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八十一章 收获满满
    “这小子的武魂,莫非没法祭出?”

    “该不会是废武魂吧?”

    “嘿嘿,若真是如此的话,倒是不用太过担心了。”

    祭出武魂的刘腾三人,见林云未祭出武魂,小声沟通起来。

    之前三人被揍的太惨,此刻见到林云未祭出武魂,心中有所猜测却也不敢贸然而动,显得极为小心。

    “看这小子,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刘腾给黑衣老者和刘天,各自使了眼色,三人从不同的方向一点点逼近了过来。

    林云面色不变,心中却有些着急,他的武魂的确无法祭出。

    尝试了几次,都毫无波动。

    倒是那一闪而逝,通向黑暗未知之处的锁链,震的五脏翻腾,气血不稳。

    “哈哈哈,这小子真的无法祭出武魂!”

    刘腾见三人的气势,已完全将林云笼罩,对方仍无反应不由大笑起来。

    “宰了他!”

    “看他嚣张到几时!”

    嗖!

    三人腾空而起,手持各自的兵刃武魂,朝着林云快速杀了过来。

    先天武者,祭出武魂,与没有祭出武魂,实力有天壤之别。

    不过这武魂祭出,也算是殊死一搏了。

    不说武魂祭出对精神的消耗,但说武魂若是有什么受损,就是无法挽回的根源性创伤。

    铛铛铛!

    林云手持古剑匣,冷静沉着的应对三人的攻击,略显吃力。

    可以明显感应到,对方祭出武魂后,气势和声威完全提高了一个等级。

    强势压迫中,林云一步步后退。

    刘腾三人脸色阴沉,一招一式,皆凶狠无比。发泄着之前被林云压着打的怒气,可谓是快意无比。

    “小畜生,看我怎么收拾你,一起上!”

    手持长枪的刘腾,攻势最为猛烈,说话之间,凌厉的攻势,疯狂展开。

    嘭!

    承受着三人重重一击的林云,手持古剑匣,被震飞百米。

    “杀!”

    三人眼前一亮,气势如虹,功法越发凌厉。

    几番交手之后,再度联手强势一击,三大武魂同时被古剑匣挡住。

    可力道实在太强,林云脸色凝重,以纯阳内劲化解之后,仍被击飞数百米。

    “这一枪,要你命!”

    三人见到林云再度被击飞,爆喝声中,准备给林云来必杀一击。

    “这就想要我的命了?你也未免,太天真了一些。”

    林云面露冷笑,这三人仗着武魂之威,真的是无法无天了。

    看了看右手掌背上的旱金莲印记,林云将古剑匣,将地面重重一放。

    砰!

    沉重的剑匣,竖立在地面上,腾起一片尘埃。

    “想干嘛?”

    “这家伙,是放弃抵抗了吗?”

    刘腾三人对视一眼,眼中都露出一丝疑惑,若非这古剑匣防御太过惊人。在祭出武魂之后,林云不知道要死多少。

    现在居然在气势最弱的时候,将古剑匣放在了一边。

    在几人惊愕的神色中,伫立不动的林云,陡然间五指紧握,一拳轰出。

    就见其拳芒上,一朵金灿烂的旱金莲,陡然出现,绽放出璀璨光芒。

    恐怖的气势,从林云身上爆发出来,化作滔滔烈焰,布满苍穹。

    不一会,整片天空云层焚烧起来,犹如一幕火帘,遮天蔽日。

    轰!

    还未完,当旱金莲尽数绽放后的一瞬,立刻幻化为上古凶兽旱魃的模样,横冲而至。

    嘭!

    巨响声中,刘腾三人手持武魂的巅峰一击,一个刹那就被轰散,分崩离析。

    凶手旱魃去势不止,直接撞在三人身上,爆发出惊人的气浪。

    噗呲!

    三人同时吐出大口鲜血,被狠狠撞飞,落地之后,一时间竟无力起身。

    林云抬头看去,只见漫天云彩,化作血焰燃烧。

    方圆十里,赤红一片,地面上有裂缝不断炸开,宛如蜘蛛网一般密集。

    烈焰焚天,这就是烈焰焚天的异象吗?

    在异象之下,林云感觉体内流淌的纯阳内劲,格外活跃,于体内激荡不休。

    “这点本事就想要我命吗?”

    目光一挑,看向前方挣扎着爬起来的三人,林云冷声道:“还真以为我无法祭出武魂,就任由你们蹂蹑不成!”

    “你很强……可今日,死的人只可能是你!”

