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一十四章 战书!
    凌霄剑阁不禁打斗,鼓励竞争,可谁要敢杀人,就犯了大忌,下场将会凄惨无比。

    被刺中一剑的林云,本就伤重,这更可怕的一剑,根本难以挡住。

    就在众人不忍去看之时,天穹间,一道身影冷着脸,从剑雕上如雷般落下。

    那人一张手,任由掌间鲜血横流,直接握住了这刺来的一剑。

    叶流云抬头看去,在他面前是欣妍冷若冰霜的那张脸。

    瞬间冷静下来,眼神中闪过一丝骇然,弃剑要走。

    咔擦!

    可还是晚了一步,欣妍以强悍的修为,将叶流云手中之剑,硬生生震断。

    碎剑激荡,叶流云闷哼一声,震飞了十多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还未完!

    不等他落地,欣妍长袖一挥,神色如冰,闪电般上前。

    一抬手,将叶流云的脖子,直接掐住。任凭叶流云如何挣扎,双腿在空中如何乱登,都无济于事。

    欣妍修长的身形,霸道的性格,在这一刻,尽显无疑。

    窒息的恐慌,在叶流云体内不断弥漫,难受无比。

    啪啪啪!

    王琰带大堆人马拍着掌,从暗处悄悄走了出来,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欣妍师妹好威风,居然为了一个新人,破坏咱们百盟之间的约定。”

    欣妍脸色微变,伸手一推,将叶流云狠狠甩了出去。

    呼呼!

    叶流云松了一口气,沉重的踹着气,看向王琰眼中闪过一抹愧疚。

    毕竟对方交代的事情,他没有办好,还让十多名人榜翘楚的剑意被毁。

    蹭蹭蹭!

    欣妍身后,涌来成群弟子,无一例外,尽是珞珈山的成员。

    一时间,珞珈山、君子盟,两大同门的精英齐聚与此,气氛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哥,你没事吧。”

    李无忧从血龙马上,一跃而下,将林云扶起来靠在一处树干上。

    林云脸色苍白,胸前伤口剑意不熄,触目惊心。那剑伤,离心口只差两寸的距离,在偏一点,林云直接就没命了。

    “这王八蛋,出手真狠,这是要你命啊!”

    李无忧大怒不已,林云一路被追杀,他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赶过来。

    林云取出一枚丹药吞下,沉吟道:“死不了。”

    他眉头紧皱,看着远处王琰脸上的笑意,有种不好的预感。

    欣妍师姐,为他出手,似乎打破了某种约定?

    “百盟之约,乃是我们同盟之间的血誓!欣妍,你应该记得,血誓的内容是什么……”

    王琰神色淡漠,看向欣妍,阴冷的笑道。

    百盟之约?

    附近其他同盟的弟子,脸色微变,想起刚才一幕,都显得有些不岔,暗自摇头。

    “无忧,赶紧去问问,百盟之约是什么!”

    林云心中一紧,连忙对李无忧吩咐道。

    不多时,李无忧神色慌张的赶了回来:“哥,这百盟之约,是凌霄剑阁最强的一百个同盟发的血誓。同盟之间,可以相互竞争,但地榜翘楚,绝对不能欺凌人榜翘楚,否则就是违背了血誓。”

    林云心中巨震,努力保持平静道:“后果会怎样?”

    李无忧脸色有些难看的道:“违背血誓之人,要么自废修为,要么赔偿十万一品灵玉。否则,其他九十多个同盟,就会对违背血誓的同盟发起围剿。”

    百盟之约,本是出自好意,形成约束。让人榜弟子,不受地榜弟子的欺凌,也可避免同盟矛盾扩大。

    可眼下,却成了王琰对付欣妍的把柄!

    君子盟与珞珈山,常年争斗,早已势同水火。眼下,两方更是剑拔弩张,火药味十足。

    王琰淡淡的道:“两个结果,你自己选一个吧。”

    欣妍咬牙切齿的道:“王琰,你真是卑鄙!竟然一直藏在身后,坐视自己的同盟弟子,击杀同门!”

    王琰嘴角微微上翘,笑道:“那有如何,他若违反宗门禁忌,出手杀了人。尽管按宗门规矩,三刀六洞,经脉寸裂而亡便好,我自会百倍补偿他的家族!”

    “更何况,他不是没杀人吗?叶流云,你刚才可是要击杀林云?”

    叶流云心领神会,淡然笑道:“自然不是,宗门上下,谁不知道我叶流云,人榜三十六!若要杀这新人,就不会追的他,满宗上下跑了,只是出手教训一番罢了。”

    王琰冷笑道:“欣妍,听见没有?你要是看叶流云不爽,也大可以让珞珈山人榜翘楚出手,我自然是半个字都不会多说……”

    话音一顿,他脸上笑意陡然收敛,寒声道:“可你自己出了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要么自废修为,要么赔上十万灵玉,否则,我马上召集百盟会首。我看你欣妍,到时候如何收场!”

