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杀
    当那瓷白色的无脸面具,落下的一刻,一张谁也想不到的脸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不是林云,又是谁!

    武斗场上,韩莫韩峰两兄弟,使劲的揉了揉眼睛。

    再三确认后,终于肯定,这白衫剑客就是林云无疑。

    “明明已经被我们赶进了葬剑林,这家伙怎么又跑出来了……”

    墨青云同样大惊失色,不可置信。

    十大玄武境翘楚,包括皇甫靖轩在内,脸色纷纷大变。

    他们当日联手,亲眼看到,林云走投无路被逼进了葬剑林。

    那是一片必死之地,没有人能走出来。

    可眼下,林云活生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无疑是给了当初追杀让的所有人一记耳光。

    他不仅活着走出来了,还打破玄关,晋升到了玄武境。

    想起当日林云那冰冷的眼神,再看看被钉死在地面,痛苦哀嚎的冷陌,几人都感觉有些不寒而栗。

    “这家伙,怎么可能会走出来。”

    当初差点一掌杀死李无忧的风浩宇,神色显得十分难看。

    有人神色难看,自然有人欢欣不已。

    “这小家伙竟然活着走出来了……不过动起手来,可还真是冷酷无情。”

    欣妍一双美目眼波流转,眉宇间的阴霾荡然无存,霎时间,风情万种。

    从接触到林云起,那少年给她的感觉,便十分平静,又如秋水般透彻。

    哪怕是在帝都分舵,受尽了委屈,也都隐忍不发。

    可若真以为他脾气好,就可以随意欺负,那就大错特错。

    不怒则已,一怒惊天。

    就如现在的林云,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刺血龙马一枪,那便还给冷陌,更无情更冷漠的一枪,让他尝受十倍百倍的痛苦。

    下一个,是王宁!

    今日,无论谁来,都阻止不了林云对他的杀心。

    当面具落下的一刻,王宁就完全吓傻了,不是说葬剑林是必死之地吗?

    这家伙,怎么跑出来了……

    不能死,我绝不能死,我还有大好前程,我乃王家嫡系!

    “住手!”

    眼见着林云,丝毫没有要留情的迹象,白霆身边的王琰大声喝道。

    林云根本没有理会,手中之剑,直取王宁心口。

    可手腕刚刚一台,身后便有刺耳的破空声响起,林云回头看去。

    两道身影,朝他飞扑而至。

    正是韩莫韩峰两兄弟,当日幽暗森林中,最先对他和李无忧出手的玄武境翘楚。

    两人一动,其他玄武境翘楚,随之而动。

    之前,不知他身份,这些人没有妄动。

    可眼下,既然知道了林云身份,就不能给他活路。

    幽暗森林中,将林云逼的如此之惨,这些人深知无法善了。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率先出手。

    能如此年轻打破玄关,自然都是果断之辈,毫不犹豫便做出了选择。

    趁着分神功夫,王宁在地上滚了几圈,赶紧爬起来,高声喝道:“赶紧宰了这剑奴,今日他不死,我们以后都不得安宁!谁若是对他出手……”

    凝气成芒,弹指伤人!

    林云目光一瞥,弹指间,一缕剑芒,破空而去。

    紫色剑芒,犹如惊鸿一瞬,眨眼便至。王宁赶紧闭嘴,电光火石间,挪动身体,避开要害。

    噗呲!

    剑芒几乎插着其心口,洞穿王宁胸口,鲜血激荡中,将他震伤在地,痛的死去活来。

    “没死?”

    林云眼中寒光一闪,抬腿便追,欲再补一剑。

    可韩莫韩峰,这两兄弟的联手之下,磅礴剑势,却已将他完全笼罩。

    再追,后背空门大入,不死也得残。

    欺人太甚!

    当日,幽暗森林中,这两兄弟甘当王宁狗腿,仗着玄武境修为,率先对他发难。

    今日又是如此,没完没了,冥顽不灵。

    铛!

    分神之下,林云被两人联手一击,震退三步。

    “还以为你长进不少,也不过如此。”

    韩莫韩峰,并肩而立,看着被击退的林云冷笑道:“从葬剑林中捡回一条狗命,老老实实,缩着尾巴做人不好嘛!”

    蹭蹭蹭!

    风浩宇、墨青云等其他玄武境翘楚,奔走如龙,疯狂追来。

    只要两人在拖住林云片刻,几人便可彻底赶来,再度围杀林云。

    “联手绞杀?”

