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三十五章 花从何处起
    “成了!”

    看着眼前景象,林云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虽与秘籍上的万里白云,九天狂风相比,这龙虎生威的威势,小的可怜。

    可在林云看来,已经完全足够。

    有此一式,哪怕面对武道八重的武者,林云也有自信在气势上不输给对方。

    林云心中激动之情,无法言表。

    先天残本上的功法,他居然成功补全,而且还只花了两天时间。

    若传出去,不知道会引发怎样的轰动。

    当然,能够如此顺利,除了悟性以外其他原因更为重要。

    一是他的猛虎拳巅峰圆满,又有神秘画卷存在,对于虎威运用整个宗门可以说无人能及他。

    二是宗门大殿烛龙雕像前,居然成功引动风云聚会,让他醍醐灌顶,真正领悟其中意境。

    还有就是,这龙虎生威说到底不是真正的杀招,残缺的不算太多。

    以上条件,缺一个林云都无法如此顺利。

    “仅仅是声威,就如此可怕,当龙虎拳真正施展之时,该何等惊人!”

    看着前方被龙虎生威震断的大树,如雨水冲刷过一般的地面,林云轻声惊叹道。

    龙虎拳于他而已,简直完美契合。

    可惜只是残本,能学到一式龙虎生威已是不容易。

    接下来三日,林云都在苦练龙虎声威,不求随心所欲。至少要能在绝境之下,顺利施展出来,在十五天内达到小成。

    好不容易多出来的底牌,让他与周云一战,平添许多自信。

    自然要好好把握!

    “林师兄,有你的信。”

    一晃五天过去,大早起来的林云,突然收到一封信。

    “谁寄给我的?”

    “送信人没说,师兄,我先告辞啦。”

    来人笑了笑,迅速离去,没有逗留。

    奇怪,在这天水国,我还有其他熟人不成。原主人的身世,本是孤儿,也并无亲人。

    当林云打开信之后,心中疑惑,顺势解开。

    拍卖会!

    信是白水城万宝阁老板,童虎寄过来的。

    当日他寄托在童虎那得十根血焰骨,已送到了拍卖场,不日即将开拍。

    “差点把这事忘记了。”

    林云收下信若有所思,血焰骨可打造玄器血焰甲,价值不可估量。

    对此,他可是抱有很大的期待。

    “必须走一趟了。”

    收拾一番,便离开了宗门。

    有大雁诀傍身的林云,没有在宗门租用骏马,直接以身法赶路。

    白天赶路,锻炼身法,夜晚则静修功法。

    出门在外,林云也并未真正放松,时刻不忘苦修。

    第三重的纯阳功,不日便可突破四重。

    一共五重的纯阳功,内劲以刚猛凝练著称,极其难以修炼。

    可在他毫不吝啬化血丹和下品灵石的情况下,进步斐然,半月之内定可突破。

    若是血焰骨,能够拍的一个大价钱。

    在消耗大量下品灵石的情况,纯阳功未必不能突破到第五重,达到圆满之境。

    除此之外,他每日都有观摩神秘画卷,凝聚猛虎神韵。

    花去四天时间,林云已经能够远远望到,白水城的轮廓。

    “明日白天,应该就能进城了。”

    看着天色渐晚,林云选择一处僻静地方,停止赶路。

    以纯阳功恢复白天所消耗内劲后,林云又将神秘画卷取出。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画卷上所刻之字,每次看见,都能让林云为之一怔,思索良久。

    究竟什么叫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其实他现在也不是很懂。

    画卷,一点点展开。

    轰!

    耳边狂风响起,画中猛虎如往日一般,怒吼不止,直扑其心灵深处,欲要吃人。

    嘭嘭嘭!

    每多看一眼,心便像是被重重一击,难受无比。

    如今林云,比之从前,已经好上许多。

    想起最初,他可是一眼都不敢看,便被这画卷吓得瑟瑟发抖。

    此刻猛虎拳悄然运转,他凝视着不停扑来的猛虎。

    沉浸其中,忘乎所以。

    咻!

    不知何时,一点剑光,从画中爆发出来,在其视野前引爆,那一抹剑光照亮他眼中所有的夜色。

    “剑光!”

    林云心中惊呼一声,差点激动的将画卷扔掉。

    又看到了,真的有一抹剑光!

    曾经他在画卷中,见到一闪而逝的剑光,后面怎么都无法看到。

    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今日剑光重新,让他激动的有些无法言语。

    林云屏住呼吸,克制住紧张的心情,承受着剑光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努力,保持着内心的平静。

    他要看到,他一定要看清,这抹剑光,从何而来。

    眼前剑光,一点点消散,他的视线渐渐凝聚在画卷中。

    当剑光彻底消散的一瞬,林云脸色微变,画卷竟然变了。画纸中心一点,多了一些从未有过的画面。

    多了一人。

    那人青衣长衫,侧着身子,左手持剑,遥指天空。右手张开,送往前方,掌心一朵蔷薇盛开。

    整个人显得随意从容,诗情画意,洒脱不羁。

    多出一人,画面意境,完全大变。

    画中猛虎,依旧声威盖天,气吞山河,直扑心灵。只是它的目标变了,不是画外的林云,而是画中人掌心的蔷薇。

    林云脑海中,甚至能想象出,下一刻这气吞山河的猛虎。

    闭上眼,温顺嗅着蔷薇花香的画面。

    画中猛虎很大,占据整个画纸的大半面积,画中人,只有中心一点。

    可谁是主,谁是从,一眼便知。

    正当林云震撼不已时,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声音,画中人动了起来。

    “花从何处起!”

    就见他掌心蔷薇飘起,右手接过剑,凌空一舞。

    花落剑尖,绽放出夺目光华。这一刻,随意从容,如水般宁静的他。

    身上爆发出,无穷剑势,比之前猛虎更胜百倍千倍。

    他比群星更耀眼,他有千万缕光芒,可与皓月争辉。仿佛下一剑落下,万里山河,都会在他剑下颤抖。

    可看不到了,他的剑太快了,甚至他说的话林云都听不清了。

    等到他收剑之时,群花飘落,姹紫嫣红,争奇斗艳。

    突然间,他回眸一笑。这一笑,百花失色。

    剑出,凌空一跃。

    漫天花雨,和他这一剑,化作一头气吞山河猛虎,冲出画卷。

    晃荡!

    林云吓了一跳,画卷落在地上,恍然间,如梦惊醒。

    抬头看去,夜色中,满天星斗。

    四野望去,一片漆黑,哪里有什么百花,哪里有什么人在舞剑。

    林云怔怔无语,仿佛六神无主。

    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脑海中,都是那人回身一剑,都是那人无敌风采。

    许久之后,他才惊醒过来,低头将画卷捡起来。

    重新看去,猛虎还是那头猛虎,只是猛虎前方真有一人。一手花开,一手持剑。气吞山河的猛虎,轻嗅花香,与之形象,产生巨大反差。

    原来人一直在,不是画面变了,只是以前他被猛虎遮蔽双眼。

    看不到剑,看不到花,只能看到吃人的猛虎。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林云若有所悟,获益匪浅。

    更妙的是画卷中竟隐藏着一套剑法,只是那套剑法,不管他如何回忆,只能想起一句花从何处起。

    蹭蹭蹭!

    林云将画卷收好,葬花剑出鞘,一言不发,与这夜色中不断演练起来。

    “花从何处起,花从何处起!”

    剑光舞动,他口中喃喃自语不停,如有魔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