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百四十章 强行勒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拳芒爆炸,恐怖的气芒,蕴含着剑劲,随着林云一拳轰出。惊起漫天尘埃,犹如滔滔江河,轰隆隆,滚滚而去。

    这一拳,是他修成紫鸢剑诀和完美雷炎战体后,首次全力而为,发出去的一拳。

    仅仅是一拳之力,就爆发出比以往猛虎拳最强杀招,还要恐怖的可怕杀伤力。

    飞沙走石,狂风怒吼。

    八名来自血云门和金焱宗的五窍强者,本已被林云震伤,眼见这一拳轰来。

    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惊恐,强忍着心中震撼,各自出手迎了过去。

    嘭!

    地面在瞬间炸裂,如雷般的巨响声中,八人同时被震飞出去。

    落地之后,蹭蹭蹭,又爆退了好几步。

    仍然有些站不稳身体,噗呲,防御稍差的血云门几人,同时吐出大口鲜血。

    只一拳,便轰退了八名五窍强者。

    出手之人,还只是个先天四窍的少年,此等场面,不得不说太令人震撼。

    “有够强的……不过和我的破军拳比,还不够看!”

    梅子画性格孤傲,冷哼一声。不待血屠和血云门的人有所反应,便率先杀了过去。

    嘭!

    就见他腾空而起,同样是迎着林云,一拳轰出。

    拳芒爆炸,强大的声威,在他身上迷荡八方。看上去,像是一人之威,压住了千军万马。

    仅从气势上看,竟比林云刚才一拳还要强上些许。

    “来的好!”

    林云眉头一挑,有心要在正面硬拼中,挽回曾经的憋屈。

    想也没想,抬手间,就是一拳迎了上去。

    嘭!

    拳芒对碰,两人脚下地面在余波震荡下龟裂,进而轰然爆炸。

    尘土裂开,衍化出无数碎石,在余波鼓动之下,疯狂上升。

    嘭嘭嘭!

    两人面不改色,拳拳对轰,一拳猛过一拳。劲气震荡,又将周身腾飞的碎石,直接碾成粉墨。

    眨眼之间,二人便对上整整十拳,惊天气势,骇人无比。

    梅子画只感觉体内气血激荡,手臂酸痛无比,眼中露出讶异的神色:“怎么可能?”

    林云的拳芒,竟然完全压制着他,始终都比他高出一线。

    无论他如何疯狂的运转金焱诀,都无法挽回,十拳之后,他体内奔涌的灵元,已隐隐出现溃散的趋势。

    “就这点本事吗?我可是才刚刚热身。”

    林云咧嘴一笑,体内紫鸢花绽放出夺目光芒,又是一股灵元涌入拳芒。

    这一拳之力,比刚才的威力,整整大上一倍。

    嘭!

    拳芒未至,仅仅声威,就直接将梅子画震的飞了出去。

    等他落地之时,恐怖的拳芒,如狂暴的凶兽狠狠朝他落下。

    手掌在储物袋中猛的一拍,梅子画不敢多想,取出魔炎戟迎了过去。

    蹭蹭蹭!

    猝不及防之下,以魔炎戟碾碎拳芒的梅子画,面色泛白,再度退了好几步。

    嗖!

    林云刚要上前去追,身后突然无声无息,飞来一抹血光。

    像是条阴险的毒蛇,朝其脖子狠狠咬去。

    眼中闪过一闪,林云转身,闪电般出手将那红光死死拽住。

    凝目看去,却是血屠手持血骨鞭,不知何时绕到了他的身份。

    “看来你在这青阳界,得到的好处着实不少,不过和我斗,还是嫩了点。”

    血屠阴测测一笑,就见林云抓着的血骨鞭,嗤嗤嗤,像是软骨一般将他整个手臂缠绕。

    其面色阴寒,一股股血色灵元,涌入鞭中。

    顿时间,缠绕着林云手臂的血骨鞭,死命的嘞动起来。

    林云几番用力,结果都无法阻挡,那缠绕着血骨鞭,反而越来越紧。

    血屠冷笑道:“小畜生,没见过上品玄器吧。被血骨鞭缠住了,居然还想挣脱,真是没见识。”

    “吃我一戟!”