    凌霄剑阁诸多长老,还有一众资深弟子,全都露出惊讶之色。

    之前,听到一些传闻,说王宁联手十大玄武境翘楚,绞杀一个先天五窍的弟子。

    多少有些不信,总感觉太过匪夷所思。

    可现在,这些人配合无间,轻车熟路,朝着林云奔去。

    若是初次出手,定然没有这等默契……眼下,是不信也得信了。

    “可恶!”

    欣妍脸色一黑,没想到,会亲眼目睹这般无耻的一幕。

    白霆身边,王琰紧张的脸色,渐渐缓和下来,冷漠的道:“终究是个跳梁小丑,我看你怎么死!”

    轰轰轰!

    毫无征兆,在所有人都毫无防备的情况,武斗场中突然凭空响起三道炸雷。

    密密麻麻的剑影,犹如疾风暴雨,从林云掌间,骤然而起。

    面对韩莫韩峰的耻笑,林云脚步站稳,一言不语,挥手间便是雷音剑法的一式杀了过去。

    狂风,风啸如雷。

    手腕轻轻一抖,在呼吸间,连出三剑。每一剑,都分出九九八十一道剑影,三剑刺出,便是疾风暴雨般的两百多道剑影。

    韩莫韩峰两人,瞳孔猛的一缩,显的有些触不及防。

    可还不够!

    丹田处三十六片紫鸢花,尽数绽放,林云眼中精芒一闪。长啸一声,一口气,再出六剑。

    蹭蹭蹭!

    他将紫鸢剑诀,催发到极致,向浑身剑势,犹如翻江倒海般的狂龙,压迫的韩莫韩峰为之窒息。

    韩莫韩峰脸色狂变,在这等剑势面前,完全没有与之争锋的念头,一退再退。

    可眨眼间九道雷音,汇成一道,再想出手,以完全来不及。

    嘭!

    两人当场便被震的吐出口鲜血,神情恍惚,剑势如龙而至。

    铛铛铛!

    韩莫韩峰咬紧牙,各自手中长剑,舞的密不透风。生死关头,将浑身实力,尽数施展出来。

    不得不说,到底是亲兄弟,两人联手之下,远非一般剑招可破。

    可林云的剑不同,雷音剑法,只会越来越快。

    第一剑就让两人如此吃力,第二剑,只会压力倍增。

    落花!

    落花一瞬,向死而生,林云剑光摇曳,似是而非,让韩莫韩峰有些方寸大乱。

    不知道林云这一剑,恍惚之间,到底是冲谁来的。

    噗呲!

    等剑光杀到,韩莫被一剑弹飞,胸口血溅如花。

    第三剑,飞雪!

    没有给韩峰多少思考的时间,林云受中之剑,如云兴起,如雪飘飞。浑身剑势,像是涌动的白云,散落的剑芒则如雪花飞舞。

    手中之剑,裹挟着如雪飘飞的剑芒,滚滚而去。

    茫茫剑势,既有雪的灵动,又衍化出云海的还好,闪电般的剑芒中,更多一丝灵性。

    一剑出,剑光未至,莽莽剑势,便将韩莫轰然震飞。

    追月!

    快至巅峰,追星逐月!

    林云身形一闪,快的让人视野都无法捕捉,仿佛星辰日月,都被他甩在了身后。

    等他现出身形,震飞的韩莫,在他身后才刚刚落地。

    嘭!

    韩莫一落地,体内便有上百道剑光爆出,伴随着涌动的鲜血,轰然倒地,生死不知。

    四招,仅仅是四招,林云便挫败了韩莫韩峰。

    两人可不是王宁这种,靠着破玄丹才破的玄关,修为深厚,剑法过人。相互配合,更是难解。

    刚才说林云不过如此的评价,似乎言犹在耳,两人便已如死猪死狗般躺下。

    可两人的这般牵扯,却也给剩下的六名玄武境翘楚,创造了绝佳的出手机会。

    “宰了他!”

    以墨青云和风浩宇为首,六名玄武境翘楚,凌空飞至。

    浑身真元鼓荡,同时将武魂祭出,狂暴的气势铺天盖地,眨眼便至。

    咔咔咔!

    六大玄武境翘楚,同时祭出武魂的巅峰一击,实在太过恐怖。还未完全落下,恐怖的声威,便让林云脚下之地,纷纷炸裂开来,不断蔓延。

    如此骇人的声威,只要随便一记杀招,落在林云身上。

    当场就会被重创,没有任何意外。

    众人设身处地,完全想不到,林云有任何破局之法。

    可林云长袖如云,顺手一挥。就像是仙鹤展翅,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当他那白衣长袖,如云水般展开时,颤抖的剑身,爆发出媲美雷霆的巨响。就像是一道炸雷,不在天上,不在云间,在他手中,凭空响起。

    嘭!

