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一十五章 我信你
    第两百一十五章

    “叶流云,听见没有,别人接了你的战书呢?”

    王琰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林云,阴阳怪气的说道。

    叶流云神色一怔,随即高声道:“一月之后,若不能替师兄斩下此人,我愿意提头来见!”

    ”哈哈哈,好!一月不长,狗东西,我就姑且让你再活一个月。我说过,王宁之死,这笔账一定会找你算账的!”

    王琰脸色陡然阴沉,眼中杀气四溢,语气极度冰寒的看向林云。

    若非宗门限制,他真想……真想现在就动手宰了林云。

    一月之前,族中长辈得知王宁生死后,整个宗族大佬几乎都震怒了。

    作为大秦帝国四大宗族之一,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敢当众斩杀王家嫡系了。

    哪怕是犯了天大的错,也会给王家一个面子。

    林云当天,斩杀王宁。

    打的是他王宁的脸,是他整个王氏宗族的脸!

    宗族已经下了死令,林云必死,不管他王宁是用什么手段。

    必须洗刷给王家这份耻辱。

    在场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王琰身上的怒气和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欣妍!这战书,是林云亲手接下来的,我没有逼他,也没有迫他。你若是再来阻拦,到时候君子盟,死的就不止是林云了。”

    王琰冷哼一声,话音落下,伸手一挥:“我们走。”

    “滚开。”

    “别挡路。”

    君子盟数百精锐,骂骂咧咧,浩浩荡荡离去,阵仗惊人。四方其他弟子,不敢挡路,面对呵斥更不敢反口。

    王琰在这凌霄剑阁,弟子中的权势,可见一斑。

    “师姐!”

    见欣妍的掌心的伤口,仍在流血,珞珈山中弟子上前以白色纱布帮其包扎。

    待到包好之后,欣妍一言不发,走到林云身前。

    看向他胸前伤口,沉吟道:“疼吗?”

    “不疼。”

    “被人追得上下逃窜,都快死了,还占不到理。难受吗?”

    林云无声的点了点头,明明是他在万剑图中,就被弄的差点剑意被毁。可结果,却是他被逼的接下战书,接下这极不公平的战书。

    “难受就对了。这宗门从来就不是什么讲理的地方,因为这世界本就如此。就像你当初杀了王宁,黑锅却让白霆来背一样。”

    欣妍看向林云,一字一顿的道:“可我不想你死,所以你这家伙,一月之后,一定要给狠狠击败叶流云!你既然敢接下战书,就给我像个男人一样,杀了叶流云!”

    轰!

    杀了叶流云三个字,像是炸雷一般,在林云脑海中响彻。

    “一月之后,我必杀叶流云!”

    林云惊醒过来,胸腔之中,尽是热血涌动,沉声应道。

    欣妍眉头苏展开来,摊开手,掌心光芒涌动。一股阴柔之力,不断汇聚,古老的气息在她身上弥漫。

    紧接着九道黄芒绽放,磅礴古老的阴柔之力,凝聚成一滴厚重的水。

    黄级九品武魂,太阴之水!

    控制着这滴太阴之水,欣妍在林云胸前伤口,过了一遍。阴柔的力量,涌入林云体内,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弥合,体内遗留不散的剑意,尽数驱散。

    林云的伤势,在一息之间愈合。

    “我信你。”

    收回这滴太阴之水,欣妍脸色泛白娇躯微颤,留下三个字直接离去。

    我信你……信你林云什么?

    信你林云,必斩叶流云!

    林云微微一怔,眼眶微微湿润,他个性坚韧。哪怕是曾经,遭受烈焰焚身,痛的死去活来,也未流过一滴眼泪。

    男儿流血不流泪!

    可今日,我信你这三字,却触碰到了他心中某些最柔软的东西。

    他五指紧握,身体微微颤抖,咬唇不语。

    “哥,你怎么了?”

    李无忧牵着血龙马过来,瞧见林云情绪不对,担忧的问道。

    “我们回去吧。”

    良久,林云翻身骑上血龙马,默默回去。

    天穹之上,白云茫茫,一只爪刃如血的剑雕,停在云间。

    剑雕背上站着两人,一名老者,一名儒雅的中年人。

    老者是洛锋,欣妍和珞珈山背后靠着的内宗长老,也是白霆的死对头。

    洛锋在长老殿位高权重,实力深厚,与白霆一样,是最后机会晋升为执剑长老的。

    可眼下,在这儒雅的中年人面前,洛锋神态谦卑,恭敬之极。

    儒雅中年人,一袭蓝衫,淡雅如墨,胸前点缀着朵精致的梅花。

    梅花猩红,枯瘦嶙峋。

    凌霄剑阁阁主之下,便是四大护法,梅兰竹菊!

