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百七十章 关门
    茫茫无际的荒草原上,寒风凛冽,大雪纷飞。

    饶是将近黄昏,天地还是一片素白,并不显得多么昏暗。

    这里是挨着秦天郡的荒野大漠,过了这片大漠,便算是入了秦天郡。

    帝国的武者,习惯称之为漠北。

    也许是秦天郡位置太好,笼络了整个大秦帝国的风水气运,吸光了这地的灵气。

    漠北没有春秋二季,夏天是漫天黄沙,扬尘万里。

    冬天是皑皑白雪,寒风凛冽。

    从北方来的人,想要去帝都,都免不了踏上这漠北荒原。

    此刻,莽莽风雪中,隐约走出一个少年。他牵着匹马,缓步前行,身上蓝白相间的长衫,异常整洁,不见半点积雪。

    只是略显疲惫,单薄的衣衫,也让人担忧着他的身体。

    先天武者,能以灵元抵御严寒。

    可漠北的雪,一下就是大半个冬天,灵元深厚,也抵不上日久天长。

    你能挡的住三五天,挡得住两三个月嘛?

    少年却是浑然不顾,清秀俊朗的面孔,在冰雪寒风中,显得格外冷峻,平添许多锋芒。

    无需多言,少年自然是林云。

    他与明烨告别后,便一路沿着官道,朝大秦帝都赶去。

    花上两月时间,穿过数十个大郡,来到了这风雪满天的漠北。

    漠北的冬天,比帝都来的要早很多。

    算算时间,再过半月,就可进入秦天郡前往帝都了。

    到时候帝都应该刚好入冬,也该飘起这鹅毛般的大雪,迎接从帝国各处赶来的年轻翘楚。

    两月来,除了赶路和修炼。

    林云的时间,都花在琢磨那写着岁月如火的古简上,已有些眉目。

    十五万枚先天丹,几乎被他耗尽,剩下不到万枚。

    紫鸢剑诀在如此多资源的堆砌下,终于突破四重,达到了惊人的第五重。

    那一朵燃烧的紫鸢花,当绽放之时,会张开整整三十片花瓣。

    纤细的线条,灵动的花边,燃烧着的紫炎,让这紫鸢花美的惊人。

    看似柔美的外表,蕴含着如山一般浑厚的灵元,如今想让这紫鸢花转动起来,已越发吃力。

    可一旦动了,花心凝聚的剑芒,拥有着林云心悸的可怕威力。

    修为没变,可林云的实力,却增加了至少三成。

    但真正要说恐怖的,还是血龙马。

    这二货,吞吃了林云留给它的远古妖丹后,修为突飞猛进。

    达到惊天的先天七窍,眉心处的独角,已经越发明显。

    只能说这家伙的血脉天赋太过强悍,若是林云能有这根骨,修为早就达到气窍了。

    飞雪不停,一人一马,留下的脚印很快就被覆盖。

    没走多远,天色便彻底暗了下来。

    呜~呜~呜~

    漠北的夜晚,十分凶险,风雪中时不时传来妖兽的怪叫。似乎在很远的地方,又似乎离的很近,比这寒夜更让人心寒。

    林云紧了紧身上的衣衫,脸上的神色,变得谨慎了许多。

    漠北荒原,白天是绝对安全,可到了夜晚……则大不一样。

    突然间,林云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身边不远处,雪地中躺着一具,半掩的尸体。

    大半个身体,都埋在了雪中,一动不动。

    踏上漠北后,林云在雪地中见到的尸首,不在少数。

    有冻死的,有被妖兽吃剩的,也有死在散修手中的……漠北荒原,从来就不是一片安宁的地方。环境恶劣,妖兽凶悍,人心则比两者更为可怕。

    一入秦天郡,则算是太平了。

    那里宗门汇聚,豪族林立,还有皇室军队巡护,绝不会发生此等事件。

    死在这漠北荒原,不得不说,太让人可惜。

    林云微微摇头,牵着血龙马,继续朝前走去。

    可刚要走,发现那人的手指,似乎动了下。

    眉头微皱,林云若有所思,抬手间,一缕剑芒弹了出去。

    嗤!

    凌厉的剑芒,在风雪中发出刺耳的破空声,朝着那尸首激射而去。

    剑芒末入尸首的地方,几乎擦着对方的身体,在偏些许就可直接洞穿。

    可被大雪掩埋的身体,却仍是一动未动。

    不在犹豫,林云上前几步,将对方身上的积雪抹掉。露出张略显稚嫩的面孔,脸色泛白,呼吸平稳,不像是死人。

    看模样,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比他自己还小。

    冻僵了?还是累昏了?

    也不知道是前者还是后者,林云将对方,丢在血龙马的背上继续前行。

    半个时辰后,一座破败的寺庙,出现在林云眼中。

    残破的庙墙,在狂风暴雪中,似乎随时都要塌掉一般。

    荒山雪地,一座突兀的寺庙。

    若是平常,林云是决计不会进去的,他有雷炎战体傍身。哪怕在这漠北雪地中,吹上大半个月,都不会有太大问题。

    可看了看马背上的少年,略微犹豫片刻,林云牵着马走了进去。

    破庙内,空间还算不小,到处都是湿冷的茅草。

    主座上供奉的佛门金刚,金漆已经老旧剥落,头顶上还缠着些蜘蛛网。

    晃荡晃荡!

