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心中有恨 从不敢忘
    “长老,这林云当着您的面都敢杀我,他俩的话,能信就有鬼了。这种背后偷袭的无耻之徒,只会给宗门丢脸,建议长老,当场杀掉算了!”

    王宁的话,字字诛心,到最后竟然要长老出手击杀林云。

    “长老,这种无耻之徒,若是进了凌霄剑阁,定是宗门之耻!”

    冷陌看向剑雕上的灰衣长老,再度开口道。

    “谁无耻了?要杀就杀,何必颠倒黑白,倒打一耙。”

    听着这帮人,左一个无耻又一个无耻,李无忧稚嫩的面孔上,气的满脸通红。

    咳咳!

    忍不住咳嗽几声,吐出血来,一路交手,他累积的伤势已经不轻。

    “林云,你有什么想说的?”

    剑雕上灰衣老者,面色波澜不惊,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林云面露嘲讽之色,冷笑道:“能有什么好说的,我确实是要杀这狗东西,长老您不是都看见了吗?”

    “大胆!”

    剑雕上灰衣老者,怒喝一声,强大的威压顿时就逼迫了下来。

    “狗屁!我哪里大胆了,人要杀我,我又不是砧板上的肉,任他宰割。哪有不反手的道理,我只恨长老您出现的真及时,没让我宰了这狗东西!”

    林云面色冷漠,即便面对这灰衣长老,也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在他看来,退与不退,都无所谓。

    对方若是真讲道理,就不会听王宁等人的一面之词,自会做出公允的决断。对方若是不讲道理,那他说什么,都是废话。

    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谁的实力强谁就是王道。

    灰衣老者无论境界修为,都冠绝全场,所有人加起来都不会是他对手。

    林云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怎么想。

    既如此,那何必畏畏缩缩的,难不成跪地求饶,就能改变对方的看法?

    笑话罢了!

    “啧啧,小剑奴原来你这么想杀我。可惜啊,本公子就是活的好好的,有种你当着长老的面,再来杀我呗!”

    王宁见得林云脾气如此暴躁,眉头一挑,嘴角微微上翘,出言挑衅起来。

    “干你娘的!”

    瞧得对方这等嚣张模样,李无忧气不过,提着剑当场就要冲过去。

    “滚!”

    可还未靠近,冷陌一个闪身,抬手便是一记重拳。

    以冷陌的境界,受伤颇重的李无忧,此刻哪里会是对手。

    嘭!

    李无忧痛苦的吐出口鲜血,五官扭曲,到底挣扎不起。

    蹭蹭蹭!

    其他几名王琰手下的狗腿子,同时拔剑,排成一堵人墙,将王宁挡在后面。

    “让开。”

    王宁拨开人群,看着地上的痛苦挣扎的李无忧冷笑道:“小畜生,你之前不是很能耐吗?再跳起来打我呗!”

    “可恶!”

    李无忧气的双眼布满血丝,五指紧握,却硬是无法站起来。

    “废物!”

    王宁嗤笑一声,看向剑雕拱手道:“长老,事情您也都看在眼里了,如何处置,我也不多说了。”

    灰衣长老神色冷漠的道:“林云、李无忧联手击杀同门,还不知悔改,错上加错。警告一次,如若再犯,直接取消试炼资格。”

    “长老倒是有心了!”

    林云面无表情,淡淡的说了一句,上前去捡葬花剑。

    刚刚弯腰,一只脚踩在剑身上,抬头看去,王宁那张脸冷冷的笑道:“永远记住你的身份,当年你是最卑贱的剑奴,到了帝都,你只会更加卑贱!”

    “是吗?”

    咻!

    那脚下的剑,顿时被林云闪电般抽出,王宁还未反应过来,剑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剑刃上丝丝寒气,贴着王宁脖子,顿时将他脸吓得惨白,讪讪笑道:“林云,莫冲动。”

    “林云,你找死吗?”

    冷漠等人,手中长剑,同时指着林云。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大伙都没有料到,冷漠心中几乎要骂娘,这王宁倒地是有多蠢。

    明知不是别人对方,还送上门去嘲讽。

    可这家伙,若真被林云一剑咔擦了,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王琰肯定不会放过他!

    林云脸上浮出一丝笑容,看着王宁道:“你不觉得自己很像一条狗吗?青云宗内,你就喜欢跟着苏紫瑶身后,这凌霄剑阁内,也只敢跟着王琰身后。”

    “你!”

    王宁还从未被人如此骂过,脸色刷的一下就气青了,可架在脖子上的剑又不得不让他老实下来。

    “让开。”

    林云刷的一下,收剑归鞘,转身看了眼挡路的几人冷冷的说道。

    几人被林云一瞪,气势顿时就矮了半截,乖乖让开。

    嗖!

    一把抓起李无忧,将他丢在血龙马背上,林云牵着缰绳朝前走去。

    王宁摸了摸脖子,脸色显得阴沉无比,忽然间想起什么,转身看向剑雕上的老者,笑道:“这次多谢长老出手相救,大恩不言谢。”

    灰衣老者淡淡的道:“这次事件,具体原因,你心知肚明。王家虽然势大,在凌霄剑阁内也还没到,一手遮天的地步,你好自为之。”

    “长老言重了。”

    呼哧!

