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满目皆敌
    嗖!

    又有一道身影,直接腾空而起,稳稳坐在莲台上。

    正是魔月山庄司雪衣,在他坐下的同时,一群魔月山庄武者立刻将他四周围住。

    此等阵仗,看的有些人无奈。

    以魔月山庄的名号,哪里用的了如此小心,根本就不会有人敢去他们的主意。

    两人率先抢下两尊莲台,引起了些许哗然,安静的气氛被渐渐打破。

    林云远远观望,显然知道,这个时候还不到让出头的时机。

    “这第三尊莲台,我王某人要了!”

    在略显嘈杂,人心浮动,却又不敢真正打破这份僵持之时。

    王宁傲然一笑,腾空而起,朝着一尊莲台落去。

    咻!咻!咻!

    现场顿时有好几道不怀好意的气息,盯上了空中的王宁。

    人的名,树的影!

    那白黎轩和司雪衣,都算是整个大秦帝国,都光芒耀眼的年轻辈翘楚。

    可这王宁,认识的人根本不多。

    王家真正让人熟知的,还是他们这一辈的世子王腾,那是比之白黎轩都不遑多让的存在。

    “怎么,有人想动手?”

    王家长辈王泊冷笑道:“站出来让老夫瞧瞧,我看哪个狗东西,敢这么不长眼!”

    轰!

    话音落下,其身上半步玄关的恐怖气息,冲天而起。

    身上气势,刹那间变得极其可怕,像是一尊山岳站在那里,令人仰望,高不可攀。

    此等修为,当真可怕无比。

    林云暗自心惊,这家伙比血云门和金焱宗的两个半步玄关,要强得多。

    身上的气息,就像是深不可测的江水,浑厚激荡。

    在他说话的同时,其身边王家强者,同时虎视眈眈,看向四周。

    四方人群中涌动的杀气,渐渐收敛。

    王家靠着宗族威名,和王泊强悍实力,硬生生让人不敢妄动。

    “一群废物。”

    王宁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丝鄙夷之色,如今他眼高于顶,早已不屑这些偏僻地方的先天武者。

    “这家伙可真是令人讨厌……”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也就先天五窍的实力,张狂的不行。”

    “小声点,别人可是王家的嫡系。”

    对于王宁的狂妄,显然很多人并不服气,毕竟之前声名不显。

    若论底蕴,王家说到底也只是世家,比不得超然与帝国之上的凌霄剑阁和魔月山庄。

    紧接着,其他拥有半步玄关强者坐镇的势力,纷纷占据一尊莲台。

    青阳界中,禁止先天以上的强者进入。

    半步玄光的强者,闯封印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可一旦进入了。

    在这青阳界中,就是最强的战力。

    有半步玄关强者撑腰,拿下一尊莲台,也没多少人敢不服。

    这一下,倒是冒出了好多之前低调隐藏的势力,都是来自大秦帝国外的宗门。

    青阳郡,本就地处边疆,与周围好些帝国接壤。

    远古宗门封印每次开启,必有其他实力,闻风而至,不愿错过这次机遇。

    不过这外地势力,大都低调,不敢太过放肆。

    毕竟,不是他们本土。

    瞬息之间,十八尊莲台,就被占据了十二尊,只剩下六尊。

    又过片刻,三名老者,身上散发着惊人的气息,舔着老脸硬着头皮坐了起来。

    ”这帮老家伙,真是不要脸!”

    “一群上百岁的人,还和年轻人争机遇,不知羞耻!”

    顿时间,四方骂声一片。

    可这几名老者都是半步玄关的散修,虽未攀附其他势力,可个人实力太过强悍。

    不管外面如何骂,几名老者,闭着眼就当听不见。

    林云微微一笑,看来人活的越久,脸皮厚度也越难以去度量。

    全部看下来,十八尊莲台,要么是半步玄关强者直接占据。

    要么是有半步玄关的强者,给其坐镇。

    没有半步玄关的实力,哪怕是先天七窍的强者,想要独占难度也是态度。

    十八尊可以沟通祭坛的莲台,只剩下三尊!

    随着骂声渐渐停歇,现场气氛,渐渐诡异起来。

    如今谁都知道,前面的十五尊莲台,是没法去动的……场间还剩下的人,真正能争夺的莲台,只有三尊。

    可剩余的先天武者,没有一万,也有七八千。

    修为至少都是先天五窍,七窍强者,更是不在少数。

    若无意外,很快将会有一场惨烈的厮杀,将会上演。

    那就由我来,拉开这幕大戏吧……

    咻!

    林云眼中爆出一抹精光,浑身战意如烈火般燃烧起来,腾空暴起。

    在众人僵持不下,气氛渐渐沉寂之下,身背剑匣。

    宛如柄利剑,笔直得落在其中一尊莲台上。

    “是林云!”

    “我去,这小子不过先天四窍,居然敢站出来!”

    “不知死活,我看那些先天七窍的强者,都不敢贸然站出来。”

    “可听说他有宝器啊……”

    “宝器?谁知道真的假的,再说他一个四窍武者,宝器在手,又能发挥出多大用处!”

