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畜无害
    紫鸢剑圣传承之地,十八座万仞山峰,笔直如剑,刺破云霄。

    靠近后才发现,这些如剑一般的山峰,占据不同的方位围成一个巨大的圆。

    一股股恐怖剑势,从山峰中散发出去,笼罩这一片天地。

    圈内,则是一望无际的残缺遗迹,倒塌的剑阁、雕像、高塔不计其数,茫茫一片。

    此地在很久以前,或许便是此宗门弟子,习剑之地。

    可以想象出,数万弟子,一同在此练剑的震撼场面。剑客们身上的剑意,与四方高山剑势,遥相呼应,不知道又是一种怎样壮观的场面。

    十八座万仞山峰,暗含天地大势,更像一座无敌剑阵。

    或许这剑阵,对付的敌人太过恐怖。

    走到这的先天武者,像是蚂蚁般不受重视,钻着缝隙便轻松迈入其中。

    放眼看去,许多人在圈内遗迹中,不停的搜寻着。

    眼中绽放着炙热的光芒,希望找到一些蛛丝马迹,随便获得点有价值的边边角,即可受益终身。

    即便自己用不上,拿到拍卖场去,也是一笔天大的横财。

    可林云不在乎这些,表面上能看到,都是皮毛罢了。

    他真正在意的是,这传承之地,到底是何物引发了古剑匣的震动。

    只要能找寻出来,他或许,可以进入到紫鸢剑圣的核心传承。

    里面的东西,和外面这些边边角,可就是天差地别了。

    林云有些漫无目的的走着,期盼背后的剑匣,能再有反应,为他指出一条明道。

    可并不顺利,圈内面积太广,走上七八天也未必能全部走完。

    走了大半个时辰,古剑匣都没什么动静。

    “会在哪呢?”

    目光再度巡视起来,林云捏着下巴,若有所思。

    “给我站住!”

    “别跑!”

    “留下玉简!”

    恰在此时,一阵嘲杂的叫喊声,传入其耳中。

    林云回身看去,一人浑身是血,手中死拽着一物,状若疯狂,夺命狂奔。

    后面则是十多人,穷追猛打,一幅誓不罢休的模样。

    类似的场面,林云在这远古遗迹中,见得太多,早已波澜不惊。

    青阳界中,比妖兽恐怖的永远是人心,比寻到异宝更困难的,永远是拿着宝贝从容而退。

    每一件从青阳界中,流出的重宝,都不知道沾染多少人的鲜血。

    看着那人,已经朝自己这边跑来。林云不慌不忙,微微侧身,提前给他让出一条道。

    噗呲!

    可那人在林云面前百米处,吐出一口鲜血,轰然倒地。

    后脑勺上,插着一柄短剑,剑身完全末入脑袋。

    倒下的他,掌心突然爆出一股惊人的剑势,疯狂飞窜。

    却是其手中死死拽住的宝贝,挣脱了出来。

    不偏不倚,正好朝着林云飞了过来。

    电光火石间,眼看着那枚蕴含滔天剑势的玉简,就要从他视野中飞走。

    林云思绪如电,两个选择摆在了他的面前。

    抓住玉简,承受后面一帮人的怒火,打乱他寻找核心传承的计划。

    选择放弃,任由这玉简飞过去,不理会这帮人。

    一瞬间,他便做出最理智的决定,选择放弃!

    小不忍则乱大谋,还是核心传承重要点。

    眼前玉简再如何好,与核心传承比起来,只不过是浮云罢了。

    浮云而已,我又何须在意。

    刚刚做出决定的林云,一张手,将眼前飞过的玉简牢牢抓住。

    心中做出了最理智的决定,身体却做出了最诚实的反应……不要才怪!

    嗖嗖嗖!

    追来的一群人同时落下来,见到林云之后,面色都微微一怔,眼中闪过一抹忌惮。

    梅子画和血屠,任何一人,都是青阳郡出了名的狠人。

    可对方,却是敢同时挑战这二人的林云,想不忌惮都难。

    “林公子,这玉简我们兄弟,可是追了大半天,你就这么抢了,未免太不地道。”

    为首者一名身穿黄衣的大汉,看向林云,沉声说道。

    林云看过去,十多人修为最低都有先天四窍,不少都是先天五窍。

    至于那黄衣大汉,身上的气息更是强悍,不比梅子画弱上多少。

    在他腰间,还别着几柄短剑。刚才那人的致命一击,想必应该是出自他手。

    林云苦笑道:“我也不想惹麻烦,可这手真的不听使唤,要不你帮我剁了它?”

    黄衣大汉闻言松了口气,点头笑道:“能够理解,毕竟这玉简是从剑阁里抢出来的,诱惑难挡。林公子既然不想惹麻烦,那一切都好说。”

    剑阁?林云心中一动。

    圈内辽阔的遗迹中,还有不少高耸的剑阁,并未倒塌。

    剑阁算是遗迹表面,唯一有可能出重宝的地方了。

    但那些都是禁地,弥漫着恐怖的剑威,进入者几乎九死无生。

    来此寻找机缘的先天武者,不计其数,真正敢闯进去的却少之又少。

    “我看这么着,林公子你把玉简让出来,我们兄弟以先天丹补偿你,如何?。”黄衣大汉笑了笑,继续道,“我们也不用剁你的手,你张开手便是了。”

    林云清秀的面孔,咧嘴一笑,阳光而灿烂:“听着不错,那你过来拿吧。”

    这么好说话?

