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两百零七章 好好看 好好学!
    跟着麻衣执事,拐进大厅左侧大门,又朝下走了一段楼梯。

    来到了丹药殿的地下室,通道两边,是一间间大门紧闭的炼丹室。

    偶尔透过门缝,可以瞧见,炼药师和一些学徒正在紧张的忙碌着。

    四方温度,在不知不觉中,升高了许多。

    嘭!

    突然间,一声剧烈的爆炸响起,地面都在颤动。

    咔咔咔!

    一间间炼丹室的大门,探出一个个脑袋,瞧着爆炸方向看去,脸上露出心灾乐祸的神情。

    “枯云大师的丹炉又炸了!”

    “嘿嘿,这是本月第几次炸炉了?四次,还是五次了……”

    “哈哈哈,真是心疼在他手下打杂的弟子啊。”

    林云面色微惊,怎么回事?

    前面的麻衣执事,脸色却是没有任何变化,见怪不怪的模样。

    “滚,一群废物,连仔银粉和辛银粉都分不清,怎么会有你们这么蠢的人?”

    “滚滚滚,我说滚就滚?把这地方,收拾干净了再给我滚。”

    “一群狗东西,三月之内,别让我在丹药殿看见你们。”

    爆炸传来的炼丹室,有粗暴呵斥声音响起,林云心中顿时暗道一声,要糟……

    三月之内,不准进丹药殿。

    相当于,被禁止了三个月的丹药供给,这枯云大师简直不可理喻。

    等于强行要耽误,三个月的修炼时间,谁都无法承受。

    炸炉赶人也就罢了,还带如此惩罚。

    林云面色微沉,心中明了,这柳月就是给他挖了坑,自己别说从丹药殿搞到好处。

    搞不好,还会被弄得很狼狈。

    趁还没掉坑,林云转身就走,他宁肯什么好处都没有。

    也不愿,被人白白扣掉三个月的丹药供给。

    “你想去哪里?”

    刚转身,林云抬头便看见灰衣执事冷冰冰的看着他,面带嘲讽。

    “老实点,刚才你在大庭广众下,答应了我。还想反悔不成,在这丹药殿,哪怕是长老来了,也别想给我破坏规矩!”

    灰衣执事,沉声喝道。

    林云心中微怒:“敢问执事,怎么称呼?”

    “胡星阳!你称呼我胡执事便好。”

    胡星阳看向林云,面不改色,丝毫没有在意。

    在别的地方,丹药殿管不到。

    可进了这坑,就别想爬出去,要怪就怪你自己,得罪了柳月!

    “好。”

    林云冷着脸,无奈转身。

    灰衣执事则一直在他身后跟着,不紧不慢,防他逃跑。

    不一会,几个灰头土脸,嘴角血渍未干,神色狼狈的弟子,从枯云大师的房间出来。

    走廊上的林云瞧见后,脸色不由更加难看。

    这哪里是学徒,一个个比被人揍了还惨。

    “大师,人给你带来了。”

    “进来吧。”

    扑通!

    灰衣执事胡星云,将林云猛的一推,不由分说就弄了进去。

    自己则告辞离去,完全不给林云开口的机会。

    狗东西!

    林云心中骂了一声,才打量其房间的布置来,房屋中有一尊巨大的丹炉。丹炉下方,是燃烧的熔炉,镶嵌在地底。

    熔炉下面,则是可怕的火焰,熊熊燃烧不止。

    那应该就是地火了……

    扑面而来的高温,哪怕是林云练就了雷炎战体,仍然感觉有些吃不消。

    “你先自己随便看看,别乱弄,我忙完之后在招呼你。”

    枯云头也未回,随意的应付道,手中不断忙活着。

    将炼药师的傲慢,尽显无疑。

    林云若有所思,这家伙估计也就是个一星的炼药师,却还是拽的不行。

    不过想想也是,能够评上星级,就代表着掌握灵纹。

    掌握灵纹的炼药师,和不通灵纹的炼药师,地位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来到一处偏厅中,桌上摆放着,许多凌乱的药材,还有一些捣成碎末的粉尘。

    在草木堂呆了足足一跃,林云大概也能认得七七八八。

    “这什么鬼东西?”

