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六十一章 今朝有恨 一怒拔剑
    “青云剑奴,休伤我儿!”

    高台上一声爆喝传来。

    紫炎宗宗主柳誉,眼见得自己儿子,在台上被伤的越来越惨。

    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竟然以一宗之主的身份,主动跳了下去。

    他一身修为,早已达到武道十重,凝聚出一枚先天种子。

    台下观众一片震惊,全都傻眼了,完全没料到还会有如此不要脸的人。

    一个长辈,居然当众插手小辈间的比斗。

    等到反应过来之时,柳誉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落到了林云面前。

    轰!

    人未至,强大的掌芒,便笼罩林云从天而降。

    修为只有武道七重巅峰的林云,感觉浑身压力巨大,仿佛有一座山朝自己落下。

    不得不放弃与柳云飞的缠斗。

    “无耻之极!”

    青云宗宗主白天明,瞧得此幕,当即大怒,便要跳下去。

    “宗主莫急。”

    就在此时,白秋水却将其制止。

    美目流转,芊芊玉手,轻轻一指,轻声道:“白宗主,你看!”

    只见比武台上,面对突然发生的情况,林云处变不惊。

    他身上张扬的自信,眼眸中流露着如秋水般的平静,手中葬花剑对天狂舞。

    轰!

    流风剑法巅峰圆满的剑势,在他手中完美展现,一缕缕剑势切割过去。

    竟将那柳誉情急下的挥出来掌芒,给一点点化解掉。

    嘭!

    凌乱的掌芒,落到地面之上,发出声声爆响,炸碎一片地板。

    “这……”

    全场皆惊,膛目结舌,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青云宗一名剑奴,竟然以茫茫剑势,挡住了紫炎宗宗主的一击!

    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真真切切发生在众人面前。

    “爹,杀了这剑奴。”

    柳云飞浑身浴血,半跪在地上,眼中充满怒火的说道。

    “我儿!”

    近距离之下,看见柳云飞的满身剑伤,才发觉他比想象中的更为凄惨狼狈。

    柳誉气的浑身颤抖起来,看向林云道:“小小剑奴,你真是胆大包天,今日我就是不要这灵矿,也要你的命!”

    “住手!”

    青云宗白天明,再也坐不住,腾空一跃,拦到了林云面前。

    嗖嗖嗖!

    两名宗主下场,连带着紫炎宗与青云宗的长老和其他内门弟子,尽数跟了下来。

    白天明沉吟道:“柳誉,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竟敢当着我的面,要杀我流云宗的弟子!”

    紫炎宗一名长老,冷哼道:“一个剑奴,拿什么和我们少宗主比,敢将少宗主伤的如此重,今日他必死无疑!谁都没法阻拦,我劝你最好不要妄动,否则青云宗等着灭门吧!”

    “早就看你们青云宗不顺眼了,凭着一个苏紫瑶就敢号称天水国第一宗,也不看看之前被我们打压了多少年!”

    “赶紧让开,将剑奴给我们交出来!”

    紫炎宗一群人怒喝不止,言语间,就是要置林云于死地。

    白天明心如明镜,冷笑道:“你们打的什么主意,我一清二楚,今日就算拼的宗门尽毁,也别想杀我宗门弟子。”

    又有青云宗长老,高声喝道:“想杀我们的人,问问我们的宗门弟子,答应不答应!”

    “不答应!”

    青云宗弟子早就恨死了紫炎宗一伙,之前种种欺凌,受够屈辱。

    想想张青,被紫炎宗高寒,设计重创。

    想想张岳,中对方套路,被核心弟子打伤,现在还生死不知。

    想想少宗主和胡子锋,两人死不弃权,被这柳云飞当着天水国的面玩弄戏耍。

    好不容易出了林云,替他们出了口恶气,狠狠教训了柳云飞一番。

    正是扬眉吐气之时,哪里能容忍柳誉杀林云,根本就不可能!

    洪亮的不答应声音,在比武台上回荡,整个青云宗同仇敌忾,争锋不让。

    柳誉狂笑道:“叫的好,我看待会你们还能不能叫出声,紫炎宗众长老弟子听命,杀!”

    说完,他伸手一推,一道掌芒直扑林云。

    隐隐间,那掌芒几乎凝为实质,带着凌冽无比的杀气冲去。

    一瞬间,林云感到巨大的威胁,毫不犹豫一剑刺出。

    葬花剑凝聚出黄色剑芒,先天纯阳功的浑厚内劲,凝于剑身。

    锋芒无匹,竟将这偷袭的一掌,给破了开来。

    “杀!”

    白天明眼见这柳誉,当着自己的面,竟敢出手偷袭。

    大怒不止,直接抢先杀了过去。

    两大宗门所有巅峰战力,在这比武场上,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展开了惊天搏杀。

    “给我拦住白天明,我去杀剑奴!”

    柳誉眼中散发着阴冷的杀气,直勾勾的盯着林云,他的眼中再无第二人!

    “这唱的哪一出,两大宗门居然生死搏斗起来了?”