    恐怖的雷音,沉淀着风、花、雪、月四式沉淀下来的剑势,轰然爆炸。

    雷音剑法最后一式,神霄……

    神音如雷,震破云霄!

    风浩宇、墨青云六名玄武境翘楚,只差半丈,便可将杀招落在林云身上。

    可终究是差了半丈,平地惊雷,自掌中而起。如此近的距离内,六人当场被震的七窍流血,双耳失聪,双目模糊,倒地之后,捂着耳朵痛苦的哀嚎。

    可怕的雷音,在他们脑海中,犹如爆炸一般,嗡嗡不绝。

    武斗场上,其余九星新人,早已远离风暴中心。

    可仍然被这突兀的雷音,炸了个戳手不及,只觉得头痛欲裂,耳膜震荡不止。

    剩下的数十尊机关傀儡,在雷音震荡下,不停的抖动。而后轰得一声,分崩离析,瓦解成一堆杂乱的部件。

    “啪啪啪!”

    皇甫靖轩微微一笑,拍着双手,缓缓走出来。

    清脆的掌声,也将众人从恍惚中惊醒,赫然发现,皇甫靖轩一直都未出手。

    也对……皇甫靖轩,掌握强大的半步剑意。实力比其他玄武境翘楚,明显高出一截,自然有其骄傲,不愿与他们联手,对付林云。

    “身位一个废武魂,你能有现在的实力,的确让人刮目相看。不过,到此为止了……”

    锵!

    一声悠扬剑吟,皇甫靖轩拔剑出鞘,身上的半步剑意轰然绽放。

    其长发张扬,丰神俊朗。

    在半步剑意的撑托下,竟如绝世宝剑,让人感觉他身上似有无法直视的光芒。

    “还有皇甫剑锋,有他就够了!”

    本已绝望的王琰,眼前一亮,重新燃起希望。

    剑者,当有锋芒!

    宁折不弯,一往直前,舍我其谁!

    可林云身上,突然荡起无尽的锋芒,有可怕的剑势在他身上,拔地而起,扶摇直上,直到让人完全无法凝视。

    完整剑意!

    凌霄剑阁的众多资深弟子,和诸多长老,全都豁然起身,眼中神色极度震惊。

    恍然间,有些明白,林云一身实力,为何如此可怕。

    林云扬手一挥,葬花剑携带完整剑意。

    以迅雷之势,破空而至,将皇甫靖轩身上的半步剑意轻易碾碎,噗呲一声便刺其胸口。

    米粒之光,也敢于皓月争辉!

    半步剑意对上完整剑意,毫无悬念的碾压,快的甚至让人有些无法接受,可又不得不接受。

    林云目光一瞥,眼神冷漠,淡淡的道:“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你若肯与他们联手,或许能有五成机会败我……至于现在,我一剑便可败你。当日你在无忧体内种下剑意,今日我让你好好感受一番这种滋味!”

    嗡!

    插在皇甫靖轩胸口的葬花剑,嗡鸣不止,完整剑意顺着剑身,在皇甫靖轩体内疯狂肆掠。

    其脸色惨白,五官痛的扭曲,单膝跪地,甚至连痛的发出声音无比艰难。

    眼中尽是惊恐的神色,那完整的剑意,生生不息,生生不灭,甚至还在不断壮大。

    “救……救……我。”

    皇甫靖轩绝望的看向林云,眼中充满乞求之色,他太清楚这剑意的可怕了。

    不得不说,对于刚才还说着到此为止的他,这一幕太过于嘲讽。

    林云懒得理会,脸色微变,回头看去,却是王宁挣扎着起身。

    跌跌撞撞跑到了武斗场边缘,只差一步,就要穿过蓝色光罩。

    瞧见林云看过来视线,王宁停下脚步,突然间感到有些快意。

    领悟出完整剑意又如何,照样奈我不得!

    不由嗤笑道:“我知道你很想杀我,不过很可惜,今日你还是杀不了我。日久天长,细水长流,凌霄剑阁中我慢慢陪你玩,我看你一个废武魂到底有什么能耐和我斗!”

    话还未说完,其便匆匆转身,准备跳出武斗场。

    只要出了武斗场,有白霆长老,还有他大哥王琰在……林云再想杀他,难如登天!

    “滚回去。”

    武斗场中有星光冲天而起,李无忧飞身一脚,冲过蓝色光幕,一脚踹在了其身上。

    嘭!

    巨响声中,王宁顿如沙包一般,横空爆飞。

    落下之时,又翻滚数十米,一抬头,刚好看到林云那张冷峻的面孔,还有冰冷的眼神。

    顿时吓得三魂七魄,丢了一半。

    那明亮的双眼中,此刻分明写满了一个字,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