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百九十章 剑者,当有锋芒
    青竹林立,幽寒冷冽,一路向前,杀机密布。

    可林云,已不能回头,向前尚有一线生机;回头,必死无疑。

    除非掌握完整剑意,否则根本无法破解此地的纹路,暂且称之为剑纹吧。

    与岁月心经中的纹路不同,此地的纹路,每一道都蕴含着莫大的杀机,与无穷剑意。

    称之为剑纹,并不为过。

    最可怕的是,一道道剑纹,层层叠加,遵循着某种道韵,浑然一体,组成这浩瀚的一片剑阵。

    葬剑林,葬剑林……

    林云也算是明白了,为何此地,会被称之为葬剑林。

    剑者,埋骨之地。

    王宁不等人不敢上前,是有其原因的,哪怕是皇甫靖轩。

    与林云一样,掌握着剑意,可他不懂纹路,同样是来者必死。

    只有像林云这般,既掌握半步剑意,又略通纹路者,才可得一线生机。

    可一步步走来,同样是如履薄冰,不敢放肆。

    身后蓄积的无穷杀意,已让他不敢去想,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去走。

    林云一语不发,感悟着周身澎湃的剑意,不停凝练自身半步剑意。

    咔咔咔!

    体内断剑武魂,九根锁链,时隐时现,出现剧烈的晃动。

    他能清晰的感受到,随着自身半步剑意的增长,九道古老的锁链,正在一点点松动。

    半步剑意,不断增强,可与完整剑意,总是差一点。

    就差那么一点,似乎伸手便可触摸。

    伸手之后,近了些许,还还是差一点。

    林云只能硬着头皮,不断朝前走,靠着葬剑林中庞大的剑意,继续磨练。

    葬剑林外,神色凝重的李无忧,比林云更要紧张。

    与林云不同,他能清晰的看到,林云身后蓄积的剑意和杀机,达到了何等惊人的地步。

    磅礴的杀机,竟衍化一片浩瀚血海,血海翻腾凝聚出种种异象。

    仿佛下一刻,这无边血海,便会将林云吞没。

    血海之上,激荡着万千长剑,全是剑意凝聚而成,一碰则死,毫无生还可能。

    轻轻摇曳的竹林,发出靡靡之音,一如剑吟,一如呓语,又像是有人在浅唱。

    李无忧也不知晓,如此可怕的压力,林云到底能坚持多久。

    葬剑林,会不会葬掉林云这柄剑,真不好说。

    “差一点,为何总是差一点?”

    如履薄冰,亦步亦趋的林云,眉头紧皱,似乎走进了某个死胡同。

    之前差一点,明明只差半步。迈出一步,明显感到有所进展,可还是差四分之一步,继续走,又差八分之一步,十六分之一步……

    他与完整剑意的距离,无限缩小,却好像无限遥远。

    身后排山倒海般的杀机和剑意,让他心乱如麻,信心出现一丝动摇。

    咔擦!

    一丝动摇,便让心境破绽,无限扩大。

    又迈出去一步,刚一落脚,林云便知糟了,脚下剑纹陡然炸裂。

    呼哧!

    凌厉的破空声响起,一排锋利的青竹,犹如长枪,携带着锋芒无匹的剑意,朝他激荡而至。

    完蛋,遭到阵法反噬了……

    林云心中一紧,这葬剑林中,他亦步亦趋,根本无法乱动。

    身后是漫天杀机,左右是无穷剑意,前方是杀人的利箭,天上地下,竟无他容身之处。

    可怕的孤独,一种遭到天地排斥的恐慌,在心间弥漫。

    葬剑林在排斥他!

    葬剑林要埋葬他!

    该死……到底差在哪里?

    林云心中不知所措,他感觉自己半步剑意的强度,已经完全不逊于完整剑意。

    可就是差一点,只差那么一点!

    生死关头,林云闭上双目,他的脑海中浮现出蔷薇画卷中的青衣人。

    回想着,青衣人挥剑而舞的每个细节,与对方相比,自己身上到底欠缺着什么?

    画面在变,脑海中浮现出紫鸢剑圣的身影,对方以残魂之身,镇压滔天魔海。

    两者,都是让他仰望的剑客,都有……

    林云豁然睁开双目,他找到了紫鸢剑圣和青衣人的共同点,他终于知道,自己差了什么。

    一念起,林云豁然转身。

    浑身剑势,轰然而起,直面浑然不顾那漫天杀机,与无尽的剑意。

    纵有崩山裂海之力,可破星辰,可斩日月,但若无剑者之心,算什么剑客。

    剑者,当有锋芒!

    我所差的,就是这一点锋芒。既为剑而生,那我林云,又何惧为剑而亡!

    心,越来越通透,林云身上的剑势,宛如实质,晶莹剔透一般。

    他略显迷茫的双眼,在这一刻,锋芒尽显,无所畏惧。

    不能回头?我偏回头!

    剑客之心,一往无前,舍我其谁!

