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一十八章 你怎么不去死?
    一月前,李无忧说,帝都的风雪比不上漠北荒原。

    可林云说帝都更冷,当时不懂,李无忧现在懂了。冷的并不是帝都风雪,是人心……

    寒风冷雪中,三人身心冰凉,愤怒不已。

    刚才这莫堂主,还说什么堆积的丹药过多,不需要炼药师入驻。

    连将几人,请进去歇歇脚都不愿意。

    话还未冷,言犹在耳。

    可转眼之间,就将柳月和扶光,恭恭敬敬的请了进去。还要将扶光的招牌,通知全城。

    简直就像是一记耳光,狠狠扇在了枯云大师脸上,响亮而无情。

    你说等几人走远点,再来唱这出也好。

    可这前脚刚走,后脚就将扶光大师迎了进去,这让枯云大师一张老脸往哪放!

    就算是打脸,也没必要打的如此之狠啊……

    枯云大师本就憋了一肚子气,瞧见此幕,气的差点晕了过去。

    满是皱纹的脸上,看不到半点血色,嘴唇不停的哆嗦。

    “不行!我必须找他问个清楚……”

    受到莫大屈辱的枯云大师,不堪忍受,狂奔而去。

    “大师!”

    两人叫了一声,可枯云大师充耳不闻,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赶紧跟上。”

    林云和李无忧脸色微变,展开身法,迅速跟了过去。

    琳琅阁金碧辉煌,大气十足的殿门前,莫堂主低眉顺眼,请着柳月和扶光进入琳琅阁。

    “莫堂主!”

    一声包含怒意,却又强忍着的声音,传了过来。

    莫堂主回头看去,就见枯云脸色惨白,在夜色中有些凄凉无助的站着。

    其脸上笑容,顿时显得有些尴尬起来。

    扶光转过身来,眉头微皱,略显不悦。

    “莫堂主,你之前不是和我说,琳琅阁丹药堆积过多,暂时不需要炼药师入驻吗?”

    枯云大师心有不甘的问道,他就想问个明白,凭什么!

    他也是琳琅阁客卿,就算二星炼药师的帽子有些虚,可也是顶尖的一星炼药师。

    与琳琅阁合作多年,有什么话不能直说的,何必这般欺辱他。

    被人当场戳穿,莫堂主尴尬不已,讪讪笑道:“枯云大师别误会,我请扶光大师过来,只是叙叙旧,您可千万别多想。”

    “你还骗我!当我是傻子嘛,我刚刚明明就听到了……”

    见这莫堂主还在欺瞒他,枯云终于忍不住,怒吼起来。

    “听到什么了啦?”

    扶光大师脸色一般,阴沉着脸,打断对方,沉声喝道:“枯云,水平不高就好好回去提高水平,别在给丹药殿丢人现眼。你想说什么,你非要莫堂主,说你是给没法绘制二星灵纹的废物才满意?”

    “你……你……”

    废物两字,嗡的一下就在枯云脑海中炸开了,让他如坠冰窟,浑身颤栗。一下,憋屈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没大没小,你搞清楚,我是前辈!若非你侥幸炼制出三枚火云丹来,在我面前屁都不算一个,叫你回丹药殿好好修行不听,非要我让你滚,才满意吗?”

    扶光大师也是怒了,这什么枯云,真当自己是个葱了。

    不服气,憋着就是了。

    居然当着莫堂主的面,让他下不了台,简直不可理喻。

    柳月淡淡的道:“师傅别生气,有些人就是骨头贱,好话不听,非得被人骂上一顿才舒服。跟他那徒弟一样,就喜欢自取其辱!”

    “贱人,你说谁呢?”

    赶过来的林云,闻言大怒,当即回骂了过去。

    柳月眉头一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自然是说你,还有你这废物师傅,两师徒不是一个德行吗?你师傅喜欢自如其辱,你也一样,居然挑战叶流云,我看你一月之后,怎么死!”

    李无忧笑道:“我哥叫你贱人,你还真应了,果然够贱的。”

    柳月脸色刷的一下就黑了:“你有种再说一声试试,这里是帝都皇城,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林云伸手,制止李无忧继续说下去,瞥了眼柳月道:“在下的事,就不劳烦柳小姐挂念了,一月之后,自有分晓,大师我们先走吧。”

    枯云大师失魂落魄,神情恍惚,看向莫堂主:“莫堂主,当真觉得老夫只是一个废物?”

    眼下,已经撕破脸皮。

    莫堂主也懒得去装好人,神色冷漠的道:“废物谈不上,只是比起扶光大师,还差的远了。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琳琅阁确实堆积了数量庞大的丹药,但这些都要打扶光大师的名声,才能卖出去。你自己问问自己,打你枯云的名声,能卖出去吗?”

    枯云大师咬着牙,取出一枚玉牌,沉吟道:“既如此,那这琳琅阁客卿,我不当也罢!”

    莫堂主微微一愣,随即笑道:“不当那就不当呗,琳琅阁的财力,也真不缺没法炼制二星灵纹的炼药师。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您啊,打哪来就给我滚哪去吧!”

    话音落小,面色一寒,毫不客气将对方手中的客卿玉牌抽了回来。

    转身笑道:“扶光大师,柳月小姐,咱不跟废物一般见识,里面请!”

    扶光与柳月,神情倨傲,懒得多看枯云一眼,径直朝你走去。

    “滚!别待在琳琅阁的门口,耽误我们做生意。”

    门前两名护卫,上前两步,凶神恶煞的赶起人来。

    “狗仗人势!”