    往旁边看去,林云瞧见一枚枚晶莹剔透的玉简,错落有致的摆放在锦盒中。

    随手取出一枚,凝神细看,才发现是玉简中储存着都是些基础灵纹。

    基础灵纹,也弄得如此郑重。

    还都是些简陋不堪的基础灵纹,与岁月心经中记载的灵纹相比,复杂性不可同日而语。

    看了几眼,林云就没什么兴趣了。

    都是些垃圾……

    “呵呵,看不懂吧?”

    枯云大师突然出现在林云身后,刚好看见,他将玉简放下。

    嘴角微微上翘,嘲弄道:“初来乍到,就想看灵纹,心还是够大的。不过没关系,你在我这打杂,随时随地都能看,看不懂就慢慢琢磨,琢磨个三五载,差不多就能懂个七七八八了。”

    林云略显尴尬,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接话。

    想了想,还是没有直说这些“宝贝”都是垃圾,沉声道:“大师,你这丹炉总是在炸,我一路走来,其他房间的学徒说本月都炸了四五回。”

    枯云大师脸色顿时老脸一黑:“一帮废物懂个屁,我炼制的是火云丹。火云灵纹,在一星灵纹中,属于最难掌握的一种。要是等我炼成了,晋升为二星玄师,这帮人都得给我闭嘴。”

    “少废话,现在你机会来了,我手下的人都走光了,你刚好能多学点东西,过来。”

    提起炸炉,枯云心情明显就不好了。

    林云心中诽谤,什么叫多学点东西,明明是人都被你赶光了。我现在一个人,差不多要干五个人的活了。

    “这些药材分量,我只说一遍,给我记好了。浮光草三钱三、白兰根四钱五、辛银粉三份、火云果一枚……天仙子半两待会按照我说的顺序,放入丹炉。对了,记得随时给熔炉中丢灵玉,这地火可不能熄,一旦熄了,整炉丹药都会废掉。”

    枯云大师连珠炮一般,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光是药材就有上百种。

    “记好没有?”

    林云心中默念一番,点点头道:“记好了。”

    他本身就有过目不忘,倒背如流的本事,这点麻烦对他来讲小事一桩。

    “记好了?”

    枯云大师狐疑的看了林云一眼,冷漠的道:“背一遍给我听,背不好,我就让丹药殿对你停止供给一个月。”

    “浮光草三钱三、白兰根四钱五、辛银粉三份、火云果一枚……天仙子半两;还有百木花六片,花蕾半钱,白残花九种颜色,各取一片,糅杂成液体。顺序,您老还没和我说,暂时就这些。”

    林云张口就来,一口气,不带丝毫阻碍,全部说完。

    枯云大师双眼微眯,心中暗道,捡到宝了。

    丹药殿来拜师的,总算不都是废物,马马虎虎可以入眼了。

    “不错,这套衣服你穿上,以后就在为师这打杂吧。三月之后,我考核完毕,就让你正式拜师。”

    递给林云一套,脏不拉几的药徒袍,待他穿上后。

    枯云大师又取出另外一大堆药材,让林云记下,结果还是一遍就记住了。

    林云疑惑的道:“这是要做啥,不炼制火云丹了?”

    枯云大师摆摆手,淡淡的道:“先不用炼,我都炸了四炉,得炼制一些大玄丹回回本。”

    林云心中无语,不用炼……你之前让我背什么。

    一转眼,在这炼丹室,林云就待了三天。

    枯云大师到底有些本事,炼制大玄丹的时,颇为顺利。每一炉,都能成功炼制十多枚大玄丹,顺便烙印一些基础灵纹。

    大玄丹,乃是玄武境修炼,必不可少的丹药。

    类似于先天境的先天丹,对于开辟玄脉,有强大的辅助作用。

    可惜,上百枚大玄丹,林云也就看一眼的份。

    三天时间,他待得度日如年,一个人干五个人的活不说。还得时时刻刻,忍受这枯云大师的说教,每次都拿一堆破烂玩意当宝贝。

    “好了,今天开始炼制火云丹。”

