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八十三章 一抹剑光
    十天之后。

    茂密的丛林中,有一道血色骏马,犹如闪电般在林中穿梭。

    强悍的先天威压,在那血色身影上激荡而出,震慑着林中凶兽瑟瑟发抖。

    哗!

    那骏马上的蓝衣少年,身背剑匣,视野突然间开阔起来,强烈的阳光刺眼无比。

    少年双眼微眯,略略有些不习惯。

    向前打量过去,只见前方一览无遗,十里外奔流着一条怒吼的江河。

    在往前,则是连绵无尽的山川,高耸入云,巍峨壮观。

    “呼……总算走出横云山脉了!”

    蓝衣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林云。

    在血龙马突破先天后,便不再有所牵挂,马不停蹄一路狂奔。

    突破先天后的血龙马,速度快的匪夷所思,简直是平地疾飞。

    嗤嗤!

    在它的马蹄上,甚至还有残余的血色闪电,在滋滋作响。

    马背上林云取出地图,比照着四周环境,而后目光落在那条水流激荡,奔腾怒吼的江河上。

    “按照地图上的记载,我现在已经是正式踏上大秦帝国的疆土上了。”

    之前与刘家在林中激斗,并不算帝国疆土。

    刘家所在的青宁城,乃是一座边境小城,极其不起眼,看上去就是一块飞地。

    “这一片区域,在大秦帝国中被称作青阳郡,一郡之地,比周边好几个国家面积加起来还要大。我如果要深入青阳郡的腹地,要么翻山,要么顺流之下……”

    林云微微皱眉,无论哪一个选择,路都不太好走。

    先过去看看!

    哒哒哒,血龙马奔驰之下,几个呼吸间,就带着林云来到了岸边。

    “好大的河!”

    之前距离较远,感受不到此河的壮阔,走进之后才发现大不一样。

    河面宽的跟湖泊似的,林云看了眼窍的视力,极目远眺,才透过水雾隐隐约约看到对岸朦胧模糊的景象。

    至少接近千米!

    如此宽阔的江河,林云还从未见过,看来翻山的想法得放一放了。

    以他的身法,滞空横飞,最多三百米。

    至于古剑匣,注入先天灵元后,应该能横飞千米。

    但江心时不时有强风刮起,大浪不止,惊涛骇浪,极为惊人。

    古剑匣虽可载人,却很不稳定,无风无浪就摇摇晃晃,横穿此等凶险的江面,风险太大。

    再说,他能过去,血龙马也过不去。

    血龙马奔跑如飞,也不是真能飞。

    老老实实回头,林云砍下几根大小合适的树干,绑在一起做成了简易的木筏。

    一人一马,先后跳上木筏,顺流而下。

    水流平缓之时,林云便以先天灵元灌注在木筏中,在江中飞渡。

    以先天灵元,强行控制木筏前进,消耗甚大。

    不过好在部分时间下,水流湍急,无需刻意催动。

    木筏载着林云和血龙马,在这江中,速度居然半点都不慢。

    林云盘膝而坐,任由江水激荡,闭目修炼。

    胸膛前打开的眼窍,则疯狂的吞纳天地灵气,速度比之后天境界要快上十倍之多。

    让人感觉不可思议,很难想象,当先天七窍皆被打开之后。

    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将要多快。

    先天与后天,一门之隔,却是天壤之别。

    达到先天之境,才算是正式踏上了武道修炼,之前的一切都是打磨肉身而已。

    林云的先天纯阳功,在旱金莲十一片花瓣的助力下,早已突破到第三重境界。

    如今,其体内的纯阳灵元,浑厚而凝练。

    与经脉内游动之间,奔流之声,不比这江河呼啸小声多少。

    等到他睁开双目之时,眼中精光爆闪,双目如星辰宝石般明亮深邃。

    天色渐晚,少年的清秀俊朗的面孔,在晚霞的熏染下,看上去充满魅力。

    此时,正值秋季。

    江河两边,茂密的丛林间,枝叶尽是火红色之色。

    在晚霞的照耀下,焰火般浓密的树叶,添上一缕惆怅。

    林云欣赏着岸边美景,不由心有所感,星辰般深邃的眼中,多出一缕隐忧。

    十多天的尝试,武魂还是一潭死水,毫无波动。

    无论他如何努力,那柄断剑,就是无法祭出。

    好几次,甚至被神秘锁链震伤,让人郁闷的吐血。

    他不怕武魂是一柄断剑,就怕是废武魂,若是废武魂等同于宣判了他的死刑。

    对踌躇满志的他来说,这等打击实在太大。

    将剑匣放下,林云取出葬花剑,立在木筏之前。

    锵!