    李无忧冷着脸,不客气的骂道。

    “想死吗?”

    两名玄武六重的护卫,一招手,暗处迅速奔来一群琳琅阁的护卫。

    林云眉头一挑,看向这两人,冷声道:“有意思,仗着琳琅阁撑腰,就敢对凌霄剑阁的弟子下手了吗?”

    护卫头脸脸色微变,眼中闪过一丝顾忌,到底是凌霄剑阁,声名在外。

    他们琳琅阁说到底,也只是个商会,在这大秦帝国内还没法跟四大宗门比。

    “凌霄剑阁确实够威风的,但也麻烦别耽误我们做生意,不要在我们琳琅阁碍事!”

    两名护卫语气客气了一些,不敢在出言不逊。

    “这破地方,我待一秒钟都不愿意,谁TM稀罕了!”

    李无忧实在瞧不惯这两护卫的狗样,转身便走,直接离去。

    林云拉着枯云大师,紧跟着离去。

    一路无言,枯云大师神情沮丧,魂不守舍,犹如行尸走肉。

    今夜之事,对他打击实在太大。

    连番被羞辱,连那一向低眉顺眼的莫堂主,都对他不敬了起来。

    实在让他,无法释怀。

    “哥,我真的气不过!就没有办法,教训一番,这帮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嘛?那贱女人,我看着真是烦。”

    李无忧猛的停下脚步,狠狠的吐槽道。

    林云轻声道:“办法自然是有的,不过看枯云大师这模样,我纵有千般计策,也无济于事。”

    枯云大师自嘲道:“我不过一个废物,哪有这般重要……”

    “也对,那你怎么还不去死呢?”林云冷然一笑,出言讽刺道。

    枯云大师闻言一楞,没想到林云居然会这么说他,怒道:“你也瞧不上我嘛,那我走好了……”

    “少给我来这套!”

    林云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冷着脸道:“丁点委屈都受不了,你既然这么难受,真不如去死算了。你父亲的遗志,就是让你当一个废物?当初丹药殿中,骂我狗东西的勇气,都跑哪里去了?”

    枯云大师,被骂的面红耳赤,却想不出反驳的话来。

    李无忧叹道:“大师,你就别争了,和林云哥比起来,你这点委屈真算不得什么。当初,我两在幽暗森林,你根本就不知道有多难。可林云哥,还是咬着牙走了出来,宰了王宁那狗东西。”

    枯云大师闻言一怔,半响才道:“你真有办法,对付扶光?他可是资深二星炼药师,丹药殿内,声名显赫。甚至整个帝都,都有不小的名气……”

    林云平静的道:“我说有办法,自然不会骗你,你抬头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枯云大师抬头一看,失声道:“万宝阁。”

    最繁华的街道,琳琅阁和万宝阁,一个街头一个街尾,一看就不对付。

    枯云大师想到什么,诧异道:“你不会让我去万宝阁当客卿吧,它和琳琅阁可是死对头。”

    “怎么?真当自己是废物了?你个货真价实的一星炼药师,放下身段,来它这做客卿,还会撵你走不成?”

    林云说着话,直接朝万宝阁大门走去。

    看向那门迎,开门见山的道:“我师尊枯云,凌霄剑阁炼药师,想来贵阁求个客卿的职位。”

    “枯云大师?好像没听过……”

    门迎有些狐疑的看向林云,这年头哪有炼药师主动求客卿,尤其是凌霄剑阁走出来的炼药师。

    “没听过不要紧,霄云令总该见过吧。”

    林云淡然一笑,回头看了眼。

    枯云硬着头皮上前,将霄云令递给对方,丹药殿锻造的霄云令,如假包换,没人敢伪装。

    凌霄剑阁大名鼎鼎,门迎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当即笑道:“原来真是枯云大师,里面请,里面请。”

    如林云所料,枯云放下身段,主动来求个客卿的职位,出奇的顺利。

    万宝阁炼丹室中,待负责交接的堂主走后。

    枯云有些一头雾水的道:“林云,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大师,你说琳琅阁堆积的大量丹药,会是什么丹药?”林云不答,轻声问道。

    枯云想了想道:“这我还是能猜到的,能够堆积囤货的丹药,不会像火云丹这种珍稀丹药,突破功法瓶颈才用得到。肯定是每日都得用,每天都得消耗,它才能真正走量。”

    “是什么丹药?”李无忧几乎没有消耗过丹药,有些不懂的问道。

    枯云大师解释道:“先天境是先天丹,玄武境自然是大玄丹了……以琳琅阁的地位,要囤积肯定是囤积大玄丹,所以莫堂主说的定是大玄丹。”

    林云点点头:“你猜他们囤了多少?”

    枯云大师没说话,伸出了一个指头。

    “一千枚!”李无忧快速答道。

    枯云摇摇头,表示不对。

    李无忧微微一笑,自信的道:“那就是一万枚了。”

    “错,是十万枚!大秦帝都,辐射整个秦天郡,聚集着整个大秦帝国的精英翘楚。以琳琅阁的体量,既然有心囤货,那至少得是十万枚起步。”

    枯云大师的答案,让李无忧暗自咋舌,这数目真不是一般的大。

    “那我就让他一枚都卖不出去,让他亏到吐血,亏到跪地求饶!”

    枯云与李无忧回头,看向说出此番话的林云。

    只见他神色冷峻,话语间,有着让人不容置疑的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