    才炼制百枚大玄丹,枯云大师便迫不及待,又要炼制火云丹了。

    实际上,也是和林云有关。

    本想着这林云,还得多带几天才能上路,谁知道他跟那些废物完全不一样。

    用起来顺手之极,一个人比五个人还顶用,丹药效率大大提高。

    让他萌生,真的收林云为徒的打算,继承他的衣钵。

    若林云知道他的真实想法,只怕想哭都哭不出来,这地方他是一分钟都不想待了。

    不是因为怕得罪丹药殿,早就走人了。

    “上次记得背的丹药顺序,还记得吧?记得,我就不重复了。”

    枯云大师一堆火云丹的药材,招呼林云来忙活。

    林云早就知晓这家伙的不靠谱,换成其他人,哪里会记得三天前的顺序……丹炉不爆炸才有鬼了!

    “升火!”

    枯云大师神色凝重,大喝一声。

    手伸进灵玉盒,林云随手一抓,扔了十多枚丢尽熔炉。

    一边丢一边心疼,这灵玉给他多好,不说用来修炼,用来提升霄云令的品级也很不错了。

    丢尽这熔炉,炼制火云丹,迟早都得爆掉。

    轰!

    地火在灵玉的注入中,疯狂燃烧起来,绽放出猛烈的星辰之力。

    枯云大师神情吭奋的道:“放药材,按顺序来,浮光草、白兰根各来十组,记得我当初和你说分量,别弄错了。”

    林云闻言,火急火燎赶过去,秤完斤两,准备好十组,又跑到丹炉中全部扔进去。

    枯云大师,控制着地火,专心炼制。

    “快,白残花的九彩灵液,速度一点。“

    “好不错,再去加点火。”

    “去偏厅,再取一些辛银粉,记住是辛银粉不是仔银粉。”

    ……

    大师一张口,林云跑断腿,汗流浃背,累死累活。

    等一切忙活的差不多了,枯云大师取出一枚绽放着火光的玉简,神色凝重到极致,准备开始刻画灵纹。

    林云擦了把汗,知道自己,能轻松一些了。

    撇眼看去,就见枯云大师,铺开一张灵光闪烁的白纸。取出妖兽墨汁,刺破手指,让鲜血融入进去。

    随手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法器笔。

    如此郑重的模样,林云知道,他是要来绘制一星灵纹了。

    至于往妖兽墨汁中掺自己的精血,是为了更好地柔和基础灵纹,让其便于控制。

    林云心中早就有了底,这什么枯云,就是个半吊子。

    大师?

    在他眼中,连入门都谈不上,和岁月心经中的那位前辈相比,连提鞋都不够资格。

    就见枯云,一边拿着玉简中的火云灵纹比照,一遍拿着笔绘制着。

    额头全是汗,紧张得不行。

    林云心中暗笑,大师这模样,就像是小孩子学画画一样,只能一笔一笔的临摹。

    不仅慢,画的还丑,简直不忍去看。

    他当初没有修炼出岁月之力时,绘制“再造”灵纹,都不必如此麻烦。

    现在就更不必说了。

    枯云大师见林云瞧着他绘制灵纹,顾不得额前汗水,心中颇感安慰,叹道孺子可教,张口道:“好好看,好好学!这一星灵纹你要是能学个皮毛,日后在丹药殿,就能让你横着走了。”

    林云心中好笑,实在是没工夫搭理他,只好扭头不看。

    “成了!”

    枯云大师神情彻底吭奋,两眼放光,举着画卷般大小的白纸朝丹炉冲去。

    林云扭头一看,脸色大变,吓得退都快软了。

    只见那蕴含狂暴能量的诸多基础纹路,犹如鸡爪般被强行拼揍在一起,组成一个摇摇欲坠的火云灵纹。

    一星灵纹中,火云纹路,由数百个基础纹路组成,极其难以炼制,十分暴躁。

    这要是丢在丹炉中,配合着地火熬制的高温,简直不要太可怕。

    “大师,别!”

    林云吓得脸色发白,想要出言阻止,可来不及了。

    枯云大师根本不听,揭开丹炉,就将那硬凑起来的火云灵纹往里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