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九章 师兄,你的剑
    被百兽来朝击中头部,倒下的锯齿虎,生机迅速消逝。

    浑身上下,酣畅淋漓,舒畅无比的林云,脸色则显得有些茫然。

    他私下练习时,也施展过百兽来朝。

    今日这百兽来朝,去让他有些费解,明明是一套刚猛的拳法。可最后施展出来,他感觉自己挥出去的不是拳头,而是一柄出鞘的利剑,锋芒无匹!

    拳法?剑法?

    是因为那幅画吗?那幅写着,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神秘画卷。

    冥冥中,林云感觉自己所练习的猛虎拳,已与它基础拳法的身份,大相径庭。

    要弄清其中奥秘,回去后,还得多多研究画卷。

    那画卷中的猛虎,细细想来,越发神秘。

    面对着已诞生妖气的锯齿虎,原本他是没有任何胜算,若非脑海中的猛虎神韵。

    在无形之中,帮他抵消了锯齿虎的妖气,否则胜算难说。

    突然间,有抹光芒,一闪即逝。

    林云敏锐的捕捉到这抹光芒,转身看去,却是锯齿虎的胸口有微光透体而出。

    “内丹?”

    内丹只在妖兽体内才会诞生,而且不是所有妖兽都有。

    可只要诞生了内丹,妖兽便会打破自身桎梏,能像武者一样不断突破。

    比如锯齿虎,在如何强大,也就是接近武道五重的实力。

    要是它诞生了内丹,那就了不得了,可以突破五重、六重……甚至武道十重的境界。

    林云倒吸一口冷气,沉声道:“若今日我没杀死这锯齿虎,他日这横云山脉中,极有可能诞生出一头妖王来!”

    锯齿虎应该是吞服了那枚灵果,才因缘际会,诞生出了少见的内丹。

    砰砰砰!

    林云的心,有些忍不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即便只是一头半妖兽的内丹,可这内丹的价值,也不可估量。

    之前三天所获的妖兽材料,和这内丹相比,一文不值。

    来不及多想,林云取出匕首,将锯齿虎胸膛破开取出内丹。

    内丹离体之后,光芒消失,看上去略显普通。

    可当林云握在手心之中,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澎湃灵力。

    将内丹小心翼翼的收好,林云没有急着处理锯齿虎的尸体。

    来到百米外的树前,看了眼插在树上的旧剑,脸上露出一丝羞愧之色。

    作为一个习剑之人,连剑都握不住,乃是最大的羞辱。

    呼哧!呼哧!

    才将剑收入鞘中,林云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听脚步声,来者众多。

    想到胸前藏着的内丹,林云暗道一声不妙,这要是被人发现就遭了。

    嗖!

    不等林云有所动作,这群人便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全都穿着青云宗的服饰。

    稍稍打量一眼,林云发现那为首之人,他还有些印象。

    想起来了,是外门弟子陈霄,以往还让林云养护过他的佩剑。

    “还真的是妖兽,看着尸体刀口,难道有内丹存在?”

    陈霄眼力不错,仅从林云破开刀口中,就判断出锯齿虎有内丹存在。

    不过让林云有些意外的是,这群人到来之后,瞥了林云一眼就没理会。

    目光四处扫了一圈,陈霄出声道:“看来这人应该受伤不轻,取走内丹后,连这珍贵的妖兽尸体都不要了。”

    “陈师兄,要追吗?”

    “机会不大,先问问。”

    陈霄视线落在林云身上,仿佛现在才发现他一样,直接道:“你来的早,有见到什么人影没有?”

    林云稍稍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

    原来这陈霄,根本就没想过,击杀妖兽的会是他。

    也对,在他眼中自己还是一个剑奴,怎么可能会是锯齿虎的对手。

    在交手之前,林云也料不到自己杀死锯齿虎。

    “没有。”

    林云平静的回答了一声,脸上并无慌乱之色。

    “废物一个,滚吧。”

    见林云没撒价值,陈霄眼中闪过一丝鄙夷的神色,挥了挥手出言呵斥道。

    林云求之不得,光这陈霄就有武道五重的修为,其他人最少都是武道四重的修为。

    以他一人之力,在这群人面前,毫无胜算。

    “等等!”

    刚走两步,陈霄叫住林云,将手中佩剑扔了过来。

    蹭!