    阁主常年闭关,四人在凌霄剑阁内,便相当于是实质性的掌权者。

    儒雅中年人,正是四大护法中的梅护法!

    “这就是那觉醒太古凶魂烛龙,九星争霸中,斩杀王宁的少年吗?”梅护法声音清淡,目中神色,深邃无比,永远都让人捉摸不透。

    “对,就是他。梅护法,觉得如何?”

    洛锋点点头,目光谨慎,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梅护法淡淡一笑,答非所问的道:“他的完整剑意,是出了葬剑林之后,才领悟到的?”

    “对。”

    洛锋心中忐忑,不知梅护法,为何有此一问。

    “看来他是见过那位了,居然能活着出来,有意思……”梅护法负手而立,轻声笑道。

    “那……”

    “一月之后,他若不死,带他来见我。”

    梅护法不等洛锋说完,直接说道。

    洛锋心中有些苦涩,他亲自找来梅护法,就是想梅护法能够取消这场生死战。

    烙印双方霄云令的战书,哪怕是执剑长老,也无权干涉。

    只有护法,高高在上的四大护法,才有一切可能。

    可梅护法知他心意,却提前就给否了……

    林云无论剑意、修为、武技,都比不上叶流云。更别谈入门时间了,他实在看不出一点胜算。

    梅护法明明对林云略感兴趣,却还是将他送上死路,让洛锋实在是捉摸不透。

    “君子盟的风头,这些年是越来越盛了。”

    梅护法轻声叹了一句,似乎对王琰,有些许不满。

    洛锋深有同感,回应道:“毕竟,他的身后,站着那一位大人……”

    提到那神秘的大人,梅护法眉头微皱,岔开道:“欣妍这丫头倒是不错,好好栽培。至于林云的事,你就别管了。剑阁能帮他一次,要再去帮他,总得再给我一点惊喜才是。”

    话音落下,梅护法的飘然离去,四下望去,茫茫云海,了无踪迹。

    洛锋长老此刻也品出了梅护法的心思,林云要度过这一关,才算是真正入了他的眼。

    不然,死了也就死了。

    是夜,月朗星稀。

    君子盟驻地,弥漫着一片萧杀的氛围,略显凄冷。

    今日,万剑图中绞杀林云失败,反而让十二位人榜翘楚的剑意被毁。

    可谓是损失巨大,付出的代价,让王琰心疼无比。

    山顶一幢豪华殿宇中,王琰沉着脸看向叶流云道:“十拿九稳之事,在你你手中,居然失败了。叶流云,你有什么要解释了的?”

    叶流云沉声道:“是我大意了。不过我保证,一月之后,我肯定会亲手宰了他。”

    王琰冷哼一声:“我要是不信你有这实力,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

    叶流云自知理亏,不敢反驳。

    若非他大意轻敌,万剑图中,林云剑意早就被毁了。眼下已是废人,任人拿捏。

    王琰神色阴晴不定,背着手,来回踱步。

    “不行,一月之后,我必须保证万无一失。你拿我的信物,去帝都王家本部,这一月之内你就待在王家了。”

    等他停下来时,终于做出决定,取出一枚华光溢彩的玉佩,扔给了叶流云。

    将玉佩握在手心,触摸之下,一片冰凉。

    叶流云心中明了,王琰是想利用王氏宗族的庞大资源,让他在这一月内实力再有进步。

    可却他让他略感不悦,皱眉道:“师兄不信我的实力?今日在宗门之内,他可是被我追的跟狗一样,若非宗门禁忌,我十招就能宰了他。”

    王琰冷漠的道:“我说过,我要保证万无一。我弟的死,你根本不知道,让我丢了多大的脸。”

    “明白,我这就前往帝都。”

    看着王琰眼中的恨意,叶流云不敢多言,准备星夜离去。

    与此同时,珞珈山驻地,林云住所。

    同样有人,神情紧张,急匆匆连夜赶来。

    “林……师傅,你没事吧?竟然接下了叶流云的战书!”

    来者,赫然是丹药殿枯云大师。

    他正欲追问,刚好瞧见到林云抬头,看过来的目光。

    那目光中,有一股让他感到心悸的寒意,硬生生逼得他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大师若是来劝我的,那就从哪来,回哪去吧。”

    林云神色平静,开口说道。

    枯云大师微微一愣,连忙闭嘴,不在多提:“我是来给你送丹药的,奇怪,你这伤……”

    眼中闪过一抹惊讶的目光,枯云诧异的发现,林云脸色红润,气血强劲,完全不像有伤的模样。

    可白天时,明明听说,林云中了一剑,离心口极近。

    林云没有解释,起身道:“大师能来,我心甚慰。我有一事,请大师帮忙。”

    枯云大师神色一正,沉吟道:“只管说,我能帮的尽力去帮。”

    “我需要资源,越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