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百二十章 时来天地皆同力
    “林兄弟!”

    章岳脸色,确实像见了鬼一样,看向林云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记得清清楚楚,林云掉进容颜窟窿,早就该被烧的连渣都不剩。

    “章大哥,确实是我。”

    林云微微一笑,知他心里在想什么,上前说道。

    章岳有些失神道:“可我明明……”

    “明明见我掉进了熔浆窟窿?我有一重宝,可以保我在熔浆内不死,趁着火山喷发的当口,也顺利逃了出来。”

    林云粗略向对方解释了一通,有关古剑匣和紫炎圣火之事,没有细说。

    “这……”

    章岳久久无言,显然还沉浸在震撼中,不可自拔。

    半响,才大笑道:“我当时还真以为林兄弟你死定了,没想到,真的是没想到。哈哈哈,你不知道那麻衣老者,可是气的快吐血了,他后面连续三次跳入熔浆,都无功而返。”

    还有这事?

    想想也不意外,以他先天七窍的修为,倒是可以在熔浆内行走片刻。

    但也不敢太过深入,想要找到自己,就更是天方夜谭了。

    林云沉吟道:“不说这个了,章大哥这是打算去哪?”

    章岳挠了挠头道:“事前,林兄弟和我说,人若不争,如何出头。我想好了,这一次青阳界开启,远古遗迹的机遇我必须去争一争。”

    “青阳界。算算时间,也就一个月多月了吧。”

    林云想了想,一眨眼,他来这青阳郡居然快小半年了。

    “嗯,没多久了,到时候也算是长长见识吧,林兄弟要和我一起去不?”

    章岳看来林云现在的实力,应该是炼化了八品熔岩之心,不然根本无法一击就将焰尾狼致命。

    与他同行的话,在青阳界中,至少保命无忧。

    林云面露难色:“我有些麻烦在身上,怕是没法和章大哥同行了,不过进了青阳界,在远古遗迹中倒是可以相互照应一番。”

    “你说这个我想起来了,在你落入岩浆窟窿后,有血云门的人来过。”

    章岳忽然想起一事,沉声说道。

    “血云门?”

    “没错,都是五窍高手,拿着你的画像问我们见没见过。当时大伙都十分惊讶,没想到你居然被血色追杀令通缉,但还是如实告知,那帮人可能以为你已经死了。”

    闻听此言,林云心中不由冷笑一声。

    血云门的人,还真是不依不饶,竟然搜寻到了天火峰这等偏僻之地。

    看来,还真是小瞧他们的实力了。

    “多谢章大哥告知了,若无事的话,我们就在此分别吧。”

    “小事一桩。”

    嗖!

    话音落下,林云几个起落,消失在章岳视野之中。

    章岳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不管怎样这林兄弟还活着,也算是件令人开心之事。

    当时以为他死了的章岳,可是低落了好一阵子。

    看了看地面上,摊死在地面,内骨尽碎的焰尾狼,章岳暗自心惊。

    “八品熔岩之心,真是强悍,林兄弟的实力真的是越来越深不可测了。”

    林云的实力,的确提升不少,但章岳却猜错了此事。

    不管是纯阳功达到刚柔并济的地步,还是龙虎生威媲美先天七窍的气势,都让他实力狂增。

    可这些,并非因八品熔岩之心,而是一枚机缘巧合的龙云果。

    广阔的天蛰山脉,一处山峰中。

    与章岳交谈完毕的林云,并未离开。

    “血云门倒真是不依不饶,刚好,既然以为我死了,那就趁这段时间,将八品熔岩之心炼化吧,到时候再给你们一个惊喜!”

    本来出来后,就打算炼化熔岩之心,链接炎魔战体。

    可奈何,无端端惹到了梅子画,吞吃了对方蓄谋已久的龙云果。

    不得已之下,才被迫炼化龙云果,却给他带来了另外的机缘。

    “刚柔并济,还真是强大!”

    林云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神色,激动不已。

    若是以前,他肯定无法一拳击毙焰尾狼,最多重创。可现在,那焰尾狼受他一击后,表面没事。

    内脏骨骼,却都被弥而不散的柔劲,全部震碎。

    “不过说来奇怪,这天蛰山脉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梅子画没有通知宗门?”

    按理来讲,对方应该恼羞成怒,通知宗门高手前来天蛰山脉捉拿他才是。

    “也罢,既然不来,那我也懒得理了。”

    摸不清对方的思路,林云摇摇头不再去想,神色郑重的取出了八品熔岩之心。

    龙云果与这八品熔岩之心相比,只不过是开胃小菜了。

    八品熔岩之心,八百年难得一见。

    对于先天境界的火属性武者,简直是天赐神物,有无穷妙用。

    对于林云来说,则是用来练就炎魔战体,打造更强肉身的核心宝物!

    “为了你,我差点死在麻衣老者手中,可千万别让我失望!”

    看着掌心,燃烧的血焰,林云眼中充满期待。

    当下,盘膝而坐,双手交汇,将熔岩之心置于其中。

    轰!

    巅峰圆满的先天纯阳功,一经运转,熔岩之心中磅礴浩瀚的天地灵力。犹如汪洋大海,一股脑的倾泻进林云体内。

    体内五脏六腑,奇经八脉,顿时承受着巨大无比的压力。

    在这一瞬,几乎将林云内脏压垮。

    紧接着,澎湃的热浪,在体内肆意横行,胡冲乱撞,嘭嘭嘭,林云几欲吐血。

    “好强!”