    剑鞘稳稳的插在地面上,剑身微微颤动。

    陈霄不客气的道:“来得好,不如来的巧,就在这地方把我佩剑,好好养护一番吧,免得我再去一趟洗剑阁。”

    “抱歉,我已不是剑奴,陈师兄见谅。”

    “废话哪里这么多,不会让你白干的,这妖兽尸体待会分你一些。”

    林云心中微怒,锯齿虎就是他杀的,身上材料本来全归他所有,这陈霄真是欺人太甚。

    “呵呵,这剑奴还来脾气了,师兄,要不要揍上一顿。”

    “当初在洗剑奴,跟孙子一样,现在还真以为翻身了。”

    “嘿嘿,我打赌如果这是苏紫瑶的佩剑,这小剑奴肯定屁颠屁颠的跪舔了。”

    “哈哈哈哈!”

    原主人林云暗恋苏紫瑶一事,在宗门内无人不知,此刻被人提出来。

    一直以来,都是宗门最大的笑话。

    提到苏紫瑶,在场众人皆默契无比的大笑起来。

    陈霄调侃道:“林云,乖一点,师兄也没有随便欺负人的习惯。揍你一顿,传出去名声也不好,给师兄养护一番佩剑,日后见到苏师姐,我也给你美言几句。”

    “哈哈哈!”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看着这一张张肆意嘲笑的脸,林云面无表情。

    突然心中一动,想到什么。

    林云上前两步,将陈霄的佩剑,锵的一声拔了出来。

    斯斯!

    剑身颤动,一股血腥味随之传出。剑宽两指,琉璃着波浪般的云纹,一看就是千锤百炼的精品。

    剑刃上的缺口,应该是这几日厮杀留下的,却仍然掩饰不了其锋利。

    偶有寒芒闪过,令人心悸。

    好剑!

    此剑比宗门配发的青钢剑,要好上几个等级,不是玄器,却也差不了多少。

    “小心一点,我这剑可精贵的很,花了我大半年的积蓄,好不容易才弄到的……”

    谈起自己的佩剑,陈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眼神炙热。

    咔擦!

    话还未说完,林云手中的剑,陡然崩碎,炸裂成大大小小的碎片。

    陈霄脸上笑容瞬间凝固,完像是心头掉了一块肉,疼的说不出话来。

    其他外门弟子,同时傻眼,目瞪口呆。

    果然……兵器阁中连碎三剑的事,并非巧合。

    “师兄,看来你大半年的积蓄,买的只是一柄假剑。”

    林云握着光秃秃的剑柄,略显可惜,一脸诚恳说道。

    “我的云……纹……剑!”

    陈霄嘶声裂肺的喊道,双目血红,似乎要吃了林云一样,嘴唇都在颤抖。

    这剑对他来说,简直和心头肉差不多。

    为了凑钱,买到这柄云纹剑,整整花了他大半年的时间。

    准确点说,这柄剑他才刚刚到手,不足半月。

    在林云手中,就这么无端端的碎了,可想而知其有多痛苦。

    “我宰你这剑奴!”

    陈霄怒不可揭,一步步朝着林云走了过来,武道五重的气势,如急风而至。

    林云心中微惊,这陈霄实力,果然非同小可。

    看这气势,怕是已有五重巅峰,离武道六重只有一步之遥。

    不过他也不慌,心中默默数着数。

    吼!

    当数到三时,一声沉闷的嘶吼,从远方传来。随着嘶吼而至,还有浓浓的妖气,妖气衍化的狂风,不断拍打着四周大树。

    “妖兽!”

    陈霄和一众外门弟子,脸色顿时大变,看这浓浓的妖气,定是妖兽无疑了。

    该死!

    肯定是锯齿虎的尸体,将其他妖兽吸引来了,这对其他妖兽来说可是天大的补品。

    都怪这剑奴,毁我宝剑不说,又让他耽搁时间没有及时取走锯齿虎尸体。

    “小剑奴,今日我暂且饶过你。”

    陈霄留下一句话,便慌忙离去,他还不敢冒着生命危险与妖兽作战。

    “师兄,你的剑。”

    林云伸手,将光秃秃的剑柄,朝着陈霄扔了出去。

    陈霄习惯性的接过后一看,气的方寸大乱,差点摔倒。

    怒火攻心中,当场就要回头,可心中理智还是让他忍住了。

    【感谢fashionc打赏十万熊猫币,晚上加更一章,继续求收藏求月票。】