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百零四章 一场硬战
    “死!”

    凌空飞扑的十名先天三窍强者,最先杀到,十大杀招朝着林云同时落下。

    各自杀招,虽不尽相同。

    可这十人显然平日间,便配合默契,气势完全练成一片,给人造成庞大的压力。

    面对如此多的杀招,那怕是先天四窍的强者,也得退避三舍。

    更何况,地面上还有二十多名先天两窍的武者,如潮水般汹涌而至。

    林云一人一剑,看上去就像是面对大象的蚂蚁,单薄渺小。

    “我就不信,你还真能逆天不成!”

    退回去的阎天瑞,远远站着,神色狰狞而可怕。

    就算林云再强,他也不过开了两窍,这么多人磨都可以磨死他。

    闻剑通灵!

    突然间,山林之中,响起阵阵空灵之音。林云手中之剑,无端端嗡鸣不止,颤动不休。

    “我的剑……”

    “该死,怎么回事?”

    首当其中,凌空扑杀的十人,惊讶发现手中兵刃,有些不听指挥起来。

    原本连成一片,压的人踹不过气来的十大杀招,一时间破绽尽出,威力大减。

    流风剑法,回光留影!

    双目中精光一闪,林云手持葬花剑,横空而起。

    漫天蔷薇花瓣中,他人随剑走,上下腾飞,与半空中留下一抹抹剑光残影。

    铛铛铛!

    只听得兵刃碰撞之音,不断响起,十名先天三窍的强者,被各个击退。

    身上或多或少,都留下一道道狰狞可怕的伤痕,血剑如泉。

    蹭蹭蹭,十人落地后,各自腿上好几步,脸色痛苦而扭曲。

    聚剑成风!

    林云持剑落地,来到地面上与这二十多名先天两窍的武者厮杀起来。

    像是狼入羊群,所向披靡。

    靠着葬花剑的增幅,让他本已恐怖的四重纯阳灵元,变得更为骇人。雷炎血云门分舵的这些两窍武者,完全不是他一合之敌,甚至是连他衣角都摸不到便被斩的血肉横飞。

    锋利无比的葬花剑,流光闪烁,林云横冲直撞,如切瓜砍菜一般,肆无忌惮。

    “追上他!”

    十名先天三窍的武者看的愤怒不已,重整阵型,再度杀了过来。

    林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不与这帮人纠缠,只在二十多名先天两窍的武者中,来来去去。

    哀嚎声,此起彼伏,惨叫不停。

    几个来回之后,十名先天三窍的血云门武者,追的气踹嘘嘘。二十名先天三窍的强者,却已经死的一个都不剩下。

    地面上,血流成河,残肢断腿,到处都是。

    漫天蔷薇花落在地面上,花香与血腥味融合,弥散在空气之人,令人极不舒服。

    滴答滴答!

    持剑而立的林云,一滴滴鲜血,顺着剑尖,滴落在地面上。

    十名踹着气的先天三窍武者,额头汗水不断滴落,看向林云的眼神,变得惊恐无比。

    眼前这面容清秀的少年,当然拔剑之后,那种沙发凌厉的果断,让人不寒而栗。

    血云门向来自诩,手段残暴,令人闻风丧胆。

    可今日,面对眼前这少年,心都微微发颤。

    沙!沙!

    手持葬花剑,林云一步一步缓缓走来,脚掌踩在地面花瓣上,发出轻微声响。

    声音不大,可听在他人耳中,像是地狱中传来的吹命符一般。

    十人后背冷汗直流,面露纠结之色,竟被林云一人,逼的进退两难。

    “杀!”

    领头人眼中是闪过一抹狠戾之色,怒吼一声,带头冲了过来。

    “杀杀杀!”

    剩余九人齐声怒吼,凭着血性和骨子里的戾气,爆冲而去。

    雷音剑法,狂风式!

    林云轻喝一声,一剑挥出,九九八十一道残影。

    残影又于瞬间完美重叠,顿时间狂风大起,风啸如雷。

    砰!伴随着一道响彻八方的雷音。

    横冲过来的十名先天三窍武者,走到第三步之时,陡然止步。全都在这一剑之下,被凌厉剑光大卸八块,死无全尸。

    媲美超品先天武技的雷音剑法,于此刻,展现出它恐怖而骇人的威力。

    嗖!

    腾空一跃,林云跨过满地残骸,来到了还未远走的阎天瑞面前。

    阎天瑞看着地面上的尸体,面无表情,好像死的都不是他血云门中人一样。

    “有意思,你这是不让我走了吗?”

    看着步步逼近的林云,阎天瑞轻声笑道。

    林云没有与他废话,一剑刺出,破开声刺耳的响起。

    唰!

    阎天瑞眼中闪过一抹狠戾之色,在葬花剑将要插入其胸前时,一伸手竟握住了剑刃。

    蹭,林云冷哼一声,上前用力刺去,可这一剑硬生生被对方抓住了。

    鲜血从其手中流出,蔓延在剑身之上。

    阎天瑞顾若罔闻,仿佛没事人一般,双眼血红如野兽,冷笑道:“你就没想过?我为何不逃吗?”