    剑雕刮起一阵狂风,冲天而去,片刻,就消失在众人视野中。

    “二少爷,没事吧。”冷陌看了眼王宁,感觉他受伤不轻,状况谈不上好。

    “死不了。”

    王宁不咸不淡的说了句,只是想起林云看他的眼神,忍不住一阵胆寒。

    那眼神,简直跟噩梦一样,让他一眼难忘。

    这家伙,莫非知道洪老是我杀的?

    对我的仇恨,强的有些离谱……

    “冷兄,这次种子名额里,大约有多少打破玄关的翘楚。”王宁出言询问道。

    冷陌略显疑惑,但还是如实告知道:“十多个吧。”

    “可以了。”

    眼中闪过一抹决断,王宁俯身,在冷陌耳边说了几句。

    冷陌脸色微变:“真要弄这么大的动静吗?对付他,其实没必要……”

    “我说有必要就可以了,林云必须死,我要确保万无一失!”

    王宁神色淡漠,不用质疑的道。

    “明白。”

    冷陌想了想,终究是没再说什么。

    “可恶,我的血目熊!”

    就在此时,墨青云低声咒骂起来,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血目熊动弹不得。再仔细看去,这之前威风霸道的白熊,却是了无生机。

    硬生生被血龙马,三脚踹死。

    ……

    “就该一剑刺死那个王八蛋!”

    血龙马背上,李无忧对林云最后放过王宁,愤愤不平。

    “疼吗?”

    林云不答,反问道。

    “废话,你被玄武境的人轰上一拳,看痛不痛。这狗腿子下手也够重,起码凝聚了一道玄脉!”

    冷陌那一记重拳,到现在都还痛的死去活来,只怕是伤到了内脏。

    一时半会,肯定好不了。

    “疼就少说点话,有长老在,哪怕我剑在他脖子上也杀不了王宁。再者,我就算杀了他侥幸逃走,你怎么办,留在地上被人抽死吗?”

    牵着血龙马的林云,面色不善,淡淡的说道。

    这一次,相当狼狈。

    被王宁三番两次逃走不说,最后还被长老训斥一顿,出言警告。

    他自己还好,只是先天灵元消耗较大,没有受多重的伤。

    李无忧就有些惨了,先是与王宁交手,而后独自拖住黑火鸦,又被冷陌重伤。

    那王宁还出言耻笑,跳的飞起。

    “也对哦,我现在仔细想想,那长老似乎也有偏袒我们。居然就这么放我们走了,我还以为会受点惩罚……”

    李无忧挠了挠头道。

    林云淡淡的笑道:“偏袒我们?若真是偏袒我们,就不会阻止我杀王宁了。只怕是看在欣妍师姐的面子上,不敢太过分罢了,若咱两没有半点靠山,你看他会如何处置。”

    看了看四周环境,林云停下脚步,将李无忧靠在树上。

    拍了拍血龙马的脖子,在其耳边说了几句,血龙马咧嘴一笑,而后撒腿狂奔。

    “你先休息会吧。”

    “嗯。”

    李无忧又困又乏,点点头,闭上眼沉睡过去。

    咔咔咔!

    不知过了多久,篝火燃烧树枝的响声,将李无忧唤醒。

    睁眼看去,林云正串着妖兽肉在篝火上转动着,时不时撒上盐巴和其他佐料。

    妖兽吞食天地灵气,不仅肉美鲜嫩,而且蕴含着旺盛的气血,乃是大补之物。

    对于受伤较重的人来说,食用一头上等妖兽,再重的伤势也能恢复大半。

    这头火焰狮,便是林云交代血龙马,特意抓来的。

    他历经大战,灵气几近枯竭,也只能拜托血龙马来做此事。

    不得不说,做的还是相当漂亮。

    “嘿嘿,林大哥,看不出来你烤起肉来真是一绝,这可是女人才会的本事……”

    李无忧闻着香味,出言调侃起来。

    睡醒之后,这李无忧又恢复起没心没肺,口无遮拦的本性。

    “瞧不上?那还是我一个人吃吧。”

    刚将狮子肉分成两半的林云,微微一笑,收回了手。

    咔!

    话音刚落,血龙马飞窜而来,一口将本来分给李无忧的狮子肉直接叼走。

    “我的肉,这畜生!”

    李无忧顿时气的大叫。

    林云笑道:“可别骂小红,这段时间你我不方便出现,还得拜托它去捕猎才行。”

    咕隆咕隆!

    李无忧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舔了舔嘴,可怜兮兮的道:“哥,我错了,还不行吗?”

    “给。”

    林云淡淡一笑,将自己那份,递给对方。

    “这怎么好意思呢……我就不客气啦!”

    李无忧嘿嘿一笑,接过狮子狗,哪有半分顾忌,狼吞虎咽的就啃了起来。

    嘴里肉咀嚼不停,大呼好吃,只是肉还未尽。显得口齿不清,颇为好笑。

    林云撕下大块狮子肉,重新就着篝火熏烤起来。

    火光映照着他清秀俊朗的面孔,那张本该年少轻狂的面孔,菱角分明,多了些许刚毅。

    离开青云宗后,几番生死历练,林云已不在如最初那般冲动。

    可熊熊燃烧的篝火下,那张忽明忽暗的脸,眼中却有一缕浓浓的不甘,始终未变。

    心中有恨,从不敢忘;新仇旧怨,早晚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