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二十四章 谁敢与我相争?
    第两百二十四章

    “你们两个小家伙,胆子可真大!”

    流觞公子端着酒杯,直接坐了过来,笑眯眯的说道。

    李无忧撇撇嘴道:“这里是万宝阁,这老家伙还敢在此动手不成?”

    “刚才多谢流觞公子出言相助。”

    林云举杯道谢,一饮而尽。

    两人当众撕下扶光大师的遮羞布,多少有些风险,虽说是万宝阁,可刚才那扶光明显气的有些想动手了。

    若是一怒之下,真的出手了,也是麻烦。

    流觞公子一开口,扶光顿时就没了任何脾气。

    整个万宝阁的人,几乎都将他遗忘了一般,完全当时他是空气,没有丝毫存在感。

    这种不着痕迹的打脸,倒是比两人要高明许多。

    可说到底,也是因为他帝都八公子的名气,在场贵宾都会卖他这个面子。

    不然换个人来,开口就让大家喝酒,谁会去理?

    流觞公子淡然一笑,轻声道:“没事,扶光早晚都会完蛋。他这些年,在帝都风光的很,靠的就是一手绝活。能将水云纹炼制的出神入化,让大玄丹达到七成药性,其他二星炼药师就算是比他强很多,也难以做到。否则,就凭他一个二星炼药师,也有资格弄什么开丹盛典?”

    林云轻声道:“流觞公子,对这扶光大师倒是颇为熟悉?”

    流觞神秘一笑,不置可否,“有酒吗?”

    “自然是有的。”

    林云知他喜好,取出一坛猴儿酒,给其灌满酒杯。

    “痛快!”

    流觞一口豪饮,杯中滴酒不剩,沉吟道:“他这些年,仗着一手绝活,早就飘起来了。目中无人的很,动则狮子大开口。若非各大豪门,都有弟子需要培养,岂会容他这般得意,毕竟这绝活就他一人掌握。”

    “但现在不一样了,别说七成药性的大玄丹,万宝阁九成药性的大玄丹都有了。又何必,再看他脸色,否则他的开丹盛典也不会没人捧场了。”

    “他若是老老实实憋下这口气,捏着鼻子也就过去了,可今日自取其辱,被你两连番几个耳光抽在身上。定会成为笑柄,以后在想翻身,只怕就难了……”

    听完流觞公子一席话,林云算是有些明白,为何扶光会遮面而来。

    如此忌惮,遭人曝光。

    原来是他做贼心虚,平日里就已经得罪了很多人。

    正说着话,林云感觉一道寒芒,死死的盯着自己。

    扭头看去,赫然是扶光神色狼狈,那失魂落魄的脸,一双眼死死盯着自己。

    恨不得,当场就宰了他一般。

    林云心中冷哼一声,没有半点同情,当日他骂枯云大师废物,赶走三人之时,就要料到,会有今日的后果!

    不来还好,来了这万宝阁,林云会让他好过才怪。

    对外目中无人也就罢了,自己人也是毫不客气,出言奚落起来,比那琳琅阁的狗腿子还狠。

    扫了眼其旁边的柳月,同样是不怀好意,冷冷的看着他。

    两师徒,到是挺像,都一个德性。

    此刻,拍卖台上,魏堂主出现在众人面前,笑道:“感谢诸位今日来此捧场,规矩照旧,价高者得。过了今日,诸位还想要九成药性的大玄丹,就由得等了,各位可得好好把握机会。”

    “闲话少说,拍卖开始,第一组拍卖品,乃是一粒极品大玄丹配上十粒七成药性的大玄丹!”

    只有一粒极品大玄丹,可搭配的,也是七成药性的大玄丹。

    倒也颇具吸引力,很快报价就飙升不止。

    扶光一张老脸,神色阴晴不定,心中不停的揣测。

    除我之外,整个帝都,只有两人能够七成药性的大玄丹。可其中一人,已闭关多年,另一人早已离开大秦。

    按理来讲,只剩他一人才对。

    可现在,却破天荒的出现了极品大玄丹,整整九成药性!

    他拿手绝活,与之相比,拍马都赶不及。

    一定是假的!

    我研究多年,都无法让大玄丹在提升一丝药性,怎么可能凭空提升到九成……

    扶光眼中闪过一道寒芒,今天他被林云和李无忧,当众呵斥。

    骂的是毫无反口之力,相当于连番抽着他的脸,被扇的体无完肤。

    不想点办法,今日之事,定会成为笑柄,传遍帝都。

    唯一的依仗,就是找出这极品大玄丹的破绽。

    “师傅,要拍卖吗?”

    看着热火朝天的拍卖,柳月轻声询问道。

    扶光看了林云,沉声道:“不着急,等林云出手之后,你在出手。这家伙,肯定是拍卖压轴的五十粒极品大玄丹。”

    柳月眼前一亮,笑道:“定是如此!他想靠这大玄丹开辟第二条玄脉,不然碰上叶流云定是死路一条。既然我在这里,就休想打这主意!”

    “这娘们在想什么?”

