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刚柔并济
    第一百一十九章

    山谷之中,一片狼藉,尸横遍野。

    武者的尸体,与铁臂魔猿的尸体,横七竖八,到处躺着。

    鲜血弥漫,血流成河,空旷的山谷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宛若人间炼狱。

    不得不说,这一场乱战,颇为凄惨。

    杀人香的作用,实在太过恐怖,不仅让铁臂魔猿伤亡惨重,连带着金焱宗分舵弟子都中招不少。

    最后林云的突围,更是给予金焱宗分舵致命一击。

    整个分舵,算是元气大伤,十年之内再难恢复。

    “师兄,那人好像是……林云。”

    金焱宗一名师弟,走到梅子画身前,小声说道。

    “林云?林云是谁?”

    梅子画一脸茫然的问道,青阳郡中,他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是个外地人,他在先天两窍的时候,就杀了血云门阎腾的儿子,如今被整个血云门通缉,发布血色追杀令!”

    那弟子轻声解释道,将林云的来龙去脉,粗略讲了一番。

    “师兄,这段时间闭关可能不了解。但最近青阳郡,到处都在传他的事情,紫炎城孔家还因他被灭门……很多人都好奇,他到底是打来的,竟如此胆大包天。”

    梅子画沉吟道:“这家伙居然连阎腾的独生子都敢杀……难怪敢抢我的龙云果。”

    阎腾他是知道的,血云门玄武境强者。

    实力恐怖,手段凶残,在整个青阳郡可以说是让人闻风丧胆。

    连阎天瑞都敢杀,抢他一枚龙云果又算的了什么。

    “师兄,这事要禀报宗门吗?”

    “不用。”

    梅子画摆摆手,眼中闪过一抹杀意:“他来来青阳郡,无非也是为了青阳界中的远古遗迹,到时候我自会让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其他几名师弟心知肚明,梅师兄怕是不想让今日之事,泄露出去了。

    区区一个先天三窍,在他梅子画手中,居然就这么跑了。

    若真传出去,对他的声名只怕有很大影响。

    看了一眼山谷中的乱局,梅子画眼中杀意更甚。

    出道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在青阳郡吃如此大的亏。

    最麻烦的是,眼下林云吞服了龙云果,灵元几近无限。就算是追上对方,只怕也拦不住。

    可等对方炼化了龙云果,实力只怕更上一层,到时候越加难以对付。

    不过梅子画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充满信心。

    今日若非是与魔猿王大战一场,消耗甚大,根本就不会让林云如此轻易从他手中逃走。

    与此同时。

    天蛰山脉中,林云寻得一处僻静地方,便着手开始炼化龙云果。

    龙云果乃是天地奇物,价值虽比不上八品熔岩之心,可却另有妙用。

    其中好处,还需要林云细细体会。

    “这龙云果,还真是有些邪性!”

    林云微微皱眉,略显担忧。

    龙云果蕴含的暴躁气息,十分可怕,会侵蚀武者的神智,影响其本心。

    之前,林云便十分难受,心底总有一个声音。暴躁而残戾,令他十分难受。

    若非与梅子画交手,全力宣泄,这股暴戾的气息只怕更加难缠。

    眼下,却还是大意不得。

    坚守本心,林云不慌不忙,一股股浩瀚的先天灵元。从那金色气旋中,汹涌而出。

    轰!

    气旋转动间,像是烈火熊熊燃烧,与体内爆发出恐怖而惊人的刚猛气息。

    “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是有暴戾!”

    如今静下心来,看见自己纯阳灵元,如此刚猛,林云显得信心十足。

    一念起,滚滚灵元,从金色气旋中,滔滔不绝的奔涌而出。

    不断冲刷着,龙云果中蕴含的暴躁气息。

    随着这股霸道刚猛的灵元,孜孜不倦冲击之下,林云体内的暴躁气息,一点点减弱。

    “还是蛮顺利的!”

    林云面色一喜,真的是多亏梅子画了。

    若非对手足够强,可以完全挡住他宣泄出来的暴躁力量,这股戾气就要反噬他自己了。

    那后果,可还真不敢想。

    梅子画……这人应该是青阳郡年轻一辈中,最强存在之一了吧。

    年岁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修为却如此精纯,激活炎魔之躯,加上龙云果的狂暴之力,还有巅峰圆满的先天纯阳功。

    竟无法在对方身上,占得多少便宜。

    还好他趁着炎魔之躯,将要散尽之时冲了出来,否则后果还真难预料。

    时间流逝。

    在先天纯阳功的不断冲击下,龙云果留在的体内的力量,越发纯净,暴躁之气,渐渐消失。

    不知道过去多久,那散落在四肢百骸,暴躁无比的气息,散发出丝丝柔光。

    柔光中,一缕龙威,若隐若现。

    “龙威!”

    林云心中一惊,没想到这龙云果中,炼化后居然会出现一丝远古龙威。

    虽然微弱,可却货真价实,如假包换。

    他心中不由涌出一股,无法抑制的狂喜,龙威啊……

    我早已掌握虎威,在加上这一丝远古龙威,岂不是完全掌握龙虎生威了。

    说不定,还能顺势从龙虎拳的残本中,再悟出一招半式来。

    嗤嗤!