    葬花剑剑身犹如一泓秋水,在林云眼前滑过,看着手中之剑,望着滔滔江水,其心中百感交集。

    突然间,他人影一跃,与江面之上施展其流风剑法。

    聚水成奚,奔流如风,流风剑法,流水如风!

    江面上,强风不止,江水奔流不息,与流风剑法的意境完美契合。

    巅峰圆满的流风剑法,在他手中施展起来,完美无缺。一招一式,信手拈来,随心所欲。出招之间,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等到将要落下之时,脚尖在水面轻轻一点,趁着江面上的强风,再度腾空。

    似乎,又回到了与苏紫瑶对剑的那一晚。

    整个人浑然忘我,沉浸在剑道之中,忘记了世间一切。

    唯有手中之剑,唯有这滔滔江水,和止不住的狂风与他相伴。

    咻!

    不知何时,一道身影,在江面上飞快的窜了过去。人在水面腾飞,犹如魅影一般,瞬息间就超过了舞剑的林云。

    只留下,阵阵清香,散在蒙蒙水雾中。

    “咦……”

    身影的主人,突然间折返回来,看着舞剑的林云,轻咦一声。

    却是一名身穿红衣的少女,双眼微眯,宛如月牙一般可爱。身上透着股出尘的气质,似乎要成仙一般,飘飘欲去。可那精致的面容上,一双月牙般的俏眼,将她仙女般的气质硬生生从天上拉了回来。

    “如此精妙的剑法,居然出现在先天一窍的武者身上,真是不可思议。只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掌握剑意了吧……我来帮帮你!”

    少女微微一笑,脚尖在水面一点,落在岸边绯红如火的树叶间。

    取下腰间的一根洞箫,放在唇下,轻轻吹动起来。

    沉浸在流风剑法中的林云,突然间听到一缕缕箫音,在蒙蒙水雾间,缥缈如仙音,若隐若现。

    初始,林云不甚在意,只觉得这箫音悦耳动听,宛如天籁。

    可渐渐的,心中闪过一抹惊奇,不知从何而起的箫音,竟暗合他的剑法。

    他出招凌厉之时,箫音便陡然而起,直上云霄,激昂动人。

    当他剑招,绵绵如水之时,箫音低沉,轻快澄澈。

    不知不觉间,变化成了箫音指引着他的剑法。

    到的最后,林云惊讶无比的发现,自己庞大无比的剑势,正一点点凝练起来。

    玄妙无比,让人匪夷所思。

    剑势竟能如灵元一般凝练?

    聚剑成风!回光留影!风过无痕!

    等流风剑法三大杀招施展完毕,林云浑身剑势,陡然一凝。一时间,无边剑势,似乎与这山水江河完美融合。

    人与剑,达到前所未有的契合。

    眨眼看去,空中激荡而起的浪花,一滴滴水珠的滚动,都在他眼中都变得清晰无比。

    这一刻,人剑合一。天地间所有一切,仿佛都在这一剑之下,凝固了起来。

    咔擦!

    断剑武魂,似乎拔出了半寸,生出一缕剑光缭绕整个剑身。

    林云心中顿时一动,连忙收剑,回身一跃落到木筏之上。

    目光在四方看去,只见岸边火红的树叶中,一名红衣少年持箫而立。

    “少年,好剑法呦!”

    少女轻轻一笑,双眼眯成两轮弯弯的月牙,一时间满山遍野的迷人秋色都在一笑之下,黯然失色。

    “喂,姑娘……”

    林云连忙喊了过去,可那少女却不再理他,犹如精灵一般,顺着江水消失在水雾中。

    看着对方鬼魅般远去的身影,林云摇摇头,眼中露出可惜之色。

    来不及道声谢,对方居然就这么走了。

    此刻他心中情绪,无比激动,多日纹丝不动的武魂,居然动了,拔出了半寸!

    充分说明,他的武魂并非什么武魂,也不是什么断剑。

    就是一柄插在黑暗处的古剑,不是不能祭出,只是需要极高的剑道悟性才能做到。

    刚才,就是达到人剑合一之时,古剑便拔出了半寸。

    “不过这缭绕的剑光,又是什么?”

    如果古剑武魂暂时无法祭出,那这一抹剑光,可否祭出?

    心有所动,林云一剑挥出。

    嘭!

    就见一抹剑芒,从葬花剑上横贯而出,浩瀚的江面竟如豆腐般被切开一道光滑整体的裂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