    话音落下,阎天瑞浑身上下,不断有鲜血渗透而出。他整个身躯,都疯狂蠕动起来,眨眼之间,竟然涨到了两米高,魁梧了好几圈。

    阎天瑞这下不止脸,他整个人都完全陷入兽化中,握住葬花剑的右手,猛的一拍。

    啪!

    一掌击打在林云胸前,将他震飞百米,力量完全媲美先天四窍强者。

    林云嘴角溢出丝血渍,看向完全兽化的阎天瑞,感觉像是面对头人形妖兽。

    “给我死!”

    阎天瑞看向林云,血色双眼中,尽是愤怒之色。

    他现在施展的乃是血云门禁术,只能施展一次,过后会有极大的副作用,那血色面具也会在事后报废。

    可为了剑匣,为了林云身后的古剑匣,他已管不了那么多!

    血色重尺武魂,出现在其手中,他身上气势再度暴涨。

    不止先天四窍,简直就要快接近先天五窍,他脑海中理智渐渐消失,竟如野兽般咆哮起来。

    晃荡!

    人如猿猴般跳起,晃出一道血色残影,径直杀到林云面前。

    铛铛铛!

    手中重尺武魂,毫无章法的劈砍下来,腥风阵阵,逼的林云一退再退。

    “好强的力道!”

    林云手臂震的微麻,眼中闪过一抹讶异,没想到血云门中居然还有如此可怕的禁术。

    蹭蹭蹭!

    反击中,一道道剑光,劈砍在对方身上。血溅如泉,可不仅没有击退对方,反而让阎天瑞越发暴躁。

    风啸如雷!

    咬咬牙,林云再度施展雷音剑法狂风式,八十一道剑光,分毫不差,全部落在对方身上。

    阎天瑞庞大的身躯,被震飞百米,身上衣衫尽数爆裂。

    胸前露出件散发着血光的内甲,看上去可怕的伤痕,却未伤及其要害。

    “上品玄甲!”

    林云心中咒骂一声,居然穿着一件上品玄甲,这下真的有点难办了。

    本来完全兽化的阎天瑞,就已经媲美先天五窍的妖兽,只是没有多少理智而已。眼下,再加上一件上品玄甲,简直让人有些绝望。

    “哈哈哈,你还有什么底牌,尽管使出来!”

    阎天瑞狂笑不止,一闪,再度扑来。

    毫无章法,可却不要命的打法,逼的林云略显狼狈。

    轰隆隆!

    林云沉着脸,剑光舞动,退上百步不止。

    雷音剑法,落花式!

    又过十招,林云抓住机会,清澈的双眸中闪过一抹明光。

    雷音剑法更为恐怖的第二式在他手中展开。

    天地在他眼中一片漆黑,一朵凄婉的蔷薇花,于半空摇摇欲坠。

    当花瓣,与阎天瑞的身躯,完全重叠的一刻。

    在这落花一瞬,稍纵即逝的刹那,葬花剑怒劈而出。

    咔擦!

    凄美的蔷薇,在剑光闪耀下,瞬间被斩成两半。

    嘭!

    阎天瑞手中重尺,同时间,落在了林云身上,将他劈飞出去。

    就见同样倒飞出去的阎天瑞,在哀嚎一声后,摇摇晃晃,挣扎着便要站起来。

    林云面色稍显苍白,这一剑挥出,他已没多少灵元。

    两式上品先天武技,将他还算充沛的先天灵元,几乎耗尽。

    单膝跪地的林云,皱眉道:“还能起来?”

    挣扎着起来的阎天瑞,身上煞气,更为恐怖,胸前玄甲已出现几道裂缝,但确实还有一战之力。

    “死!”

    阎天瑞看着耗尽灵元的林云,狂笑起来,一步步踏了过来。

    轰隆隆!

    其每走一步,地面都颤动不止,甚至在他重踏之下,裂开了好几道缝隙。

    死神临近,在对方将要彻底杀过来之时。

    林云冷哼一声,手掌在地面重重一拍,身躯在弹起来的瞬间,一剑刺出。

    丹田处,缭绕着断剑的那一缕剑光,在他意念下飞窜而出。

    当这一缕剑光,与葬花剑融合的瞬间,离他只差三步的阎天瑞。

    手中重尺还来不及落下,便被一抹剑芒,冲飞百米,毫无抵挡之力。

    咔擦!

    就听的一声脆响,倒飞途中的阎天瑞,身上上品玄家寸寸碎片,完全瓦解。

    等到落地之后,腾起漫天尘埃,发出惊天巨响。

    林云提着剑,清秀的面孔上,眉宇间闪烁着凌厉的锋芒,一步一步,踏入滚滚尘埃中。

    尘埃中心,倒在地上的阎天瑞,已化作常人模样。

    只是肉身已不成人样,脸色苍白的没有任何血色,再无之前张狂。

    见到林云走来,阎天瑞慌慌张张爬起来,转身便跑。

    啪!

    还未迈腿,就被林云一脚踹飞,翻身瞬间,被葬花剑抵在眉心。

    “说!我这古剑匣,到底什么来历?”

    林云面无表情,冷声喝道。

    可谁知,这阎天瑞死到临头,还是狞笑不止:“你有种就杀了我?我父亲乃是血云门打破玄关的长老,他一句话,整个血云门都会对你惨无人道的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