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你若不争 如何出头?
    在林云和麻衣老者,争锋相对之时,天火峰忽然间剧烈的颤抖起来。

    火焰窟窿中,爆发出恐怖而可怕的气息,让所有人都面色大变。

    “这气息?”

    麻衣老者懒得在理会林云,起落之间,朝着火焰窟窿赶了过去。

    蹭蹭蹭!

    自认为实力高人一等者,皆赶了过去,想要看清火焰窟窿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没用……

    就算是先天七窍的麻衣老者,在接近一千米后,便被拦了下来。

    有一股恐怖的威压,震慑四方,让赶来的人都寸步难行。

    章岳急忙跑过来,来到林云身边道:“林兄弟,趁此机会赶紧走吧。那麻衣老者睚眦必报,心狠手辣,之前和他顶撞过的人都死了。”

    林云微微笑道:“我又不傻?自然知道,这老家伙不会轻易罢手。不过章大哥放心,我自有手段,起码在这天火峰他奈何不了我。”

    天火峰,直入云霄,高达万丈。

    随时随地,林云都可以直接跳下去,麻衣老者敢嘛?

    别说是他,就算是个玄武境界强者,也未必敢!

    章岳瞧林云胸有成竹的模样,稍稍安心,发现越来越有些看不透自己这小兄弟了。

    之前一己之力,重创灰衣老者。

    可以说是对方大意,被林云先废一臂,战力大减。

    后面三名先天五窍的武者来袭,却被他一剑立威,震慑住其他人,便是如假包换的硬实力了。

    但更疯狂的是,他现在居然连麻衣老者都敢顶撞。

    “章大哥,以前出现过这种情况吗?”

    林云看着火焰窟窿,散发出来的恐怖威压,好奇的问道。

    章岳摇摇头道:“天火峰爆发之后,至少会平静七天。从未像现在这样,爆发之后,又起波澜。”

    “那就是说,其实上一波的爆发,并未真正结束。”

    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林云若有所思道。

    章岳挠了挠头,有些不确定的道:“也许吧,半个月多的躁动期,就已经匪夷所思了,现在又起波澜也不奇怪。”

    如今的情况,已经超过了他的眼界。

    轰隆隆!

    天火峰再传出几道惊天巨响,整个峰顶,像是发狂的野兽暴动起来。

    林云与章岳,身体都随之晃动,站立不稳。

    下一刻,无数岩浆,从火焰窟窿中迸发出来。

    以往岩浆,都是凝聚成火焰柱,冲天而起。可这一次,居然像投石机一般,溅射出来。

    一名身穿长袍的中年人,正好奇的观望着火焰窟窿,突然就被岩浆击中。

    嘭的一声巨响,整个身躯瞬间炸成残渣,尸骨不存。

    林云面色微变,连忙弯腰趴在地上。

    惨叫声接连响起,又有几个靠前的先天五窍,避之不及,直接被迸射出来的岩浆炸死。

    先天五窍,居然连一击都挡不住,可想而知那岩浆蕴含的力量。

    包括麻衣老者在内,全都弯腰躲避,不敢起身。

    岩浆溅射一轮之后,火焰窟窿安静下来,大家惊疑不定,不敢妄动。

    之前死的几人,可是前车之鉴。

    咻咻咻!

    恰在此时,一道道金色光柱,从火焰窟窿中爆发出来,直冲云霄。

    片刻后,金色的云彩,布满天空,将方圆五十里地都染成一片淡淡的金黄色。

    “异象!”

    “居然诞生了天地异象,这是有重宝要出世了……”

    “上一次诞生天地异象,至少得追溯到八百年前吧。”

    趴着的众人,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重宝啊……

    能在天火峰诞生的重宝,肯定是七品熔岩之心,对他们这些修炼火属性功法的先天武者,有着无比致命的吸引力。

    当然,地底深处的炎脉中,也有可能诞生其他奇物,比如庚金、魔眼石、炼狱之火等。

    可不管如何,看这天地异象,任何异宝的价值都不会低于七品熔岩之心。

    林云手中的五品熔岩之心,就惹的好多人,艳羡不已。

    七品熔岩之心,只怕会让在场人豁出命去拼。

    林云眼中同样迸发出,无比炙热的神色,他要修炼的炎魔战体。

    熔岩之心品质越高,战体的威力便会越强。

    轰!

    火焰窟窿中岩浆剧烈的沸腾起来,涌动不停,一抹燃烧的血焰,升腾而起。

    鲜血般的颜色,让它在金色光柱中,格外醒目。

    血焰像是有生命一般流动,细细看去,其内有乾坤。在血焰内部,还有数层火焰在燃烧,一圈一圈,整整八层。

    八品熔岩之心!

    嗖!

    顿时间,上百道身影,狂冲而起,朝着那血焰飞去。

    砰砰砰!

    可一个个,撞在金色光柱上,全都毫不客气的被弹了回来。

    “我就不信了,狂龙拳!”

    被撞回地面的麻衣老者,腾空而起,一拳轰击过去。

    他就像是一条暴龙,身上竟然散发出一丝丝龙威,配合着他先天七窍的深厚修为。

    这一拳爆发出恐怖声势,让底下众人,叹为观止。

    嘭!