    缓过气来的梅子画,见到林云被制住,眼中顿时寒光一闪。

    将手中上品玄器,催发到极致,凌空一戟落下。

    那沉重的战戟枪尖,宛如魔焰般,徐徐燃烧起来,一击之下,令的空气都似乎凝固了许多。

    不好!

    瞧得青阳郡两大翘楚,同时持上品玄器,围攻林云。

    远处观望的先天强者,心中一沉,都知道林云危险了。

    “上品玄器,还真是令人羡慕……”

    林云瞧着魔炎戟,造成的惊天声势,眼中闪过一抹炙热的神色。

    “可这样就想杀我,还没那么容易!”

    起!

    怒吼声中,林云反手抓住血骨鞭,用尽浑身气力,猛的一扯。

    呼哧!

    握着鞭柄的血屠,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林云扯得凌空飞起。朝着梅子画,狠狠撞了过去。

    “我的天!”

    “这怎么做到的……这得有多恐怖的气力,接近十万斤了吧!”

    “完美雷炎战体,他一定是练成了完美炎魔战体。”

    将一名手持上品玄器的五窍强者,硬生生扯的凌空飞舞,如此恐怖一幕,让众人惊骇不已。

    嘭!

    梅子画与血屠的身躯,在空中重重相撞,巨力之下,两人各自吐出一口鲜血。

    林云手臂的血骨鞭,同时滑落下来,活动活动手臂,便没多少大碍。

    雷炎战体激活后,些许外伤,还无法真正重创到他。

    不过上品玄器的诡异,倒真是得小心提防,换做修为更高的人,就没办法这么容易挣脱了。

    “可恶!”

    梅子画与血屠,被林云这番戏耍彻底激怒,起身后同时朝他杀了过来。

    各持一柄上品玄器,配合着两人的境界,那等气势倒也令人动容。

    林云轻轻招手,背后的剑匣打开,漫天蔷薇花中,一把抓住葬花剑。

    锵!

    剑身如一泓秋水,从他眼前滑过,林云想也未想,直接杀了过去。

    雷音剑法,狂风——风啸如雷!

    手腕抖动之下,九九八十一道剑光瞬间重叠,紫鸢剑诀同时催动。

    伴随着一道雷音,林云腾空一剑,径直朝着两人了落了下去。

    咔擦咔擦!

    弥荡的剑势,摧枯拉朽一般,将两人声威重重捅破,不堪一击。

    刚准备反扑的梅子画与血屠,面色大变,同时收招防守起来。

    铛!

    一剑之威,重叠九九八十一道雷剑影,两人硬扛下来。只觉得手臂发酸,隐隐作痛,有些握不住兵刃。

    得势不饶人的林云,以紫鸢剑诀催动手中葬花剑,衍化出莽莽剑势。

    展开凌厉无匹的攻势,一剑在手,林云气质浑然大变。

    长发乱舞中,清秀的面孔,冷峻如霜,眉宇间锋芒四溢,张扬而自信。

    铛铛铛!

    梅子画与血屠手中的上品玄器,在这等剑势之下,完全无法发挥出玄器的威力。处处被针对,就像是被狂风暴雨击打的一叶孤舟,摇摇欲坠。

    不多时,两人身上便伤痕累累,鲜血横飞。

    人剑合一,半步剑意!

    陡然间,林云浑身剑势,猛的一收,凝聚成一股更为锋利沉重的剑势。

    剑中之威,似与天地融合。

    一剑落下,梅子画手持魔炎戟,被劈的硬生生跪了下来。

    嗖!

    回首又是一斩,剑如流光闪过,血屠手中的血骨鞭直接被震脱出去。

    鲜血从他胸膛,喷涌而出,却是剑光斩落其血骨鞭的当口,同时留下道可怖的伤痕。

    “滚!”