    李无忧瞧见柳月,眼中闪过一抹寒意,似笑非笑的看着二人,不解的道。

    林云撇撇嘴道:“鬼知道在想什么。”

    大玄丹的拍卖,进行的颇为顺利,不一会,就到了本次拍卖的压轴之物。

    “这一瓶大玄丹,就是本次拍卖的压轴之物了,想必各位都已提前知晓。一共五十粒,无一例外,都是极品大玄丹,底价五千枚一品灵玉!”

    魏岳对这压轴之物,颇有自信,绝对能拍出天价。

    与前面的小打小闹相比,五十粒极品大玄丹,果不其然,引起轩然大波。

    五十粒大玄丹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玄武境后期修为,必定可以,百分百开辟出一条新的玄脉来。

    那些修为止不住前,停留在六重七重甚至八重的武者,都可以在一月之内获得突破。

    当然,也就这一次效果。

    再往后,极品大玄丹的药效,肯定会不断递减。

    可即便如此,对于这些人来说,同样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尤其是一些人,修为停滞了三五年之久,对这五十粒极品大玄丹,渴求之极!

    “一万五!”

    等魏岳宣布开始,立刻就有一道平淡的声音传出,就见一名不愿暴露身份的年轻人,带着面露,平静的开口。

    “声音听着好熟,年岁不大,估计是哪位世家翘楚!”

    众人心中暗骂不止,这真是哄抬物价,开口就加了整整万枚灵玉。瞬间,就给许多人,浇了一盆冷水。

    可还未完……

    “一万八”

    “两万!”

    三次出价之后,主殿中的热络的气氛,顿时冷清了不少。

    “咱们佣兵团,拼死拼活的接任务,一年也才上万的灵玉收入吧……”

    有人出言感慨,引起了好些共鸣,帝都皇城,豪门显贵实在太多。

    报出来的数字,简直吓人。

    林云心中同样感慨万千,大秦帝都,确实不可以常理去揣测。

    日后若是专门绘制灵纹,说不定,也是条出路。

    不过转眼就打消了这念头,他终究要以武道修炼为主,况且这次也是因缘际会,才造成如此大的轰动。

    时间一长,极品大玄丹的价值,肯定会有缩水。

    “师傅,那林云似乎被吓傻了……一直没有报价。”

    柳月眉头微皱,她一直盯着林云,眼见他沉思不语,只当他是被报价给吓傻了。

    此番心思,若被林云知晓的话,只怕会哭笑不得。

    这上面拍卖的大玄丹,就是他出手炼制的,这帮人出价越高,他获利越丰。

    巴不得,越高越好。

    吓傻了才怪!

    扶光冷笑道:“我倒是高看他了,说到底也是穷鬼一个,侥幸坐在此地,能有什么资产和我们争。你出手吧,这五十粒大玄丹,为师志在必得。”

    柳月点了点头,沉声道:“两万八!”

    哗!

    其一开口,主殿中瞬间变得极度安静起来,这价格确实有些高的离谱了。

    按理来讲,一粒极品大玄丹也就两百枚灵玉的价格,五十粒那便是一万枚灵玉。

    柳月的价格,快翻了整整三倍……

    任何灵丹妙有,玄兵宝器,都有市场价。一般拍卖,能拍出两倍的价格,就已经是巨亏无比了。

    能以三倍的市场价去买,就有些盲目了……直白点说就是当冤大头了。

    在场都是人精,脑中闪电般的思考着,花三倍的价格去争,到底值还是不值。

    众人沉思之际,柳月豁然起身,强大的气场散发出去。

    冷艳的面容,朝四方看去,拱手道:“在下柳月,想请各位朋友,给个薄面。小女子在玄师一道上,有些造诣,所以想拍下此玄丹,好好研究一番。若有所得,诸位今日恩情,定然感激不尽!”

    “柳姑娘身位飞龙大将军的爱女,在丹药上的造诣,早有耳闻。年纪轻轻,就将成为一星炼药师,老夫倒是佩服得紧,我就不争啦。”

    之前开价的一名老者,颇为客气的说道。

    到底是神策营大统领的爱女,她这般一开口,摆明了志在必得。

    谁还敢争,就是摆明了不给她脸。

    几位有心要争之人,叹了口气,相继弃权。

    高台之上,魏岳心中不爽,按照他的想法。

    这极品大玄丹,是至少要翻四倍。

    长久来看,极品大玄丹,肯定会贬值。他多日来,连番造势,就是为了拍出日后难以打破的最高价。

    将极品大玄丹的利益最大化,可没想到,才卖出“区区”两万八的价格……

    可这女人,究竟惹不得……再有不爽,也得按规矩来。

    魏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两万八一次……两万八两次,再无人出价,这压轴之物,就得归柳小姐所得了。”

    柳月面露笑容,重新找回了平日里高高在上,众星捧月的成就感。

    心中颇为自得,谁敢与我相争?

    林云放下酒杯,不动声色,给李无忧使了个眼神。

    李无忧贱贱一笑,伸手做出个了然的手势,豪气道:“本少愿出三万灵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