    四方一片哗然,谁都没想到,最先点燃这把火的居然会是林云。

    “这尊莲台,我要了。谁有不服,可尽管站出来。”

    稳稳落在莲台上,林云目光扫射八方,沉声喝道。

    长发张扬间,那张清秀的面孔,与四方盯着他的人对比,显得格外稚嫩。

    可他的话,不卑不吭,掷地有声!

    眉宇间锋芒四射,不惧与任何人对视,略显青涩的脸上,丝毫不怯。

    “这小子,终于跳出来了!”

    梅子画血屠,同时眼前一亮,心中暗喜。

    林云敢跳上,就是找死,这地方的强者如云。哪怕是他们三大霸主级宗门,在此也显得十分低调,不敢张扬。

    环顾四周,先天六窍的武者,多不尽数。

    更有开了七窍的强者,虎视眈眈。

    还有不少人深藏不露的散修,修为或许不高,但身经百战,杀人如麻。真动起手来,手段多得是。

    哪里是他,一个先天四窍,就敢叫板的!

    唯一的机会,只有激活宝器……

    但这里可不止两大宗门那么点人,几千人红着眼睛,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

    “待会这小子肯定会被逼的激活宝器,到时候,麻烦长老盯着点,有机会就直接动手!”

    血屠嘴角露出抹冷笑,这小子是成心给他们机会,自然不可放过。

    “放心,他只要有半点分心,老夫就会让他生不如死!”

    血云门红衣长老,神色冰冷,双目看向林云满满都是恨意。

    他可忘不掉,之前被林云勒索的屈辱。

    一时间,明里暗里盯着林云的强者,多不胜数,满目皆敌!

    站在莲台上的林云,就像是被推上了熊熊燃烧的火架子上,随时都会爆炸。

    可这,是他自己选的。

    林云心敞亮的很,人人都争,你若不争,如何出头?

    他一人一剑,无依无靠,能靠的只有自己。

    与其被动参与进来,还不如强势一点,若是到了最后一尊莲台在出手。

    会何等惨烈,不言而喻。

    现场骚动不止,对于林云的举动都显得充满敌意,一双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可一时间,却并没有人敢率先对他出手。

    之前有关他,勒索两大宗门的事迹,传的沸沸扬扬。

    尤其是,身怀宝器一事,更让人显得颇为忌惮。

    若是林云真有宝器在手,愤怒之下,肯定能反杀一人。

    尤其是那些先天七窍的老者,各个老谋深算,目光闪烁,皆不想当出头羊。

    “这小剑奴……还真有些能耐。”

    第三尊莲台上,王宁微微咋舌,心中颇为不爽。

    没想到大半年不见,对方已成长到这般地步,在这上万人聚集的大场面中竟有如此的威慑力。

    “小畜生,可还认得老夫?”

    但这种僵持,并未持续太久,充满怒火的爆喝声陡然而起。

    轰!

    一名麻衣老者,带着滚滚热浪,席卷而出。

    “是王老!”

    “好可怕的火属性灵元,传言王老常年在天火峰修炼,一身修为,早已达到恐怖的境界。“

    “这小子,莫非和王老有仇?”

    ”啧啧,仇家可真是多,这下好,有王老出手,刚好探探他的底!”

    林云眉头一挑,却是认了出来。

    正是当日在天火峰,被他抢走八品熔岩之心的麻衣老者,没想到居然在这见面了。

    当即冷笑道:“自然认得,多亏你那八品熔岩之心,否则我也无法练就成雷炎战体。说起来,我还欠您老人家,一个天大的人情。”

    “八品熔岩之心?”

    “王老在天火峰独霸多年,居然也在这小子手中栽过……”

    林云这一声挪揄,当即引起不小的骚动,这少年可真是胆色过人。以王老的实力,当初竟然也在他手中吃亏。

    那会,他可没有什么宝器……

    “小畜生,今日我便宰了你!”

    听得林云在万人面前嘲讽他,麻衣老者顿时气的面色通红,盛怒当中,直接出手。

    狂龙拳!

    麻衣老者就像是一条暴龙,身上散发出淡淡龙威,配合着先天七窍的深厚修为。

    狠狠一拳,朝着林云,当头落了下去。

    拳芒未至,恐怖的气势,便如山岳镇压了过去。

    狂龙拳爆出来的恐怖声势,哪怕在场高手众人,眼中也闪过一抹忌惮。

    来了嘛?

    林云眼中神色一片平静,心中战意却是沸腾不止,紫鸢剑诀疯狂涌动起来。

    曾经,这一拳让他惊为天人,叹为观止。

    将他逼的,只能跳下熔岩洞窟中,狼狈躲藏,不敢现身。

    可如今,还想要故技重施,逼他就范……可能吗?

    绝不可能!

    身如紫玉,荧光夺目,眼眸如血,有焰火萦绕不散。

    嘭!

    完美雷炎战体激活的瞬间,林云浑身一震,背后剑匣同时落在莲台上。

    刹那间,狂暴的圣威,从他身上爆发出来,完美雷炎战体带来纯粹威压,将老者施压过来的恐怖气势,轰然震碎。

    震碎麻衣老者气势的当口,林云目中寒光一闪,一步迈出。

    风从龙,云从虎,风云汇聚,龙虎生威!

    这一步迈出,林云身上威压,狂突猛进,暴涨十倍,惊起漫天狂风。

    “老先生,承您恩情,也请接我林云一拳!”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林云不退反进,以攻为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