    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林云神色冷峻,浑身气血沸腾,一股锋芒,拔然而起。看着茫茫血海,无尽杀机,张扬着浑身剑势,林云一步,迈了出去。

    只瞬间,林云就被这血海吞没,就被那无尽的剑意掩埋。

    “不!”

    李无忧瞧得此幕,不由失声大吼了起来,怒骂道:“干你娘的,什么狗东西建的葬剑林,老子废了你!”

    哗!

    就见他身上,漫天星光爆射,一双眼,充满无尽的怒火。

    咔擦咔擦!

    就见他状若疯狂,冲进葬剑林,拔剑狂砍,一根根青竹被他不停斩断。

    可那青竹,似乎生生不灭,生生不息,斩之不尽。

    轰!

    在那漫天血海,和磅礴剑意,将要完全吞没林云之时。他的身上,陡然绽放出,琉璃闪耀,晶莹剔透华光。犹如美玉,纤尘不染,雨露不沾。

    紧接着,纯粹而凝练剑意,带着无尽锋芒从他身上疯狂爆发。

    叮叮当当!

    这剑意,让整片竹林,为之摇晃起来。青竹碰撞,绽放出风铃般的清脆之音,一串串,连绵不止,念念不绝。

    漫天血海,磅礴剑意,在这摇曳的风铃之音中,随风而散,又随风而逝。

    咔擦!

    封印着断剑武魂的某跟锁链,戛然而止,尽数断裂。

    一声来自远古的怒吼,在体内传来,似有一双目光,与他遥遥对视,不怒而威。

    “这……算是我的武魂吗?”

    林云睁开双目,环顾四周,风平浪静,既无杀机,也无漫天剑意。

    唯有悦耳的风铃之音,像是灯火,摇曳多姿,听醉人心。

    葬剑林,看来是某位前辈留下的考验之地。

    之前,我始终悟不到剑意真谛,信心动摇,立刻就得不到承认,九死一生。等领悟出完整剑意,知道自己,差的便是那一点锋芒,便是滔天血海,也伤不到他分毫。

    “多谢前辈。”

    林云盘膝而坐,双手合什,神色无比恭敬,弯腰郑重行礼。

    起身,林云伸手在空中感应一番,所有剑纹路,皆已消失。除了阴寒森冷以外,这地方,眼下就是一片普普通通的竹林。

    “砍死你,砍死你!”

    耳边传来一阵气踹嘘嘘的声音,林云回头看去,就见李无忧累的跟狗一样。

    双手握着剑,对着空气,一阵乱挥,满脸愤怒,口里念念有词。

    “你干嘛呢?”

    林云微微皱眉,小心翼翼上前问道。

    “哥,我替你报仇呢。这竹子还真多,你等我砍完再说,别让我知道是哪个王八蛋种的,非宰了他不可!”

    李无忧随意回答一句,依旧是满脸杀气,对着空气,砍着竹子。

    林云右手中指弯曲,大拇指重重压在指甲上,并非弹指神剑,只是虚弹一指。

    锵!

    一指弹出,顿时有完整剑意萦绕不散,迸出一道,清澈透亮的剑吟。

    狂风起,整片竹林,随之而荡,摇曳的风铃之音,奏其二重叠唱。

    李无忧只觉得脑海中,嗡的一声,豁然惊醒。

    “我干嘛?”

    惊醒过来后,叹道:“我这手腕,好酸……”

    能不酸嘛,对着空气,全力挥出了上千剑,不酸才怪了。

    “我也很想知道,你在干嘛。”

    林云微微一笑,看向李无忧,轻声道。

    “哥,你没死啊?”

    李无忧恍然如梦,看着林云惊喜的道:“哈哈,哥,我救了你!你被血海吞没的一刻,我就杀进来了,斩尽了不知道青竹,没想到阴差阳错,真将哥给救了。”

    林云翻了个白眼,手指了指四方道:“自己看看吧,不想跟你说话。”

    “怎么回事……”

    李无忧这才发现异样,地上没有一根断竹,难道都是幻觉?

    偌大的葬剑林,哪有他砍断的青竹,别说一根,半根都没有。

    血龙马迈着步子,打了个响鼻,颇为鄙视的看了李无忧一眼,朝着林云走了过去。

    李无忧双手捂脸,欲哭无泪,一世英名全毁了。到底干了什么羞耻的事,连血龙马都在鄙视他……

    沙沙!

    踩着地上的竹叶,林云牵着血龙马,朝着深处走去。

    这地方,还有许多秘密。

    曲径通幽,路绵且长,半柱香后,林云瞧见一幢古意盎然的竹楼。

    竹楼伴水而筑,一面寒池,透着蒙蒙水雾,冷的人微微一颤。

    “葬剑林的阴寒之气,便是出自此地了。”

    林云若有所思,这地方的寒气,和他待过的阴风涧有些类似。没有阴风涧那般暴躁,可寒气阴冷,后劲连绵不止,更甚一筹。

    “这什么鬼地方,冷的吓人。”

    李无忧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林云回头看去。

    瞧得林云关爱智障的眼神,李无忧顿感一阵尴尬,讪讪笑道:“哥,进去瞧瞧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