    珞珈山一众弟子,脸色都显得有些难看,这次欣妍情急之下出手,让整个同盟都处于相当不利的位置。

    “师姐,跟他们拼了,这帮人摆明就是欺负我们同盟的新人!”

    “今日就算答应了他们,以后也会想尽各种办法刁难。”

    “君子盟的人,就没有什么好东西!”

    可他们并不想让欣妍为难,即便在这极其不利的局面下,依旧表明了态度。

    欣妍摆摆手,看向王琰道:“你知道这两条我都不可能答应,你到底想要怎样!”

    “我也并非不讲道理之人。”

    王琰眼中寒芒一闪,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人榜弟子间的恩怨,就让人榜弟子自己解决,林云和叶流云这一战未完。一月之后,血旗之巅,生死台上,将这一战继续战完。”

    血旗峰,生死台!

    宗门之内,禁止杀人,可也有地方解决恩怨。

    一上生死台,胜者生,败者死。

    众人脸色皆变,这有点太欺负人了……林云初破玄关,一介新人,哪里能比得上,玄武三重,人榜三十六的叶流云。

    生死台上,定是有死无生。

    王琰心里很清楚,正常手段在凌霄剑阁内,想杀死林云几乎没可能。

    叶流云冷静下来,也绝对不会再次对林云下杀手,他不可能为杀一人,丢了自己性命。

    他若是强行要求,君子盟内,也没有人再会跟他。

    万剑图中,毁掉林云剑意,慢慢折磨,本来最佳之选。

    可惜失败了……

    本以为又要再等机会了,却没料到,欣妍主动将这个机会送上门来。

    那就,只能生死台上见了。

    “滚!”

    可谁知道,欣妍脸色一冷,直接骂了出口,“你去召集百盟会首吧,我到要看看,会有多少人因为我救人违背血誓,对珞珈山动手!”

    不讲规矩了?

    王琰心中怒骂一声,这女人竟然为了个新人,跟他撕破脸。

    当即,狰狞一笑,怒道:“好!那这百盟会首不召集也罢。我君子盟以后也可不遵守规矩,你珞珈山的人以后在宗门内,都给我小心一点!”

    话音落下,顿时一片哗然,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

    这是要展开盟战了!

    君子盟与珞珈山,在凌霄剑阁内,都是顶尖同盟。一旦开战,必将风波大起,执剑长老不出面,无法停止。

    欣妍冷声道:“这句话我也奉还给你,我们走着瞧!”

    “师姐,我接受他的意见。”

    珞珈山众多弟子中,一名少年,脸色微白,捂着胸口。眼中神色,带着一丝倔强,平静的走了出来。

    林云!

    在两大同盟,将要彻底撕破脸之时,做出了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决定。

    此言一出,王琰眼中寒芒一闪,赶紧给叶流云使了个眼色。

    他只要想林云的命,若无必要,也不愿与珞珈山开战。

    林云既然自己找死,那当然再好不过!

    “今日弟子群聚,皆可为我作证。凌霄剑阁外宗弟子叶流云,与林云结怨,特在此发下战书,一月之后,血旗之巅,生死台上,恩怨自了。”

    叶流云咬破指尖,呼吸之间,血染的战书盖上他的霄云令,朝着林云激射而出。

    哗!

    欣妍抢先一步,将战书握在了手中,冷声道:“你疯了吗?嫌命太久,还是活的不自在,要去送死!”

    林云目光看去,欣妍握着战书的白皙玉手,掌间鲜血仍未凝聚。

    那是她情急之下,以手握剑,留下的伤口。

    “师姐,你不可能顾我一生。我自己惹的恩怨,愿意一力承担,没必要为了我让整个珞珈山的人,都受到牵连。”

    林云心中明了,宰了王宁,王琰不可能轻易放过他。

    今日的羞辱,只是一个开始罢了。

    “再说,我一月之后,就真的不如他吗?”

    林云心中涌出一腔热血,淡然笑道,“还是师姐觉得,我真如他所言,就是一个废物?”

    叶流云今日之辱,就算没有这封战书,他林云也非还不可。

    真以为他林云,可任人揉捏不成?

    休想!

    欣妍微微一愣,不待她反应,林云将战书取了过来。

    盖在自己的霄云令,看向叶流云,一字一顿的道:“血旗之巅,生死台上,一月后见!”

    珞珈山的弟子,闻言一呆,都显得有些错愕。

    林云初入剑阁,不过一月,还是在草木峰打杂。居然约定,一月之后,与人榜三十六的叶流云生死台见。

    不仅是他们,附近其他弟子,瞧得这一幕,都显得相当震撼。

    这番话,简直跟赴死宣言,没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