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根竹简
    还未踏上宗门遗迹,只是远远眺望,背后的古剑匣便微微颤动起来。

    林云很快就想到了,紫鸢剑圣传承。

    紫鸢剑圣何等人也?

    在那个遥远黄金盛世,能人辈出,妖孽横行,天骄翘楚,多如繁星。可就是这样一个光芒璀璨黄金盛世,紫鸢剑圣也能纵横天下,败尽天骄,绽放出属于自己的风采。

    其传承,一直是青阳界远古遗迹中,人气最高的寻宝地。

    这么多年过去……

    紫鸢剑圣的传承,稍稍能得到皮毛者,都会获益终生。

    真正的核心传承,却一直都未被发现,传承地大多都是危险的未知禁地。

    在击杀阎天瑞时,林云从对方口中得知。

    背上的古剑匣,乃是紫鸢剑圣当年以某件天地奇物,炼化而成。他得以纵横天下,剑术超群,除了个人天赋以外。

    最大的机遇,便是那神秘的天地奇物。

    剑匣稍稍震动片刻,便平复下来,但也给林云指明了方向。

    嗖嗖嗖!

    没多想,林云加快脚步,施展身法,朝着宗门遗迹赶去。

    半个多时辰后,终于正式踏上这一片遗迹。

    空气中弥漫的悲怆味道,当正式踏上之后更为明显,配合着浩瀚无边的古老遗迹,更显凄凉悲壮。

    遗迹上,闪动着不少人影,他来的有些慢了。

    正式踏足后,也算是真正感受到了,这一片遗迹的广阔。其中大半地区,只怕都还未被人探索过,等待着后来者的挖掘。

    凌霄剑阁、魔月山庄和青阳郡的几大霸主,应该早就踏足此地了……当然还有四大宗族里的王家。

    踏足遗迹后,林云有些急切的心,反倒平静了下来。

    空气中弥漫的悲怆氛围,悠远沧桑的气息,让他对此地充满好奇与敬畏。

    “先不着急去紫鸢剑圣的传承地……”

    脚步放慢些许,林云漫步在遗迹中,观赏着残缺的壁画,耸立的雕像,破败的殿宇。

    路过一个个破败的阁楼,兴致来了,便进去瞧瞧。

    不过这等边缘处的遗迹,有价值的宝物,早已被先来者搬空。

    林云进入其中,纯粹是感受一番,此宗门当年的辉煌。

    “这地方,以前应该是某个炼丹室。”

    在一处破损的高楼中,林云看到一尊布满尘埃的古老丹炉,丹炉表面刻着九道龙形雕饰。内部损坏太过严重,导致此丹炉灵气尽失,如今只剩下缅怀的价值。

    残缺的墙壁上,有一幅不完整的壁画,一个童子正在挑拣着药材。

    观其挑拣药材的手势,林云微微一怔,倒是和他修炼的引灵诀,略有相同之处。

    不过这童子修炼的功法,肯定比他的引灵诀,高明无数倍就是了。

    呼!

    衣袖轻轻挥舞,一股清风吹拂过去,将上面的尘埃扫尽。

    古老的丹炉,顿时完整呈现在林云面前,显得恢弘而大气!

    尘埃荡尽,一股强大的灵韵,从丹炉上弥荡而出。

    林云目光出神,不由为之一怔。

    嘭!

    下一刻,已灵气尽失的丹炉,轰然破碎。灰尘扑面而来,糊了林云一脸,闹了个灰头土脸,略显滑稽。

    蹭蹭蹭!

    一阵阵脚步声朝此地赶来,好几名先天武者被丹炉破碎所惊动,纷纷赶了过来。

    当看到林云灰头土脸,口中不断吐着灰尘的模样时,纷纷大笑起来。

    “少年,这地方可不会有什么好东西。”一名中年武者,看着林云笑嘻嘻的说道。

    “边缘地带,本就不多的宝物,早在几百年前就被人抢光了,哪还有我们的份。”

    “还以为有什么动静,原来只是个破丹炉,这里的东西看着完整,实际上一碰就碎。”

    几名先天武者,纷纷开口,同时给林云解释一番。

    抹干了脸上的灰尘,林云讪讪笑道:“我也是没想到,一不注意,就吃了好几口灰。”

    “哈哈哈哈!”

    其他人,瞧得林云这般有些自嘲的话,异口同声的笑了起来。

    一不小心,倒是被人看笑话了,林云心中也是无奈。

    “林兄弟!”

    等到灰尘抹尽,几人看到林云的面孔,顿时脸色微变。

    “原来是林云兄弟,刚才真是失敬了!”

    “林公子,怎么来的如此之晚,我看青阳郡的几大霸主,和那凌霄剑阁的一些人,早就往核心地带赶去了。”

    “听说林公子,几日前得到了一枚玄丹,还斩杀名先天六窍的老者。此等实力,真是令人敬佩!”