    同时间,上前一脚飞踢,将跪倒在地刚欲起身的梅子画,直接踹飞。

    扑通!

    其如垃圾一般,就这么被林云随意踢飞,狼狈不堪。

    剑破血屠,脚踹梅子画!

    青阳郡两大翘楚,联手对敌之后,在林云手中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举目皆惊,四方聚集而来的先天武者,谁都没想到会是这番结果。

    蹭!

    林云手腕一抖,葬花剑旋转半圈,被他插在身前地面。

    剑身颤动,嗡鸣不止,残余的剑意,依旧令人心惊。

    “几位打算看戏到什么时候。”

    林云双手环抱在胸,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看向两大宗门的半步玄关强者。

    血云门和金焱宗,本来各自有两名半步玄关强者,可皆有一人在魔洞中受伤,至今还未恢复。

    只剩下两名长老,主持大局。

    林云的目光,正是落在这二老身上,眼中带着浓浓的战意。

    “我去……这小子疯了吗?”

    “居然向半步玄关的强者挑衅,真不怕死吗?”

    “我看刚才,那两名长老就准备动手,可都顾忌伤到梅子画和血屠,忍耐了很久!”

    踹飞梅子画,剑破血屠!

    谁都没想到,林云居然还不打算收手,将主意打在了两名半步玄关的强者身上。

    金焱宗与血云门的半步玄关长老,对视一眼,都从对方视野中,看到一丝惊讶。

    半响。

    血云门长老,沉吟道:“小友,这宝器归你,青阳界中我血云门,不会再对你出手!”

    “我金焱宗也会保证,在这青阳界中,不会再对小友出手!”

    出乎意料,两大宗门的半步玄关长老,居然对林云让步了。

    可不让步,又不能如何!

    之前,林云一拳震飞八名先天五窍的强者,两老都不甚在意。

    毕竟只是些普通的先天五窍,谈不上有多可怕。

    但当手持上品玄器的梅子画和血屠,都奈何不了林云之时,两人脸色才渐渐凝重起来。

    以梅子画和血屠的超强天赋,手持上品玄器,一般先天七窍都不敢说能力敌。

    可在林云手中,却完全被动,尤其是在他出剑之后。

    那等攻势,摧枯拉朽,近乎于一边倒的碾压。

    两人才如梦方醒,林云如今的实力,早已不能以常理去推测。

    他现在的实力,即便不敌半步玄关强者,想要从容离去,肯定是轻而易举。

    青阳界中,两大宗门若是继续为难林云,半点好处都没有。

    至于那宝器……在青阳界中自然是他林云的。

    可出了青阳界,两大宗门,都有一万种方法让他生不如死。

    活命都难,何况宝器!

    两老说出承诺,颇为自信的看向林云,料他不敢不答应。

    可谁知道,林云闻言后,一直笑而不语,瞧得他两心底有些发毛起来。

    “你们打算放过我,但我可没想过,就此放了你们!”

    林云双眼微眯,清秀的脸上,露出颇为好看的笑容。

    可说出来的话,却像是一根锋利的毒针,插进两大宗门的强者心中,显得极为不爽!

    “你小子,不要得寸进尺!”

    一名血云门的弟子,听到林云这等嚣张霸道的话语,顿时怒不可揭。

    林云脸上笑容猛的一收,弹指间,一缕剑芒,激射而出。

    凝气成芒,弹指伤人!

    刺耳的破空声,嗡鸣不止,那说话之人。还来不及将嘴闭上,剑芒便刺破他的眉心,当场殒命。

    当着两大半步玄关强者的面,林云弹指间,便杀掉一人。

    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愣,面色愕然,膛目结舌。

    “这地方可没你说话的份……”

    林云面色转冷,笑容完全收敛,目光寒光一闪。

    陡然抬头看了过去,沉声喝道:“你们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我一清二楚。可都给我老老实实听好了,没有一万枚先天丹,休想我住手!否则,在这青阳界,你们两个老东西我奈何不了,但剩下的人,一个都别想给我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