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二十五章 我好恨
    收集血百合,斩杀大盗狂焱,猎杀墨炎虎。

    三大灵石任务,至此全部完成,是时候回到宗门了。

    算算时间,参加青云宗年中考核,好算宽裕。

    这一行收获颇多,进步斐然。

    流风剑法大成,掌握两式杀招,猛虎拳成功晋升巅峰圆满。

    修为稳定武道五重,在两枚化血丹的帮助下,离五重巅峰已然不远。

    最重要的是,增长了林云的见识,以及与人在实战中的较量。

    他现在很期待,年中考核上自己能走到哪一步。

    ……

    青云宗机关堂外区。

    某处擂台上,陈霄持剑与机关傀儡交手。

    他身上爆发出武道六重的可怕气势,一手狂雷剑法,迅捷如电,出手如雷。一剑刺出,重达千钧,一息之间,挥舞出数十道剑光。

    每一剑,皆有风雷之声。

    蹭!蹭!蹭!

    剑刃砍在机关傀儡身上,爆发出铮铮巨响,沉重的力道强的可怕。

    他阴沉着脸,剑光舞动之间,脸色狰狞而可怕。

    仿佛眼前的机关傀儡,不是傀儡,而是让他感到毕生耻辱的林云。

    他将所有的恨意和怒火,全部发泄在这机关傀儡上,那模样看的人大气都不敢出。

    擂台下方,一群外门弟子,皆不敢说话。

    唯恐惹的陈霄不高兴,将这怒火发泄在自己身上。

    “那剑奴,回来没有?”

    再与傀儡交道。

    “陈师兄,那小子一直没回来,这年中考核没几天就开始了,该不会死在外面了吧。”

    “我听说他不要命的接了三大灵石任务,其中之一,就是斩杀大盗狂焱!”

    “对!对!对!大盗狂焱,凶残无比,其他宗门好些弟子,都死在了他手中。林云肯定也不例外,到时候,甚至都不需要师兄出手了。”

    一群人唯唯诺诺,小心应付着。

    “不行!他必须死在我手中,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陈霄怒喝一声,一息之间,挥出九九八十一剑。

    整个机关傀儡,被他一剑震飞,重重落下擂台,摔的四分五裂。

    狂雷剑法,大成!

    擂台下的外门弟子,无不心惊胆颤,这陈霄竟然将狂雷剑法修炼到了大成。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一个个都别想偷懒,轮流驻守,只要看见他回来,立刻向我报告。”

    陈霄看了眼,下方擂台的外门弟子,沉声喝道。

    “是是是!”

    一群人敢怒不敢言,只能点头答应。

    以前就不敢跟陈晓作对,现在陈霄晋升武道六重,狂雷剑法大成,就更不敢反抗。

    “陈师兄,那林云回来了,已经出现在青云镇!”

    恰在此时,机关堂外跑来一人,急匆匆的对陈霄说道。

    陈霄楞了片刻,随即大笑道:“哈哈哈,回来得好,回来的好,回来的好!”

    他说最后,越说越重,脸色狰狞,咬牙切齿。

    蹭蹭蹭!

    跳下擂台,陈霄头也不回,快步走出去。

    “完了,完了。这下那剑奴死定了!”

    “是啊,当初剑奴跑的太快,陈师兄一气之下烧了他的房子。胸中这团火,可是整整憋了快两月。”

    “可怜啊,我看这陈师兄,是真的不打算顾及任何同门之义了。”

    “毕竟上次大意之下,败的实在太惨。”

    “走走走,我们看看去。”

    整个机关堂外区弟子,几乎被全部惊动,就算和陈霄关系不大的弟子,也都跟了过去。

    顿时间,陈霄身后跟着一大群人,看上去浩浩荡荡,威风十足。

    青云宗山门之下,林云伫立良久。

    总算回来了。

    离年中考核,还有两天时间,这趟任务圆满完成。

    其中经历,既有剑法大成的喜悦,有与奸商交锋的郁闷,也有被蛮牛追杀的生死绝境……

    不到两月时间,他这经历,跌宕起伏,平增许多阅历。

    略显稚嫩的面孔上,悄然多出一缕从容和成熟。

    “先去交任务。”