    黄衣大汉眼中露出丝狐疑的神色,可又看林云眉清目秀的脸上,颇显真诚的笑容,不像作假。

    说到底也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应该不会有太多心机。

    我们十几人若是群起而攻之,他实力再强,也讨不了什么好。

    以他的聪明,应该看得出来眼下形势。

    如此想着,黄衣大汉笑道:“好,那我就过来了……你们看着点,等我拿到玉简,立刻动手宰了他,血云门可是重赏通缉着他!”

    后面半句,却是极为小声,暗中吩咐着。

    其他人点点头,冷眼看向林云,眼中杀机暗藏。

    他们这帮人,占据优势,哪里会割肉出去。

    之前玉简主人惨死,就能看出,这群先天武者杀人不眨眼,根本不会讲任何道义。

    林云看着对方走来,心中不停的念道,不要动手,不要动手……安心找传承。

    黄衣大汉初始还颇为谨慎,小心翼翼,越是靠近,心却渐渐放松起来。

    他在林云身上,半点杀气都未感应到。

    等接近那伸出的手臂时,黄衣大汉笑道:“林兄弟,你可以张手了。”

    “明白。”

    林云话音落下,张开掌心,澎湃的剑势顿时轰然爆发,玉简同时腾空而起。

    也就是这一刻,黄衣大汉完全放下警惕,眼中露出贪婪之色,伸手便要接住。

    拳剑合一!

    可那张开的手掌,迅速闭合,重新抓住玉简,紧握成拳。

    断剑武魂伴生的那一缕剑光,顷刻间飞窜而出,与林云的五万斤的气力融合在一起。

    嘭!

    猝不及防的黄衣大汉,当场就被这一拳,重重击飞。

    落地后吐出一口鲜血,面色惨白,当场被重创。

    黄衣大汉无力起身,捂着胸口,满腔怒火下,又吐出一口鲜血,看向林云怒喝道:“你骗我!”

    林云无奈笑道:“让你剁手你不剁,我也没办法……这贱手,我真控制不住。”

    “宰了这小畜生!”黄衣大汉躺在地上,嘶声裂肺的吼道。

    林云那一拳,几乎要了他半条命,他实力在弱点直接就死了。

    回想起来,黄衣大汉冷汗直流,居然还相信对方的天真。

    小兔崽子,可是出手就差点要了他的亲命!

    看着扑来的十多名先天武者,林云没多想,双手结印,猛的一推。

    不灭金刚印!

    一圈璀璨烈焰,带着金刚伏魔之怒,疯狂爆发。

    扑来的十多人,面色微变,皆知这刚猛霸道的金光烈焰,不可小觑。

    纷纷收招,出手抵挡。

    噗呲!

    先天五窍者还好,只开四窍者,嘴角溢出丝血渍,身形爆退不止。

    林云未与这帮人纠缠,也没打算和这帮人硬拼,那样结果只会两败俱伤。

    一个闪身,冲着四窍先天武者爆退,打开的缺口,窜了过去。

    嘭!

    刚刚挣扎着坐起来的黄衣大汉,被窜过来的林云,一拳轰在胸口,又给躺了下去。

    “噗呲!”

    黄衣大汉吐出口碎血,血中掺杂着不少五脏六腑的碎片,一柄短剑,同时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他睁眼瞧去,却是林云取出他腰间的短剑,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林云清秀的五官,十分干净,配合着白净的肤色。笑起来时候颇为好看,双目更是如清水般澄澈。

    可这笑容,在黄衣大汉眼中,却像是恶魔一样让人感到可怕。

    之前,他就是被这笑容给骗了!

    “大哥!”

    身后那帮人全都傻眼了,没想到林云会如此果断,不逃也不与他们厮杀,竟然直接挟持了黄衣大汉。

    “都别动手!”

    脖子被冰冷的短剑抵着,黄衣大汉命悬一线,心提到嗓子眼,脸色惨白一片。

    “林兄弟,我知道以你的实力,重创我之后肯定可以从容离去。玉简你也拿到了,没必要赶尽杀绝吧。”

    黄衣大汉心砰砰直跳,先恭维林云一句,而后小心求饶着。

    林云蹲着身体,微微一笑,将短剑从对方脖子上挪开,随意把玩起来。

    可黄衣大汉紧张的心,却丝毫没有放松,对方只要没有离开。

    以他现在的状态,随时都有一万种杀他的方式。

    “这短剑似乎涂了毒,杀过不少人吧?”

    没头没脑一句话,让黄衣大汉心中一紧,莫非这林云想要替天行道?

    结结巴巴的道:“林公子,我……”

    “问你话呢,怎么结巴了。”林云面色一冷,沉声喝道。

    “涂过毒,紫纹蛇的毒液,先天五窍以下沾着就死。哪怕先天七窍,刺中之后,也不会好受。不过这短剑,我也就六把,倒是真没杀多少人,林兄弟你要是替天行道……”

    看着林云面色转冷,吓了黄衣大汉一跳,额头冷汗直流,小心翼翼的答着。

    “嘿嘿,不错,我都要了。”

    林云微微一笑,面上寒意,瞬间消失。不客气的将他腰间短剑,全部取了下来,放入储物袋中。

    黄衣大汉心中顿时无语,敢情是来打劫的,还以为对方要替天行道斩了他。

    收拾好短剑,林云正色道:“以你们这群饭桶的实力,根本无法破开剑阁的禁制,老实给我说,到底是怎么进的剑阁!”

    这才是对方的真正目的吗?

    已经被逼道这份上的黄衣大汉,无法隐瞒,如实道:“是血云门,他们有上品玄器,还有好些半步玄关的长老,直接强行破开了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