    可那金光宛如结界般,丝毫不为所动。惊天巨响中,麻衣老者嘴角溢出丝血渍,再度被震飞。

    受伤不轻,一些先天六窍的强者,瞧得此幕顿时窃喜不以。

    麻衣老者,在这天火峰一手遮天。

    有他在,每个人都面临着莫大的压力,如今受伤了,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

    “大家看!”

    有人惊呼一声,就见那血色熔岩之心,在空中不停的蠕动起来。

    林云微微皱眉,这一幕他颇为熟悉,当初旱金莲也曾在危险之际,衍化成了上古异兽旱魃

    当金色光柱消失的刹那,蠕动的血色熔岩之心,变化成一只凶悍的血魔鹫!

    身上散发着灼热而狂暴的气息,双翅一展,便想飞离这天火峰。

    “想走?没门!”

    底下一群先天强者,哪里能容它逃走,光芒消散的瞬间,便各自腾空而起。

    手中杀招,纷纷击打在上。

    轰!

    刹那间,就有上百招先天武技,轰打在血魔鹫上。

    先天武者虽不能飞,可开了脚窍,一跃可达输百丈。利用身法,在空中腾转挪移,可以停留好些时间。

    一时间,漫天攻击,疯狂的落在血魔鹫身上。

    初生的八品熔岩之心,根本无力飞天,始终处在被围殴的局面。

    可它的反击,同样犀利无比。

    不过几个照面,就有十多人当场重创,有些倒霉者跌落进火焰窟窿,更是当场烧成灰烬。

    林云微微皱眉,按照现在这般局面,血魔鹫很快就会支撑不住。

    到时候这八品熔岩之心,十有**,还是会落到麻衣老者手中。

    再不济,也是那几个先天六窍强者的囊中之物,和他不会有半点关系。

    得想个办法才行……

    章岳见一旁林云,两眼放光,死死盯着空中血魔鹫,惊讶的道:“林兄弟,你不会也想打这八品熔岩之心的主意吧?”

    “为何不呢?”

    章岳闻言一愣,出言道:“看这局面,就算拿到了八品熔岩之心,也是烫手山芋,肯定会遭到围攻。”

    “世间机遇,哪有不冒风险的。人人都争,你若不争,如何出头!难道一辈子,都打算停留在小小的先天境?”

    林云身上冒出冲天豪气,他的话语坚定不移,没有半分犹豫。

    人人都争,你若不争,如何出头?

    短短几字,却像是炸雷,在章岳脑海中嗡鸣不止。很简单的道理,可他却一直想不明白,总是畏手畏脚,不敢冒险。

    能在这天火峰待上四个月,其实力显然不低。

    可收获,却仅仅只有一枚熔岩之心,与其一直待在最安全的位置脱不了关系。

    自己选择安逸,又何来收获?

    “章大哥,让开一些。”

    章岳惊醒过来,只见身旁林云,再度激活炎魔之躯。

    身躯顿时膨胀起来,达到两米之高,头发一片火红,身上散发出可怕的气息。

    体内先天纯阳功,疯狂催动起来,身上气息,一浪高过一浪。

    章岳连忙避开,林云身上的灼热之气,已经让他有些难受。

    五指紧握成拳,一波又一波的先天灵元,不断聚集。

    嗡嗡!

    拳芒蕴含的力量暴涨,林云右拳,有些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

    恐怖的拳芒,看的章岳竟然感到一丝胆寒,可林云仍未停止这有些疯狂的举动。

    当力量达到手掌承受极限之时,林云怒喝一声,拳芒轰击在之地面上。

    拳剑合一!

    同一时间,断剑武魂旁伴生的那一缕剑光,被林云催动。

    拳芒与这一缕剑光,轰然融合。

    此等举动,只要稍有不慎,整个手掌就会直接炸掉。

    嘭!

    拳剑合一的惊人力道,重重落在地上。轰隆隆,整个天火峰峰顶都在一拳之下,剧烈的颤抖起来。

    力量在地底蔓延出去,火焰窟窿中翻滚的岩浆,震荡之下,猛烈沸腾起来。

    刚刚诞生八品熔岩之心的火焰窟窿,就像是一个炸药桶,在林云这一拳之下再度引爆。

    嘭!

    剧烈沸腾中,无数岩浆,疯狂溅射出去。

    正在围攻血魔鹫的诸多武者,瞧得这突如其来的情况,皆有些猝不及防。

    想起岩浆的恐怖威力,脸色大变之下,纷纷躲避。

    陡然之间,血魔鹫压力骤减,寻得一个方位,疯狂逃窜。

    “糟糕!”

    众人眼中闪过一丝焦急,狂退的他们,在想要去追却已经有些来不及。

    嗖!

    可恰在此时,一道身影,似乎早就料到血魔鹫会逃跑。

    在电光火石间,飞窜而起,拦住了已遭重创的血魔鹫。

    一拳轰出,将虚弱的血魔鹫,直接轰回原形。

    等到看清那人面容,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失声道:“是林云!”

    岩浆窟窿中的火光,印照的少年面孔,一片通红。

    俊朗秀气的面孔,在这一刻,显得无比坚毅。

    人人都争,我?为何不争!

    章岳惊讶的张大了嘴,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找死!”

    麻衣老者大怒不已,浑身杀气四溢。

    “该死的小畜生,杀了他!”

    其他人同样是又惊又怒,回过神来,纷纷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