    “紫炎宗可真够凶狠,就算柳云飞败了,他们也占据优势才是,为何如此大动干戈?”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看不出这剑奴,已经是媲美苏紫瑶的妖孽了吗?柳誉这明面上是护犊子,内心可是敞亮的很,就是想要将这妖孽天才,扼杀在摇篮中。”

    “难怪他如此诡异亲自下场,一个妖孽翘楚对宗门影响太大了。这些年紫炎宗的整体实力,已经明显强于青云宗,显然不甘心因为对方再出天才而压制自己。”

    “宗门间的争斗还是太残酷,没有什么人情规矩可讲,涉及核心利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我看青云宗,今日是要遭重了,紫炎宗这些年可不止强了一星半点,林云也活不了。”

    突然上演的大场面,出乎所有观战者的意料,可想想又不觉得有太大意外。

    紫炎宗实力膨胀,导致野心极大,根本就不能容忍青云宗再出一个妖孽。

    比武台上柳誉,终于摆脱纠缠,抓住机会逮到了林云。

    一声冷喝,果断出手。

    “给我去死!”

    就见他声威暴涨,武道十重的恐怖威压,轰然而去。

    林云顿时就遭受,出道以来,从未面临过的武道威压。

    庞大的压力下,他心脏砰砰跳个不停,一股股热流在全身乱窜。

    心中一动,林云感觉自己,离突破武道七重距离已然不远。

    之前与柳云飞一战,将自信全部打出来,受益匪浅。

    如今几次面对这柳誉的可怕压力,刺激的他心口七窍玲珑丹,加速流转。

    只是对方修为太高,若是被缠住,怕是三招就得毙命。

    比武台上,两宗数百名武道高手大战,场面震撼壮观。

    林云深处其中,内心热血沸腾,可也无比冷静。

    面对这柳誉这欺身上前来一掌,理智的选择躲开。

    只等修为突破武道八重后,在想办法。

    “哪里跑!”

    可柳誉的速度实在太快,走出几步后,尽力避开要害之下,还是被一掌轰中。

    顿时间,人影横飞。

    倒地之时,葬花剑也散落出去。

    林云一落地便翻身而起,擦干嘴角的血渍,他避开要害并未受太重的伤。

    砰!砰!砰!

    体内心跳之速,越来越快,林云感觉有一股庞大的力量正在他体内汇聚,欲要冲破牢笼。

    “嘿嘿,逃得不错,我看你再往哪跑!”

    柳誉脸上冷笑不止,看着起身弯腰的林云,步步逼近。

    轰!

    眼看着柳誉就要杀了过来,陷入必死之局,林云身上突然风云并起,爆发出可怕的声威。

    体内气血翻腾,如万里江河倒卷直挂云霄,于他体内疯狂激荡。

    突破了!

    一时间,无论是台下的观战者,还是台上的狂刀门与玄阳宗高层,皆目瞪口呆。

    这是怎样一个妖孽,竟然在绝境中还可以突破,观其爆发出来的声威,底蕴得有多深!

    也就是此时,一步步接近的柳誉,显得更为谨慎起来。

    他的杀气愈发冰冷,显然是不打算给林云半点机会,让他活下来。

    林云只感觉浑身内劲激荡,奔流如江河,充满力量。

    可他的剑,在这关键时候,竟然不在身边。

    “不管你多妖孽,到头来还得死在我手中!”

    见到林云眼中闪过的一丝焦急,逼近的柳誉,嘴角勾起一抹无情的冷笑。

    “林师弟,接剑!”

    回头一瞥,却是少宗主白宇凡脸色惨白,拼着重创之躯。

    在乱局之中,冒着一死,将林云的剑捡了起来,恨不能用尽残躯内的所有力量,将葬花剑扔了出来。

    恰是一泓秋水,激射而至。

    林云拔地而起,凌空伸手,便欲将葬花剑握在手中。

    “休想!”

    见到此幕,紫炎宗宗主柳誉心中大急,一身杀气爆射,紧追而起。

    嗖!

    林云握剑在手,可追赶的柳誉也随身杀到,阴寒的杀气甚至已透入他体内。

    一前一后,绝境之局,在空中展现。

    在万千人的心,都吊到嗓子眼时,林云在这生死之刻,出乎意料的平静。

    我心中也有恨,恨这老匹夫,不顾廉耻,以大欺小!

    我心中也有怒,怒这紫炎宗赶尽杀绝,恨不得顷刻间便将这怒火爆发!

    可要忍……

    让这怒与恨,化为猛虎,只随我一剑刺出。

    在对方将要一掌印来之时,林云目光坚韧,转身一剑。

    蔷薇剑法第一式随剑而出,刹那间,他的眼里只有葬花剑的剑尖。

    当世界陡然变的一片漆黑之时,剑尖上一朵蔷薇绽放,凌冽的剑芒竟生出刺眼的光芒,照亮这一片比武台。

    嘭!

    蔷薇花爆炸开来,恐怖的剑势,轰然而出。

    就这一瞬,林云身上的剑威,不仅不逊色与对方的武道威压,甚至犹有过之。

    噗呲!

    狂扑而至柳誉,刚刚靠近,便被蔷薇花炸退。

    他身上有数不清朵花瓣,镶嵌进气**,带着凌冽的剑势,让他惨叫不止。

    狂追而来,必杀林云的柳誉,竟被这一剑狠狠震飞。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今朝有恨,一怒拔剑,少年林云,只问花从何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