    寒风刮着庙门,灌进不少风雪,让刚刚暖和些许的身体浑身一颤。

    “关门。”

    毫无征兆响起的声音,让林云微微一愣,但还是出言照做。

    点燃堂前香烛,林云这才发现,在破庙的角落里。

    一名眉清目秀的光头和尚,手持佛珠,正敲着木鱼。

    适才风雪太大,没听见木鱼声。

    将血龙马塞进里面,林云把马背上的少年,放置下来。

    就地取材,点燃一堆篝火,寺庙内顿时暖和起来。

    所做一切,和尚都似乎没看见。不闻也不问,半闭着双眼,敲着木鱼。

    地上少年脸色渐渐红韵,没多久睁开双目,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个懒腰。

    竟然像是刚睡醒一般,看了看四周,又看向林云。

    少年笑道:“难得,居然被人给捡了。我叫李无忧,大哥你叫什么?”

    这一声大哥叫的颇为顺口,也不知是习惯使然,还是真当林云救了他。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林云对这少年,倒是没有多少反感。

    “林云。”

    微微一笑,告诉了对方。

    “有酒吗?”

    李无忧看向林云,继续笑道。

    “有。”

    没多想,林云取出一坛猴儿酒,递给了对方。

    咕隆咕隆!

    李无忧端起坛子便灌了好几口,意犹未尽的道:“好酒。就凭这坛酒,你这个大哥我便交定了,日后入了凌云剑阁,大哥可得罩着我点。”

    林云眉头一挑,脸色微变:“你怎么知道我要入凌霄剑阁?”

    李无忧笑眯眯的道:“这鬼天气往帝都跑的,肯定是想着加入几大宗门。至于为何说大哥一定会入凌霄剑阁,嘿嘿,大哥这身上的半步剑意,瞒的了外人,难道还能瞒的了习剑之人?”

    林云放松了些许戒备,这李无忧年纪不大,心思倒是挺缜密的。

    “你也要入凌霄剑阁?”

    李无忧又灌了口,点点头笑道:“那是自然,我李无忧可是要做大秦第一剑客的。”

    在猴儿酒的后劲下,对方稚嫩的面孔,红彤彤一片。

    配合着略显夸张的语气,让人有些哑然失笑。

    咯吱!

    两人正聊着,庙门再次被打开,走进一群先天武者。年岁都不太大,看样子是半路结伴而来的。

    看似年轻,可各个修为深厚,气息凝重。

    “这么大的风雪,能碰到一座庙,还真是运气。”

    “还有篝火。”

    “哈哈,今晚可以睡个踏实觉了。”

    七八名十五六岁的少年,一进门,就热烈的讨论起来。

    “关门!”

    光头和尚,突兀的声音再次响起。

    少年们与林云初来时一样,明显都为之一愣,但还是依言照做。

    等关上庙门,几名少年与林云和李无忧打声招呼,便围坐在篝火旁。

    都是同龄人,也都是为了四大宗门每年冬月招收弟子,而赶往帝都。

    彼此间,有颇多话题可聊,没多久气氛便活络起来。

    和尚依旧瞧着木鱼,不闻不问,半闭着眼,没有抬头。

    人一多,李无忧话唠性格,便暴露出来。

    不过他长的眉清目秀,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口气却又很大,总是能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李无忧,你想当大秦第一剑客,那白黎轩怎么办?”

    “我赌你进了凌霄剑阁,肯定活不过一月,就被人打死。”

    几人逗着李无忧,调侃着他。

    李无忧不在意的笑道:“在成为第一剑客前,我是不会死滴,话说你们打算去哪个宗门。”

    “没想好呢,四大宗门门槛都高的很,也不知道能不能进,也许会去秦天学府吧。”

    “我倒是想去魔月山庄,这宗门背景最为神秘,可听说都是暗中招人。”

    “我想去玄天宗,帝都八公子里的流觞公子,就是玄天宗的。”

    “林云,你怎么不说话?”

    有人见林云沉默,好奇的问道。

    林云微微一笑,正欲开口,庙门嘭的一声被粗暴的推门。

    风雪灌了进来,让众人都冷的打了个寒颤,随着风雪进来的三名彪形大汉。满身煞气,眉宇间戾气十足,一身修为都达到了惊人的先天七窍。

    他们身上的煞气,浓郁的几乎凝为实质,让庙中少年脸色都为之一变。

    漠北散修,四个让人心悸的字,出现在众人脑海中。

    为首的大汉,瞧着篝火处的众人咧嘴一笑,显得狰狞而可怕。

    “关门。”

    可正当他要开口说话之时,敲木鱼的和尚,半闭着眼,再度吐出这二字。

    “关你娘!”

    大汉眼中怒气一闪,拔出别在腰间的短剑,带着凌厉的寒光激射而出。

    剑光一闪而过,快的让人眼睛都有些来不及反应。

    “小心!”

    几名少年,顿时惊叫起来,全没想到这漠北散修的脾气,竟如此暴躁。

    一言不合,就要出手杀人!

    眼看着短剑,就要插入光头和尚脑中,木鱼声戛然而止。

    在声音停止的一瞬,破空而至的短剑,速度陡然爆减。

    那一刹那,仿佛时间都停顿了。

    眉清目秀的光头和尚,微微一笑,扭头便轻松接住了这力道惊人的致命短剑。

    无声无息,轻描淡写。

    【风雪中,第三卷的故事,正式展开。本章中的李无忧,乃是书友ftukm在圈子龙套征集帖下留的角色,原本叫李忘忧,我改了一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