    一丝丝蕴含这龙威的柔光,从四肢百骸中,百川归流,尽数朝着那金色气旋汇聚而去。

    轰!

    林云讶异的发现,自己本已巅峰圆满的先天纯阳功,居然出现了微弱的进步。

    功法巅峰圆满,自然意味着,无法再有精进。

    可在这龙云果的精华能量帮助之下,居然有所进步,至阳至刚的纯阳灵元,多出了一丝柔劲。

    明白了!

    难怪那梅子画,对这龙云果,如此渴求。

    他所修炼的金焱诀,比之先天纯阳功,更为强悍刚猛。可想而知,修炼难度,同样比纯阳功要恐怖的多。

    有了这龙云果,他的金焱诀只怕会立刻晋升大成。

    还只是区区小成,就能与巅峰圆满的先天纯阳功抗衡,可想而知大成后会有多恐怖。

    当然,其中也有林云修为较低的原因。

    若林云修为与他相当,肯定是摧枯拉朽的碾压对方,毫不费力。

    半响过后,林云缓缓睁开双目,眼中闪过一抹惊喜。

    肉身掌握一丝龙威不说,先天纯阳功,居然多出了一缕柔劲。

    这可真是难得,意外中的意外。

    但凡至阳至刚的功法,越是霸道,则越难产生巧力,大都有去无回,拼的就是股气势。

    可多出股柔劲,便可刚柔并济。

    自古以来,过刚易折,孤阴不存,刚柔并济才是王道。

    “先试一试这缕龙威……”

    林云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运转龙虎生威心法,体内两股气势顿时疯狂激荡起来。

    半响,他一步迈出,刹那间,有狂风乍起,云层翻滚。

    风从龙,云从虎,风云汇聚,龙虎生威。

    嘭!

    一股媲美先天七窍的可怕气息,从他身上疯狂暴起。瞬间,方圆千米,百草折腰,撑天大树,接连扑倒。

    放眼看去,视野刹那间,开阔了许多。

    “我的天……”

    林云微微咋舌,完全没想到,吸收龙云果后。自己的龙虎生威,竟然达到如此骇人的地步,气势媲美先天七窍!

    “再试试,刚柔并济!”

    嘭!

    林云腾空一拳轰出,隔着百米,一座山石被碾成粉末。还未完,那拳芒碾碎山石后,居然还有三成余力,盘旋不休。

    尘埃在这余力震荡下,形成一道继续旋转的漩涡。

    旋即,翻身一脚,与半空中用力踹出。

    空气中,响起连绵爆响,巨大的反震力,居然让林云在空中借到了力。

    “有意思……”

    嘭嘭嘭!

    林云与这半空中,拳脚并用,感觉力道源源不断涌出。每一击过后,都会有新的灵元产生,轰出去的力道,皆有余力回旋。

    整整空中,打完半套拳,林云才终于落下。

    算下来,他这空中停滞,已经超过一盏茶的时间了。

    “这就是刚柔并济了吗?刚猛霸道不减,却生有余力,回旋不止,生生不息。”

    林云若有所思,感觉这一次,不止是实力精进。

    更重要的是他,他的武道感悟,在无形中更进一步。

    原来力量,不是越强越好,得有余力,刚柔并济才行。

    “如今我在碰上梅子画,与他对上百招,都只怕没有任何问题了吧。”

    林云面上闪过一抹期待,轻声说道。

    不管怎样,那梅子画虽没有怎么伤到他,可终究跑的是他林云,不是梅子画。

    说起来,还是有些小小丢脸。

    突然间,一丝打斗声传入林云耳中,他极目远眺,细细看去。

    就见下方,十里之外,一道身影,正在疯狂逃窜。

    “章岳大哥?”

    林云脸色微变,那到身影正是和他在天火峰上,交情不浅的章岳。

    对他穷追不舍的,乃是三头先天五窍的焰尾狼。

    焰尾狼一旦出现,至少是三头,狡诈歹毒,尾巴末端燃烧这一抹毒炎。

    就算是较为厉害的先天五窍,被这焰尾狼盯住,大多没有什么好下场。

    “该死,怎么就这么倒霉!”

    章岳面色惊慌,狂奔不止,气踹嘘嘘。

    他从天火峰下来后,横穿天蛰山脉,没想到居然被焰尾狼给盯住了。

    这种妖兽,以三对一,他根本毫无胜算。

    那三头焰尾狼,眼中闪烁着狡诈的目光,并未全力追赶,只是远远吊着。给章岳产生,能够逃窜的希望,实际上只是想榨干他的体力罢了。

    “怎么总是甩不掉!”

    回头看了眼,焰尾狼依旧气势汹汹,狼尾如弯刀竖立,顶端毒炎缭绕。

    就他有些绝望之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毫不留情一拳轰出去。

    嘭!

    其中一头焰尾狼,当场殒命,连尾巴上的毒炎都来不及甩出来。

    哀鸣一声,倒在地上,身体像个软骨架一般,瘫死在地上。

    却是骨头内脏,都在一拳之下,被生生震碎。

    剩下两头焰尾狼,慌忙逃窜,根本不敢替同伴报仇。

    章岳连忙停下脚步,当那身影转身的之时,像是见鬼一样,大惊失色:“林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