    想想三大灵石任务的奖励,林云还是颇为期待的,脚步不由的快了许多。

    半刻钟的时间,修炼过大雁诀的林云,便来到了宗务堂前广场。

    正当他,准备登上台阶之时。

    前方一行人,浩浩荡荡朝他走了过来,为首者正是陈霄。

    看那些跟在陈霄身后人看热闹表情,林云心中顿时明了,对方为何而来了。

    不过他连生死绝境都经历了,眼前这阵仗半点都未吓到他。

    难道还能比,四五百头黄金蛮牛追在身后凶险不成。

    “怎么想去交任务?”

    陈霄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见到林云之后,心中反而没有那么急了。

    盘算着,到底该如何羞辱他,才能真正过瘾。

    可谁知道,林云一言不发,径直朝他冲了过去。

    陈霄微微一愣,片刻后才怒道:“小剑奴,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眼看着林云已然接近了过来,陈霄一怒出手。

    可是……已经迟了。

    他的手,刚刚握在剑柄上,一道拳芒轰了过来。

    却是林云离他只有一个身位时,突然加速,抢先一步,猛虎拳出手。

    嘭!

    巅峰圆满的猛虎拳,轰击在陈霄胸口上,当场就将他轰飞出去。

    落地后,陈霄刚要起身。

    胸口剧痛之下,又躺了回去,口中吐出一口鲜血。

    紧接着鲜血,像是无法控制一般,源源不断从其口中流出。

    陈霄躺在地上,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林云,硬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一拳,可不仅仅伤及肋骨那么简单。已经透过肋骨,伤到了他的五脏六腑,再给他一个时辰,也休想从地上爬起来!

    林云回宗的途中,将剩下两枚化血丹,尽数服下。他一身气血,奔流似江河,旺盛如烈火。

    在总共四枚化血丹的帮助下,体魄强健的可怕。

    别人打他五拳,不如他轰出一拳。

    更何况,他轰出的拳头,可是巅峰圆满的猛虎拳!

    陈霄还仗着自己武道六重的修为,以及大成的狂雷剑法,觉得稳胜林云。

    心中盘算着,如何羞辱林云。

    可林云看到他的第一眼,便开始暗中蓄势,巅峰一拳,毫不留情。

    那些浩浩荡荡,等着看热闹的弟子,全都傻眼了。

    他们只见到,陈霄还在开口教训林云之时,对方就奔跑着冲了过来。

    心中还在嘲笑,这剑奴是找死之际。

    原本不可一世,威势吓人的陈霄,便已经倒在地上,吐血不止。

    一拳,只一拳!

    就让陈霄在数百名外门弟子面前,变成了一个笑话。

    “废物!”

    林云低声说了句,头也不回,继续朝着宗务堂走去。

    “小剑奴,你……说……说什么?”

    躺在地上的陈霄,似乎听到了两个极为刺耳的字,忍住胸口剧痛,怒吼着问道。

    见他五官扭曲,痛苦到不成人样,还要挣扎着爬起来。

    那模样实在太过可怜,和其交好的外门弟子,实在不忍,心疼道:“师兄,他说你是废物。”

    噗嗤!

    陈霄闻言,一口气咽不下,吐出道长长的血箭。

    苍白的脸上,露出憋屈到极致的表情,青云宗最卑微的剑奴,居然骂他是废物。

    想要反驳些什么,可自己又确实被对方一拳就打趴了。

    一念及此,陈霄浑身气血上涌,脸上露出病态的红晕。

    “我……我……我好恨!”

    却是一口气上不来,这外门资深弟子陈霄,气的晕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