是废物枯云手下的一个学徒罢了,能懂什么。老夫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大师!”

    话音落下,扶光不在废话。

    当即从玉瓶中,取出一粒极品大玄丹来。

    主殿中数万人,瞬间安静下来,屏住呼吸,不在说话。

    众人虽然不耻这扶光为人,笑归笑,可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在场好些人都有拍卖到极品大玄丹,自然关心其真假,甚至如烽珏等人还炼化过极品大玄丹。

    更是害怕,这极品大玄丹,真的会有什么副作用。

    今日万宝阁拍卖,偌大的主殿,富丽堂皇,灯火格外华丽。

    当极品大玄丹,被取出来之时,与灯光映照之下,色泽饱满,流光溢彩。

    完美的水云纹,烙印在丹药表面,灵气弥漫,似有水波荡漾,又似云雾缭绕,天水一线,在灯火渲染之下,犹如梦幻一般。

    “好美!”

    “灯光照耀下,简直跟仙丹一样,水云纹竟然能刻画的如此完美!”

    “大玄丹我见得多,水云纹如此神韵,倒还真是头次见。”

    众人目不转睛,惊叹连连,都被这灯火照耀下的极品大玄丹给惊呆了。

    扶光心中大震,他是二星炼药师,远比旁人了解得多。

    这水云纹的神韵,算是他平生所见,最为精妙的一星灵纹。

    这怎么可能?

    隐隐约约间,他的自信,有些崩塌。或许,这极品大玄丹,真的能达到九成药性。

    不行!

    扶光冷着脸,一口就将极品大玄丹,吞了进去。

    闭上双眼,运转真元,仔仔细细的炼化起来。全神贯注,不敢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他必须找到一些瑕疵出来。

    否则今日,他就真的没法收场了。

    可他失望了,半点破绽都没有。

    不仅如此,甚至连大玄丹许多原本存在的瑕疵,在这枚极品大玄丹身上都看不见了。

    以他老道的经验,其实现在就可以睁开眼,宣布这枚极品大玄丹没有任何瑕疵,完美无瑕。

    起码他没有发现任何瑕疵……

    可他真的不甘心,不甘心就此罢休。依旧死死闭着眼,在炼化这枚极品大玄丹的过程中,不断寻找。

    反反复复,任何蛛丝马迹,都不愿放过。

    大厅中,数万人都盯着他,等待着他给出一个结果。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许久之后,扶光睁开双目,其面如死灰,仿佛苍老了十多岁一样。

    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意气风华和言之凿凿,颤颤巍巍,手臂都在发抖。

    “大师,这极品大玄丹,可真的用了什么旁门左道,又或者添加了催化药材?”

    高台上魏岳瞧着扶光神情,心中大约已经知道了结果。

    扶光哆哆嗦嗦,想说些什么,可张嘴发不出一个字。

    说什么呢?

    这大玄丹的配方,他接触了几十年,有没有添加催化药材,丹药一下肚他就知晓了。甚至连原本的破绽,都给弥合了,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

    柳月不甘心的问道:“师傅,这极品大玄丹,就真的一点破绽都没有?“

    扶光苦涩着脸,不敢说出半个字来,他总不能凭空去污蔑吧。

    “魏堂主,老夫只想知道,这极品大玄丹,到底是谁炼制的?”

    没有回答柳月,扶光看向魏岳,眼中同样有着浓浓的不甘。

    他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谁!

    魏岳淡然一笑,轻声道:“说起来这位炼药师,与你也有些渊源,和你乃是同门。”

    “同门?难道是三位殿主?不对,三位殿主的灵纹造诣,高深莫测,根本没有功夫去钻研这一星灵纹。就算是三位殿主亲自来了,绘制的水云纹,也不会比我高明多少。”

    扶光神色坚定,怒斥道:“绝不可能是我同门!魏堂主,到了这个份上你还要骗我不成?”

    “我骗你?”

    魏岳冷笑一声:“我可没这功夫骗你,如果没你这么一闹,我早就请他上来了。枯云大师,您过来吧,该和大家认识认识了。”

    帷幕拉开,一张扶光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脸,出现在他视野当中。

    枯云!

    扶光脑海中嗡的一下就炸了,怒道:“不可能!骗子,你肯定是骗子,枯云这废物,怎么能炼制比我更好的大玄丹。我不信……”

    他完全没法接受,这枚极品大玄丹,是枯云炼制的。

    这个他口中的废物,如果是枯云所炼制,那他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

    可这枚极品大玄丹,确实是枯云炼制的……他与林云一起炼制的。

    没有他,光靠林云,显然是没法炼制出来的。

    林云既然愿意,那枯云就完全有资格站在高台,站在魏岳身旁,接受这万众瞩目的荣光。

    “感谢扶光大师,为我万宝阁证明清白,来人,请大师出去!”

    魏岳面无表情,高声说道。

    嗖!

    两名玄武境八重的高手,快速现身,一左一右,架着扶光强行将他赶了出去。

    今日之后,扶光再无脸出现在帝都,身败名裂,永无翻身之地。

    只会成为,帝都皇城的一个笑柄,供人调笑。

    等到对方背影消失,魏岳才笑道:“炼制极品大玄丹太费心神,枯云大师暂时不会再去炼制。不过大师会继续坐镇万宝阁,给大家炼制七成药性的大玄丹,欢迎诸位,随时光临!”

    万宝阁的人,敢撵走扶光,却不敢去动柳月。

    瞧见高台上的枯云,柳月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想道他和林云的关系。

    心中咯噔一下,那岂不是自己的四万枚灵玉,全都要送给林云了?

    脸色轰然大变,当即朝林云看了过去。

    见林云微微一笑,朝她举杯道:“柳姑娘,多谢你的四万枚灵玉了,月底之后,在下若侥幸不死,有你一份恩情!”

    柳月气得双眼通红,愤怒不止!

    一张手抓住装有丹药的玉瓶,朝着林云狠狠扔了过去。

    “拿去喂狗!”

    李无忧眼前一亮,稳稳接住,笑道:“哥,这丹药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