    八品熔岩之心的恐怖,出乎预料。

    慌忙中,林云赶紧运转雷炎战体心法,引导这股滔天般的力量,流向四肢百骸,锤炼肉身。

    轰隆隆!

    当雷炎战体的心法,一经运转,林云浑身骨骼犹如雷霆般爆响起来。

    浑身上下,散发出惊人无比的气息,与这峰顶之上聚起无边大势。

    炎魔之威,在他身上一点点沉淀。

    五脏六腑的压力,顿时间小上许多,在雷炎战体心法的控制下。八品熔岩之心,与四肢百骸中,有里至外,锤炼着四肢百骸。

    情况,总算是渐渐稳定下来。

    林云心中松了半口气,还好,他早就经过了烈焰灼身。

    若非如此,只怕当场就会被八品熔岩之心的力量,反震而亡。

    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大意不得。

    练就炎魔战体,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足够耐心。

    时间流逝,林云不慌不忙,一点点吸收着八品熔岩之心的力量。

    修为与日俱增,离先天四窍,慢慢接近。

    本已巅峰圆满的纯阳功,在熔岩之心的灌注下,竟然也在缓慢的增加着。

    眨眼,便是半月时间过去。

    林云双掌间的八品熔岩之心,已然消耗大半,只剩下最后的精华。

    他的肉身几乎,赤红如玉。

    像是一枚未经雕琢,温润如血的璞玉,透着莹莹光华,有一种邪意的美感。

    “成了!”

    掌心最后一缕精华,被肉身吸收,林云整个肉身顿时散发着绯红的血光,显得娇艳欲滴。

    体内那一枚古老的炎魔之印,正在缓缓发生着质变。

    等它质变成功之时,便是炎魔战体最终练就的时刻。

    可就在此时,天地间的雷属性灵气,无端暴躁起来。

    四方云层滚动,黑压压一片,林云感觉自己被一股天地伟力锁住,无法脱身。

    慌忙中,连忙睁开双目。

    只见四方雷云,朝着峰顶,快速汇聚而至。

    顿时间,林云脸色大变:“雷劫?”

    该死,怎么会这样!

    雷炎战体中记载,只有练就完美的炎魔战体时,才会出现雷劫。

    按照书中记载,当炎魔战体太过完美之时,便会为天地所不容,会有雷劫降临。

    渡过此劫,方可练就完美炎魔战体。

    林云百思不解:“可我明明炼化的是八品熔岩之心,按理来讲,不会有雷劫诞生才对!”

    实际上,他先后炼化龙云果和八品熔岩之心,两者间间隔极短。

    龙云果事前,对肉身已经滋补过一次,在炼化八品熔岩之心。

    两者结合之下,达到了效果,已完全不弱于完美熔岩之心。

    身处其中的林云不知,天地伟力,却对此敏感的很。

    现在雷劫将现,他毫无准备之下,一下子变得很是被动。

    “可恶,已经来了!”

    林云抬头看了眼头顶的雷云,只见云中,电光闪烁,恐怖的力量令人窒息。

    没给他太多反应时间,第一道劫雷,轰然落下。

    林云吐出一口鲜血,当场就被重创,差点昏死过去。

    嘭!

    又是一道劫雷落下,整个山顶都被削平,林云再度吐出一口鲜血。

    恐怖的劫雷,像是天地间最锋利的刻刀。

    在重创他的同事,雕刻着他这块未经打磨的血色璞玉,身上绯红的荧光,在两道劫雷之下朴实凝练了许多。

    可若是沉受不住,到最后被轰死了,再好的美玉也得碎掉。

    轰隆隆!

    接连九道劫雷,一道比一道猛烈,等到全部落下之时,整座山峰都被荡平。

    毫无准备的林云,只能靠着身体硬扛。

    一堆碎裂的山石中,林云埋在其中,生死不明。

    等到雷云消散,堆积的山石传来一阵细碎的响声,一道虚弱的身影,从中艰难的爬了起来。

    爬出来的林云,浑身无力,瘫倒在山石上,苦笑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

    可眨眼,林云脸上的笑容,就收敛了起来。

    四五头丑陋的鬓犬,吐着哈喇子,低吼着朝林云迈了过来。

    鬓犬?

    这种像野狗一样的妖兽,不过先天两窍的修为,正常情况下见到林云就得滚。

    可现在,居然大着胆子,一步步朝着林云迈了过来。

    眼中闪烁着贪婪的目光,那是看见猎物之后才有的神色。

    林云伸手,像捡几块石头,赶走这几条鬓犬。可无奈的发现,连动动手指都有些做不到。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气英雄不自由。

    想我林云,连先天七窍的八品熔岩之心都敢抢,连名震青阳郡的梅子画都嘲笑他不过尔尔。

    好不容易侥幸度过雷劫,到头来,居然被几只野狗逼上绝路。

    哒哒哒!

    可就在那几只鬓犬,将要靠近林云之时,一道火红色的身影,犹如闪电般杀来。

    啪啪啪!

    血龙马抬腿飞踢,马蹄如山,一脚踹死一头鬓犬。

    三脚之后,剩下的鬓犬,夺路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