    刘腾艰难的起身,其双目冰冷,透着阴毒无比的怨气。

    黑衣老者与刘天二人,同样神色凝重,似乎下定什么决心一样。

    咻!

    就见刘腾手中的长枪上,陡然凝聚出阴寒冰冷的白色火焰,将整个长枪裹挟在其中,可怕的煞气透过枪尖,一点点散发出去。

    刘天与黑衣老者手中的兵刃武魂,同样凝聚出,可怕的气势,显得十分诡异。

    “铁索寒江!”

    “血影狂风!”

    “怒云斩!”

    就见得三人怒吼一声,手中武魂爆发出惊人的气息,而后同时将手中兵刃仍了出去。

    轰!

    就见三种武魂,衍化成三种不同的杀招异象,铺天盖地,朝着林云席卷而至。

    当杀招施展之后,刘腾三人的脸色,同时苍白了许多。

    “先天武技?”

    不对,更是利用武魂的某种禁忌武技,明显比一般的先天武技强了许多。

    这就是三人,最后的底牌了吗?

    锵!

    林云伸手一招,剑匣弹开,葬花剑出现在其手中。

    剑在手,一股凌厉无匹的锋芒,从林云眉宇之间展露。

    三人的杀招,各不相同,刘腾的长枪衍化成一条铁索,在漫天飞雪中,似乎有隔断大江之力。黑衣老者的长刀,则血光爆闪,化作阵阵阴风,风中暗藏无数阴毒的刀势。

    刘天的宝剑,则是大开大合,就是一抹冲天剑芒,似要破开云霄。

    不敢有丝毫大意,林云拔剑出鞘,一念生,剑尖四朵蔷薇花,同时绽放。

    花开一瞬,璀璨剑芒,照亮这一方天地。

    漫天花碎,林云持剑而舞,数不清的蔷薇花瓣,凝聚成一道龙卷风,随剑一指。

    蔷薇花瓣组成的龙卷风暴,带着林云凌厉无匹的剑势,横扫而去。顷刻之间,便于刘腾三人,施展出的禁忌武技,狠狠相撞。

    嘭!

    仿若平地惊雷般的声音,陡然间爆响不止,声声不断。

    就见蔷薇花卷,去势不止,一路所向披靡,将三人衍化的异象尽数碾碎。

    噗呲!

    只见三抹微光,遁入刘腾等人体内,各自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惨白,神色虚弱,再无一战之力。

    三人顾不得身体的虚弱,转身就飞奔起来。

    “想跑?”

    林云冷笑一声,持剑而起,几个跳跃就追了过来。

    唰唰唰!

    剑光起落,三人身上,血剑飞虹,惨叫声中,纷纷倒地。

    “别杀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看着林云手持葬花剑,一步步逼进,刘腾三人面色惊恐之色,不断挣扎着向后爬去。

    “没必要。”

    林云收剑归鞘,正当几人松了一口气,三人身上的储物袋被他尽数搜了出来。

    “你!”

    刘腾气的发抖,他整个家族在这次行动中,就已经花费了十多年的积累。

    身上的储物袋,已是他全部家当,竟被林云直接没收。

    彻底让他,没有了东山再起的资本。

    “不服气?”

    林云眼中杀意,一闪即逝,他倒是不介意再补上几剑。

    “没有,没有。”

    “滚吧!”

    几人连滚带爬,不敢再多看林云一眼,向远处逃去。

    看着三人沉甸甸的储物袋,林云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几人还算识趣。

    这几日的经历,真是跌宕起伏。

    先是与黑衣老者一场大战,抢到寒云枪,又九死一生取到旱金莲。

    炼化旱金莲过程中,更是苦不堪言,痛苦不可言表。

    可看着烈焰焚天的恐怖异象,看着突破先天之后,花从何处起的强大威力。

    看着刘腾三人,狼狈而去的模样,一切的一切都值了。

    “机遇,永远都是要考自己争取而来。”

    伸手一招,漫天云彩燃烧的烈焰,地面上赤红色的火焰,尽数散掉。

    化为一缕缕焰火,融入掌背,重新凝聚为一株旱金莲。

    看着手背上的印记,林云轻声道:“这烈焰焚天的异象,还真是可怕,不知道等我实力增长后,可否真正达到所谓的焚天之境。”

    此行颇为满意,收获满满。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断剑武魂,还有些捉摸不透。

    “先去找血龙马吧,不知道这家伙,又野到哪里去了。”

    林云收回思绪,摇摇头,不在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