    早在两月之前,伴随着血云门的血字追杀令,就已让好多人知晓林云。最近几日,他连得八品熔岩之心和龙云果,还有大战梅子画的事迹,早已传遍青阳郡。

    林云之名,可算是名满青阳。

    再到近日,他同时大战梅子画与血屠,少年热血,更是让人大开眼界。

    青阳郡向来强者为尊,只敬强者,不问出身,更不会去管年纪。

    林云的实力,足够让他们信服。

    “客气,客气。”

    林云挠了挠头,被人夸得有些不自然,倒是没想到自己已如此出名。

    随便吃个灰,都让一群人失敬失敬。

    “我们就不打扰林公子赏灰了,告辞。”中年武者拱手抱拳,与其他几人,先回离去。

    赏灰?

    林云尴尬一笑,可不是嘛,放眼看去这破败的楼阁中到处都是灰。

    几人说话,也是够风趣的。

    等几人离去,林云抬脚便准备跟着走开,总不能真留在这里赏灰吧……

    “咦?”

    丹炉化成一堆尘埃,像是个小丘,可在里面似有一物凸了出来。

    林云收住脚步,回身走过来,捏住这凸起之物,轻轻一抽。

    哧!

    一根竹简,被他抽了出来。

    “怪事?连神料打造的丹炉,都在岁月的流逝下,化成了粉末。一根竹简,居然还完整无缺。”

    林云确定竹简,还算坚硬后,将上面尘埃轻轻擦拭干净。

    四个苍茫古字,出现在竹简上。

    古字与现在的字体不同,林云看的皱眉不已,第一个字始终无法认出来。

    只好跳过去,第二字可以依稀辨认出来,应该是个月或者目。

    第三个字无法确认,最后一字倒是好辨认,就是个火字。

    林云摇摇头,信息太少,还是无法确定。

    若有所思后,他凝聚出一缕灵元,涌入竹简当中。

    “好重!”

    随知道才一丝灵元涌入,整个竹简就变得沉重不已,以林云五万斤的气力都无法承受。

    就见竹简,蹭的一下,朝地面猛的落去。

    嘭!

    当落地的瞬间,立刻爆发出惊天巨响,破败的古老阁楼当场倒塌。

    同时间方圆十里,所有楼阁在这震动之下,全部倒下。

    扑通!

    林云捡起竹简,又一次灰头土脸的钻了出去,连忙飞窜而去。

    再被人看到自己这般模样,今日就算是丢大脸了。

    好在地处边缘,动静虽大,吸引过来的人却不算太多。

    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只当是谁又无意触碰某些禁制。

    这种事,在远古遗迹中,倒也常见的很。

    林云奔行很远之后,才缓缓停下,取出竹简又一次观看起来。

    古老的竹简,弥漫岁月的痕迹,神秘之处,令人百思不解。

    “到底是撒宝贝?不过就算想不通,我将它当做暗器使出去,只怕一般人也挡不住吧。”

    林云喃喃自语,将其收进储物袋。

    结果意外的发现,储物袋对其很排斥,根本无法容纳进去。

    怪事,难不成是件空间秘宝?

    无奈之下,林云只好贴身收着,小心保管。

    此物肯定不简单,日后眼界提上去了,还得好好研究一番。

    “该去紫鸢剑圣传承地了……”

    连番两次吃灰,林云也无心漫步,认准某个方向加快速度。

    开通脚窍,加上澎湃的修为,如今林云轻轻一跃,便可达到百丈之高。

    如有必要,配合那刚柔并济的技巧。拳脚出力之下,还可借助那柔劲,滞空半盏茶的功夫。

    远远看去,林云就像是飞掠一般,穿梭在这辽阔的宗门遗迹上。

    一处处古老的遗迹,浮光掠影般,从他眼前闪过。弥漫着岁月沧桑的诸多古老殿宇,让人心有戚戚,感叹此宗门当年的强横与无敌。

    越往核心处飞掠,能够看见的武者身影,渐渐多了起来。

    时不时,还有激烈的打斗声,令人侧目。

    林云没有驻足,一路奔行不止。

    整整两个时辰后,背上的古剑匣,又一次颤动起来。

    心头一动,林云抬头,极目远望。十里外,有一座座巍峨的山峰。

    山峰笔直如剑,就像是一柄柄利刃,直入云霄,剑破苍穹。

    古老而森然的气息,从那一片山峰中蔓延出去,仅仅只是观看片刻,林云便感到眼睛有些刺痛。

    “好凌厉的锋芒!”

    错不了,那群峰耸立之地,就是紫鸢剑圣的传承地所在了。

    眼中闪过一抹精芒,林云轻喝一声:“走!”

    身如狡兔,动若奔雷,十里之地,几盏茶的功夫他便赶了过去。

    嗖嗖嗖!

    刚刚靠近,便有一道道目光,落在林云身上,显得并不友好。

    都是些现行到此的各地武者,除了彼此间的伙伴外,对谁都充满戒备。

    明显能感觉,此地的气氛,与遗迹边缘相比想要冷漠许多。

    林云孤身一人,却也没有人敢找他麻烦,之前大战梅子画和血屠,他早已展露出自己的实力。

    面对血云门和金焱宗,都敢大打出手的人,不涉及重宝没人敢随便得罪。

    “应该就是这了……不过真正让剑匣颤动的入口,又在哪里呢?”

    心中暗道一声,林云目光四下搜寻,希望能发现些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